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与你千般好 作者:顾了之

都市 顾了之 2020-05-20 收藏

文案:
  ①苏好是南中公认的一姐,飞扬跋扈,八面威风。
  徐冽是南中出名的尖子生,端方自持,冰清玉洁。
  当问题少女喜欢上三好少年,大家都以为这是妖精勾引书生的故事。
  谁知有天,苏好被泼皮追得抱头鼠窜,蹲在酒吧深巷哭着喊爸爸,“正好路过”的徐冽叹了口气,轻轻挽起衬衫袖口,三十秒撂翻了全场。
  从此南中流传开两个笑话:八面威风苏好、冰清玉洁徐冽。
  和一段艳闻:那晚徐冽救完人,好像把苏好扛回了家,还让她喊他爸爸?
  ②苏好从吊车尾考到名列前茅的那天,给徐冽发消息:“这下我可以当你女朋友了吗?”
  在刷题的徐冽抽空回语音:“不可以。”
  结果“按住说话”键意外摁慢一拍,只录到后两个字。
  苏好激动得热泪盈眶,第二天起,为男朋友疯狂输出爱心便当,日常投怀送抱。
  徐冽始终不为所动。
  半个月过去,苏好怒了:“当了你这么久女朋友,牵牵小手都不配有?”
  徐冽缓缓:“?”
  翻完聊天记录真相大白——我以为我们在搞对象你以为我在对你死缠烂打?
  苏好:“下一秒开始我们分手了,告辞。”
  徐冽:“……”
  “回来。”
  虚张声势扮大佬的中二少女×天天在思考要不要明骚治治她的闷骚真大佬
  #要要要!大佬请你一定要!#
  *男主背景设定于完结文《这该死的甜美》。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好,徐冽(《这该死的甜美》里女主的弟弟)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想做大佬却做了大佬的女人?


