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玩火(NP,高干)作者:湿手摸电门

都市 湿手摸电门 2018-08-13 收藏

新欢旧爱一相逢,便胜却人间烦恼事无数……
新欢也欢,旧爱还爱,顾九狸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
多年前的青涩少年,如今已经成了不禁挑拨的腹黑男,
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要不咱把六年前没做完的事给做完?”
至于身边的那条死狐狸,更是越老段数越高,
白天闭眼说瞎话,晚上伸爪到处摸,
“小乖,你的身子归我调教,你不信吗?”
那个她严重怀疑是娘娘腔的弟弟,
为、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是男人?
情节耸动狗血,描写充满肉感,对白厚颜无耻

高干YY,一女四男
主角关键字 —— 顾九狸,N--P+高干+甜

 

001 你猜我和谁吃的饭

嗓子发涩,睡前又忘记开加湿器了。
顾九狸难受地扭了几下身子,又舍不得就这么醒了,索性又闭上眼睛,咽了咽唾沫。
她这一动,旁边的齐墨也醒了,眼睛腥红得吓人,长臂一伸,揽过顾九狸,声音里止不住的倦意。
“怎么了?睡不着?”
困是困,但是手还是不老实,隔着丝被一下一下刮着顾九狸的后背。齐墨心里纳闷,这小东西无论冬夏,身上老是冷冰冰的,唯有刚睡醒这一会儿,烫得人心痒痒的。这么一想,手上动作也重了几分,眸色暗了下来。
“那就不睡了,嗯?”
听到他呼吸有些不稳,顾九狸生怕把齐墨给弄精神了,于是不搭腔,假装又睡过去了。
齐墨碰了个钉子,倒是没强求,稍一用力,扣在顾九狸腰上的手又紧了紧,热热的鼻息喷在她的颈窝,渐渐平息了下来
就在顾九狸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齐墨像是睡熟呓语似的,来了一句,震得她身子一绷。
“九儿,你猜昨晚我跟谁一块吃的饭?”
等她好不容易调回正常心跳,想开口,却听到身后低低的鼾声传来,齐墨是真的睡着了。
***********************************
齐墨起身去了浴室,大大咧咧的,也不关门,看见顾九狸愣愣地盯着他,愈发自得起来,当着她的面冲凉,脸不红气不喘的。等顾九狸反应过来,吓得她赶紧转过头去,憋得脸通红。
“你再睡一会儿,脸色不太好。”他擦着头发走近,坐在床边,因着重量,顾九狸觉得床垫颤了一下,自己好像也轻飘了一下。他身上的沐浴露味道清新好闻,她不自居靠近了几分,懒懒地不想起来。
摸摸顾九狸的脸,齐墨脸上呈现出一种复杂的神情。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白净的小脸故意拍了厚厚的粉,长睫毛密得像把小刷子,那么妖艳的妆,却透着那么致命的纯,一下子把他击得体无完肤。
然后听到她对着一脸威仪的父亲大喊:“我告诉你顾育同!我这辈子除了周谨元我谁也不要!谁也不要!”
她谁也不要!
好似被这句话紧紧扼住喉咙,他的手指不由得下意识地用力,顾九狸被他捏得有些痛了,淡淡地吟了一声,唤回了齐墨。
“快睡吧。醒了记得吃饭。晚上我回来接你,乖。”他吻了吻她的额头,看着顾九狸闭上眼,呼吸渐渐轻了,这才拿起外套,轻轻带上门。
门响的一刹那,顾九狸的眼睛突然睁开了。


