返回文首

这个大佬我要了 作者:穆熹

豪门 穆熹 2020-02-12 收藏

身为世上唯一的一颗神丹,阮娇被央求着下界给大佬治病。
  大佬:每次亲完你就像是磕了药。
  阮娇:……这话没毛病。
  【可爱神丹 x 轮椅大佬】
  听人说他动了真心,贺煜冷漠道:“不可能。”
  他才不会对那种虚情假意的女人动心。
  后来,贺煜将人禁锢在怀里:“想离开我?除非我死。”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娇 ┃ 配角:贺煜 ┃ 其它:


第1章 轮椅大佬(1)
  透过窗户,阮娇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想到她那个比想象中难很多的任务,有些心烦的抓了抓头发。
  想着时间差不多到了,她便从衣柜里随便拿出一件外套穿在身上,接着转身朝外面走去。
  下了楼梯走到门口,保姆张姨温润的声音响起:“二小姐,外面阴天,等会儿可能要下雨……”
  阮娇略微勾起嘴角笑了笑,说:“我知道,屋里闷得慌我出去转转,一会儿就回来。”
  张姨的嘴唇动了动,将已经到嘴边的劝慰的话又咽了回去,她改口道:“要不要带着伞以防万一?”
  阮娇摇摇头:“谢谢张姨,不用麻烦了。”
  初春的冷风吹打在身上,周身弥漫着一股凉意,阮娇漫不经心的沿着小路走着。
  走到一处凉亭,她看着周围无人便坐了过去。
  下一刻,她原本空荡荡的手掌里多出一本金册,翻开后看着上面的字小声念道:“贺煜,出生于A市1988年10月12日,现居A市,贺氏集团董事长,亲缘淡薄,冷漠偏执,不易接近。”
  金册里这短短的几行字,阮娇已经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多遍,每次看完她都忍不住心生气愤,就这么一点信息够干嘛!
  她又不死心的将金册换方向,可惜无论她怎么做,上面都只有这几行字而已。
  “贺煜是吧……我就不信我拿不下你!”
  正当她咬牙切齿的想要将金册摔到一旁,突然有一滴冰凉的雨水落在她的手背上。
  “下雨了?”阮娇抬头望天轻声喃喃道。
  “轰隆隆……”
  伴随着雷鸣声,完全没给阮娇反应的时间,瓢泼大雨倾盆而至,她被隔在了凉亭内。
  这雨按照阮娇的计划下了起来,也许是终于有了一件顺心事,她原本烦躁的面容缓缓露出了笑容。
  “这雨……看样子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
  收起金册,阮娇闭上眼睛去感受任务目标的气息,发现他的气息果然如她预料的一般在朝她所在的方向靠近。
  这两天的时间不是白费的,知道任务目标和她住在同一个小区后,她就在打探他的下班时间。
  昨日她在任务目标下班时间出来寻偶遇,结果只等到一辆豪车从她身旁毫不留情的驶过,她连任务目标的人影都没看到……她带着一肚子气回家后得知第二日有大雨,便决定继续偶遇。
  在凉亭里坐了一会儿,察觉到任务目标距离她只有不到一百米的距离,阮娇看着凉亭外的大雨,顿了几秒钟后毅然决然的站起身走到雨里。
  刚走出凉亭,阮娇直接被淋成了落汤鸡。
  她面无表情的抬起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接着朝任务目标的必经之路走去。
  刚走到路边,阮娇就感觉到任务目标距离她只剩下不到十米的距离。
  听着身后在“哗哗”的下雨声中传来的汽车行驶的声音,阮娇轻咬下唇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转过身,然后挥手。
  车内,看到路边一个被雨淋成落汤鸡的女孩,想着小区里住的人都非富即贵,司机一时之间有些犹豫着要不要对老板开口,毕竟他的老板不是什么好心的善人。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后排的男人。
  他的坐姿一丝不苟,身上的衬衫整齐没有丝毫褶皱,高挺的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即便闭着眼睛也让人觉得充满压迫感和距离感。
  当视线扫到男人的下半身时,他的眼神里不自觉的划过一抹可惜。
  车内的后排没有座位,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轮椅,男人就坐在轮椅之上。
  司机正准备收回视线之时,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贺煜紧闭的双眼突然睁了开来,他抬起手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刚好透过车窗看到不远处在雨中瑟瑟发抖像一只无害的小鹌鹑一样的阮娇。
  可惜这小鹌鹑却并不无害。
  贺煜的视力和记忆极好,昨天这个时间他便看到阮家二小姐站在路边,他同对方并没有交集,便没放在心上。
  今天同一时间,对方又出现在了这里,那昨天的事便不是凑巧。
  透过车窗隔着大雨,他根本看不清阮二小姐的脸,可惜她身上的外套出卖了她,她两天居然穿着同一件外套,这所谓的别有所图略看起来有些敷衍。
  他向来讨厌这些主动凑过来的女人,只是此时看到大雨中那抹凄惨的身影,他的心情却莫名的好,连带着在公司带回来的闷气也消散干净。
