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萦柔(高干) 作者:Erryg

都市 Erryg 2018-08-30 收藏

☆、001

  梁萦柔从实验室出来已经天黑了,她已经好久没享受过外面新鲜的空气,一大早就泡在实验室里,直到天黑才离开。
  梁萦柔刚上研一,师兄师姐都夸她勤奋,教授也对她赞不绝口,她对目前的生活很满足。
  走在回出租房的路上,身旁总会有一对对的小情侣走过,梁萦柔偶尔会扬起嘴角,替他们开心,觉得年轻真好,然後就不由想笑,她其实也不算很老。
  由於生活逼迫,在这两年梁萦柔终於学会了一点厨艺,填补她的五脏庙,不过平时学业繁忙,她很少下厨的,难得今天心情好,她参与的那个评奖项目总算完成了。
  经过超市时,选了一些菜买回来,回到自己的出租房,家里很凌乱,不过梁萦柔习以为常,在这种凌乱的情况下,她很容易能找到自己所需的东西,反而一层不染的环境让她不适应。
  梁萦柔一进门,就把电视打开,这个时间段正好在播放娱乐新闻,她许久没关注娱乐圈的新闻,趁机补补八卦。
  梁萦柔的出租房很小,大概也就五十来平米,中间全部打通,摆放著一张双人床,一张沙发,这是她最昂贵的资产了,是她精挑细选之下买的,小厨房正好面对电视,梁萦柔拿出自己买的菜,开始清洗和切片。
  电视上正在播一则丑闻,梁萦柔心想真是赶巧,她才从实验室解放出来,就看见如此劲爆的消息,新闻讲的是圈中众女星和男星在某酒店开派对,尺度之大让人瞠目结舌,这个视频不知道从哪个渠道流了出来,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不过部分轮廓可以猜出是哪位明星,现在人人自危,就怕这件事情降临到自己头上。
  梁萦柔看得津津有味,娱乐圈这个大染缸爆出这种事情根本不奇怪,她塞了快番茄到嘴里,还没开始咀嚼,就听到节目的小编说这个派对很可能是为了庆祝某位黑道大哥出狱。
  梁萦柔把嘴里的番茄吐出来,嫌弃她太酸了,看了一遍砧板上的番茄,干脆一股脑儿全部扫进了垃圾桶,再看了一遍她精心清洗好的菜,顿时没了下厨的兴致,拿了一个塑料袋,把所有的东西撞进去,塞进了冰箱里。
  梁萦柔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碗方便面,倒入开水封上,就坐到了沙发上,认真地看著那则新闻。
  已经有眼尖的记者认出了参与派对的部分人,可是他们全都是保持沈默的态度,连人也逮不著,记者们目前来说束手无策。
  这可能是今年娱乐圈最大的新闻,或者说是最大的丑闻,涉及到不少当前一线明星,网上就像炸开了锅,几乎处於全民讨论的状态,其中也有不少人爆料说知道有这样一个性派对,嫩模们玩得很疯,为了上位什麽露骨的事情都做,看谁的私处能容纳更多的钱,或者比赛谁的嘴巴能塞下更多的性器,亦或是用双腿夹爆气球的速度谁更快更多……淫靡得让世人吃惊。
  而且听闻当晚出了不少事,有女星被轮奸得休克,有男星被玩得脱肛,梁萦柔看得一阵厌恶,却强忍著没有转台,直到这则新闻结束,她也没听到任何关於那个黑道大哥的事情。
  梁萦柔看完新闻,才发现自己的泡面都泡糊了,汤汁全被吸收在面里,看著挺恶心的,她用叉子卷了几口到嘴里,简直形同嚼蜡,就不再折磨自己可怜的胃,放下了方便面。
  她用手抱住双膝,脑袋埋进两腿间,空洞地望著屋里的一切,她好像在实验室待得太久了,脑袋里空白一片,像是回到了三年前的状态。
  梁萦柔从小锦衣玉食,没有受过任何的磨难和困境,却在她十四岁时突逢家变,平时温柔可亲的母亲跟别人有染被踢爆,忠厚老实的父亲借高利贷被追债,她的世界几乎在一夜之间崩塌了。
  虽然过去这麽多年,梁萦柔却依然记得当晚的情景,父亲被几个人按著教训,而母亲在旁边歇斯底里地喊叫,她的姘夫在蛮横地操干她,梁萦柔被一幅幅血腥又残忍的画面弄得几乎精神崩溃。
  梁萦柔从回忆里恢复过来,她满头冷汗,身体不由地抽搐,她狠狠地咬紧牙关,等这段苦痛过去。
  自从那晚後,她经常做噩梦,有时候会窒息地醒不过来,她当然更愿意就那麽长眠下去,只不过最後她还是会看见这肮脏的世界。
  梁萦柔走到浴室里,看著镜子的自己出神,她有一副好皮囊,小巧的脸颊,黑亮的眼睛,高挺的鼻子,以及诱惑的双唇,走在校园里,总能成为众人的焦点,她的身边不乏追求者,梁萦柔也想尝试著跟人交往,不过她总是提不起兴趣应付,最後只能放弃。
  梁萦柔扑了几把水到脸上,用毛巾擦了擦湿润的脸颊,就回到床上睡觉,这些天她忙得焦头烂额,一沾枕头就睡著了。
  不过她的梦里并不太平,一会儿是父亲的声音,一会儿是母亲的声音,一会儿是男人的声音,一会儿又是小孩的声音,全部都在抨击她脆弱的脑袋。
  梁萦柔醒来时闹锺的指针还处於凌晨两点多,噩梦折磨得她浑身是汗,黏糊糊地十分难受,睡前又没有好好地洗个澡,这下子没了睡意,梁萦柔就拿了睡衣去浴室洗澡。
  当温热的洗澡水冲到身上,梁萦柔立即高兴地心花怒放,她其实更喜欢泡澡,不过出租房太小了,摆不下她心仪的浴缸,只能勉强把泡澡换成冲澡。
  梁萦柔抚摸著自己的身体,很自然地避开了左肩的一角,可是那里还是火辣辣地疼,就像每个睡不著的夜晚,反反复复地折磨著她。
  在穿睡衣的时候,梁萦柔忍不住对著镜子查看自己的左肩,那里赫然刻著一个“曾”字。
&lt% END IF %&gt
作家的话:
写篇新文来缓解一下自己的压力。