002 一顶纯金绿帽子

“怎么脸色那么臭,九狸昨晚罚你去客房睡的?”蒋成栩眨着一双小眼睛在酝酿着给自己惹祸上身,果然话音未落就招来齐墨一瞥阴冷的仇视。
刚开完会的曹澜刚进屋就觉得气压有点低,再一看蒋成栩赖皮赖脸的样,马上争做墙头草,把文件夹往蒋成栩身上一扔,“恰到好处”地避开了他皮笑肉不笑的俊脸。
“闹什么闹?”果然,黑脸男先忍不住了,蒋成栩和曹澜幽怨地互看一眼,知道躲不过去了。两人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把顾九狸痛骂了一遍,这才憋住笑。又是蒋成栩不怕死,悠悠开口道:“老齐,这么干挺着可不行啊,咱还年轻,不差钱,有病就得治啊!”说罢给了曹澜一个眼色,立马闪一边去了。
笑话,齐墨那一巴掌下来,他还不得耳聋耳鸣啊?!
曹澜马上接口,“你这是病啊……你得……治啊……早治早舒服……啊……”
最后一声,是惨叫。齐墨出手,曹澜必定遭殃。
齐墨没心思跟他俩开玩笑,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肃声道:“曹澜,周谨元的事儿查得怎么样了?”
一听这个,曹澜马上换了一副表情,和方才判若两人,他皱了皱眉,沉声答道:“我查了一下,顾育同也知道他回国的事儿,但是这老头儿这回没管,天天跟总政那帮老家伙去钓鱼,早出晚归的。”顿了顿,他犹豫着又开口,“老齐,你还没跟九狸说这事?”
不待齐墨回答,刚才躲远的蒋成栩又“滋溜”一声跑回来,舔着脸跟着掺和,“老齐,你这不行啊,依照咱们顾小姐的性子,这要知道了,不得是生是死都得去找他?到时候你什么名牌都不用,一顶娇妻牌纯金绿帽子就扣脑袋上啦!”
难得的,齐墨没拳打脚踢多嘴的蒋成栩,倒是握紧了一直在把弄鼠标的手,狭长的眼睛微眯,心里不知在想什么。只是脸上那阴冷的表情让蒋成栩和曹澜都有些吃不透。
哎。两人对看一眼,情字伤人啊。
顾九狸身子有点发软,刚一站直,腿间就涌出一股白浊,她低头一看,气得脸更白了。昨晚她累狠了,居然直接睡过去了,齐墨这个坏东西,拿这个来报复她!
想到晚上还要陪齐墨出去,顾九狸不禁加快了动作,匆忙去浴室洗了一把,换上衣服出了门。经过餐厅,看见齐墨龙飞凤舞凶神恶煞的两个大字贴在墙上,认命地抓了两片吐司。
吃饭。
******************************************
“你知不知道周谨元回来了?”开门见山,屁股还没坐下,唐衣就一脸紧张地问。
顾九狸顿了一顿,涩涩开口,“猜到了。”仔细看才能发现,她握杯的纤细手指在微微颤抖。
唐衣叫了一杯拿铁,叹了口气,“小九,要我说,你别犯傻,齐墨那是什么人啊,那就一个成精的千年老狐狸!”看见顾九狸脸白了一白,她也觉得话有点重,忙握紧九狸的手安慰道:“不过我估计他舍不得对付你!你先别急,周谨元既然回来了,就总能见得上,你可不能怀疑我‘糖衣炮弹’的厉害!”
“噗嗤!”到底被挤眉弄眼的唐衣给逗乐了,不过顾九狸眉间的一抹忧愁还是一时散不去。她几次张开嘴,又觉得难为情,支支吾吾就是张不开口。
唐衣急了,“又怎么的了姑奶奶?”
顾九狸张张嘴,四下打量没人,这才小声道:“衣衣,怎么样能叫齐墨晚上不来‘烦’我?”
唐衣细眉一挑,声又高了八度,“啊?那齐墨原来是表面威风?难不成他下面不好使?”
这一喊,旁边的客人都回头了,表情暧昧不清的。顾九狸脖子都红了,恨不得一掌捏死唐衣。“胡说八道什么啊?”她脸颊透粉,眼睛里含着带笑的愠怒,因为害羞嗓音里透着一股子嗔意。看得唐衣捂嘴咯咯一笑,“我就说嘛,齐墨应该不成问题,不成问题!”
齐墨岂止是不成问题,一想到这,好像腰又开始酸了。
顾九狸后悔死了,齐墨不正经,唐衣也不是良家妇女,她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啊!
“不过,男人嘛,就得有点危机感。小九,听我的,你呀,也得时不时制造点正在给他打造绿帽子的假象!”唐衣现在的表情简直有点磨刀霍霍向猪羊了。
九狸忍啊忍,没忍住,乐了。

 


003 冰与火

齐墨有一下没一下用指背扣着桌面,镜片后面闪烁着让人看不懂的光,好像一只暗暗潜伏的兽。明明手上托着个文件夹装模作样,可半天没翻页,眼睛往衣帽间直瞟。
顾九狸不敢让她知道自己私下和唐衣见了面,这俩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还互相看不上眼。她扭过身子去拉后背的拉链,无奈那位置说低不低说高不高,她好不容易摸到了,却使不上劲,对着镜子干着急。
“哎,过来帮我一下。”九狸的声音有点气急败坏,不光是着急,齐墨明明正往这看呢,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够不着,却故意假装不知道,非让她开口求他。
他总是让她不得不低声下气地求他!
齐墨慢悠悠起身,也不着急,走近了把手往门上一撑,居高临下地打量画过妆的顾九狸。
她选了一件露背的高腰小裙子,显得娇小的她愈发动人,头发松松挽了起来,颈子和后背一片滑腻细白,这会儿低着头在穿鞋,身子刚好弯成一个弧,引诱着他。
心动不如行动,齐墨过去一把拽住顾九狸的腰,她光顾着和鞋上的扳扣作斗争,哪料到他这样,身子一扭,没脱开,反而贴上了他。
齐墨一咧嘴,笑得极温良无害,眼睛里居然有一片澄净,看得顾九狸一愣,发现自己紧紧靠着他,这么一来,连顾九狸自己都搞不清了,明明是他先出手的,怎么那表情反倒像她自己主动巴着人家不放呢?

TAG标签: 甜文高干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