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情深意馋 作者:蓝宝

豪门 蓝宝 2019-12-26 收藏

走投无路之际,只剩一腔孤勇的的阮惜棠偷偷跑去见萧勤。
在奢靡的江景套房内,她红着脸对陌生的英俊男人说:“萧先生,听说我们有婚约。”
萧勤神色冷淡,毫不留情地回绝:“抱歉,我没有兴趣结婚。”
后来被原封不动地回赠这句话,急红了眼的男人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悔不当初。
**
国民男神被爆与女助理擦出爱火,惹全城热议。
过后再传两人带着宝宝秘密出游,旋即引爆饭圈。
微博瘫痪之前,某位颇有江湖地位的娱记冒死用小号爆料——
1、男神确实后继有人,但不是女助理所生。
2、女助理背景深厚,本人多次拍到她被限量超跑接送。
3、开车的男人也被拍到,别问是谁,问就是惹不起的大佬。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惜棠,萧勤 ┃ 配角:  ┃ 其它:围脖:作者蓝宝
==================

  ☆、第一章
  第一章
  “四十八小时酒店偷食,男神连夜大战玩到残?”
  扫过港媒惯有的夸张惊爆的标题,阮惜棠眼皮都没动一下,然而看到周刊封面上的偷拍配图,她差点从椅子摔下来。
  照片里的两人阮惜棠都认识,一个是正坐在对面的沈则钦,另一个竟然是她自己。
  望见她那诧异到几近惊悚的表情,沈则钦不太走心地勾起唇角,那顽劣的神情却像极整天恶作剧的小屁孩:“想好怎么跟杨小姐交代了吗?”
  沈则钦口中的“杨小姐”,是他的经纪人杨慧慧。两人看似合作无间,事实上却是水火不容的,他们谁都看不惯对方,那关系差得可能随时散伙。
  两个月之前,沈则钦的生活助理因急病请辞。助理走得很急,杨慧慧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于是就把找来阮惜棠江湖救急。
  作为杨慧慧的表妹,阮惜棠自然不被待见。沈则钦起初总不给她好脸色看,也爱在鸡蛋里挑骨头,后来发现她只是心无旁骛地做好分内之事,也从不会向杨慧慧打小报告,才对她有所改观。
  闹出这样的桃色绯闻,阮惜棠必定有责任,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就跟正放假休养杨慧慧视频通话。
  预产期将近,杨慧慧已经全面停工。得知事由,她锁起眉头,然后上网搜索相关消息:“你有什么打算?”
  阮惜棠理所当然地说:“要澄清吧?我怕这种花边新闻会引起粉丝们的不满……”
  “我问的是你。”知道这丫头压根没考虑到自己,杨慧慧便打断她的话,“你这么淡定,是认为萧勤不会看娱乐版,还是觉得他看到报道也认不出你?”
  那头倏地沉默,三两秒后,才有人开口:“要是他真没发现,我主动招认不是很傻吗?”
  杨慧慧语带无奈:“你不是想跟他结束吗?我觉得你应该借这个机会试探他的态度,要是很无所谓,那就证明他不在乎你,你可以试着跟他摊牌。”
  阮惜棠脑子一抽,竟然问:“要是生气呢?”
  杨慧慧倏地笑了,理所当然地说:“那更好,让他跟你结婚。”
  结婚?阮惜棠连想都不敢再想,已经过了做梦的年纪,她还是清醒一点比较好。萧勤即使生气,怕且也只是占有欲作祟,而非在乎或吃醋。
  今天沈则钦特别早收工,从片场回来,他就窝在房间蒙头大睡,连外卖都不用点。
  阮惜棠落得清闲,捧着那本周刊翻了又翻,最后还是决定给萧勤打电话。
  萧勤也许在忙,就在她将要放弃的时候,那把清冷的男声才透过电波传来:“什么事?”
  原本想好的说辞,现在半句都想不起来,她握着手机,颇为艰难地挤出一句问候:“还在忙吗?”
  萧勤只是敷衍地“嗯”了一声,而后就没有下文。
  阮惜棠有点忐忑,于是生硬地跟他寒暄:“天气预报说霜江降温了,记得多穿点衣服。”
  结果萧勤不咸不淡地对她说:“我也在新港。”
  阮惜棠猛地记起有这回事,萧勤交待过自己的行程,可却被她忘得一干二净!
  在她苦思着怎么补救时,那男人兴致不明地发出邀请:“过来吗?”
  萧勤在新港也有多处房产,司机将她送到御宁湾的别墅,她来过几次,小女佣看见她便高兴地打了声招呼。
  阮惜棠礼貌地点头,接着问:“萧先生呢?”
  女佣告诉她:“先生在书房。”
  阮惜棠被领到三楼的主卧,浴缸事先放好热水,她便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希望能恢复点元气应战。
  陪着沈则钦在港拍了几天戏,阮惜棠的体力都处在透支状态,缩在被窝里思索着要不要去书房找萧勤,最后竟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格外的沉,当她神清气爽地醒来时,竟然已是崭新的一天。
