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放肆 作者:糖醋奶茶

都市 糖醋奶茶 2020-02-13 收藏

沈家二少一朝马失前蹄,隐瞒身份闪婚了。
  新婚妻子季谣以为沈肆行就是个普通小医生,梦想是和他一起挣钱换一套大房子。
  沈肆行也乐得配合季谣一起演一出“贫穷夫妻奋斗史”、“小画手和小医生的奋斗爱情故事”,收起了自己的名表,别墅和豪车的钥匙。
  感情稳定之后,沈肆行准备给季谣摊牌。
  两人却在一场晚宴上相遇——
  “这位是季家二小姐,季谣。”
  “这是沈家二公子,沈肆行。”
  双双掉马的两人对视了一瞬。
  季谣看着自己往日里端着保温杯泡枸杞大枣号称养身的“老干部”老公端着酒杯,穿着手工高定西装,平日里带着佛珠的手腕换上了Richard+Mille。
  冷冷打了个招呼。
  “季小姐你好,久仰大名。”沈肆行眉头紧锁,不甘落后地冷声回答,瞥了一眼季谣身上那一套闪到晃眼的钻石,差点捏碎手里的酒杯。
  晚宴结束后,沈肆行看着自己娇软可人的小妻子,居然神情淡漠,头也不回地甩了他就走。
  他也冷哼一声,开着跑车扬长而去。
  后来,沈肆行在小房子门口,可怜兮兮地敲门:“老婆,让我进去好不好?”
  季谣:呵,那天在跑车上头也不回一脚油门下去,不是走得挺快的吗?
  *
  “只让我放肆一次,就是爱你这件事。”
  -真·单纯小尾巴兔子小画手女主x心机有钱装穷的大尾巴狼儿科医生男主
  -追妻火葬场
  -1V1,HE
  【微博@糖醋味奶茶,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如果我知道自己今天会遇见沈肆行,我一定不会在他的面前哭得这么撕心裂肺、形象全无。”
  季谣
  “谣谣,我在你家楼下了哦,你怎么还没下来呀。”
  季谣才走出电梯,就接到了季豆豆打来的电话。
  “真的吗我已经在楼下了哦,可是我没看见呀。”季谣一直手里拎着冰淇淋,“我给你带了哈根达斯,可惜你还没到,那我只能自己吃了哦,不然等等就化了。”
  季豆豆急了,奶声奶气地说“谣谣,我马上就到了,马上你等我哦”
  季谣眯着眼,笑了笑说“好的,我在小区门口等你。”
  “一定要等我哦”季豆豆不放心,又强调了一次,“我马上就到了。”
  季谣挂了电话,往小区门口走去。
  海樾公寓的绿化做得不错,五月初的天气,入夏的暑热在葱葱绿荫之下也没那么燥热了。
  季谣背着一个双肩包,穿着一件白色的oo衫和牛仔裤,黑色的长发随意扎了个马尾。
  不施粉黛的脸颊,皮肤白皙透亮,看上去就像个大学生一样。
  她身材苗条,用别人的话来说就是怎么穿都好看的身材。
  季谣在江城的一个设计公司工作,她大学才来到江城,毕业之后就留在了这里。
  自己的哥哥和爸爸都在江城生活,两岁的时候父母离婚,爸爸带着哥哥离开了南城,定居在了这边。
  季谣在十八岁之前除了和自己哥哥来往得比较多,和爸爸有些生疏。
  季豆豆是季爸爸后来那段婚姻的孩子,今年五岁。
  季爸爸的第二段婚姻也很短暂,因为妈妈不在身边的缘故,季豆豆从小就特别粘她。
  今天是五一劳动节小长假的第二天,街上的人还是很多。
  季谣在小区门口等了一会儿,就看到了季家的劳斯莱斯。
  车牌四个六,实在有些高调,想不看见都难。
  车在路边停稳之后,司机董叔下了车,给后排座的季豆豆拉开了车门。
  季豆豆说了什么,董叔没有带着季豆过来,只是远远给季谣招手示意。
  季谣也对着董叔挥了挥手。
  季豆豆迈着两条小短腿,背着小书包,哼哧哼哧地朝季谣跑了过来。
  “谣谣”季豆豆扑过来,抱住季谣的大腿。
  季谣笑着揉了揉季豆豆的“西瓜太郎”头,把手里的哈根达斯递给了他。
  季豆豆警惕地回头看了一眼,确认董叔已经离开之后才开开心心地打开了哈根达斯。
  季谣没有车,用手机叫了的士,带着豆豆在路边等着。
  小长假打车的人很多,季豆豆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冰淇淋,又等了一会儿车才到。
  今天季谣要带豆豆去海洋馆,下午两点的正是太阳正烈的时候,季谣问他“你包里有带帽子吗”
  季谣怕待会儿下车了豆豆晒得慌,准备先把帽子给他戴上。
  豆豆还沉浸在吃完了一整个巧克力味哈根斯的兴奋中,歪着脑袋想了想,才回答“有”
  季谣打开了豆豆的书包,找到了豆豆的小黄帽。
  也看见了一个墨绿色的盒子。
  季游给她送过不少的礼物,其中不乏梵克雅宝的首饰,季谣自然也认得这个盒子。
  “这个是什么”季谣拿出了梵克雅宝的盒子在季豆豆面前晃了晃,问道。
