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我帮首富花钱挡灾 作者:陛下不上朝

豪门 陛下不上朝 2019-08-30 收藏

叶栀穿书了,不但继承了家徒四壁的小破屋,还继承了和男主的婚约。遇见真爱的男主对这个未婚妻百般嫌弃,要求退婚。
为了表示愧疚,男主家人决定弥补叶栀,她一毛钱都没要,转头就走了。

下一秒,叶栀被突然出现的劳斯莱斯接走了。
首富之子顾忍命硬,活不过三十,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叶栀才能替他度过大劫。
叶栀和顾忍结婚,拿到一张巨额银行卡,她要做的就是——
替他花钱消灾!挥霍家产!

叶栀给顾忍买了辆兰博基尼,但他一开跑车就出了意外。
她刚给自己买了几个爱马仕铂金包,顾首富转眼就签了十几亿的合同。
原来,这钱只能花在自己身上,而她越败家就越旺夫。

从此以后,她的生活变成了,家里的别墅能俯瞰故宫,迪奥香奈儿新款送到家里随便挑……

男主以为被退婚的叶栀过得一定很惨。直到有一天,他看见前未婚妻在街上散步,身后跟着一辆开得慢吞吞的加长林肯。

等等!她旁边那个男人是谁?
这男人是比他们家有钱几百倍的超级富豪啊。

作品简评:
       叶栀穿书了,不但继承了家徒四壁的小破屋,还继承了和男主的婚约。遇见真爱的男主对这个未婚妻百般嫌弃,要求退婚。为了表示愧疚,男主家人决定弥补叶栀,她一毛钱都没要,转头就走了。下一秒,叶栀被突然出现的劳斯莱斯接走了。首富之子顾忍命硬,活不过三十,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叶栀才能替他度过大劫。叶栀和顾忍结婚,拿到一张巨额银行卡,她要做的就是帮他花钱挡灾……
       本文有创意,文风轻松,遍布的笑点和快节奏的爽点结合。男女主以花钱挡灾这一奇妙事件,开始了他们交错的命运,意外发现过往的交集。两人在相知相识的过程中,逐渐成为了真正的自己。文章的感情线治愈动人,值得一读。

1、第 1 章

    “砰!”

    叶栀背靠着房门,外面时不时传来敲门声。叶栀睁开眼的时候,视线扫过房内陌生的摆设,还没回过神来。

    “叶栀你先出来,躲在里面不能解决任何问题。”门外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生气的声音。

    这时,叶栀的脑中涌入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她才发现那个敲门的男人正是她的未婚夫宋冽。

    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叶栀意识到她穿进了一本叫《炫富名媛之路》的书中,她只不过是里面的一个不起眼的同名炮灰。

    而盛曼是书中的女主,她是财阀的养女,因为财阀的亲生女儿在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在盛家人悲痛欲绝下,盛曼成了那个能够填补空白的人。

    盛曼的父亲原本只是盛家的一个普通亲戚,却因此身价水涨船高。

    相反的是,原主作为财阀的亲生女儿,从小就被盛曼的父亲设计拐卖,几经转手,被一个贫困的家庭收养。

    盛曼尽管受盛家人的宠爱,但她依旧患得患失,紧张着原主的出现。

    盛曼成为了一线小花,而被她偷走了人生的女配叶栀却只是十八线小明星,靠碰瓷影帝顾忍有了一些热度。

    影帝的粉丝太多,叶栀被撕到全网黑。

    当盛曼怀疑原主的身份时,用了各种手段对她下手,最后让原主落得个无家可归,极其落魄的下场。

    宋冽是书里的男主,是当红的流量小生,在和盛曼炒cp的过程中,喜欢上了性格高傲嚣张的盛曼。

    先前,因为叶栀的养父救了宋冽的父亲,为了报恩,两人才定下了口头婚约。

    宋冽原本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当他发现自己的心意时,决定和原主摊牌,原主的养父母都已经去世,他希望能通过金钱补偿来解除两人之间的婚约。

    原主一气之下,躲进了宋冽家中的客房,却不知如何应对。

    叶栀无奈地笑了笑,也许对其他人来说,宋冽是个炙手可热的人物,但是叶栀却不这么想。

    门外是急促的敲门声,叶栀却没准备立即出去,她偏头,不慌不忙地看了一眼镜子。

    镜子中呈现的是一张明艳至极的脸。叶栀注意到她的眼角没有红,只是脸色略显苍白。

    很好,看来原主没有因为退婚的事情就羞愤哭泣,不然在气势上她就会先输了一截。

    叶栀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服,这才打开门:“宋冽,你急什么?”

