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愿我上钩 作者:Fuiwen,豪门世家

豪门 Fuiwen,豪门世家 2020-01-15 收藏

所有好友都知道,虽然那两人日常一起上学,放学,甚至一起吃饭,但是这两人没可能。
因为在席杭收拾了一帮围堵金霖小美人的人后,他们当中有人打趣问过他,是不是喜欢她。
少年斜斜一笑,随口说那是他兄弟的妹妹。
这消息在他们朋友圈里传开后,有人一直压抑着的心马上蠢蠢欲动起来,准备开始追那个精灵一样的小仙女。
结果这消息再传出去没几天,聚会时,众人就他妈的见到那个俊逸冷酷的少年,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他们喝醉了的金霖小美人深拥在怀,声音低哑地问,“听说最近有人和你表白,是他们里面哪一个?”

所有人呼吸一滞,以为要有一场腥风血雨到来。
转眼下一秒,就见微醺的小美人抬起头,朝那个少年亲了上去,“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你。”
众人:……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业界精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席杭,金霖 ┃ 配角: ┃ 其它:晋江作者:Fuiwen
==================

  ☆、开文大吉大利。
  晚上七点,北市秋风浓了起来,吹得兰江江面上涟漪阵阵。
  边上临水而立的一座高级酒店六楼,大厅中正举行着一场婚礼,仪式结束后,宾客们开始在流光溢彩的宴厅中推杯换盏。
  近亲的桌子在宴席中比较靠前,很快新人就过来敬酒了。
  原淮起身和新郎官表哥碰了下杯后,就说:“喝完了我就先走了,趁着还早,带金霖玩玩去。”
  桌上的其他亲人闻言,纷纷感叹:“可惜了小金霖今晚没来。”
  原淮没说什么,表哥朝他点头说麻烦他了后,他扭头问起姑姑,“金霖是在家里吧?”
  姑姑颔首:“嗯,你表哥都哄了她一天来参加婚礼,她都没来,一个人更加哪里都不会去的,这会儿在家里玩呢。”
  原淮点头,放下杯子,“没事,以后跟我在一中读书,我会照顾她。姑姑姑父不用担心。”
  兰江另一边,高级住宅区连片沐浴在无边无际的暮色下,其中一栋的二楼卧室里,酒店那边谈论的人正趴在床上捧着英文原著书籍在看。
  敲门声传来时,金霖恰好看到甜的要命的大结局,她心情跟着舒畅地在床上可爱翻滚。
  听到声音后,又一秒恢复正经,“嗯?谁?”
  “你哥。”
  原淮不是空手到的,还在酒店打包了一份香甜美味的海鲜面,金霖闻到香味,想起来她还没吃晚饭,咕噜咕噜翻过身坐起来。
  原淮进门,给她拖过一张椅子放下面。
  金霖道谢后吃了两口,夸赞:“好吃哦,这个叫什么?”
  “嗯……兰江秋水,蟹肉海鲜清汤靓面。”原淮回忆着说完,还给她解释,“兰江就是边上的这条江,好像是里面的海鲜;秋水就是秋天,秋天蟹肉最肥嘛,这道面只有这个季节才有。”
  “等等……等等,”金霖咽了咽口水,艰难打住,“这名字这么长我记不住,我不吃了以后。”
  原淮被她逗乐,摸摸她的头,“没事,以后要吃我带你去,给你点。”他知道她一直在国外上学,对比较长的中文词汇不是很能记住。
  “哦。那你怎么那么快回来?婚礼结束了吗?”金霖甜甜笑问,今晚结婚的是她亲哥哥,原淮是她舅舅家的,表哥。
  “没呢,不过仪式已经完了。”原淮坐在床边,随后道,“今晚天气不错,我专门过来找你的,吃完哥哥带你去我住的地方转转,那儿离你的新学校一中很近,以后你跟我住。”
  之前在国外只有她自己一个同龄人在那儿读书,虽说她父母都大多时候在那边陪着,但她的心理问题让大人们都很忧心,就怕平日在学校里发生什么事他们顾及不到。
  今天也是因此才缺席了婚礼的,她没办法出现在人多的场合。
  所以他们想着让她在后面的高二转学到北市和他一起读,有个人照应。
  金霖咬一口香甜的面,舔舔唇抬头道:“那样会不会很麻烦你?我可以每天回家里住就行了,司机会送我。”
  “说什么呢,我是你哥。另外,北市南北大得很,来回要很久,塞车就更久了,你可能不知道北市高峰期的塞车盛况。”他笑出声看她,“我就住在一中附近,那有两间房子,但平时我都和席杭窝一起,另一间是空着的,你住正好,不然来回太远了。”
  “席杭是谁?”她一顿,好奇,“为什么也和你一起住?”
  “你先吃,吃完跟你说。”原淮看她一口一个仰头,也太辛苦了。
  金霖闻言,笑眯眯低头老实专心地吃起面来,很快吃完,就跟着原淮出门了。
