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毒宠(高干) 作者:耳东兔子

都市 耳东兔子 2018-08-16 收藏

“对,是她勾引我的。”
这句话让她辗转逃避了三年,成了她心中的毒刺。
复又回到这个曾经让她难堪的城市。
三年前的一切还历历在目,如今那个伤害她、欺骗她感情的人
却快抱得美人归。

伤心悲恸之时,却被一个变态悄悄盯上了,
他不是变态,他只是占有欲强……

PS:男主占有欲强,伪变态。
有狗血,有天雷,亲慎重。
额,重要的一点,考究党慎入。


内容标签:高干 强取豪夺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蔓 ┃ 配角:江瑾言钟易宁江辰 ┃ 其它:强取豪夺
==================
 
简评:
  年少时的懵懂,青梅竹马的恋人,为何在恋情曝光之后说出那样难堪的话语,继父的怒斥,妈妈到隐忍,傅蔓远走他乡逃避三年复又回到这个曾经令她难堪的城市,却听闻曾经伤她的刽子手订婚的消息,伤心悲恸之时,却被一个变态盯上了,一点一点占据她的心,却发现,他和大嫂曾经的往事。本文的故事性极强,值得一读。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入坑提示此文有狗血,有天雷,但是不会漫天撒拉,接受不了的亲,请绕道哦,作者已经郑重提示了哦,不然,pia飞你们哦~~~好啦遁走。再来解释一下,也就三年的事儿是一堆狗血,后文的话尽量走生活,但是狗血还是要的。文名暂定啦~兔纸想到好的再换上。
  明知是一杯毒酒,也要引鸠而下。
  明知是不该爱的人,却已深陷泥沼。
  ——题记
  ————————————————————————————
  正文:
  重回故地,是怎样一种情绪。
  正值夏日,炎炎烈日高悬在空中,莫名牵动着江城人民的情绪,空气中到处弥漫着闷热的气息。
  傅蔓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儿就马不停蹄的往医院赶,连行李都没放,其实也没多少行李,就只有一个包而已,因为她本来也没打算呆多久。
  这次回来,她并没有通知任何人,其实是她不知道该通知谁,有谁会为她的回来欣喜吗?
  她坐在车内,观察着四周的景物,江城的变化不大,街道一如既往的多,车辆还是一如往常的拥挤,司机也是一如既往的热情。
  师傅转头看了眼边上怔愣着出神的傅蔓,关切的问道:“姑娘,第一次来江城?”
  傅蔓天性冷淡,不喜与人攀谈,别人与她搭话,实在没有办法才会开口。所以,她坐的士都是尽量上后座,不像副驾驶,司机就好像自来熟似的跟你扯家常,就差把家底儿掏光。
  傅蔓怕师傅继续追问,就轻“嗯”了一声,随即转头看着车外倒退的风景,想起回国前几日。
  妈妈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在电话里哭的歇斯底里,“蔓蔓,你爸爸病了。”
  由于时差的关系,当时伦敦是深夜,傅蔓微微一晃神,握着电话的手不由一紧,指关节处微微泛白,声音冷然,“我爸爸早死了。”
  电话那头傅雪茹的哭声戛然而止,顿了片刻,哽咽道:“是你钟叔。”
  傅蔓起身盘腿坐在床上,哑着嗓子问道:“你心里是不是已经没有爸爸了?”
  宁静的深夜,夜凉,心更凉,傅蔓不急不躁,静静地握着电话等着她的回答。
  良久,电话那头才传来傅雪茹的声音,“蔓蔓,人不能总活在过去里,妈妈没有忘记你爸爸,但是逝者已矣,我们应该珍惜眼前人,不是吗?这么浅显的道理,连妈妈没读过几年书的人都懂,我想你不会不懂。你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一字一句都不轻不重的砸在她心上。
  司机看着傅蔓心情不大好的样子,又是去医院,便继续安慰道:“姑娘,家人生病了?不要太难过,你去的这个中心医院是江城最好的医院,提前半个月预约有些门诊的专家都还约不到呢。”
  恰在此时,车子已经抵达了中心医院的门口,傅蔓付了钱,谢过师傅,便开了车门下车。
  ***
  穿过熙熙攘攘的大厅,傅蔓刚下电梯,就看到门口守着两名男子,显然,里头躺着的人应该是钟远山。
  两人看见傅蔓缓缓朝他们走去,待他们彻底看清楚,讶异的异口同声惊呼出声:“二小姐?”
  傅蔓心中一涩,压低声音问道,“钟叔怎么样了?”生怕吵醒里头的人。
  “吃了药,刚睡下,您什么时候回来的?您怎么不通知我们去接你?夫人刚刚才走。”其中一人解释道。
  “没事,我等会回家再去看她吧。”
  说完,傅蔓往前踱了一步,探着身子看了眼里头躺着的人。
  钟远山套着氧气罩躺在床上,脸色惨白豪无血色,已然看不出这是往日那个意气风发、威严的钟省长。其实钟叔对她真的算好,自从妈妈嫁入钟家,真的没亏待过她,吃穿住行,哪样儿不是事无巨细的关照管家,只除了最后那一次。
  傅蔓看着他熟睡的样子,便冲着门口的两人淡声说道:“恩,来得真不是时候,我先去看看我妈,过会儿再来。”
  两人郑重的点了点头,冲着她一敬礼,刻意压低了声音,齐声应道:“是。”
