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强行染指(伪兄妹禁忌虐恋) 作者:贱商

都市 贱商 2018-08-16 收藏


哥哥去世后,
夏明月辗转被生父接回。
可她万万没想到,
那个多出来的兄长,
居然会是数日前在男厕中逼迫她的男人。
******
弹去指间的灰烬,
顾城兴味的凝视着面前的女孩。
他也没想到,
当日在PUB里工作的小妓女,会是父亲口中的“亲戚”。
“妹妹?每晚躺在我身下的妹妹吗?”
【男主遇到女主后从一而终……此文过程1V1结局HE】
【强男弱女(暗黑系虐身)】
本文伪兄妹,继往昔,此文依旧走【暗黑】强取豪夺风,男主是你想象不到的渣,女主是你想象不到的弱……
如果是只看女强,或者对弱女主反感的姑娘,就不要进来找膈应了……
另外此文是虐文,鉴于虐心太高级,不会写,所以此文:【虐身】。
PS:不纯洁的娃们看文案就明白了,咱们笑而不语,捂脸>_<

内容标签:强取豪夺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明月、顾城 ┃ 配角:…… ┃ 其它:强取豪夺虐恋情深暗黑
==================

简评:
  失去兄长的夏明月辗转被生父接回,以侄女的身份进入顾宅过起了寄人篱下的生活。面对堂兄的掠夺,她试过挣扎、抗衡,却都不得其果,而在一味的退让中,于夹缝中求存。全文节行云流畅,节奏紧凑细腻,心理描写极佳,情节细致入微,设置巧妙,刻画引人入胜,是一篇值得一看的好文。
  ☆、第1章 楔子