  车子迎着暮色碾过兰江边,从城南往城北开。
  金霖脑袋上盖着她的卫衣帽子,怀里圈一个白色锦鲤抱枕,人正一路透过玻璃在看外面陌生的景色。
  她回国才二十天,期间在家附近的城南倒是玩了几次了,基本能认清各种路,但是出了城南,入眼所见又一片陌生。
  不过北市真的很漂亮,入了夜霓虹流转,车如流水。
  原淮正给她介绍着各种地方,忽然手机响起提示音,他拿出来一看,屏幕上弹着一条新微信:【你不是去喝喜酒?还打包什么面?】
  原淮随手拨了语音通话过去。早前他给金霖打包面条的时候,顺便问了席杭吃晚餐没,要不要也来一份,但他没回复,他也就懒得理了。
  语音拨过去,那边秒接,随之手机里传来汽车绵长的鸣笛声。
  原淮问:【你还没回家?还在外浪?】
  回答他的,是一道夹杂在暮色下喧嚣里的、若有似无的轻【嗯】。
  边上的金霖眼皮微动,觉得这声音轻到像一阵风,穿透那么聒噪的吵杂声而来,极具澄澈的少年感。
  原淮对着手机道:【我在路上,带我家金霖过去玩,前两日跟你说过的。】
  【嗯。】
  还是一声不轻不淡的回应,金霖脑海里漂浮出一个纯净淡漠的少年在霓虹灯下的模糊轮廓。
  原淮换个姿势,又问:【你吃好了没?】
  【没,不吃了。】
  原淮也没管他,正要挂了语音了,但手机对面的那个人,忽而想起来什么,风轻云淡地问了句:【马上开学了,你家什么……小朋友,来是读几年级?你事情料理好没有?】
  原淮闻言,停住动作,闲闲道:【哦,早弄好了,等去办入学手续就好。读的高二啊,金霖虽然小我们一岁,但她比较早读书,和我们一样,应该还一个班。】
  【哦。】
  【不是一个班我不放心。】
  【嗯,挂了,我买晚餐去了……】
  最后一个字其实还没听利索,语音就断了,所以更显得这道清澈的声音像一道风,带着一股隐隐约约的肆意,随性。
  原淮轻嗤,还说不吃。
  他闲闲丢了手机,抬眼时,想起早前金霖问的席杭是谁,就转过头开口,“忘了说,席杭是我舅舅家的儿子,我妈妈那边的亲戚。”
  金霖转头回来,恍然,“哦,我是你爸爸这边的亲戚,他是你妈妈那边的亲戚。”
  原淮点头,笑说:“嗯,没错。不过他和我一样大,虽然你们俩是没什么关系的,还是得喊声哥哥比较好。”
  金霖不介意喊一声,只是随口好奇地问了句:“所以他们家离学校也很远吗?要和你住?”
  原淮:“他倒是不远,就是懒得回去,物尽其用罢了,反正住我家房子又不用钱,呵。”
  “……”金霖笑了起来 。
  车子到城北时,已经晚上八点左右。
  期间经过一道周遭布满景观灯的长围墙,原淮说那就是一中,他们住的地方离一中北门只有六百米,大门八百米,平时都是闲晃着去读书的。
  下一秒,车子转入一条宽阔绵长的街道里,街口一颗硕大高壮的枫树下,金霖看到一块蓝色路牌上刻着:北凌街。
  再往里开,道路两边错落着独栋的二三层小别墅,风格比较简约中式,夜幕下白刷刷一片,很漂亮。
  一晃眼,车停下了,金霖趴在车窗看着外面一盏盏的路灯沿着北凌街开下去,空气中远离了马路上的烟尘味道,带着一股清新树木香气,远处的一中灯火似乎还隐约可见。
  满满都是她喜欢的那种远离喧嚣的安静感。
  她眯眼笑着看来给她开门的原淮,“这里就是你们住的地方哦?可我怎么记得你们家不是这样的呀,还是我记岔了。”她边说边努力回忆。
  原淮把她带下来,莞尔一笑:“这个是为了读书买的,一中是初升高的,今年高二,连着装修那一年,已经买了五六年了。”
  金霖小脸泛过一道恍然,跳下车。
  到了里间,她眼睛四处新鲜地看看房子内部装潢,耳边原淮说:“席杭还没回来,去美国买的晚餐吧,一个小时,厉害。”
  话落,门外就传来一阵脚步声,金霖微顿,随后下意识扭头去看。
  一个颀长的身影从远处逆着光慢条斯理地走近,金霖看不清面容,等到他踏进内门,半个身子终于地清晰地露出来,她一眼看到少年微微皱褶带着点点血迹的袖子,整个呆住。
  原淮闻声也侧眸,见到人正要开口说话,那一秒他袖子被人抓住,金霖一把躲到他身后,一晚上晃着笑的脸徒然没了血色,声音急切,“我不住这,哥哥我要回去了,你带我回去,现在。”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席杭哥哥和小精灵。
文目前每天早上10点更哦~
大家看文愉快,么么哒。

  ☆、Chapter2

  原淮看到了席杭袖子那一刻,反应过来马上转身去安抚后面的人。
  门口的少年成功被屋内发生的一切止住了脚步,看着被原淮护在胸膛里摸头发的一小只,他微微地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