第1章 二月雨
  二月里,岭南罕有冬季的海滨之城已经早早春暖花开。可惜中旬接连下了几天雨,南临中学校园里的玉兰花刚一盛放就被摧得七零八落。
  淅淅沥沥的雨声搅得教学楼的考生心浮气躁了一整天,临近黄昏反倒雨过天晴,开了太阳。
  耳边可算清净下来,苏好坐在教室北窗边,闲闲望着窗外,看近处围墙下一地狼藉的绿白花叶慢慢风干,远处宿舍楼沉浸在金煌煌的阳光里,潮湿的外墙从深砖红色一点点晾回浅砖红色。
  “还剩最后十分钟,”监考老师背着手走下讲台,“我看有些同学已经开起小差了啊,别因为期初考难度不大就麻痹大意,答完了好好检查,看看答题卡都涂对了没……”
  苏好瞟了眼手边一干二净的答题卡,掩嘴打个呵欠,慢吞吞拿起涂卡笔,还在思考拼什么图案来致敬正式开始的高二下学期,忽然听见后座传来一道女声:“于老师,这地上有张不知哪来的纸条。”
  于霜眉峰一挑,走过来捡起苏好椅子腿边叠拢的纸条。
  苏好余光朝下一扫,事不关己地继续涂答题卡。刚落笔,于霜敲响了她的桌板:“是不是你写的?”
  苏好笔尖顿住,看向那张白色便签条,上面写了行潦草的连笔字——选择拿来。
  已经停笔的考生们唰地扭过头来。
  苏好的长相在南临中学的女学生里算得上非常打眼:皮肤像上好的甜白釉雪亮清透,每逢集体照必定单独过曝,唇薄而艳,又有一头乌黑的长卷发和一张巴掌样精致的脸蛋——光这几样,就算不细看五官,也称得上一句惊艳。
  虽然很多女生私下议论苏好化了妆,但这不妨碍耿直的男生们认为“好看就完了政教主任吗管那么宽”。
  所以很快有人认出了这张辨识度极高的侧脸。
  后排不安分的几个男生躁起来:“这不是七班那美术生吗?叫什么来着?”
  “南中一姐的名号都叫不上,这一年半光吃喝拉撒了吗你?”
  “有你们什么事啊一个个?都老实答卷!”于霜人如其名,长了张高颧骨、尖下巴的刻薄冰霜脸,这一骂,底下屁都没敢再放一个。
  “问你话呢,是不是你写的纸条?”她重新看向默不作声的苏好。
  这期初考的考场上混杂了不同班级的学生,但于霜教过苏好语文,对她飘得可以去写病历的字迹相当熟悉。
  苏好茫然地凑近纸条看了一会儿,双唇抿成平平一线,回头瞥向后座。
  苏好长了一双内勾外翘的凤眼,眼尾狭长微微上扬,安静时看来有些漫不经心的懒散,定睛看谁时,却瞧得人心肝发颤。
  后座的秦韵被这轻飘飘的一眼看得缩回了伸在桌前的脚,低下头去。
  苏好扯了下嘴角,回过身遗憾地点点头:“是我写的纸条。”
  *
  同一时刻,教学楼西边楼道,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朝高二七班班主任递上名片:“那我就先回北城了,杜老师有事随时联系我,我二十四小时开机。”
  “高特助不用担心,也让程总放心去日理万机。”杜康身材微胖,面相和气,憨笑着指指身边白衬衫、黑西裤的少年,“我们会照顾好这孩子的。”
  男人朝杜康点头致谢,临走又指指徐冽,补充了一句:“这身衣服还是程总的,可能不太合身……”
  “校服有库存,一会儿就能领到。”杜康笑呵呵送走了人,这才转过眼,正面打量起面前斯文白净的少年。
  或许是个头抽得高,这孩子的身板看着过分清瘦了点。
  因为衬衣略不合身,他稍稍掖高了袖口,露在外边的腕骨和衣襟上方的喉结都比同龄男孩突出,整体骨架虽不窄,肩背轮廓线条却格外棱角分明。
  好在腰杆直,有几分沉稳的气韵,瘦得不颓。
  不过……杜康回想着,这孩子从踏进校园起好像就没笑过,不止没笑过,脸上甚至没有任何表情波动。
  这个年纪,初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却没有被任何一样新鲜的事物引发好奇,似乎不单是性格内向的原因。
  杜康暂时压下疑问,露出和蔼的笑来,拍拍他的肩膀:“徐冽,是吧?来,老师先带你在附近转一圈。”
  徐冽点点头,跟上去走在他身后。
  杜康一边侧头和他讲话:“这栋是高一高二的教学楼,同学们正在期初考,你来晚了点,不过没关系,可以把落下的三门卷子当作业写。”
  “今天大家考语数英主科,全年级统一,考场按上学期期末考名次排,照成绩高低从一班降序排到十二班。这排法,是不是还挺有压力?”
  徐冽点点头。
  “南临这边的新高考是‘3+1+2’模式,走班制‘固二走一’,你从前选的是物化生传统组合,我们学校优势刚好在理科,年级里不少物化班。”
  不管杜康说什么,徐冽始终只有点头这一个回应。虽然句句给了正面答复,看着挺听话,但未免太暮气沉沉了点。
  杜康极力勾起他对新学校的注意,经过十二班考场时没话找话,用气声说:“虽说是成绩最不理想的考场,考风纪律还是不错的,瞧瞧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
  他话音刚落,教室里传来清脆的一声“啪”,像巴掌拍在桌板上的动静。
  一个愤怒的中年女声随后传了出来:“你就是这么拿作弊迎接新学期的吗?”
  “……”杜康脚步一顿,满脸牛皮吹破的尴尬。
  徐冽的视线也终于成功被转移。
  虽然还不如不转移。
  于霜一眼逮着人,朝窗户外招手:“杜老师,来得正好,看看你们班苏好又做了什么好事!”
  听见这个名字,杜康有种条件反射性头疼。
  新高考启动后,美院对文理科的限制也相应取消,这位“头上长角”的美术生当初不肯走传统艺术生路子念文科,非选物化班,其他物化班班主任你推我让,都不敢收,只有杜康勇敢接受了挑战。
  说后悔吧,倒谈不上。可说不后悔吧,他头上多出来的白头发也不同意。
  杜康让徐冽在外面稍等。
  教室里,苏好一手撑腮,一手转着手里的笔,还有兴致往外望。
  角度逆光,分辨不清窗外人的脸,只看到一个笔挺的剪影。苏好刚眯了一下眼,就见对方背过身站远了去,估计是不想被围观——很多闲不住的考生都在往外瞄,尤其七班那几个,脖子伸得比鹅还长。
  今早七班传开了一个消息,说这学期有位新同学要转进来。
  转学生年年有那么个把个,本来也不是多稀奇的事,这回稀奇在,听说这位转学生临到开学前一晚才与校方联系打点相关事宜,也不知多大来头,在国外出差的校长竟然还为这号人特意赶了早班机回来。
  又听说校长看了成绩档案,打算让转学生空降到半数清北苗子,大家挤破头也考不进的物化创新班,结果人家家长说:创新班啊?太苦了吧,让孩子在普通班随便念念就行啦。
  “?”
  基于这两点,不少学生已经对这位貌似背景很硬,成绩很狂,监护家长……暂时不好评价的神秘转学生好奇了一整天。
  于霜一看这集体造反的架势,干脆叫最后一排学生往前收卷,抬抬下巴,让杜康处置苏好。
  “交完卷的可以走了,出去安静点,不要影响其他考场。”于霜说。
  “别啊,”苏好突然抬头一笑,“观众都走了,我这冤伸给谁看?”
  正在收拾文具的考生窸窸窣窣交头接耳起来,不知谁嘴里发出看好戏的一声“哇哦”。
  也有无心看戏的,刚走到后门边,就被角落优哉游哉摇着椅子的男生一脚拦住:“谁敢走?”
  站到一半的几个学生哆嗦着又坐了回去。
  “你还喊冤?”杜康拿起纸条看了看,板着脸问苏好,“这纸条不是你写的?”
  “纸条是我写的,弊不是我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