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先婚后爱:前夫是总裁 作者:许经年

豪门 许经年 2018-12-02 收藏

三年夫妻饮恨而终,市长千金插足,腹中之子未生而亡,卧病在床命悬一线,收到的是一张他签了名的离婚协议书……
血染了双眼,泪湿了字痕……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啊!
从爱到恨,从恨到悔,从悔到痛,从痛到绝望……
某人从夫变前夫……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曦,贺少勋 ┃ 配角:西横五少 ┃ 其它:西横五少

自欺欺人

  深秋天寒,卧室里是暖的,夜色里男人的眼睛亮的吓人,颜曦被他旺盛的精力折腾的头皮发麻,求饶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唇再一次被人堵上,他唇齿之间清冽的气息钻进来,颜曦有些迷醉,这个男人身上清冽的气息和他在床上的热烈丝毫不相符,就像人前明明是那样的冷厉不食人间烟火人后却又禽兽的令人发指,结婚两年半了,颜曦一度迷茫,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他!
  贺少勋!
  唇上忽然一痛,颜曦疼的想要尖叫,却只是唇齿之间溢出一丝□□,贺少勋放开她的唇,“专心一点,宝贝,说你爱我!”
  颜曦再度迷茫,贺少勋什么时候喜欢自欺欺人的?
  明明知道她不喜欢他,却总是在床笫之间,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让她开口说着同样的一句话!
  “我爱你……嗯……贺少勋,我爱你……”
  贺少勋显然很愉悦,他唇舌再次欺上来,颜曦感觉到自己的唇被贺少勋含住,噬咬一般的吸吮,耳边是他沙哑低沉的嗓音,“我也爱你,宝贝……”
  颜曦沉醉在他的声音里,她想,自欺欺人是会传染的,跟贺少勋在一起久了,她也喜欢听这句话了!
  可是啊,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已然习惯了用强取豪夺来拥有一切的贺少勋并不懂什么是爱,也许有一天他会懂,可他爱的也不会是她,就如同她一样,她也不懂爱,她也不爱贺少勋!
  清晨如期而至,颜曦挣扎着醒来,刚一动弹身体酸疼的厉害,她忍不住在心里咒骂,贺少勋,这只不要脸的禽兽!
  转头时,那只禽兽却睡得正香,整个人摊在床上,薄被一角只盖住了重点部位。颜曦忽然觉得自己坚硬的一颗心有些松动起来,两年半的婚姻里,她极少见过贺少勋如此安眠的时候,仿佛对周遭的一切没有半丝防备,睡颜美好的就像一个孩子,与他人前冷厉高贵的样子大相径庭!
  然而心软也不过是一瞬间,怎么能够忘得掉他枕头下面那把冰冷的□□呢?
  转眼她便恢复如常,蹑手蹑脚的起床,从隔壁衣帽间包包里翻出一只贴着维生素标签的小瓶子,倒出一粒白色的药片吞下去,然后到厨房倒上一杯水端着回卧室!
  贺少勋果然已经醒了,他坐在床上盯着门口的方向,看到她进来面部紧绷的线条逐渐变得柔和。
  不等他开口,颜曦把杯子凑到了他面前,“要喝水吗?”果然,她一开口,贺少勋就没再问她去哪儿了!
  贺少勋一挑眉,颜曦把杯子凑在了他唇边,贺少勋很给面子的喝了一口,他知道,颜曦好像一直都有这样一个习惯,相拥而眠的夜,每一个清晨,她都会亲自从厨房端来一杯白水,正适合饮用的温度,而这两年半以来,他几乎已经被她养成了习惯,对于她递到唇边的水,他总是忍不住喝上一口,即便不口渴,好像真的只是不想见到她脸上淡到几乎没有的失望!
  老三似乎曾经提醒过他,说他已然对于颜曦的一切都不曾有半丝防备,此刻他终于也认清楚了这一点,但是怎么办呢,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根深蒂固到不由自主!
  刚刚把杯子搁在床头柜上,腰上立刻缠上来一只手,颜曦整个人被人甩到了床上,动作看似粗鲁却并没有用什么力气,因为摔下去并不疼,只是下一秒,双手轻而易举的被人举过头顶,随之而来的是那昂藏的身躯,她穿的是真丝系带的睡衣,一只大掌从侧边的斜襟里钻进来,微凉的手指游走在身体上,颜曦忍不住的颤抖,她好不容易才抽出自己的手按住不安分的那只大手,声音微颤着开口,“你今天不去工作吗?”
  贺少勋轻笑了一声,“今天可不是工作日!”
  然后凑上来吻她,温柔至极缱绻情深,被他吻的大脑缺氧一片空白的颜曦沦陷了进去,往日一双清泠的眸子里此刻没有半丝清明,双手搂住他的脖颈,白嫩纤细的两条腿缠上贺少勋精壮的腰身。
  贺少勋为她无意识的主动而动情,欺身沉入到她的身体里!
  ……
  纵欲过度的后果就是起不了床,泡完了热水澡身体的疲惫才终于缓解了些许,刚从浴室里出来,房门已经被人从外面打开,颜曦惊呼一声慌忙用浴巾把自己裹了起来,推门而入的贺少勋眸色暗了暗,颜曦已经躲回了浴室,只露出个小脑袋,“你、你先出去!”
  瞧着她那惊慌的样子,贺少勋起了一丝逗弄的心思,“出来吧,夫人,你哪里我没有见过呢?”
  颜曦脸颊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羞恼的!
