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豪门联姻我不干了 作者:银八

豪门 银八 2020-01-15 收藏

周又菱嫁给付勋州以后,学习端庄贤淑,变得安静乖巧,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不过是一个替身,还遭人嘲讽:山鸡就别想变凤凰。
  
幡然醒悟过来,周又菱主动提出离婚。
换来付勋州在民政局满脸冷冰冰不耐烦:“快点签字,我赶时间。”
  
离婚后,周又菱回归自我。
开餐饮店,做美食节目,上淘宝直播,
敢说敢作敢当真性情迅速圈粉,桃花接连盛开。
细心网友还发现,周又菱居然还是前首富的女儿!
  
一次酒吧蹦迪,周又菱捧着酒杯微醺傻笑,拿着话筒站在台上大喊:“男人都是狗!姐妹们别为了一棵树放弃森林!”
  
付勋州冷着脸站在台下,周身仿佛有三尺寒冰。
周又菱刚下台,就被付勋州堵在角落,
他一贯的冷静自持不见,紧咬着牙道:“乖老婆?嗯?”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又菱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下午三点,周又菱接到电话,付勋州今晚会回家。

    接到电话时周又菱正在做全身spa,听到那头女助理萧优扬冷冰冰的声音时微微走神。

    距离周又菱上一次见付勋州已经是一个月以前的事。

    周又菱记得没错的话,昨晚蜜语甜品店剪彩结束时,她看到街对面咖啡店里走出来的人就是付勋州。当时阳光刺眼,付勋州一身白衣黑裤,整个人看起来阳光帅气。他的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笑意,似乎心情很不错。

    周又菱是想打个招呼的,可她手还没有扬起,付勋州已经弯腰上了他的那辆劳斯莱斯后座。而随着付勋州一同上车的,还有一个女人。

    付勋州出差一个月未归,理所当然的,周又菱以为他昨天晚上就会回家,所以高高兴兴亲手准备了一桌子他喜欢吃的菜,结果等到凌晨他也没有一通电话,更别提见到他的人影。

    周又菱也想过给付勋州发短消息问问他在哪里,但滑到两个人的聊天界面,她退缩地锁了手机。

    结婚两年,付勋州全面接手付氏集团,忙是常事,夫妻两人久不见面更是常事,周又菱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等付勋州回家。因为付勋州喜欢吃周又菱做的菜,只要是付勋州在家,周又菱必定亲自下厨。知道付勋州喜欢安静斯文的女孩子,所以周又菱收起自己大大咧咧的性子一切按照付勋州的喜好来。

    然而,即便周又菱整个世界都围绕着付勋州在转,一心工作的付勋州也不见得会多看她一眼。

    以前的周又菱总安慰自己,那是付勋州太忙了,可现在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电话那头女助理萧优扬以为周又菱没有听清楚,又冷冰冰地重复了一遍:“付先生今晚会回大宅,请知悉。”

    “好,那我……”

    周又菱还未说完话,手机那头就传来忙音。

    她想问的是付勋州今天晚上想吃炒菜还是手擀面。

    开的是免提,“嘟嘟嘟”的忙音就像是打脸“啪啪啪”。

    SPA馆里放着舒适的轻音乐,周又菱却觉得有些聒噪,她连忙准备起身,被好友柏令雪按在原地。

    “一个小助理都要爬到你正宫娘娘的头上去了,我说,周又菱你到底是怎么忍下去的?”好友柏令雪皱着眉。

    周又菱淡淡一笑掩饰尴尬。

    柏令雪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周又菱:“有些时候你要拿出自己的气魄,你可是付氏集团的少奶奶,别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挂你电话。”

    周又菱下意识解释:“她可能是不小心的吧。”

    柏令雪翻了翻白眼,“不小心的?这是第几次了?就两个月前我还亲眼看到她甩你车门呢。”

    周又菱想了想:“有吗?我怎么不记得这件事……”

    柏令雪无奈叹一口气:“你知道现在外面的人都怎么说你吗?”

