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娶林小姐为妻 作者:也白

都市 也白 2020-07-31 收藏

梧桐街有一家名叫“温故知心”的酒吧。
  听去过的人说,老板姓林,长相冷艳却随和,喜欢穿一身黑,身边总带着个小男孩。
  还有人说,老板私下抽烟酗酒,未婚生子,不仅患有精神类疾病,还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
  *
  有一天,林老板闪婚了,跟第一次见面的相亲对象。
  对方是一名胸外科医生,姓徐,名校毕业,家境殷实,品行端正,最最最关键的一点,人长得特别帅。
  旁人眼中,徐医生哪哪都好,就是眼光不太行,否则这么好的条件,怎么会娶这样一个除了美貌一无所长还带着个拖油瓶的女人为妻。
  然而作为当事人之一,林温心也是这么认为的。
  *
  开始,林温心和徐江结婚的理由很简单,就想把这个男人也拉入深渊。
  后来,林温心发现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徐江就心甘情愿与她沉沦。
  白切黑VS黑天鹅
  1v1 婚后治愈 酸酸甜甜
  内容标签: 业界精英 甜文 时代新风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温心,徐江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第一次见面就闪婚!
  立意:人生甜长


第1章
  “我曾想过无数种死法,却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有这么个人,出现在我贫瘠的生命里,他包容我,拯救我,让我开始喜欢这个世界,我不知道能为他做些什么,只能把我现在仅有的能给的全部的爱,都给他了。”
  ***
  “姓名,徐江。”
  “年龄,二十八。”
  “职业,胸外科主治医师。”
  “父母健在,没有婚史,有房有车,收入稳定。”
  坐落于市中心地铁站附近的一家七禾咖啡馆里,清晨,冬日的暖阳穿过玻璃窗折射在圆桌上,落下了斑驳柔和的光影,随着对面男人泉水般清冽的嗓音落下,林温心端起手边的咖啡轻抿了一口,微卷的睫毛垂着,掩盖了眼底复杂的情绪。
  两分钟前,林温心刚打发掉一个相亲对象,还没来得及好好品尝一口咖啡,这个男人就坐了下来,因为过于了解付兰芳的品性,也有过同时跟两个男人相亲的例子,所以林温心自然而然的把眼前这个男人也当成了是付兰芳为了赚取介绍费给她安排的相亲对象之一。
  不过今天这两人的差距也太大了。
  刚刚走掉的那个呢,是个什么餐厅经理,梳着大背头脖子上还戴着大金链浑身散发着油腻土豪的气息。
  眼前这一个呢,面容英俊又深邃,眉目清隽,眼眸狭长幽深,鼻梁高挺,薄唇如削,一身笔挺沉稳的黑色毛呢大衣,内搭干净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浑身都散发着矜贵又疏离的气息。
  林温心从他坐下来到现在,不管是外在形象还是言行举止,都挑不出一丝一毫的毛病。甚至想不明白,以他这个出众的外表和优越的条件,平日生活里应该不缺追求者才对,怎么会需要出来相亲?
  她放下咖啡,神色平静地看着徐江。
  “徐先生来之前了解过我的背景吗?”
  “嗯。”
  这么淡定。
  林温心猜他肯定跟之前那些男人一样,只从付兰芳的口中了解到冰山一角而已,对于这样的情况已经习以为常的她从容不迫地开口:“徐先生应该只知道我的姓名,年龄,工作……”她停顿了下,红唇上翘:“还没了解过我的家庭背景和私生活吧?”
  徐江安静又专注地凝视着她,用眼神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林温心笑了笑,眉眼明艳,托腮看着他,“徐先生能接受一个有烟瘾还喜欢酗酒的女人做你女朋友吗?”
  她都没给徐江开口的机会,自顾自地说:“应该不能吧,我听说医生都挺注重健康,尤其像徐先生这种条件好,长得帅身材又好,平时应该是挺自律的一个人……”
  话没说完,徐江淡淡地打断她:“林小姐有结婚的打算吗?”
  林温心面容一滞。
  “你说什么?”
  徐江缓声问道:“你觉得我合适吗?”
  他的神态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虽说现在外边流行闪婚,但林温心只觉得荒唐和不可思议。
  她笑容敛去,“你没听清楚我刚刚说的话吗?”
  徐江棱角分明的脸庞没有掺和半点儿玩笑,认真地问:“如果我说,都能接受,林小姐会考虑跟我结婚吗?”
  “……”
  林温心揉了揉眉心,神情有些不耐,但还是尽量保持平和的语气:“我不知道我舅妈跟你说了什么让你产生这样的想法,我只能告诉你,我们不合适,而且……”她停顿了下,红唇翕动:“像我这种人,不适合凑合过日子。”