  双层窗帘遮挡清晨的阳光,睡床微微凌乱,上面残留着丁点余温。
  意识到自己睡得比债主早,还起得比债主晚,阮惜棠倒抽了一口凉气,连忙从床上弹起来。
  脚丫子刚碰到地板,浴室的门被打开了,她下意识抬头,不巧就撞上那双深邃又锐利的黑眸。
  即使身穿浴袍,萧勤也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他脚步未停,只看了阮惜棠一眼,便径自走进衣帽间。
  刚醒来的阮惜棠有些迟钝,待她反应过来冲进衣帽间,萧勤已经穿着整齐,连最后一颗纽扣都扣好了。
  看见她赤脚跑进来,萧勤皱起眉头。
  阮惜棠从他手里夺走领带,不等他开口就抢着说:“我帮你。”
  这男人比她将近高出一个头,见她踮着脚,也不知道迁就,只是微微仰起脖子。
  利索地系好温莎结,阮惜棠顺手替他理了下衣领,十分满意地笑起来:“好了。”
  “这么殷勤?”萧勤漫不经心地睥着她,两人相差将近十岁,就她那点小心思,他自然看得通透。
  阮惜棠还企图掩饰,她垂着眼帘,并不敢看他:“没有啊。”
  萧勤没有再说什么,穿戴整齐后,他便率先往楼下走。
  阮惜棠拉开餐椅落座时,萧勤的注意力没有因此而转移,女佣端来早点,他仍然专注看着报。
  倒上大半杯鲜牛奶,阮惜棠将杯子轻轻推到他手边,他眼也没抬:“你喝。”
  他不领情,阮惜棠便默默地喝起来。无意间瞟过被他举起的报纸,她吞咽的动作倏地停住,连眼睛都忘了眨。
  察觉到她的视线,萧勤也不问她是否想看,合上报纸就递给了她。
  艰难地把牛奶咽下去,阮惜棠才犹犹豫豫地伸手。
  大概是觉得她表情怪异,萧勤却突然收回报纸,并将它转向末版。
  整版都是充斥着八卦气息的娱乐新闻,排在最显眼位置的,是沈则钦那桃色绯闻的后续。
  这片一千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神通广大的狗仔队无孔不入,继酒店前庭那捕风捉影的偷拍照,他们又在录影厂蹲到所谓的实锤。
  镜头下的两人并肩坐在角落,沈则钦穿着一身戏服,大概没有留意到有人偷拍,他大大咧咧地将手搭在阮惜棠的椅背,唇角勾起迷人的弧度,既闲适又随意。阮惜棠只露了半张脸,由于没有对焦,她的相貌有点模糊,不过能隐隐看出她正旁若无人地跟身旁的男人对视。
  萧勤显然已经把她认出,只扫了她一眼,就重新把报纸递向她。
  一目十行地略过报道,阮惜棠不得不惊叹娱记的想象力,单凭一张照片,就能脑补出大明星和小助理曲折隐秘又刺激恋爱故事。
  真相当然不是报道所写那样耐人寻味。当时两人正为一点小事斗嘴,面对他的嘲讽与讥笑,阮惜棠气得说不出话来,而媒体居然把她的怒意解读成小女友的娇羞,简直不能更荒谬!
  对面的男人一脸淡然,连眉梢也不动一下,阮惜棠莫名来气,将那版面朝上推回他手边:“你会不会祝福我们?”
  周遭的气压分明变低,这男人即使不开口,也气势逼人。
  阮惜棠很没出息地怂了:“开玩笑的。”
  萧勤搁下餐具,用餐巾慢条斯理擦过嘴角,他才开口:“需要帮忙吗?”
  阮惜棠只苦思着要怎么萧勤交代,倒没动过让他帮忙的念头。她虽然有点意外,但听后还是很高兴,因为他萧勤貌似不在意那些花边新闻,只觉得她又恬不知耻地求他替自己收拾残局而已,反正她在他眼中已经够麻烦,她不介意多加这一条。
  思及此,她的语气不自觉轻快了几分:“不用啊。”
  萧勤终于抬眼望向她,发现她脸上带着半遮半掩的笑意,似乎正乐在其中,他的唇微微抿了起来。
  阮惜棠没有察觉有什么异样,吃过早餐,她就打算离开。正打算请司机载她回去,萧勤则问她:“我要出门,一起吗?”
  他的行程向来紧张,阮惜棠倒不敢随便劳驾:“你应该不顺路。”
  萧勤拿着钥匙,直接说:“走吧。”
  出门出得急忙,阮惜棠上车后才发现忘记拿自己的手表,昨晚泡浴前解下放到盥洗台了。萧勤已经启动车子,她权衡半秒就决定作罢。
  车上没有开音响,气氛挺沉闷的,阮惜棠向来不喜欢这种共对无言的状态,于是主动跟他聊天:“下周就是阿姨的生日,你有空回去陪她一起过吗?”
  萧勤自然记得母亲的生日,沉默了三两秒,他才说:“看情况。”
  得到这个答案,阮惜棠知道这事多半没戏,萧勤做事计划性很强,那天怕且是另有安排,所以才给不了一个确切的答复。
  酒店位于道路的对面,阮惜棠指了指临时车位:“前面靠边停车吧,我走过去就可以。”
  萧勤“嗯”了一声,随后却调头驶向道路的另一侧,亲自将人送的酒店的旋转门前。
  车子停稳以后,阮惜棠一边道谢,一边解开安全带。
  就在这时,萧勤的手伸了过来,她不明所以地转头,捻起了她的项链吊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