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无路可退 作者:慕妩

都市 慕妩 2020-05-18 收藏

谢逅继承了她母亲的美貌,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七八岁时,不喜欢她的谢家人就说这孩子长大后可不得了,定是个不安分的。
到了法定年龄,她就嫁给了谢家世交的儿子驰呈。
都说那是她姐姐的男朋友,就连她妈,知道她彻夜未归后,将她拉到一边,
问:“逅逅,驰呈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原本你爸是想他跟你姐一对的,要不是出了意外的话,还能轮到你?”
一副便宜了她的表情。
*
婚后
一次朋友聚会,谢逅直到凌晨才回来,被异性友人送到门口,偷偷摸摸进了家,一开门,驰呈正坐在沙发上抽烟。
她一愣,因为还是头次看他抽的这么凶,他比她大几岁,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还没开口,驰呈就站起来说:“谢逅,你当我死的?”
......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想与你天长和地久

  ☆、第一章

  谢逅的手机呜呜呜在床头震动大概有十多分钟。元以晴终于忍不住了。
  摘下眼罩,迎着透过落地窗照外进来的阳光,眯起眼睛,踢了一脚睡在一旁的人:“你电话!还接不接?”
  好好的觉被人扰醒,语气自然是有些冲。
  “嗯,等一下......”
  谢逅抱着被子,满声应答。
  可没过几秒,她竟然翻个身,又睡了过去。
  元以晴显然还没反应过来,要换做清醒之后的脾气,早就过去掀被子了。
  打个哈欠在那儿愣了一会儿,铃声却在这一刻突然停了下来,她迷迷糊糊间又倒回床,继续呈大字型睡觉。
  这是万豪旗下丽思卡尔顿上万元一晚的酒店套房,站在里面,可俯瞰整座繁华的城市,据说常有明星入住,元以晴为了体验一把,就带着谢逅一起来了。
  元以晴在网上是个小有名气的网红,因为家境富裕,一直走神秘白富美路线,同时出手阔绰,又从不接代言或者打广告,在网络上收获了不少粉丝。
  可就是前段时间,被人扒出母亲在多年以前是二婚上位,由此落下神坛,她也跟着开始放飞自我。
  炫包,炫车,炫豪宅,俨然一副土豪做派。
  到了正午近12点,床上才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似乎有了起床的意思。
  先是元以晴从床上爬起来,蓬头垢面进了浴室,再出来,仿若换了副面孔,走到主卧,瞧着仍躺在床上的谢逅,啧啧嘴。
  又嫉妒又羡慕。
  心想有的人真是老天爷赏饭吃。
  她跟谢逅差不多大,因为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同学,所以关系还不错。说来也巧,她们俩的母亲都是自己父亲的二婚妻子,可能还由于这一点人生经历相似的同理心,慢慢成了朋友。
  元以晴长得像她爸,不算漂亮,但打扮起来也是个时潮的小美女。不似谢逅,她母亲原是他父亲的秘书,就是因为美貌过人,一来二往两人才这么看对了眼。
  虽说女儿随父,可谢逅模样却俏似谢母邹月兰,可以说长得有五六分相似,都是鹅蛋脸,杏眼,樱桃小嘴,眼梢还向上微挑。
  因此多了份妩媚
  标标准准的美人。
  昨夜宿醉,床上的人横在那儿,早就不分东南西北,睡袍带子散开,一翻身,趴在床上,衣服彻底掉了,露出了里面黑色的蕾丝内.裤。
  “谁打的电话?”
  元以晴随口问了一句。
  她把脸闷在被子里,说:“我妈,让我晚上回去吃饭。”
  元以晴从桌上的化妆包里找出一对耳坠,带上,在镜子里照了照,觉得满意了,视线才移至谢逅那儿。
  刚想说什么,谢逅无意识抬了抬右腿,就在大.腿.内.侧,腿.根那儿有个小小的纹身。
  一笔一画,刻着一个字。
  “呈”
  要不是知道她跟驰呈以前的那点事,她还真要想想这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妈为什么喊你回去吃饭?”
  她“嗯”一声:“就一家人吃个饭而已。”
  元以晴笑,心里猜肯定是因为她跟驰呈刚结婚领证的原因,也不拆穿她,摇摇头:“驰呈真是颠覆我对他的印象,你说他们家那种祖传性格,怎么会跟你扯上关系,我一直以为他注定是你姐的男朋友,该不会是你做了什么吧?”
  谢逅知道刚才抬腿那一刻,可能让她看见了那个纹身,赶紧拉好衣服,拿着一个抱枕砸过去。
  两个人左不过也就二十岁,跟个小女生没两样,打闹了一番,等谢逅拿着衣服进了另一个房间,才停下。
  元以晴有个微信小号,前前后后,认识的,不认识的,加了大概有几千人,昨天她在朋友圈发了几张照片,不出意外,会有很多赞跟评论。
  “又出去了?你爸要知道你这么败家,该气吐血了。”
  是元以晴堂哥。
  “只要你们不说谁晓得?”
