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互相装穷后我们结婚了 作者:绾山系岭

都市 绾山系岭 2020-02-13 收藏

时牧晴身为孙辈中唯一的女孩子,生在金窝,长在蜜里,任何试图接近她的男孩子全被五个同级的表弟给揍得怀疑人生。
    母胎solo了十八年后,她彻底甩开学渣表弟们考进清北大学,麻溜地找了个漂亮穷学生罗淮谈起了纯纯的恋爱。
  合吃过一碗面,寒风中等过车,笑容碎在时光里,甜腻沁在眼睛里。
  时牧晴认真装穷认真爱,直到有一天……
  她作为文物鉴宝人出席一场慈善晚宴,却看见原本在外地出差的罗淮姿态矜贵地出现在了捐赠席上。
  “罗先生捐赠南宋古琴一把!”
  “罗先生捐赠明官窑瓷碗一个!”
  “罗先生捐赠清老雕花屏风四扇!”
  罗淮:晴晴,这些都是我以你的名义捐赠的。集点福气我们好怀个宝宝。
  时牧晴:……???
  *
  假娇软考古界大姐大*假乖巧建筑界大boss
  校园到职场。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牧晴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春末的正午,天气已有些燥热。
  SW酒店外一长排法国梧桐,枝丫伸展着,正翠得刺眼。
  旋转门一阵风似地被人推开,一对年轻男女大步流星走进来。
  女孩约莫刚二十出头,上身穿着短袖黑色卫衣,下身着紧身黑色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马丁高帮皮鞋,步伐又稳又快,眼睛被长檐帽遮住,看不清神情。但露出来的漂亮下颌以及娇艳欲滴的红唇让人不难想象掀起帽子后是如何的漂亮。
  男孩年纪跟女孩差不多,中分短发,刘海微卷,眉眼英俊,身姿挺拔,亦步亦趋地跟在女孩身后。
  两人刚踏进大堂,就像夏风卷花而入,所有人不由地多看他们两眼,然后再也挪不开眼。
  女孩走到大堂中央停下来,脸微微侧了下,然后抬脚径直朝电梯走去。
  男孩赶紧跟上去,嘴里喊了一声,“姐!”
  女孩不搭理他,伸出纤细手指按了下电梯,然后微微低头,左手拇指轻轻摩挲着中指上那枚卡地亚豹子头戒指。豹子眼中镶嵌着的绿色宝石闪过一丝清冷。
  男孩瞥见这一幕不由地瑟缩了下肩膀。
  电梯门开,女孩抬脚走进去,男孩紧跟其后。
  女孩斜看了男孩一眼,红唇轻启,“刷卡啊!”
  男孩哦了一声,赶紧掏出一张黑卡刷了一下,然后按下顶楼数字。
  女孩瞥了他一眼,红唇抿成一条线。
  男孩委屈巴拉,伸出手指轻轻拽了下前面的黑色衣摆,撒娇道:“姐!”
  女孩从鼻孔哼了一声,把要骂的话先憋在心里。
  男孩立马蛇随棍上,想张嘴说什么,女孩朝他狠狠瞪了一眼,让他闭嘴。
  恰好电梯到了,女孩大步走了出去。
  男孩迟疑了下,女孩回头拽住他的手,把他从电梯里拽了出来。
  顶楼的通道只通向一道门。
  女孩径直走过去,在门口站定。
  男孩非常乖巧地双手递上门卡。女孩看都不看,抬脚朝门狠狠踹了一脚。
  男孩:“……”姐姐威武!
  里面传来脚步声,继而一个娇嫩的声音响起,“是芳尔吗?”
  霍芳尔恹恹道:“是我!”
  门从里面打开,一张长相清秀的脸探出来,看见霍芳尔立马娇笑起来,“我以为你喝醉了踹门。吓我一跳。”
  边说边试图往霍芳尔身上扑。
  霍芳尔吓得赶紧后退几步,“许星月你给我站好了!”
  许星月一愣,这才看到门口还站着旁人——个子比她高出不少,戴着帽子低着头,浑身黑衣,唯一的亮彩是手指上那枚卡地亚戒指。
  她心思快速反转,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往后退了一步。
  “芳尔,她谁啊?”
  时牧晴缓缓抬起头,一双透着清冷眸光的眼睛露了出来。整张脸不施粉黛,只有红唇扎眼。然而任谁看到这张脸都不会忘记。
  她缓缓笑起来,“我是谁不重要。你是谁才重要!”
  说完,她沉下脸往前一撞,直接把许星月撞开,径直走了进去。
  许星月踉跄了两下,好不容易站稳便冲霍芳尔闹道:“芳尔,她是不是你女朋友?你竟然骗我?你跟我说你单身。我是傻到家了才相信你!”
  说着她紧紧抱住自己,看起来像只万分委屈的鹌鹑。
  时牧晴回头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笑起来,“好久没见过这么拙劣的演技了!”
  许星月立马摸着自己的肚子,硬着脖子道:“我不管你是谁!我现在肚子里有了他的孩子,你就该退出!”