☆、002

  之前那个课题完成後,梁萦柔一下子闲了下来,她之前是有接家教的,可是後来跟学业冲击,只好忍痛放弃,她的生活并不宽裕,奖学金再加上她之前打工的工资,勉强维持生活。
  梁萦柔决定再去找找有没有打工的机会,趁著这段空闲的时间,多赚取一点生活费,为之後的生活做好打算。
  梁萦柔很幸运,第一天出去就看见了一家书店在找员工,平时只用上半天班,周六和周日是全天,跟她的课程没有重合,店里的老板娘看见梁萦柔来很高兴,说自己的招工广告是刚贴出去的,上一任的员工因为家里有急事,匆匆辞职,正愁找不到人来替她。
  知道梁萦柔是X大的研一学生,还一个劲地夸她有出息,说自己的儿子也是要靠X大的研究生,可是没考上,只好去外地读书了。
  梁萦柔因为之前的经历,做人比较冷漠,就算老板娘这麽说,她也一点感觉都没有,觉得跟她完全没关系,只好微笑以对。
  梁萦柔的生活没有变化,照样过她无聊又充实的生活,直到她上了半个月的班後,教授通知她,她之前跟师兄师姐合作的课题很有可能在市里获奖,让他们准备好去领奖。
  能获奖固然是件欣喜的事情,毕竟是他们付出了很多努力才换来的,不过梁萦柔并不想去市里,她觉得待在这个偏远的校区很好,不必理会外面的纷纷扰扰,所以梁萦柔跟教授说她就不必去了,让师兄师姐去就行了。
  这个课题出力最多的就是梁萦柔,她几乎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这个上面,只是她才刚到教授名下,师兄和师姐作为前辈,理应让他们去领奖。
  教授告诉梁萦柔,这次她还真是非去不可,上头很欣赏她的这个课题,觉得很新颖又很有论证,点名了让这个课题的学生全部到齐,到时候可能市里领导还要请他们吃饭。
  梁萦柔很为难,别说她不会应酬领导了,她是连最基本的人际交往都很困难,不过教授待她很好,师兄师姐也没摆架子,对於她不懂的会指出,对於她做得好,也不吝啬赞扬,她不好意思拒绝他们,最後还是点头答应了。
  颁奖典礼是在一个星期後,梁萦柔才上了半个月的班,向老板娘请假的时候格外不好意思,不过老板娘一听她是因为获奖,高兴地很快批下来,还让她带奖杯回来给她看。
  坐在去市里的车上,梁萦柔沈默寡言,她的状态并不好,脸色惨白,眼神空洞,仿佛不是去领奖,更像去奔丧。
  平时师姐跟梁萦柔的关系不错,於是小心地问道:“萦柔,你的脸色这麽难看,是不是不舒服啊?”
  梁萦柔仿佛屏蔽了外面的世界,依旧木讷地望著窗外,良久之後才发现师姐在跟她说话,马上道歉道:“不好意思,师姐,我走神了,你问我什麽?”
  “你是不是不舒服啊?”师姐担心地问道。
  梁萦柔勉强露出笑容,说道:“可能是昨晚没睡好,所以今天没精神,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梁萦柔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没事,她平时虽然也是这麽冷漠,可是今天的她像是魂魄离体,毫无生气可言。
  去市里大概要行使两个小时,梁萦柔维持著一个动作直到终点,所以在她起身的时候,因为身体酸麻,差点晃倒,幸好身旁的师兄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她,他同样用一副担心的口吻问道:“萦柔,你的状态这麽差,真的没事吗?”
  梁萦柔苦涩地笑道:“我真的没事,谢谢师兄关心。”
  他们下榻的酒店是市里最好的六星级酒店,师兄和师姐都很兴奋,只有梁萦柔兴致缺缺,她跟随著他们走进大堂,马上有相关的工作人员来领他们去房间。
  教授和师兄一个房间,而梁萦柔就跟师姐一个房间,待他们收拾完行李後,就去楼下吃中饭,颁奖典礼是在下午举行,晚上有庆功会,第二天还有学术交流,他们需要在这里停留两天一夜。
  梁萦柔对著眼前的美食毫无兴趣,只是机械地扒了几口,就说先回房休息,他们见她如此状态,都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奖项是在最後揭晓,虽然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他们拿,不过还有百分之十的可能是别人,他们不敢有胜券在握的信心。
  梁萦柔并非第一次来这家酒店,或者说她来过很多次,走在回房间的走廊上,似曾相识的画面又一幕幕地回放在她脑子里,弄得她必须扶著墙壁,才能艰难前行。
  梁萦柔连鞋子都没脱,就直接躺到了床上,她感觉周围很冷,就算紧紧裹住被子也没有一丝暖意,她在床上咬牙哆嗦,恨不得直接昏厥过去。
  梁萦柔不知道自己在床上挣扎了多久,是师姐的电话唤醒了她,让她准备好,到时间进场了。
  梁萦柔挂掉电话後,看见屏幕上的日期又有片刻的失神,这日子倒够刻苦铭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