  季豆豆自己戴上帽子,瞪圆了两颗黑葡萄一样的眼珠子,捂着嘴“噢噢这是哥哥给谣谣的我差点忘记了。”豆豆又说,“哥哥还让我给谣谣说,谣谣不要生气啦。”
  季谣无奈地笑了笑,把盒子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上周的时候,季谣和哥哥吵了一架。
  其实也算不上吵架,季游脾气很好,最多算季谣一个人生闷气。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哥哥想给自己介绍对象。
  季谣觉得自己年纪小,而且她是一个坚定的“自由恋爱”主义者。
  所以有些生气。
  气了几天后,季谣也觉得自己太小气了,哥哥对自己好,自己就仗着哥哥的好任性。
  本来想着等季游出差回来,约他一起吃饭。
  没想到还是哥哥先给自己示好了。
  季谣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发微信问季游多久回来。
  季游回道马上启程。
  季谣那我和豆豆等你,晚上一起吃饭。
  季游好。
  到了海洋馆,人山人海,全是带着孩子来这里的爸爸妈妈。
  季谣低头看了看牵着自己的豆豆。
  嗯
  怎么感觉自己也很像妈妈了。
  季豆豆来过几次海洋馆,每次都是很亢奋,今天也不例外。
  季谣也陪着精力充沛的豆豆顶着烈日,在每个场馆跑来跑去。
  好在除了看表演,其他的都不用排队,只是人多些,有些拥挤。
  玩了两个小时,季豆豆就失去了刚才的热情。
  两人坐在餐厅,季豆豆又点了个冰淇淋。
  “谣谣,我想回家了。”豆豆瘪着嘴,可怜兮兮地给季谣说。
  “好,吃完了我们就回去。”
  季谣也有些累了,海洋馆今天人实在太多了,带孩子她还是不太擅长。
  季游还没回来,季谣决定先带季豆豆回自己家。
  上车之后,季豆豆就有些不对劲了。
  他捂着肚子,说肚子有些痛。
  季谣还以为豆豆是想上厕所,可是季豆豆越来越痛,甚至哭了起来,脸色都白了几分。
  季谣慌了神,让司机去人民医院。
  人民医院离季谣家不远,在同一个方向。
  司机加快了油门,很快就到了医院。
  下车后,季谣抱着豆豆朝急诊跑去。
  沈肆行今天和程修宇在急诊值班,小长假的急诊科永远都是医院最忙的科室。
  刚才来了个孩子,脚踝割了条口子,需要缝针。
  沈肆行缝针的时候,那个孩子因为太痛了,一直哭闹,一脚踢翻了置物架上的碘伏和紫药水。
  沈肆行的衬衣袖口被弄上了药水,处理完患者的伤后,捏着自己的袖子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银色支架的无框眼镜之下,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直勾勾盯着袖口。
  程修宇和沈肆行是大学室友,毕业后一起实习、进修,不过两人的科室不同,他是骨科,沈肆行是儿科。
  他深知这个人的怪癖。
  作为一个医生,沈肆行却十分介意自己的衣服有脏污,程修宇把沈肆行的这个毛病归结为“有钱人综合症”。
  帮患者处理伤口或者进行门诊小手术的时候,穿着白大褂也难免会有血迹之类的弄在自己的衣服上,沈肆行每次都会马上换件干净的衣服。
  可今天运气不好,刚才已经换了一件了。
  没想到又弄脏了。
  “老沈,我休息室有件薄卫衣,你去换上吧。”程修宇说,“你快去快回,趁现在不忙。先说好啊,可别嫌弃我衣服旧。”
  沈肆行道了声谢,快步朝休息室走去。
  就在沈肆行离开不到一分钟,程修宇才坐下喝了口水,就听到了季谣的哭喊声。
  “妈的,我这个乌鸦嘴。”程修宇没想到自己嘴这么毒,才说了现在不忙,就有人来了。
  程修宇走到急诊室门口,差点和抱着孩子的季谣撞上。
  旁边一个小护士一直跟着,刚刚就想帮忙接过孩子,可是季谣抱着孩子撒了腿就往急诊室跑。
  季谣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哭喊着说“医生,你救救他你救救他”
  程修宇急忙安抚“你别急。”
  他接过季豆豆,放在了诊疗床上。
  “他肚子痛,刚才有吃冰淇淋,两个。”季谣主动给医生描述豆豆的症状。
  程修宇点了点头,对豆豆进行例行检查。
  “还有其他什么症状吗腹泻、呕吐”程修宇问。
  季谣“没有,没有。”
  程修宇“初步诊断是急性肠胃炎,但是最近江城儿童细菌性痢疾高发。你稍等一分钟,我需要我同事帮忙诊断。”
  季谣一听到“细菌性痢疾”又“哇”地一下哭了出来。

TAG标签: 甜文都市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