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撞爱入怀 作者:区区一日

都市 区区一日 2018-08-28 收藏

本文原名《偏偏撞着你》~~现已改名~~

周冰之渴望一份平淡的安定,却最终被残酷现实打击得溃不?删??
突然出现的容海澄,魅力四射却充满危险,带给她无法躲避的人生狂澜。
好吧!他就是要把她拖回家,吃干舔净!

他是大海,而她是海面上的浮冰。
他意味着诱惑与激情,她渴望着稳定和安宁。
她小心谨慎让自己摆脱他的暧昧陷阱;他却费尽心思让她一步步往自己的怀抱里靠。
总之,就是——腹黑弟弟如何将保守御姐诱拐回家的JQ故事啦~~

【小剧场】
容海澄:“去阳台帮我收内裤!”
周冰之:“为什么要我帮你去做那种事?我不是你的保姆!”
容海澄(阴笑):“因为我病了,还因为我是你上司!”
周冰之(无奈):……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高干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海澄,周冰之 ┃ 配角:欧阳晴、周森茂、徐铮、向东、周文红 ┃ 其它:姐弟恋,区区一日

 

1前男友的丧礼(1)

    初秋的骤雨下过后,天边密密的云层还未散去,一卷一卷压着整个城市。

    天海市的秋天,又来了。

    滨海高速上,一部黑色奔驰迎着细雨前行。驾车的是一位留着短短卷发的女子。尽管化着淡淡的妆容,却仍旧遮掩不住她轮廓间的明艳动人。

    她把握着方向盘,对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另外一个年轻女人叹道:“我就说,你去参加他的葬礼做什么!要是我,打死我都不去!就你最圣母玛利亚了,被人劈腿了还去人家葬礼像半个家里人似的。你别忘了,你跟他已经没半毛钱关系了!”

    语气里有着怒其不争的成分。

    副驾驶座上的女子迎着她的余光缓缓抬头来,淡淡笑道:“我也就是图个心安。一切也就那样了。”

    开车女子冷笑起来:“我说周冰之啊,你这人总是说图个心安,图个心安。结果,谁给你心安了?”

    被叫做周冰之的女子侧头望向窗外,笑容敛住。她穿着一身黑色翻领长袖连衣裙,左胸出别着一朵小白色绢花,衬得她的脸蛋愈发洁白如瓷。而开车的这美女叫欧阳晴,是她最好的闺蜜。

    欧阳晴又接着说:“虽说逝者已矣不好多加评论,但是我想问,你真的打算原谅郑唯宁了?”

    冰之回头,僵硬地说:“原谅不原谅又怎样?”

    欧阳晴的语调开始高了:“不管怎么说,这种贱男人就是活该!谁叫他一脚踏两船还装得像个正人君子一样误了你多少年青春了?搞别的女人也就算了,他还搞自己的堂妹!虽说不是亲生的,但这也是乱伦啊!”

    冰之笑叹:“嗯,算了,也许这才是他的正果吧!”

    “唉,都怪我!”欧阳晴长叹一声,“假如不是当初他那幅死人正人君子的模样蒙蔽了我,打死我也不会做你俩的媒人!我已经郑重地把介绍他给你认识这件事列为我人生最为耻辱事件之一了!”

    要是平时听到这样的话,冰之一定会笑着去捶欧阳晴,可是这一次,她没笑了。

    郑唯宁,周冰之的未婚夫,刚刚她俩参加的丧礼就是他的。说起郑唯宁跟周冰之的情感经历,其实真的没啥可圈可点的。司法局上班的郑唯宁是经欧阳晴介绍给她的。郑唯宁给人的第一印象忠厚可靠,文质彬彬,是那种典型的潜力股。这款类型,虽说离周冰之的理想男性还是有那么些差距,可她对他的初次印象还是不错的。起码,他相貌可以,家世清白,谈吐得体。于是,一来二去,两人越走越近,虽说谈不上多么轰轰烈烈,倒也相处得平平稳稳、顺理成章的。

    他俩的第一次是在一次酒醉后在沙发上完成的,之后也忘了什么感觉,反正那晚后的第二日一早,郑唯宁就捧着一大束红玫瑰跑到冰之的办公楼下,请求她把一生交给他。

    冰之其实谈不上有多爱这个男人,可也实在找不到厌恶他的理由。他可靠,老实,文静,会给自己最想要的安定生活。于是,在万丈的阳光照耀下,她答应了。

    定好婚期后,得到双方家人的允许后,他俩的关系也并未有飞速进展,依旧是温温吞吞,平平顺顺,好像一条永远缓缓向前流的河水,没有波涛汹涌,却也不会断流。

    在这世上,这样的感情太多太多了。平平淡淡,却一直进行。

    可一直直到他俩婚礼前一周的某日下午,一切平静被打碎。那天冰之因为想起了前晚住在郑唯宁寓所时落下了一条古琦丝巾,就想着去取回来明日见客户时搭配西装套裙用。

    她事先是给郑唯宁打了电话的,可是他一直没接。于是,她决定自己去取,等晚上有空再告知他自己到过他家。当她驾着车到了他家楼下露天停车场时,却看到一部她异常熟悉的灰色大众车停在一棵树下。

