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离婚后我成了万人迷 作者:X博士

都市 X博士 2020-02-13 收藏

嫁给霍司辰三年,朝雾以为自己能融化这座冰山,最后却先冻结了自己。
  被查出患有癌症的时候,命快没了,心也终于死了。
  朝雾终于决心离婚:“离了吧,放过你,也放过我自己。”
  男人嗤笑一声,幽冷的眼眸里全是轻蔑:“你放得下?”
  霍司辰不信朝雾放得下他,以为离婚只不过是她惯用的小手段。
  却不料,离婚后的朝雾非但没有日渐憔悴,反倒活得张扬又放肆,今天包天王歌手彻夜唱情歌,明日带帅气小狼狗乘游艇飞机,末了还和一群男模特拍照发微博……几乎天天霸占热搜。
  他以为她这不过是在刺激他,他努力不让自己上当。
  直到后来,她寻回了自己的竹马,那个无论是家世还是能力都不亚于他的男人陆景睿。
  霍司辰终于后悔了,开始拼尽一切的挽回,可一切都太晚了。
  他看到他的前妻,那个曾用生命爱过他的女人依偎在别的男人怀中,笑得狡黠可爱又甜蜜幸福。
  那是他不曾给予的笑。
  那一刻,霍司辰突然想起,离婚那夜她曾在他肩上狠狠咬了一口,然后与他耳语:“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可当你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但愿你心始终如一,不要后悔。”
  肩上被她咬过的地方隐隐作痛,他心自此缺了一个口子,再难如一。
  ***
  陆景睿从记事起就一直喜欢他的邻居姐姐朝雾,励志长大后要娶她为妻。
  可姐姐嫌他太小了,不肯回应他的感情。
  后来他举家搬去国外,他以近乎自虐的方式严苛要求自己,想努力成长为让朝雾愿意去依靠的人。
  多年后重逢,他将他朝思暮想的小五姐姐抵到墙角侵略拥吻,耳鬓厮磨:“还小么,恩?”
  男人嗓音暗哑,语调里带着声声蛊惑,听得人面红耳赤……
  阅读指南:
  很苏,很爽,女主贼有钱,首富的那种有钱
  且女主不是傻白甜,也不是委曲求全的主妇,是可以和男主以及男配们分庭抗礼的霸气女总裁。
  不憋屈,直接怼,夫妻俩联手虐狗,打脸虐渣,吊打白莲花!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朝雾 ┃ 配角:陆景睿,霍司辰 ┃ 其它:豪门,追妻火葬场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朝雾坐在缓慢晃动着的藤椅上,眼睛没有焦距的盯着前方。
  远处绿草如茵,几个孩子正在草地上奔跑着踢足球,一派生机勃勃的场景。
  她却是死气沉沉的。
  “霍太太,你是胃癌,因为发现的比较晚,情况已经十分严重了,再加上您的身体比较差,现在做手术的话,成功率不是很高……”
  医生的话再次在脑海里回响起,朝雾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您还有五个月的时间。”
  “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十五。”
  “这段时间您好好考虑一下,尽快做决定吧,时间拖得越久,手术成功率越低……”
  ……
  这些话梦魔般的缠绕着朝雾,就在她坚持不住即将崩溃之际,大门处突然传来“咔嚓”一声清响。
  钥匙孔转动,房门被打开,霍司辰修长英挺的身影出现在门外。
  真罕见,这个男人居然回家了。
  她和霍司辰结婚三年,霍司辰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偏偏今天他回家了。
  在她最绝望,最无助的今天。
  朝雾起身,喉中有千言万语,可还没开口却已经哽咽。
  尽管她心里很清楚霍司辰根本不爱她,但这一刻她仍旧想到霍司辰面前讨一个拥抱。
  结婚三年,她几乎没有要求他什么,她想此刻讨一个拥抱应该不难。
  她真的太需要这个拥抱了。
  结果刚抬脚上前,她甚至还没走到霍司辰跟前,便听到霍司辰阴冷着调子问:“绵绵的行李箱,是你动的手脚吧?”
  朝雾瞬间顿住,只觉得有股恶寒从脚底泛起,直击心脏!
  霍司辰口中的“绵绵”指的是他的初恋女友姜绵绵,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孩儿。
  只可惜,心却没那么漂亮。
  三年前,为了和朝家联姻,霍老爷子棒打鸳鸯,约朝雾和姜绵绵一起出来,然后当着朝雾的面甩给姜绵绵一张一千万的支票,让她离开霍司辰。
  朝雾本以为姜绵绵会给她和霍老爷子演一出儿经典偶像剧里女主不为金钱所动,坚持真爱无敌的琼瑶剧,谁料姜绵绵干脆利索的收下支票,然后出国深造去了。
  霍老爷子当时也愣了愣,随即又长叹道:“她知道自己赢不了,与其争到最后落个一无所有的下场,不如现在拿钱走人……倒是个鸡贼的女人。”
  鸡贼,用这个词来形容姜绵绵实在是太贴切了。