    宋冽本来还准备继续敲门,叶栀猛地一开门,宋冽动作就僵在了那里。宋冽沉下声:“你到底想清楚了没有?”

    叶栀扫了扫外面,宋冽和他的父母都在这里,宋冽脸上带着倨傲,宋父宋母神色隐着鄙夷。

    反观她这一边,只有她一人孤零零站在这里,原主父母双亡,她早就是一个人了。

    很明显,宋家今日就是要以势压人,逼叶栀同意退婚。

    叶栀声音带着讽刺:“这么大的阵仗,就为了对付我一个孤女,宋家好大的排场。”

    宋父心一紧:“退婚确实是我们不对,但是我们也答应给你五百万了,你和宋冽口头上的婚约就此作罢。”

    在宋父眼里,像叶栀这样被全网黑,家里没有任何背景的人,能拿到这五百万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

    叶栀笑了笑,宋家人这话说的,好像她不答应退婚的话,她就太不识好歹了。

    叶栀看向宋父,反问了一句:“宋伯父,当初是谁主动提出要结亲的?”

    宋父脸一白,确实是他主动提出来的,但是他看叶家只剩下叶栀一人后,就打算逼叶栀同意退婚。

    叶栀又问:“当初又是谁信誓旦旦地和我父母保证,一定会照顾好我的?”

    宋家人皆沉默。

    叶栀刺了他们一句:“宋家人这出尔反尔的本事,还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呢。”

    下一秒,叶栀话锋一转:“不过,这婚可以退,五百万我也根本没打算要。”

    听到叶栀答应退婚了,宋家人都放下了心。叶栀转过身,看着宋冽,漆黑的眼睛打量着宋冽。

    “宋冽,我不得不说,你能提出退婚真是让我惊喜。”

    宋冽愣住了:“什么?”

    叶栀一脸看不上宋冽的神情:“你看看你,长得还行,但又总是差了那么一点,娱乐圈评选顶级帅哥时,永远没你的份。”

    宋冽:“???”

    他的高人气和高颜值,在叶栀的口中,似乎根本不值一提。

    宋冽想开口,可是,看着叶栀那张美得毫无瑕疵的脸时,他竟然无力反驳。

    叶栀继续泼冷水:“你出道几年了,才拿了一个有名的奖项,就被粉丝捧上天了,你还是早点清醒吧。”

    宋冽终于忍不住了,怒声道:“叶栀!”

    叶栀毫不在意地开口:“和你退了婚,我相当于甩了一个大包袱,再和你这种人绑在一起,我怕我在梦里都会被气到。”

    宋冽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明明是他提出的退婚,为什么现在没有脸面的人却是他?

    叶栀想到了一件事,当初两家定下口头婚约时,宋家给了她一条项链。叶栀拿起项链,毫不犹豫地扔给宋冽。

    宋冽下意识伸手接住,他抬起头,看见的是叶栀冷淡的脸。

    叶栀看着宋冽,平静地落下一句:“宋冽你记住了,今天是我看不上你宋冽,是你配不上我。”

    宋冽握紧了项链,一脸复杂。

    说完这句话,叶栀就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宋家。叶栀坦坦荡荡地答应了退婚,至于宋家的五百万赔偿,她也一分钱都没要。

    叶栀的背影笔直纤瘦,阳光照亮了她的侧脸,没有一丝妆容,雪白清冷。

    叶栀从宋家离开后,刚准备拦辆出租车回家,还没等她走到马路边,突然有几辆车子拦住了她的去路。

    一前一后,刚好无路可走,明显来者不善。

    叶栀笑自己现在还有心情认出这几辆车的牌子,被好几辆劳斯莱斯包围的感觉应该还不赖吧。

    车门整齐地打开,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下了车,从四面八方把叶栀牢牢地包围住,就算叶栀敢喊救命,这些人也不会让她的声音传出包围圈。

    叶栀先是看了一眼马路的位置,计算了一下她靠个人之力打倒这些男人,跑到马路上呼救的可能性。

    叶栀就花了一秒的时间,就很识相地放弃了,站在原地等着下文。

    黑衣男人恭敬地替叶栀打开了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叶小姐冒犯了,顾先生想要和你谈谈。”

    叶栀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只好坐进了车内。

    叶栀坐在车里,身旁还坐着一个保镖,她倒是想偷偷逃跑,但这样的想法一定没有实施的可能。

    放弃了挣扎的叶栀,老实地坐在车后座,听见广播电台传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