  贺少勋嘴角上扬,微微眯着眼往前迈了几步,在距她一伸手臂就可以把人拎出来的距离时,颜曦“嘭”的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不忘上锁!
  ……
  换好衣服下楼时,贺少勋正坐在沙发上等她,穿戴整齐的样子让颜曦微微有些疑惑,“要出门吗?”
  贺少勋起身自然的搂过她,“老四回来了,晚上一起聚聚!”
  颜曦垂了垂眸没说话,说真的她不是很想去,可是贺少勋一贯淡然的嗓音里不容置疑的肯定,让她没有拒绝的余地!
  拒绝……颜曦惆怅的想,在贺少勋面前,她哪里有说不的权利!
  轻轻的点了点头,以示自己知道了!
  看出她的不情愿,贺少勋手指在她腰侧抚弄的动作就此顿住,相比于他比较在意的陪伴,也许,她更在意自己的自由,贺少勋试图说服自己体谅她的心情,可是她抿着唇微微点头的动作,让他到了嘴边的那句“你若不想去不必勉强”就那样咽了回去!
  瞧,身为她的男人,他是多么失败!
  好心情顿时四散!
  无奈的自嘲一笑,他拥着她上楼,“去换件衣服,待会儿出发!”
  既然她宁可为难自己也不愿向他开口,他又何必自作多情呢?!
  夜色下的魅,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人性的丑恶和贪婪的欲望在这里一览无余,是这西横市名副其实的销金窟!
  贺少勋带着颜曦上楼,颜曦看着电梯上不断变化的楼层数字,感慨无限!
  在这里,等级的划分相当严格,往上的每一个楼层,都代表着身份和地位的一个阶梯,七楼往上,单凭金钱已然拿不到通行许可,而能够上到十三楼以上消费的人,已然都是食物链顶端的生物,对,这些人已经不能够被称之为人,他们喜欢玩弄别人,践踏他人的尊严,用来满足变态的欲望或者寻求刺激,这一类人,颜曦归结为禽兽!
  如果说这样是以偏概全,非得再分出来一类,颜曦把另一类归结为:禽兽不如!
  至于贺少勋和他的那几个兄弟,同样是一贯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叮”的一声,电梯到达指定楼层,颜曦因为这轻微的一声响回了神,她理了理思绪,他们大概也没什么不同!
  电梯门打开,已经到了十九楼,十九楼的布置很雅致,除了各种供人娱乐的设施之外,还有几间独立的套房,魅作为贺少勋的私人产业之一,这几间套房分属于他和他的几个兄弟,在这西横市叱咤风云的西横五少!
  刚一下了电梯,就看到大厅里正在猜拳喝酒的几个人,可怜的小五季扬帆在这兄弟几个人里最单纯,简单的猜拳游戏也总是被没正行的老三沈应萧欺负,堪比女人的那张白嫩的脸已经变了颜色,相比于这两个人的热闹,那一身淡绿军装的老四宋煜枫倒是显得格外沉稳,见到他们两人进来,起身打了个招呼。
  贺少勋搂着她走过去,小五季扬帆眼睛一亮,激动的活像见了救星一样,“二哥二嫂,你们可来了!”就差涕泪俱下了。
  贺少勋拉开椅子让她坐下,颜曦眼尖的察觉到了沈应萧眼底划过的震惊不解和不屑,她恍然,难怪总是觉得沈应萧莫名对她怀有敌意,原来在他眼里,贺少勋太迁就她了!
  也难怪,兄弟五个人里,老大江济源典型的军人作风不理外事,所以贺少勋便成了几个人的主心骨,何况沈应萧和季扬帆是贺少勋年少在黑道拼杀一路成长时就跟在他身边的,经历过那样一段无情厮杀的岁月,眼见着他成了如今黑白两道的王者,对于一个男人,那种深埋在骨子里的敬重恐怕足以让他一生去信服和忠诚!
  正是这种信服和忠诚,让贺少勋这个本就卓尔不凡的男人在他们心里形象更为高大,也正因如此贺少勋对她的每一点迁就和关心,在沈应萧眼里都成了她颜曦的罪孽!
  因为他早就习惯了先入为主,像贺少勋和他们几个这样的男人,就应该被女人小意服侍,而不是费心的迁就和讨好一个女人!
  瞧,连他身边的人都看的出来他们之间的不对等,怎么贺少勋就偏偏一意孤行,坚持这段本不应该存在的婚姻!
  老四宋煜枫军人世家出身,作风干脆利落,手上捏着一份文件,“二哥,大哥给你的东西!”
  感觉到宋煜枫有意投过来的眼神,颜曦顺着看过去的时候,他已经收回了视线。
  “怎么,累了?”贺少勋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先回房间里休息一会儿,晚餐我再叫你出来!”
  颜曦也朝着他笑了笑,起身离开,把时间留给这兄弟四人。

  不欢而散

  用过晚餐回程时已经是深夜,颜曦不知道宋煜枫和贺少勋说了些什么,但是她能够真切的感受到贺少勋此刻心情不好,即便贺少勋再怎么喜怒不形于色,生活在一起久了,她还是能够察觉到蛛丝马迹!
  低气压笼罩,颜曦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才能够宽慰他,最主要的是,她不觉得贺少勋需要她宽慰!
  今日是深秋时节里难得的晴天,满天繁星闪烁,颜曦望着外间天空试图寻一丝宁静。
  忽然腰上一紧,低头便见到一双大掌正紧紧的拥着自己,颜曦欲回头,贺少勋正把头搁在她的肩膀上,两个人距离如此之近,她都能够感受到他呼吸吐纳之间淡淡的叹息,“颜颜,我们要个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