  她走出医院的时候,已是傍晚,正是夏日里最凉爽的时候,晚霞染红了半边天,傅蔓沿着人行道缓缓的走着,一路欣赏着沿途的绿化树,看看路上形色匆匆的行人,都是这都市城的一道风景。
  曾经她很喜欢这座城市,因为,有她喜欢的人。
  现在,连回忆也成了奢侈,她不敢想与他的回忆,甚至连他的名字,她都害怕听到。
  傅蔓一路出神的想着,一路慢慢走回家。
  等她走到钟宅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夜幕已经降临,傅蔓出了一身的汗,额头冒着细细密密的汗珠,许是走了太久的路,发丝微微有些散乱,气儿也还没喘匀。
  傅蔓刚刚踏进大门,就听见梅姨讶异的喊了声:“蔓蔓?”
  傅蔓淡笑着冲梅姨打了声招呼,“梅姨。”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夫人和省长每天都想着你。”梅姨激动的握着蔓蔓的手,喊着。梅姨在钟家也有些年头,事儿门门清,知道什么事该提,什么事不该提。这二小姐虽是后来跟着夫人嫁进来的,刚来钟家那段日子性子活泼的可讨人喜,比大少爷讨人喜,可惜……
  这次一回来,梅姨明显感觉傅蔓的性子变了好多,具体哪儿变了她又说不出来,光是看着她的眼神,平静波澜不惊,不再是往日那个大呼小叫、整天跟在大少爷屁股后头的二小姐了。
  “梅姨,我妈在哪儿?”
  梅姨心里激动,不管当年发生什么事儿,只要她回来了,就好。于是牵着她的手就往屋里走,连眉梢都带着喜色,语气激动:“在里头儿呢。最近医院家里两头跑,夜里也没睡好,头疼的老毛病又犯了。”
  ***
  傅雪茹看见梅姨身后那道瘦弱身影的时候,激动的身子直发颤,连带着嗓音都有些发颤:“蔓蔓?”
  傅蔓朝她淡淡的一笑,随后冲着她张开双臂,轻声道:“妈,我回来了。”
  这世间,真正肯在原地等她的只有家人。
  梅姨眼角含着泪,看着她们母女重逢,默默替她们关上了门,退了出去。
  傅雪茹紧紧地将她拉进怀里,泪水夺眶而出:“蔓蔓……你这狠心的孩子,走了三年,就一次也没想着回来看看么?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们啊……你钟叔当时在气头上,说的话哪能当真啊。”话语说的断断续续的,说到后头,竟真的开始生起气来,不觉地伸出拳头捶打着她。
  傅蔓心酸地看着她哭倒在自己怀里,她强忍着泪水,这三年,她其实不是没有回来过,她曾躲在这座大院儿门前的大树后,听着他们的欢声笑语,她怕自己的出现打扰到他们,她怕自己成了这家的不速之客。
  于是,又连夜买了当晚的飞机回了英国,他们真的以为她愿意呆在英国吗?那个人生地不熟的国家,她所有的一切全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没有动用钟家一丝一毫的关系,连钟远山给她联系好的那所学校,她也没有去上,跟钟家断了一切联系。
  “妈,我没有……”傅蔓试图解释,可是她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说她曾过家门而不入么?
  傅雪茹边抹着眼泪,边说道:“蔓蔓,还有易宁,他快订婚了,当年的事儿,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咱们以后谁也不提,开开心心过着自个儿的日子好么?”
  傅蔓身子微微一滞,钟易宁,要订婚了。
  傅蔓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是简彤吗?”
  “恩。”傅雪茹试探性的瞥了她一眼,确定她表情无异,才开口:“你的行李呢?我让梅姨去整理整理房间。”
  她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微曲起,钟易宁,恭喜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傅蔓稍稍晃了晃神,瞬即掩起眼角的情绪,道:“妈,您别弄了,我订好酒店了,回来几天就走,别麻烦梅姨了。”
  “什么?蔓蔓,你还要走?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这么多年了,多大的仇也该过去了,你钟叔当时气急了才会说那些话,你怎么就听不进解释呢?”
  傅蔓心里一痛,当年,她和钟易宁的事儿被钟远山发现,就算不是亲生的,但钟远山跟她那么多年的感情难道是假的吗?二话不说就判她死刑,当着大家伙儿的面,毫不留情的破口大骂:“我养了这么多年,疼爱了这么多年的女儿,竟然勾引我的儿子,这种丑闻传出去,让我钟家在江城怎么立足?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连引狼入室,我也浑然不觉。”
  钟易宁当时被钟远山急招回部队,不过就是为了避开他而已,她也是后来才明白,钟远山的调虎离山之计他怎么会看不出来,钟易宁要是真的爱她,真的坚定的非她不娶,他怎么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