朦胧的月光倾泻而下,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偌大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只余下微敞开的木门透出少许灯光。
    钥匙孔转动了一圈,随着厚重的雕花木门被人由外推开,正在沐浴的夏明月跟着听到一阵脚步声。
    皮鞋踩在木地板上“哒哒”作响,时轻时重,时走时停。
    她心里一惊本能的关掉右手边的水源,戛然而止的水声也使得那声音越发的清晰。
    “开门。”男人握住把手试图将浴室的木门打开。
    “夏明月!”他的脾气暴躁,知道门被从里面反锁上之后,忍不住朝底部踢了一脚:“开门!”
    震耳的响声将女孩惊得面色一白,她慌慌张张的抓过一旁的睡衣,遮掩着身体躲进角落里:“哥……”
    门外静默半晌,又一次传来顾城的声音:“开门。”他打了个酒嗝,目光猩红的盯着眼前的门板,好像已经透过这块木头抓到了里面的小人。
    “哥……”明月抱着衣服,畏缩的走到门边,隔着薄薄的门板说道:“我在洗澡,有什么事能不能一会再……”
    砰砰砰——
    随着急促的踹门声在耳边响起,夏明月惊慌的退到角落中,看着摇摇欲坠的门板心里发悚,终于在一声巨响过后,门锁裂开,猛地撞上后方的墙壁。
    水花四溅,却浇不醒男人的醉意。
    扶着墙,顾城靠在门边,睁着一双怒红的眸子愤怒的盯着她。
    一米八几的个头将她周围的空地罩出了一圈黑影,看着他泛红的脸与那一身熏人的酒气,夏明月惶恐的道:
    “你不要进来。”她边说边往后退,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她根本顾不及穿衣,未发育完全的身体在灯光下泛着一抹象牙色的光,从进来的刹那,顾城的目光便再没离开过她。
    他注意到她纤细的脖颈、微凸的锁骨,还有那虽然被遮掩着,却依然隆起了一小团的胸|部。
    女孩虽然消瘦,可在这几年好吃好喝的供养下,身材发育的还算不错,虽然犹显青涩,却也自有一番味道。
    忍不住吞咽,他直勾勾的盯着她,目光热得仿佛是要把人活吃了。
    夏明月心里发颤,这几年顾城对她的态度一直不好,呼来喝去全将她当佣人使唤,然而在之前,与他相处她还是放心的。
    可随着身体的发育,他瞧着她的目光也越来越吓人,而在最近,这种吃人的眼神更甚,如今在他面前,她总有一种被雄狮盯上的错觉。
    “哥……你出去……”她红着眼眶,在角落中瑟瑟发抖,仿佛是一只没有自保能力的绵羊,一旦被抓住,就只有被人随意狎|玩的份。
    男人酒气开始上脑,眯着眼他试图瞧清面前的女孩,并摇摇晃晃的朝她走去。
    “你干什么!”夏明月抑下到嘴的尖叫,看着越走越近的男人,害怕得直哆嗦。
    大伯与大伯母今早刚去了巴黎旅游,要两个多月后才能回来,而帮忙打扫的刘嫂也在天黑之前离开了,如今家里只剩下他们二人。
    犹记得在早上的时候,男人还信誓旦旦的保证会好好的照顾自己,却没想到大伯前脚刚上飞机,他后脚就去了酒吧,全然将她这个人遗忘。
    他又打了个酒嗝,朝她笑道:“干什么?当然是干|你。”
    早上突然下了一场大雨,黑压压的乌云在天际聚拢,整个城市仿佛陷入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豆大的水珠打在阳台上发出一声声的脆响,夹|着雨声,掩去女孩虚弱的低泣。
    不知过去多久,乌云开始退散,几丝光线射|入室内,连带照亮了周围的一切。
    顾城被窗外的雨声吵醒,眯着眼他在床|上躺平,昨晚跟几个朋友喝得有些过了,现在酒醒以后,整个脑袋有如裂开般的疼痛起来。
    “嘶……”他抚额呻|吟了一声,并下意识的往身旁摸索。
    “夏明月,给我倒杯水。”得不到女孩的回应,他抓了抓红透的脖子,烦躁的抬眼,随即入目的便是满室的凌|乱。
    被撕|裂的布|帛散落在室内的每个角落,拖鞋、皮|带与被打碎的玻璃……可见昨夜战况激烈。
    被中依然残留着女孩的体|香,他伸手往里探去,在感受到温暖的同时,也摸|到了几块干透的血迹,掀开薄被,只见印在床单上的纹路狰狞得令人触目惊心。
    昨夜所发生的一切在这一刻里一一回笼,听着浴|室里的水声,他不耐烦的喊道:“夏明月!”
    水声停止了片刻,不到数秒的时间又一次“哗哗”的响起。
    顾城抿着唇翻身下床,迈开步子往浴|室走去。
    砰——
    经过二次损伤的木门将墙壁撞出了好几道划痕,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夏明月还是吓得直喘气,盯着摇摇欲坠的木板,她将目光移往门边的男人。
    昏暗的室内,因为背着光,一时让人瞧不清他的五官。
    可他太高,严严实实的堵在门口,即便什么也不做也能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压|迫感。
    而在她眼中这个挡去大半阳光的男人就如同一个会吃|人的怪兽,他喘着粗气,赤红着眼,只等着她一个不注意,连人带骨头的一起吞吃入腹。
    “哥……”她哭着说,在他闯入的那一刻,手上的动作非但没停,反倒更用|力的擦|拭起来。
    顾城抚了抚犹在隐隐作痛的前额,瞧着她的目光逐渐变得幽深。
    “我都没嫌你脏了,你还敢嫌弃老|子?”他烦躁的扒了扒头发,赤着脚踏进了浴缸里。
    水花四溅中,他一把抓|住了刚想要逃走的小人。
    女孩皮肤很白,入手犹如上等的羊脂白玉,又细又滑。
    他掐着她的胳膊,忍不住在心里赞叹,这才几年光景就养得这么好了,现在的小丫头哪还有当初那个瘦黑炭的影子。
    “哥……”她凄厉的喊道,混上下都是被掐出来的淤青,斑斑驳驳的印迹遍布全身,从小巧的酥|胸一直到浑|圆的小臀,特别是颈部那一块地方,青紫的煞是骇人。
    而这些,都是他昨夜所制|造的战果。
    看着手下又瘦又小,正哆嗦得益发可怜的女孩,顾城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笑:“反正你迟早也是要给人上的,既然要便宜外人,那倒不如先让我尝尝。”
    夏明月红着眼被拉回水里,听着门外的脚步声,她抑制下到嘴的尖|叫紧紧的攀附在浴缸的边缘。
    昨夜就像一场噩梦,压在她身上的那个人更像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恶|魔,他压着她,犹如疯|子般疯狂的掠夺着她的身|体,无论她如何尖|叫都不肯罢手!
    眼泪夺眶而出,忍着那双在身上乱|摸的手,夏明月哑着嗓子道:“哥……哥……你放过我吧……我以后都听你的,你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她的声音很小,毕竟在他们之间,她比他更害怕这事曝光。
    黎嫂不时从门外走过,夏明月也就是在今天早上,听到她开门的声才醒的。
    醒来后她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心中除了惧便只剩下一种未知的惶恐。
    慌慌张张的收拾着掉在床边的衣服,之后却不敢夺门而逃。
    紧张的看着平躺的男人,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现在有多害怕顾城的醒来,可佣人在门外,她根本不敢出去。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