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女配也有总裁爱 作者:未见山海

豪门 未见山海 2020-01-13 收藏

家里有钱、性格不好,暴躁毒舌、招人厌恶,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
  这分明就是女配角的剧本呐。
  林芷那个圣母、绿茶、白莲花凭什么能被自己的男神捧上天???
  申蔚蔚不服。
  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有势,强行将男神娶回家。
  等等等????
  这不就是标准的恶毒女配吗???
  ‘女主’‘男主’相互爱慕却被她强行分开???
  各种陷害欺负‘女主’,‘男主’放话这辈子都不会爱上她???
  没法玩了、没法玩了。
  不演了、不演了。
  她要罢工。
  排雷:
  1:男主腹黑,非恋爱脑。
  2:一方情史丰富(慎入慎入),但是结局HEO(∩_∩)O哈哈~
  3:狗血与槽点齐飞,喜欢小甜文的读者还是勿点。
  4:不要骂作者,作者无罪o(╥﹏╥)o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申蔚蔚,庄子奕 ┃ 配角:齐旻澈,何延徽,林芷 ┃ 其它:


第1章
  “谁怀孕了?”
  申蔚蔚突然拔高的声线在这安静的美容店内显得格外突兀,这一声儿吓得面前正替她做美甲的小姑娘手指头一抖,那指甲油就立刻涂出界外来。
  “我说你怎么一结婚,这智商就直线下降。”
  “不会吧,他们两个胆子这么大?”
  “不然呢?”在她身侧刚刚做好发型的好友苏伶俐一边用手拨弄着自己的发型,一边用鄙视的眼光不时的白眼着申蔚蔚说,“我说你也太废了,好歹也是名义上的正宫娘娘,现在都被外头的野女人骑到头上来了。”
  “齐旻澈和我结婚本来也就是被逼的,我没打算让他这么快就回心转意。”
  “等他们俩有了孩子,你就更等不到了他回心转意的那天了。”又是一个白眼,“我说你能不能拿出点正室的气魄来,该出手时就得出手呀,指望男人自己回心转意?那你还不如指望自己的卵子和卵子能结合出一个孩子来,行了,还做什么指甲,别给她做了,做了也没人看。”
  “你哪里听来的消息。”
  “得了吧,齐旻澈外头有女人的事情谁不知道。”
  申蔚蔚自己也是知道的,毕竟当年她对齐旻澈一见钟情的时候,人家齐旻澈早都和林芷情投意合好几年了,尽管此后的自己也是对齐旻澈展开了穷追猛打的强烈追求攻势,可是对方也丝毫不为所动。
  “真说起来也是我拆散了他们,对旻澈我是打算用柔情来感化的,太硬的手段,我怕他会反感。”
  “谁让你对付他了,我是让你去对付外头那个女人啊。”
  “可是林芷她。”一想起那朵柔柔弱弱的白莲花,申蔚蔚的头就更疼了,“她这个人虽然是有些矫揉造作,虚情假意,两面三刀,口蜜腹剑,道貌岸然,趋炎附势,可是......”
  “得得得,反正就你申蔚蔚是个堂堂正正的好人。”苏伶俐转身欲走,同时还不忘冷嘲热讽的说,“到时候人家带着孩子住进门来了,你再继续圣母下去就对了,不就是小三的孩子吗,怎么了,那也是你最爱的旻澈的孩子,养着就是了嘛,林芷也没关系,反正也是你最爱的旻澈的三儿,伺候着就是了嘛,爱屋及乌对不对。”
  “kao”
  “怎么还说起脏话了。”
  “那我能怎么办呀。”
  “收拾她呀,虽然谈恋爱的时候确实是你卑鄙了,可是现在结了婚,那你申蔚蔚就是受法律保护的,以前也没见你让着,现在结了婚就更不能让。”苏伶俐拉申蔚蔚起来,一只手搭着她的肩膀,顺势将她往外推,“这几天在家里装贤妻良母肯定难受坏了吧,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我不去,我还得回去做饭呢。”
  “做个屁。”
  那晚申蔚蔚被苏伶俐强行拖到一个深夜狂欢party里,好久不来,舞池里的灯竟然还晃得她有些头晕,申蔚蔚扶着额头窝在一旁的沙发上喝闷酒,她突然想起林芷来,想着那个女人肯定是绝不会来这种地方的吧,她一定是那种不会说脏话,不会喝酒,不会抽烟,不会骑着哈雷四处兜风的,一定是下班就回家做饭,周末闲暇时间看书的姑娘,果然旻澈喜欢的是这样的女孩子吗?
  --申蔚蔚,你太让我失望了。
  齐旻澈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申蔚蔚伸手用力的捶捶自己的头,想要驱散这幻觉。
  --申蔚蔚,我根本就不爱你。
  申蔚蔚挣扎着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朝外走,一定是这里头太吵了,烟味又重,所以才会让自己一直想起以前那些令人不开心的事情来。
  --申蔚蔚,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凌晨三点的风刮的申蔚蔚打了一个冷颤,本想给苏伶俐打个电话说自己先回去了,可是怎么打对方都无人接听,于是她只能自己摇摇晃晃的朝停车场走去。