  老板分明看到却没有开口的意思,司机明白老板的态度,便将到嘴边的话咽回到肚子里,专心开车。
  看着越来越近的车,阮娇的手臂挥舞的更厉害。
  “到前面停一下。”
  司机听到贺煜清冷的声音楞了一下才回答道:“是。”
  看着速度越来越慢的车,阮娇控制不住喜悦的心情开心的笑了起来,她觉得她的计划成功了。
  车停在路边,男人按下车窗。
  阮娇迫不及待的开口道:“贺总,能麻烦你送我一程吗?”
  贺煜觉得他对阮二小姐的智商还是高估了,车窗还没露出他的脸,她就直接认出了他是谁,这简直就是明晃晃的在告诉他她就是故意在这里等候的。
  “阮二小姐?”
  “嗯嗯,是我!”阮娇俯下身将头凑到车窗附近。
  看着阮娇傻乎乎的样子,贺煜淡漠的脸上露出轻笑,他说:“故意等我?”
  阮娇:???
  “别白费力气了。”
  阮娇刚说了一个“我”字,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见面前的车窗缓缓升起,豪车冷漠的向前行驶起来。
  站在原地被大雨淋着的阮娇:“……”
  狗男人!
  她本就不是多么温和的人,一时怒上心头忍不住对着车的背影竖了一个中指。
  车里的男人突然回头,发现阮二小姐正对着他车的方向竖中指,哪里还有刚才可怜兮兮的样子。
  不知怎的,他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轻声笑了出来。
  近距离接触后,这位阮二小姐着实是个妙人,倒是和传闻有些不符。
  阮娇一边在心中谩骂着狗男人一边往家跑。
  一身湿漉漉的回到家,刚进门阮娇就打了一个喷嚏,她倒是忘了这身体是个普通人,被雨淋着了也会感冒。
  泡在浴缸里,温热的水慢慢逼走身体里的寒意,阮娇愤恨的用手拍打着水面,仿佛她拍打的不是水而是那个惹她生气的狗男人。
  她后悔了,若是早知道任务这么麻烦,她绝对不会见钱眼开接受这个任务,哪怕再给她十倍的报酬,她也绝对不接受!
  身为这世上唯一的一颗神丹,她还是第一次如此憋屈。
  前不久,阮娇在下界度假的时候被人用高价请来给正在轮回中的大佬治病。
  报酬丰厚,阮娇对自身实力充满自信,见对方没有透露大佬的真实身份她也没多问,得知对方已经帮她安排好了身份后就匆匆去往现在这个世界。
  于是她成了A市阮家的二小姐。
  刚成为阮家二小姐的第一天,阮娇并没有把原身的事放在心上,决定速战速决早日将大佬的病治好。
  当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阮娇将神魂从身体中抽离出来,然后她离开了阮家。
  她循着任务目标的气息来到对方的家里,发现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
  任务目标的电子门和房间内的监控对她而言毫无困难,她的身影在门口缓缓消散,然后又在客厅内凝聚。
  阮娇慢慢的朝着任务目标的房间走来,发现一路上的房间都没有关门,倒是帮她省了不少事。
  站在任务目标房间门口,阮娇发现任务目标已经睡着了。
  她走到床边,借着月色发现她的任务目标长得非常俊美,看在他长得好看的份上,阮娇决定下手温柔一些。
  她竖起两根手指并拢在一起,轻轻转动手指,紧接着手指指尖亮起白色光芒。
  她将手指抵在贺煜的眉心,白色的光芒刚触碰到贺煜的眉心后便化成星星点点随之消散。
  阮娇从未遇到如此情况,不由得愣住了。
  她又捏着他的下巴,掰开他的嘴,凑过去往里面吹了一口灵气。
  然而……还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正当她想继续尝试的时候,她发现任务目标的眼睫毛轻轻颤动,好像要醒了。
  贺煜缓缓睁开双眼,他向来睡眠浅,半夜醒来更是常事。
  伸手打开台灯,他将房间扫视一遍,可是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可刚才他明明觉得有东西碰到了他的眉心。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点疼,好像被人掐过一样。
  贺煜皱起眉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这样的错觉。
  知道留在这里也毫无用处后,阮娇狠狠地瞪了贺煜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她知道她被人坑了,那人特意没告诉她任务目标的相关信息就是怕她知道后不接受任务。
  刚才那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任务目标是位比她厉害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大佬,若是他不愿意,她的灵力根本不可能被他的神魂吸收,就是她本体亲至也没用。
  ……
  阮娇将水面拍的哗哗作响,前天晚上从任务目标家里回来之后她就制定了新的计划,她不想毁了招牌因此没放弃任务,现阶段她只能先和任务目标拉近关系。
  只有大佬相信她不会害他,才不会排斥她的灵力。
  昨天连人影都没看到,今天更好,不仅白白被雨淋了一通,心思被对方看出来不说还被他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