  “早点回家。”
  “行了,我知道了,啰里八嗦的。”
  不想理她哥,元以晴赶紧往下翻,都是些类似的评论,没什么新意,直到翻个不一样的,才停下来。
  “旁边那位是?”
  她总共就发了九章照片,多是自己的,只有一张里面有谢逅,还是她侧着脸举着酒杯喝酒的照片。
  那装着香槟的玻璃高脚杯,比她脸还大。
  整个裸着背的裙子,只有脖子上系着带子,要不是那张元以晴自认为拍的好看,她是绝对不会放上去的。
  好朋友也不能在她的朋友圈里抢风头。
  “你认识?”
  语气听起来有些酸溜溜的。
  问的这个男人其实她还挺有好感的,就是人家比她早出生几年,早就已经有女朋友了。
  “不是,要是没看错,她老公我该认识。”
  我靠!
  元以晴从沙发上蹦了起来,瞬时没了其他心思,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茬?圈子就那么大,这么多人里总会可能出现认识的。
  怕自己猜错了,她故意问:“是?......”
  “姓驰。”
  最后的一丝希望被破灭,元以晴心死如灰,赶紧删了照片,等一切结束才松了口气,做贼般看了看旁边,生怕被谢逅给发现。
  可能是因为从祖辈,家里就出过大学教师,朝督暮责,驰家家风一向严苛古板,驰母是一所著名重点高中的教导主任。
  对周围小辈和学生管教都极为严格,更何况还是跟自己心里期盼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儿媳妇。
  真被看到......
  元以晴想,这下罪过大了。
  ......
  退房后,元以晴开着刚买的保时捷卡宴拉风的将谢逅送回了家。
  她家是座独立洋房,谢逅父亲谢建明早年是个一穷二白的小青年,因为样貌周正,结识了前任妻子,又沾了老岳丈家的光,做起了小生意。
  孩子三四岁,他跟秘书搞到一起,被发现,然后火速离婚。
  谢逅偷偷摸摸进家门,被正好出来的邹月兰给逮到,质问:“你昨晚去哪儿了,怎么早上给你打那么多电话你都不接?”
  她心虚,不敢看她母亲:“跟元以晴在一起。”
  “你们两个小姑娘在外面单独待了一夜?”她看看自己闺女,叹了口气,拉拽着她往房里走,“也不晓得安不安全,赶紧把你这身衣服给换了,你爸等会儿就回来,看见你这样子,又得说你一通。”
  邹月兰是南方人,当年北上求学,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这里,都说南方水养人,姑娘都长的水灵灵的。
  看见过邹月兰的人都知道这真是不假,谢建明被她的美貌,温婉,体贴,依附所吸引,不顾家里阻挠,娶她进门。
  和前妻离婚后没几个月,又举办了婚礼。孩子一出生,给孩子起名谢逅,谐音邂逅,意为他们情深不浅的缘分。
  被拖进了房,谢逅换了身白色T恤,牛仔短裤,头发也扎成了丸子头,露出一张素颜的脸来。
  邹月兰相当满意。
  想起厨房还炖着补汤,“哎呀”一声,赶紧跑去厨房,关了火。
  自从和谢建明结婚后,邹月兰就辞了秘书的工作,在家专职做家庭主妇。邹月兰认为相夫教子是一个女人的使命跟责任,也是幸福所在,所以家里的事情,只要自己能做的,她从不假手于人。
  这不,今天的晚饭也是由她一人操办。
  当然还有家里的阿姨。
  “逅逅,等会儿你姑姑也来,记得嘴甜一点,别跟她顶嘴知不知道?”
  谢逅坐在沙发上,盘着腿,没好气地回:“知道了。”
  也不知道是谁和谁过不去。
  谢逅的姑姑,也就是谢建明他妹,从邹月兰嫁进来就没给过她好脸色,认为她是小三上位,实打实的狐狸精。
  要不是靠着美貌,怎么把她哥忽悠得团团转,娶了她?
  “别嘴上答应,要听进心里去。”
  邹月兰端了道凉菜出来,再次警告她。
  放下盘子,一转头,看她闺女坐没坐样,站没站样,趴在沙发旁,找东西,屁股翘得老高,走过去,狠狠一拍:“有没有规矩,让你婆婆看见你这样还的了?”
  那人本来就是难以亲近的性子,又是公职人员,做事一板一眼不说,还特别注重所谓的教养,她把女儿养的娇艳美丽,却忘了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种性格。
  谢逅从地上拿起刚刚滚下去的电池,坐起来后,嘀咕一句:“看见又怎么了?我又没干犯法的事。”
  邹月兰觉得有必要教育她怎么去“讨好”自己的婆婆,苦口婆心道:“你要跟驰呈走的长远,就必须过她那一关,不是所有......”
  谢逅撇撇嘴,打断她的话:“我不稀罕。”
  邹月兰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出来,上去拧她胳膊:“你不稀罕?那还去干那不要脸的事......”
  ......
  知道要待下去,必定在劫难逃,她赶紧拿了个橙子,溜进了自己房间,昨天难得周末放假,跟元以晴玩的有些晚,躺在床上,打了个盹,就睡着了。

TAG标签: 情有独钟婚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