  她俨然把时牧晴当成情敌。
  时牧晴施施然坐下来,背靠着沙发,双脚非常自然地翘在茶几上。
  许星月受不了她由内而外散发的优越气势,跑过去抱住霍芳尔的胳膊,“芳尔,你说话啊。”
  霍芳尔像是被瘟疫缠上一般,忙不迭地甩开许星月的手。
  许星月撇撇嘴,立马哭了起来。
  时牧晴抬手看了下手表,然后睨着许星月说:“怀孕?你确定你怀的是我家芳尔的孩子?”
  许星月惊呼道:“不是他的,那会是谁的?”
  霍芳尔急道:“我当时醉得一塌糊涂,连走都走不动。我能不能行,我自己最清楚。”
  许星月气得直哆嗦,跑到一旁从包里掏出几张照片甩到时牧晴的面前。
  照片上霍芳尔紧闭双眼平躺着,而许星月搂着他,挤眉弄眼加噘嘴,双手比了个欧耶。
  许星月心想,看到这种照片会,时牧晴这个前女友定会大发雷霆,扇几下霍芳尔的脸,然后哭着跑掉。
  然而,她期望的压根没发生。
  时牧晴的手指戳在照片上,轻轻在许星月的脸上划了几道指甲痕迹,抬眼冷笑道:“你趁着我家芳尔喝醉,把他挟持到酒店,脱了他的衣服,摆拍这些照片,捡尸捡到我家芳尔的头上,还用怀孕敲诈他,你胆子还真不小啊!”
  霍芳尔捂住脸。太丢人了!这事绝绝对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绝不!
  许星月脸色一白,赶紧甩出医院开的怀孕证明,“我从没有和任何男人上床,除了他。这孩子就是他的。他不想承认也得承认。”
  她看向霍芳尔,一脸急切,“芳尔。你是爱我的吧。不然我让你回国,你立马回来。还给我开了总统套房让我们母子住。”
  霍芳尔一脸懵,“你搞错了吧。我这次回国是因为放假。总统套房是我妈给我开的,我没钱给你另外开一间,只好让你住这里。我住朋友家。”
  许星月满脸吃瘪,不敢相信。一个月前她在朋友聚会上认识霍芳尔。他长得好,人温柔,还是个超级富三代。她对他一见钟情,用尽办法把他灌醉,还搞来房间门卡,偷偷钻进去和他睡在一张床上……
  时牧晴幽幽看着她,拿出手机轻轻点了几下,放在唇边说了句,“上来吧。”
  许星月一脸惊慌,谁?她让谁上来?
  霍芳尔走到冰箱旁,从里拿出一罐啤酒,砰地一声打开,双手递给时牧晴,陪笑道:“姐,请享用。”
  时牧晴白了他一眼,接过来,仰头咕咚咕咚喝了两口。这么好的天气要来处理这种腌臜事确实需要喝点酒提提神。
  许星月听见霍芳尔叫这个女孩姐,更懵了。难道霍芳尔是个假富三代,其实是被这个女孩包养的小白脸??
  她冷笑一声,“哦。我明白了。霍芳尔难怪你不敢承认你爱我!你是怕被你的金主断了财路!”
  她口中的金主指的是时牧晴。而霍芳尔听到这句话想到的是自己的老妈。
  他这阵缓过来,口条也顺了,“第一,我真的不爱你。第二,对,你说得没错。我金主要是知道我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不但断了我的财路,还要打断我的腿。”
  许星月:“……”果然被自己猜中。
  这时一个浑身肌肉的男人冲了进来,一进来就吼道:“贱人!你TM怀的谁的孩子?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次次都吃避孕药。你竟然给我戴绿帽子。”
  许星月面如土色,“康远,你,你怎么来了?”
  霍芳尔惊道:“这你男朋友?你不是说你从没有和男人上过床?”
  说完看向时牧晴,满脸的敬重。姐永远是你姐。他昨天跟时牧晴说自己惹了麻烦,不知道该怎么办。姐一夜之间就把许星月的男朋友找出来,当面戳破她的谎言。
  康远冲过去拽住许星月的肩膀不停地晃,“老子打拳挣的钱都给你,你还嫌不够?”
  然后哭着回头冲霍芳尔喊道:“原来你喜欢这种小白脸!愿意给他生孩子!”
  霍小白脸一脸无辜,“孩子真不是我的!”
  时牧晴掏掏耳朵,啧了一声,“康远,既然这孩子不是你的,也不是我家芳尔的,必然另有其人。”
  霍芳尔满脸卧槽。
  康远嗷呜一声,加大力度晃动许星月,“你说!你快说!孩子到底是谁的?”
  许星月被晃得头晕眼花,使劲甩开他,既然嫁入豪门的梦破灭了,她也没什么好装的。
  “康远你打拳挣得那点钱够谁花?哪天被人打死了我还得给你收尸。”
  康远被这话激得双目赤红,“你再说一遍?!”
  许星月恶狠狠把心中憋了很久的戳心话都说出来。两人又吵又打,好不热闹。
  霍芳尔松了口气!OJBK!警报解除!
  端着香槟悠然看好戏,还时不时地补上一刀。
  “对。她就是看不起你的职业。对你一点都不尊重。”
  “你要理解啊。男人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关心你。他们也有工作的。”
  就在这时,时牧晴的手机铃音响起来。按照她的穿着打扮,她的手机铃音应该是那种死亡金属乐类型的,谁知道竟然跳出一首学猫叫。喵喵喵地,超级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