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三千绝色不如你 作者:弦外听雨

都市 弦外听雨 2020-02-14 收藏

人人都说他冷静自持,裴渡之也曾深以为然。可他从未想到,有朝一日,他竟会荒唐爱上弟弟心仪的女人,且甘之如饴,无怨不悔。
  ***
  阮斐的诸多追求者中,独有裴家封与众不同。
    此人品学兼优秉性纯良,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兄控。
  机缘巧合之下,阮斐所在社团去裴家封哥哥的山间别墅采风游玩。
  夜半失眠,阁楼书房传来声响,似是冬风强行叩开了窗。
    阮斐匆匆赶去,风吹得书房建筑绘纸半空飞舞,陌生男人立在凌乱之中,他抬起手,食指即将触到灯下那张仿若透明的白纸。
  月色与雪色之间,他是第三种绝色……
  裴家封曾说:“我哥年少吃了许多苦,我是我哥带大教大的。为了我,他年近三十,都没同女人交往过。我这一生欠他太多,还是还不清的。”
  后来,裴家封质问裴渡之:“你可是我亲哥,连我苦苦哀求你,你也不肯同阮斐分手?你就那么喜欢她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斐、裴渡之 ┃ 配角:裴家封…… ┃ 其它:


第1章
  礼拜三,社团集合的日子。
  岚大植物社社长周伯书向成员们提出建议——周末前往城郊冀星山采风。
  社团成员统共十余人,当场便起争论。
  阮斐虽未发言,但秀眉稍蹙,依稀是不大赞成的意思。
  时刻留意美人情绪的裴家封思量再三,弱弱举起手,自告奋勇说:“其实我家住在城郊冀星山山上,正巧我哥出差未归,学校距离冀星山远,来往不便。你们要不嫌弃,不如去我家?采风这几日住在我家就好。”
  人群发出倒吸凉气声:“卧槽裴家封,你家这么有钱?还住冀星山山上?你富二代啊?”
  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裴家封脸臊得通红,他喏喏说:“这我哥的房子,不是我的。我也不是富二代,我哥工作很辛苦的。”
  “冀星山别墅诶,你哥干什么工作?”
  “我哥是建筑设计师。”
  “牛掰,建筑师能挣这么多?你哥肯定很厉害吧?”
  “嗯嗯,我哥确实很厉害,不过我哥不准我在外面这么说。”
  “得了吧,你平常夸他夸得还少吗?”
  “有吗?我怎么不记得我经常夸我哥?”
  “……”
  -
  周五,公交穿过隧道,黑暗的尽头,一缕雪光乍然浮现。
  阮斐望了眼窗外的雪落满山,视线重新落回膝头摊开的书页。
  “冀星山原来这么美!来岚城两年,我居然都不知道诶!”阮斐后排的王雨琪不可思议道。
  “那可不,”周伯书绷直脊背,他有意无意瞄了眼同座阮斐,化身百度百科介绍说:“据相关资料介绍,朱元璋姜太公等历史人物都曾在冀星山留下活动遗迹。冀星山植被覆盖率达90%,其中不乏天女花、木莲、红豆杉等珍稀植物,此前更是发现过石斛这种濒临灭绝的物种。所以说,咱们这次若幸运,指不定能发现它们踪迹呢,就算不走运,遇到松鼠兔子的概率也是比较大的。”
  王雨琪一边哦哦应声,一边与与同座苏敏对视,两人憋住笑,表情显得既痛苦又怪异。
  她们哪会看不出周伯书的真正用意?
  这两日断断续续下了几场雪,路上积雪约莫三四厘米厚,可即便如此,行程依旧没有取消。
  所以说,采风是假,刻意制造机会亲近美人阮斐才是真。
  不过这辆车上,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可不止他周伯书一人。
  苏敏瞥了眼不时瞅向这方的裴家封,口吻暗藏戏谑:“周学长不愧是咱们社长,真是博学多才!”
  周伯书端正神色:“其实我对植物学的研究也就比你们多一点点而已,你们以后要是遇到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
  “真的吗?到时学长可不许嫌我们烦哦。”
  “怎么会。”
  阮斐听着耳畔笑声,视线仍定在书本。
  她看得并不认真。
  作出这幅聚精会神的样子,只是不想应付不必要的搭讪罢了。
  路途无趣,聊天显然是最佳选择。
  有人问单座靠窗的裴家封:“我们去你家叨扰真的没问题吗?”
  裴家封回:“当然没有。”
  苏敏也侧过头:“裴家封,你家别墅大吗?建筑装修是什么风格?我们这么多人住得下吗?”
  裴家封很有耐心:“二楼房间很多,你们不用担心。至于风格,这房子是我哥设计的,我觉得那栋建筑就是他本人的风格。”