  三年前,霍司辰大学刚毕业,手里并没有实权,霍家全是霍老爷子说了算,霍司辰没有足够的力量跟自己的父亲对抗,闹到最后,极有可能父子决裂,霍司辰被赶出家门,自此霍家荣华与他再无瓜葛。
  姜绵绵可不想要一个一无所有的霍司辰。
  她想要的是霍家大少,是龙城第一太子爷,是无比尊容的霍太太的位子!
  所以她干脆利索的走了,却在暗中联系霍司辰,说自己是被朝雾逼走的,朝雾拿她弟弟的性命威胁她,她不得不走……
  这女人真的很聪明,她知道激化霍司辰和霍老爷子之间的矛盾对她对霍司辰都没有好处,所以她把这盆脏水泼到了朝雾头上。
  她自始至终都很清楚自己的目标:她要当霍太太,所以现在的霍太太,也就是朝雾,才是她最大的敌人。
  真正棒打鸳鸯的人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扳倒现任霍太太。
  这三年来,霍司辰不断的集权,发展壮大自己的势力,姜绵绵则不断的在霍司辰面前各种抹黑朝雾。
  姜绵绵成功了,现在霍老爷子已经控制不了霍司辰了,而霍司辰对朝雾的厌恶也到达了顶峰。
  如今,姜绵绵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启程回国,准备给朝雾最后一击,然后夺回原本属于她的“霍太太”的位子。
  可实际上她已经不需要再这么大费周折的对付朝雾了——朝雾命都要没了,还要霍太太这个位子做什么?
  恶心自己吗?
  此时此刻,朝雾站在客厅中央,她凝视着站在门口的那个冷峻的男人,只觉得他是那样的陌生。
  其实他们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
  他也曾给过她柔情似水,也曾在她无依无靠时温暖过她冷寂的心。
  可他们怎么就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了呢?
  朝雾心口一阵刺痛,但更多的,是觉得疲惫。
  “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是为了问我这个?”她平静的凝向他,语气也出奇的冷静,以至于话说出口的时候,她自己都感到惊讶。
  若是换成以前,她一定会怒不可遏,据理力争要霍司辰还她一个清白,可最后往往是闹得不欢而散,让对方更厌恶她。
  而现在……
  死亡淡化了爱恨情仇,那些曾经的声嘶力竭,曾经的痛彻心扉,在死神面前显得幼稚又可笑。
  她冷静到冷漠。
  霍司辰微愣了下,似是不习惯这份冷漠,但他内心对她的厌恶大于好奇,所以那抹愣神转眼间便被不耐烦所替代:“朝雾,为了不让绵绵回国,你竟让人往她的行李箱里塞□□!你知不知道,她很有可能因为这件事被海关划进黑名单,以后永远也回不了国!”
  原来他不是回来质问她的,而是回来找她算账的。
  朝雾气得想笑:这些年姜绵绵在国外遇到过无数次的意外,而每次意外霍司辰都能怪到朝雾头上。
  估计哪天姜绵绵吃饭噎到,霍司辰也会觉得是朝雾暗中跟饭勾结,让饭去噎姜绵绵!
  朝家确实家大业大,可朝家的产业都在国内,国外根本没有任何势力……更何况这几年霍司辰一直在暗中削弱朝雾的权力,现在朝氏企业基本已经被霍司辰控制了,霍司辰也不动动他的脑子想想,现在的朝雾哪儿来那么大本事把手伸到国外去谋害姜绵绵?
  霍司辰不是傻瓜,他也不是没想到,他只是根本不往那方面想。
  因为他爱姜绵绵,所以对于姜绵绵的话,他无条件的信任。
  心口又是一阵刺痛,朝雾暗中捏紧了拳头,做着精致美甲的指甲刺进手心,掐得手心通红,可她却感觉不出疼痛来。
  她穷极一生追求的,就是这种无条件的宠爱和信任,可她跟霍司辰耗了整整三年,得到的却是极致的厌恶……
  够了,够了!
  这一切该结束了。
  朝雾深吸了一口气,又长又密的睫毛垂下,遮住了满目的疲惫。
  当这口气被缓缓呼出的时候,朝雾再次睁开眼睛,眸底的疲惫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心如死灰的寒冷:“霍司辰,我们离婚吧。”


第2章 我们离婚吧
  终于说出口了……你看,这其实也没多难。
  朝雾在心里笑得凄冷:霍司辰应该很高兴吧,他早想摆脱她了。
  然而令朝雾意外的是,对面的霍司辰并没有显出该有的欣喜来,他那张刚毅冷峻的脸上甚至连惊讶都没有出现。
  他蹙眉,仍是那副对她深恶痛绝又十分不耐烦的模样:“你又在玩儿什么花招?”
  大概是因为以前朝雾太过粘着霍司辰了,以至于如今说离婚,对方都不相信。
  “我没耍花招。”朝雾语气仍旧平静,“我只是突然想开了,你的心不在我这里,我再强求也没用,不如放过你,也放过我自己。”
  她字字都是肺腑之言,换来的却是霍司辰的一声冷笑:“呵,我看你是知道朝氏企业快被霍氏企业吞了,所以故意用离婚这一招,想保全朝氏企业吧?”
  朝家曾经富可敌国,朝氏企业也曾是龙城最强最大的企业,霍氏企业都不能与之匹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