    “说你为嫁入豪门不择手段,逼走付勋州的白月光远走他乡,气得人家爷爷卧床不起……”

    周又菱打断:“你也知道的,都是假的。”

    柏令雪:“传得都跟真的一样。最难听的你知道是什么吗?说你画虎不成反类犬,山鸡还想变凤凰。”

    周又菱彻底沉默。

    有些传闻听久了,她自己好像都当成了真。

    柏令雪:“我不理解你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以前认识的周又菱到哪儿去了?那个敢去挑衅校霸,敢和老师顶嘴摔桌,敢在酒吧打架的周又菱为什么现在变成一个只知道讨好丈夫的孬种了?”

    “不是讨好,是我爱他。”周又菱侧头偷偷看了眼怒气冲冲的柏令雪,朝她嘿嘿一笑,企图缓解气氛。

    “你真爱他吗?”柏令雪看着周又菱,“你搞清楚,爱和感恩是不一样的。还有,你确定当年救你的人就是付勋州吗?”

    “当然确定了,不然我干嘛要嫁给他。”周又菱笑。

    柏令雪看着周又菱,淡淡开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真的认错了人。”

    周又菱很确定:“不可能。”

    十年前周又菱差点葬身火海,是付勋州将昏迷且奄奄一息的她从火场中救出来。虽然当时周又菱并没有看清付勋州的脸,心里却埋下了一颗感恩的种子。从此以后,周又菱对付勋州就有一种莫名的崇拜。于是当付家上门提亲的时候,她几乎没有多想就点头同意。

    柏令雪彻底被打败,举双手投降,不再和周又菱争辩。

    “对了,你昨天真的看到那个薛伊宁了?在哪里看到的?”柏令雪问。

    “蜜语甜品店对街。”周又菱不仅看到薛伊宁,还看到对方随着付勋州一同上了车。

    周又菱虽然不想承认,但这件事就像是一根刺。从昨天到现在,那根刺埋在她的心里一直在隐隐作痛。

    传闻,薛伊宁就是付勋州的那个白月光。当初他们两人相爱,却因为周又菱横插一脚阻挠,不得不分开。薛伊宁因为绝望,出国疗伤。于是周又菱成了千夫所指,头顶着抢走人家挚爱的“小三”名号。

    其实在结婚以前周又菱根本不知道这一切,可是不知怎的,婚后这些传闻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甚至传倒了她的耳朵里。

    柏令雪调侃道:“现在人家白月光真的回来了,那你有什么打算?”

    周又菱摇头:“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

    巧合的,周又菱和柏令雪刚出SPA馆没一会儿,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薛伊宁。

    三年时间不见,薛伊宁的变化不大,周又菱算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在看到薛伊宁后,周又菱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躲到了柏令雪的身后去。

    柏令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意思,问:“你干嘛呢?”

    “前面那个就是薛伊宁。”周又菱轻声道。

    柏令雪顺势看过去,不远处,一个穿戴秀气的女人正在接电话。

    周又菱是和薛伊宁完全不同类型的长相。若说薛伊宁是长发披肩清纯的初恋长相,那么周又菱就是大波浪渣女的魅惑长相。

    事实上,婚前周又菱的性格也是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只不过婚后的周又菱收起了自己大小姐的脾气,专心做一个安静斯文的小白兔。原因无他,只因周又菱听付家人说付勋州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子。

    而现在看来,周又菱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在模仿一个人——薛伊宁。

    没多久,薛伊宁离开。周又菱松了一口气。

    柏令雪双手插在腰上瞪着周又菱:“我不懂,你躲什么?”

    周又菱怔了一下。

    为什么要躲呢?

    大概是怕自己这个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模仿者被对方嘲讽吧。

    时间不早,周又菱赶着回家要给付勋州做饭。

    临别前柏令雪有些担心周又菱,安慰她:“好好做你的付家少奶奶,别想有的没的,好吗?”

    周又菱了然地点点头:“我知道。”

    道理她都懂。

    车子行驶到一半,周又菱的手机振动,收到一条消息。

    付勋州:【我到家了。】

    冷冰冰的语气,亦如他那副捂不热的心肠。

    他和她的对话永远简单,公式化,仿佛她不是一个妻子,更像是一个下属。

    今时今日,周又菱似乎有些觉悟。

    不是付勋州的心肠捂不热,而是人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