  嘘声阵阵里,王雨琪笑说:“裴家封,你把你哥说得千般万般好,搞得我现在对你哥非常好奇。可惜他出差,不然我一定要瞧瞧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裴家封不好意思地挠头:“我哥话少,他性格有些孤僻,而且整日忙着工作,除了甲方,他也不怎么同人来往。”
  “那你哥有女朋友吗?”
  “没有。”
  ……
  风头一时被裴家封抢尽,周伯书生出几分不悦。
  神色颇有些郁郁,周伯书自卑地拢着手,侧眸去看阮斐。
  莹白雪光衬得女生肌肤如玉,嘈杂声里,她安静的模样像是夜晚可触不可及的皎月。
  她仍垂眉看着书,似乎对周遭言论毫无兴趣。
  周伯书眉眼溢出几分满意的笑,他就知道,他家阮斐才不是那种崇尚物质的拜金女,哪怕她生得如此貌美,却从不恃靓行凶,他家阮斐永远都是最最纯洁高贵的,自然和别的女生不同。
  公交到站冀星山。
  十余人跟随裴家封步伐,沿山道上行。
  道路两畔堆积着扫雪,整片天地白皑皑,隐约可见远处露出星点苍翠。
  无垠雪色间,女孩身着西湖水色的长款羽绒服,仿佛与雪景遥相呼应。那帽檐一圈月白绒毛贴在她冻得微红的脸,说不出的美丽动人。
  周伯书就这么静静看着阮斐,好似被搅乱了一池春水,心柔软得一塌糊涂。
  忽然想到什么,周伯书翻找包包,递给阮斐一瓶矿泉水:“阮斐,你渴吗?喝点水。”
  女孩婉拒:“谢谢,我不渴。”
  周伯书继续把手往前伸:“你先拿着,渴了再喝。”
  身旁有好事者语含调侃:“社长,那么冷的天,你忍心让阮斐喝凉水?你应该用胸膛捂暖了再给阮斐嘛。”
  周伯书恍然,他拉开羽绒服拉链,忙将矿泉水塞入胸膛。
  阮斐:……
  走在前方的裴家封扭回头,他望了眼阮斐,刚要开口,又掩饰般地对众人说:“我家有许多黑茶,我哥说黑茶能御寒降脂,待会我给你们都泡上一杯。”
  经典句式“我哥说”重出江湖,同行成员都忍俊不禁。
  要说裴家封,此人品学兼优秉性纯良,五官生得也不错,偏他气质呆愣,一副标准的三好学生模样。而且他常挂嘴边的口头禅是“我哥说”,这三字,简直与“我妈说”有异曲同工之妙,又为他平添了几分傻气。
  谈笑声中,裴家封指向那栋被薄雪覆盖的建筑:“那就是我家。”
  周伯书跟着望了眼那栋别墅,心好像也凉了半截:“裴家封,没想到你哥这么有钱,多亏你,我们这趟采风才能享受山间别墅的豪华待遇。”
  裴家封没听出周伯书话里的阴阳怪气:“其实我哥建这房子没花多少钱,你们瞧,远处那几栋别墅都是我哥设计的,当年有人富商想开发这里,请我哥来做设计,后来他们很满意,所以这块地给了我哥特别优惠的价格。”
  苏敏笑言:“还有这么好的事,羡慕羡慕。”
  山风裹着雪的清冷,阮斐抬眸望向那栋山地别墅。
  别墅按照山势落差和景观而建,它与环境融为一体,整体说不出的自然,好像本就该存在于此处。
  抵达别墅庭院,率先入目的便是依墙而生的排排青葱细竹,以及墙角几株红梅。
  雕花栏杆雕花窗,落地玻璃门雪白墙,方圆相映,高低错落,新中式的风格既让这栋房子显得时尚,又通过精致细节让它充满了复古文化气韵。
  阮斐目光落定在翘脚屋檐,心想,落雨时,站在屋檐下赏雨肯定颇有一番滋味。
  又想,裴家封的那位哥哥,似乎和裴家封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
  几个女生由衷发出一声声赞叹,就连存心要挑毛病的周伯书都讲不出缺点,他笑得略牵强:“挺好,就是感觉怪冷清的,而且……”
  有男生反驳:“山地别墅图的不就是个清净安宁?市中心地铁站旁的那些小区可吵嚷死人了。我以后要有钱,我也要在山上盖别墅,这叫什么,这叫‘静居青嶂里,高啸紫烟中’,多么富有诗意,多么令人神往!”
  “我也我也,裴家封,到时候必须请你哥帮我设计房子。”
  “那怎么也得打个折吧。”
  “别,有钱人哪会这么小器?”
  “哈哈哈哈没错,那就坐等我日后升官发财走到人生巅峰!!!”
  ……
  被抢白了话,周伯书面色微微发青。
  他冷眼瞧着这群白日做梦的人,心中不免嗤笑。
  要是那么容易就能成为有钱人,怎么也是他先发财吧,然后才轮得到他们。
  不过梦想总是要有的,毕竟想想又不犯法。
  假如他未来追到阮斐,又事业有成,左拥美人右拥财富……
  周伯书随众人进屋,神情突然变得美滋滋的。
  进屋后,裴家封招呼大家随意坐,他率先沏了壶黑茶,再拿瓜果,又端出饼干糖果,还忙着给壁炉生火。
  时钟走至五点半,却不见浓郁暮色,窗外白雪映得世界亮堂堂,到晚八点整,才彻底落下夜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