  “我的车呢?”在偌大的停车场来来去去了好几圈,眼里看着什么东西都是天旋地转的模糊,“谁偷了我的车。”
  酒喝得太多,申蔚蔚说话舌头都有些大了。
  转来转去,好不容易在倒地之前看见了一辆白色的跑车,申蔚蔚脚下发软,跌跌撞撞的朝目标所在地而去,掏出钥匙朝那车使劲按了好几下也不见响声,正觉得奇怪,谁知伸手一拉才发现那车门压根儿就没锁,于是她整个人便不受控制的朝驾驶座的位置上倒了进去。
  “人怎么还不来?小庄总刚刚才被扶进房间,再不来一会儿酒醒了可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什么,堵车,你们不知道早点儿过来呀,商演刚结束?别给我说这些没用的,这件事情要是办砸了你们全部给我滚蛋。”一个带着金丝细边眼镜的中年男子快步走来,他掏出车钥匙,轻轻一按,申蔚蔚刚刚躺进去的那辆车便立刻响了两声,那人站在打开的车门前愣了三秒钟,“等等,告诉薛诗琪不用来了,我这边有更合适的人。”
  申蔚蔚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人抱了起来,摇摇摆摆的往前走的动作晃得她有些想吐。
  “什么情况?”
  “没醒呢。”
  富丽堂皇的酒店房间内,最顶层的总统套房门口西装革履的两人接头完成后,申蔚蔚便被扔进了房间里,她隐约看见了窗帘外透进来的路灯光,地板上好像还铺着很厚很软的地毯,所以即便被丢到地上,也丝毫不觉得身上有被摔痛。
  这是什么地方,酒店服务这么好?免费送醉酒的客人到房间里睡觉?
  这么想着,她又艰难的在地毯上蠕动了几下,靠着自己对往日里住过的总统套房布局模式的记忆朝床边爬过去,手指刚刚抓住床沿,便被一只温暖宽厚的手掌抓住,那只手抓住她的手心用力一拉,申蔚蔚便整个人完完全全的扑到了一个滚烫的胸膛之上,头顶上有温热的气息一直呼出,她刚想抬头。
  “谁啊?”
  那气息的来源便便不由分说的覆上她的嘴唇,没有丝毫温柔,反而来势汹汹,一只手按住她的头,另一只手揽住她的腰,然后一个翻身,申蔚蔚便被牢牢压制,动弹不得。
  虽然那嘴里混杂着浓浓酒气,可也还带着些好闻的清香味道,申蔚蔚脑子里唯一残留的一丝清醒,也被对方强硬的镇压下去。
  早上被浴室里的水声惊醒的申蔚蔚差点儿没被吓得从二十七楼高的酒店跳下去,她偷偷将被子揭开一些,然后顿时心如刀割,又看看扔了满地的男人女人衣服,便大致可以猜想到昨夜是怎样激烈的战场了,稍微一动身体便有明显的酸痛感,手腕上,肩膀上,胸口前,她目光所能看到的地方都大大小小的布满了些红色的痕迹,毫不客气的说,此时她真的很慌。
  “完蛋了。”
  齐旻澈本来就不待见她,这件事要是被那男人知道了,那自己还不得被人家给扫地出门?
  申蔚蔚拖着被子将自己的紧紧围住,懊恼归懊恼,可衣服还是要穿的,她本是想伸手捡起落在地上的裙子,可是手指头才刚刚伸出去就听见浴室的水声停了下来,她保持着自己僵硬的姿势,然后听着卫生间的门被打开,接着便看见一双,额,白净的双脚和肌肉匀称的小腿出现在视线范围之内。
  “醒了?”那个人笑着上前问,“你们女孩子不是都喜欢睡懒觉吗?”
  申蔚蔚被对方像是提小孩一样握住腰身,然后一把将她重新塞进被窝里,一张漂亮的男人脸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头发没有吹干,还湿漉漉的搭在额前,脸型是有些偏女生的清秀感,和齐旻澈的深刻俊朗的模样完全不同,这人眼型偏长,双眼皮的痕迹虽然有些窄,但却十分深邃,明明刚刚才洗完澡,整个人却如同画过全妆一般光彩照人,眉毛也是根根分明的,皮肤很好,很白皙,说话时嘴里还是淡淡的薄荷味道。
  刚想到这里,那男人又凑到她的唇边轻轻吻了她一下。
  “妈呀。”
  申蔚蔚几乎是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的,又刚好不偏不倚的撞到了床头,她抱着脑袋呲牙咧嘴的大叫。
  “怎么这么可爱。”那男人伸手捏住她的鼻子。“很不错,我倒是很喜欢你这性子。”
  “喜欢你个头。”申蔚蔚顺手抄起一只枕头便朝那男人脸上丢去,见他躲了一下,便又抓起另一只枕头。“立刻给本小姐消失,消失。”
  “哟,脾气还挺大。”
  “消失。”这个失字的尾音申蔚蔚拖得特别长。
  “少爷不好了,酒店被记者围住了。”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听声音应该是个年纪有些大的老头子,申蔚蔚见那男人不慌不忙的穿好衣服出去开门后,这才快速从被窝里跳出来,飞快的将衣服穿好。
  “嚷嚷什么,拦住他们就是。”
  “少爷,是齐家名下的媒体公司,咱们怕是拦不住。”
  齐家?申蔚蔚心里默念,不会吧,不会是齐旻澈他家吧,骗人的吧,她都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