  徐江说:“跟别人没有关系。”
  林温心抿了抿唇角:“我有抑郁症。”
  徐江四平八稳:“我是医生。”
  “……”
  林温心沉默地注视了他半响,往后靠在椅背上,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我还有个五岁的儿子。”
  徐江听闻,面不改色地说:“我不讨厌小孩。”
  林温心:“……”
  付兰芳以前给林温心介绍的那些相亲对象,在听说她患有抑郁症还有个儿子后不是当场变了脸色甩手走人,就是贪图的她容貌,昧着良心说可以接受却谈起了各种奇葩的条件,又或者害怕被拖累,从来没有一个像徐江这样,神色淡定,好像意料之中。
  她气笑了,“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
  徐江敛眉,平静道:“林小姐不也认为我在开玩笑吗?”
  是的,林温心就是觉得他在开玩笑。
  她并不相信在没有爱的前提下,一个陌生男人会有这么宽旷的心胸,能包容她残缺的性格,还能半点儿也不介意她身边带着一个拖油瓶。
  除非他是傻子。
  又或者,心怀不轨。
  林温心偏向第二种,毕竟这人仪表堂堂谈吐清晰,看着真不像个傻子。
  两人对视持续了十几秒,她心里反而生出了一丝好奇。
  “为什么要跟我结婚?”
  “我们挺合适。”
  “哪里合适了?”
  徐江薄唇轻启:“我能帮你。”
  林温心挑了下眉,有些好笑:“帮我什么?帮我戒烟戒酒啊?还是帮我治好抑郁症啊?”她学着他刚刚的语气,认真地问:“如果我说,没有人能帮得了我,徐先生会放弃吗?”
  徐江很执着:“不试试怎么知道?”
  林温心笑容一顿。
  她浅色清冷的瞳仁里映着男人轮廓分明的面容,他坐在那儿,清冽沉静,像玉龙雪山,给林温心的感觉就像是神仙下凡来体验人间疾苦,好不容易走了一趟回来,身上却没有沾染半点儿人情味儿,干净又冷淡,充满了神秘。
  良久,林温心笑了起来。
  她抱着手臂看他,不知是一时脑热,还是什么,就说:“好啊。”
  *
  中午,林温心和徐江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小雪,这是今年B市下的第一场雪,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冷风迎面袭来,林温心感觉脑袋好像清醒了不少,她将下巴埋进黑色毛衣的领口里,把结婚证丢给身旁的男人。
  “你来保管吧。”
  不然回去以后也不知道会被她当成垃圾丢到哪个旮旯。
  徐江没意见,将两本结婚证放进了大衣内侧的口袋,看一眼腕表,问她:“十二点了,一起吃午饭吗?”
  “下次吧。”林温心有些困倦:“我要回去补觉了。”
  徐江没强求,“我送你回去。”
  林温心这次没拒绝。
  一路沉默,到了小区楼下,林温心解开安全带,听见徐江的声音:“下周新房甲醛测好了,你们就搬过来。”
  闻言,林温心诧异地看向他:“你连新房都买好了?”
  徐江解释道:“去年四月份买的,工作太忙,装修好以后就空在那里了。”
  林温心若有所思点了点头,然后不知想到什么,扬了下眉:“去年四月份就买了,该不会……”
  徐江打断她的猜想,言简意赅:“没有前女友,也不是婚房。”
  林温心默了几秒,唇角蓦地一松,言笑晏晏:“这样啊,那我还赚了。”
  她推开车门下车,头也不回,“走了。”
  徐江坐在车内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许久之后,才收回目光,驱车离去。
  *
  林温心醒过来的时候,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四点,窗玻璃上蒙了一层白雾,看不清外面的景色。
  她躺在床上,双目呆滞地望着天花板。
  大脑放空了一会儿,就像电脑自动开机重启,浮现出了早上发生的一幕又一幕,最后她想起来,距离方诺放学还有半个小时。
  林温心掀开被子起床,进卫生间随便洗漱了下,套上大衣就出门了。
  街上白雪皑皑,幼儿园门口已经来了不少家长在等候。
  林温心靠在车门上点了支烟,神色慵懒。
  过了会儿,方诺从幼儿园里面出来,远远看见林温心,立马迈开短腿儿朝她奔来,他穿的厚实,跑起来很笨重,好几次眼看就要摔倒了又堪堪给稳住了。
  林温心眼里滚过一抹极浅的笑意,她掐灭手里的烟,微微弯身接住跑到跟前的小人儿,一把将他抱起来。
  方诺表扬她:“木木,你今天没有迟到!”
  林温心拉开后座的车门,将他放到儿童座椅里,替他系好安全带,捏了捏他粉嫩的小脸,挑眉问他:“所以有什么奖励吗?”
  方诺思考了两秒,猝不防捧住她的脸,小嘴儿往她额头上亲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