    倒背如流的车牌号,正是郑唯宁的。这时候还不到六点,他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

    当她停好车后,走向那部灰色大众时,突然感到心跳一丝丝扯紧。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张感袭向她。就在她一步步走近那部车的车头时,她看到了副驾驶位的车门被突然打开,里面跨下一个年轻女子。凌乱的长发,发红的眼睛,满脸的泪痕。

    而她身后,不是郑唯宁还会是谁?

    他下车第一句话就是对着那个女孩喊道:“佳佳,听我说,都是我不好!”

    冰之愣住。当然,那一刻愣住的不仅是她,还有随后看到她站在那里的郑唯宁。

    他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纠结扭曲,数秒才说:“冰之,你来了?”

    这时,那边传来一个凄厉的女声:“郑唯宁!我不想活了,我已经为你死过一次!我不怕再死第二次!”

    冰之和郑唯宁都同时望向那个红着眼圈、可怜楚楚的女孩。那是一张青春洋溢的、惹人怜爱的俏脸蛋。

    冰之立刻意识到:她想要的平静生活,其实也很难实现!

    郑唯宁那张斯文的脸第一次显得异常难看。冰之默默看着一切,顿感一阵苍白。是的,苍白,是那种不知道怎样形容的苍白。

    那个女孩索性大哭大喊起来,惹来几个路人纷纷驻足叹息。冰之觉得,自己呆在这里其实没有多大意义了,就转身走向自己的车。

    背后是郑唯宁的叫喊和脚步声:“冰之!你等等,你别走!”

    冰之回头,朝他微微一笑:“你还是安顿她吧!这里是公共场合,别让她大吵大闹了。”说罢继续走自己的路。

    郑唯宁也没再追上去。也许,一切已经注定了。

    冰之上了自己的车,脚狠狠一蹬油门,红色丰田呼呼前进,将那边的一切荒诞都抛下。

    其实,那个女孩她认识。

    田佳琳,是郑唯宁叔叔的继女,也就是他的继堂妹。郑唯宁的父母早逝,跟着叔叔郑荣华过活,所以他一直很敬仰自己的叔叔。郑荣华丧偶再娶,娶了个继室带了个小女儿来,这小女孩就是田佳琳。那时候,郑唯宁才读高中,之后一直对这个柔弱的小妹妹照顾有加。

    当冰之跟他交往后,也曾屡次听他提起过这个堂妹。但是,他很少带她去见这个堂妹,所以她对那小姑娘根本没啥印象。

    而田佳琳所说的“已经为你死过一次”,是指她得知郑唯宁跟周冰之订婚后割腕自杀。也就是那晚,郑唯宁整个人好像疯癫了一样,一直伏在田佳琳的病床前哭喊着。

    冰之当时也在旁,她第一次看到自己相处了快三年的男朋友兼未婚夫如此情绪爆发。而且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

    那一瞬,她感觉自己是多余的。郑唯宁的撕心裂肺她无法理解,更无法参透这对堂兄妹之间复杂的情愫。

    冰之一直以为,郑唯宁对这个堂妹也只是一种兄长对妹妹的宠爱而已,可那次后,她总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后来她才知道,其实傻的人一直是她;郑唯宁心里最爱的女人,一直是田佳琳。

2前男友的丧礼(2)

    因为在那次“停车场事件”后,田佳琳来找她,对她说:“周冰之,我已经为他死过一次了,我爱他,他也爱我。我十七岁那年就把自己给了他,就是在他的房间里,那是我俩的第一次!之后他很愧疚,但是就对我更好了!那件事我没对我妈妈和叔叔说过,因为我爱唯宁,我不想让他们打断他的腿!唯宁是个好人,他一直都在想一个最好的办法,可是又怎么样?我是他妹妹,传出去会被人笑话!他一度对我很冷淡,于是我就找了男朋友,但我找男朋友其实就是为了气他!所以他很痛苦,我也很痛苦!你能明白吗?可他真的是爱我的!就在跟你订婚后他还是这样跟我说!”

    听完这番悲壮的宣言,冰之一直低着头不发一言。她还能说什么?

    于是,她平静地跟郑唯宁提出分手,解除婚约。郑唯宁当初没有多加挽留,只是用一种极度疲惫和愧痛的目光看着她。

    相处了三年的男女,于平淡中开始,在苍白中结束。

    他们分手令两家的家人都很错愕,但是不管旁人怎么劝解和做工作,两人都没再复合的意愿了。郑荣华气得住院,而田佳琳的母亲就直骂郑唯宁是人渣,在女儿十七岁那年就强-暴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