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人间共犯 作者:严雪芥

都市 严雪芥 2020-01-13 收藏

近日一档素人恋爱综艺爆了。
相关话题热度攀升,尤其人气最高的男嘉宾邱漓江,感情走向成谜。
网上猜测纷纭,某条留言却遭到一致鄙视——“万一是游枝呢?”
拜托!这俩在镜头里站得天南海北零互动,最无感cp还差不多。
直到一张旧照爆出。
泛黄的胶片中,他们坐在一起,却隔着远远的空隙。游枝拘谨地垂着头,邱漓江淡漠地望向窗外。
他们面前的桌上,刚刚喝过的两个杯子,匆忙又大意地紧挨在一起。
*
谁都猜不到,这两人曾有多什么深的纠葛。
七年前,在偏远的Z岛曾经发生过一次渔船命案。邱漓江的父亲是被害者,唯一有作案嫌疑的船员,是游枝的父亲。
谁都以为,这两人会水火不容。
可在暗无天日的岁月里,日全食到了食甚,黑影盖住世界的刹那,他们私奔着坐上那辆列车,路过人间,逃亡月球尽头。
那样隐秘唯一,无人知晓。
*
爱你是比杀人更难宽恕的罪行。
而我们都义无反顾,愿做彼此的共犯。
*
犯罪嫌疑人之女x受害人之子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边缘恋歌 破镜重圆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游枝,邱漓江 ┃ 配角:  ┃ 其它:点专栏收藏
==================

  ☆、第 1 章

  游枝住在上京的这些年,已经忘记了雨水的味道。
  从前在南方的时候常年雨水茂盛,她挑选伞的兴致也很高。犹记得最中意的一把伞像玻璃水缸,乍一撑开,伞面下的红色金鱼仿佛会游动。雨滴打在伞顶上,她轻轻晃动伞柄,那些金鱼就跟着咕噜咕噜地冒气泡。
  她将这把伞带来了上京,但在搬家的辗转中毫不心疼地扔掉了。对她而言,雅致的小情趣是动荡的生活中最容易被舍弃的那部分。
  今年的上京相当多愁善感,像是南方的梅雨季,才进入初夏就冷不丁的暴雨。游枝依旧没带伞,从地铁站到公司的几百米距离,暴雨兜头而至,淋得透透。狼狈地走进会议室,冷气吹得她当即打了个喷嚏。
  秦缪把手边的热茶推到游枝面前,示意她赶紧喝下去暖暖身子。
  “谢谢秦总。”游枝受宠若惊地接过,秦缪朝她挤眉弄眼,一点架子也没有,还继续打趣道:“别谢我,我可是一心为公司,要是感冒了就不能继续压榨你们了。”
  会议室逐渐坐满,秦缪打开幻灯片,脸上的神情瞬间切换到严肃模式,仿佛刚才还和游枝笑谈的不是她。游枝也立马正襟危坐,打开笔记本认真地做会议纪要。
  游枝现在就职的平台是一家流量网站,在秦缪的项目组里担任实习编导。网站的竞争非常激烈,信息时代一切都瞬息万变,想要留住人心太难了。
  观众都不再是长情的九十年代人,在电视台放假的周二下午还会傻乎乎地蹲在电视机前,对着一成不变的画面敲敲打打,怀疑是不是电视机坏了。
  所有人都铆足了劲儿想要做出新鲜的东西,他们这个项目组更是为了筹备一个恋爱网综熬了个把月。
  “上次我们策划的嘉宾是邀请目前的新晋网红,比起邀请明星相对能减少成本,还能保证一定的流量。但是这个想法已经被对家抢先做出来了,我们只能改。在这里我得表扬一下游枝,她给我的策划案里有一个素人恋爱的概念,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说不定会爆。”
  秦缪突然点到游枝,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汇聚到她身上,游枝无所适从地微微低下头。底下一个人撇撇嘴,不甘心地驳斥:“但是素人根本没有流量,谁会想看呢?”
  “你说的这个我也想到了,所以我打算邀请一组网红保底,其他就还是挑选素人。素人的选择非常关键,长得必须不差,谁不喜欢看帅哥美女谈恋爱?我这里罗列了一些我觉得不错的名单,大家一起帮忙投投票。”
  秦缪翻动幻灯片,一张接一张的照片铺陈下来。很多都是艺术院校的在校生,尤其男生一看就和理工科的平头眼镜大裤衩直男不一样,有走日系风,也有韩系风的,打扮很入时,但总缺少一眼俘虏人的韵味。举手的三三两两,一直没有出现令所有人惊艳的存在。
  游枝因为身负会议纪要的重任,忙着记录大家的投票情况,两只眼睛不停地流窜,根本无暇分心到幻灯片上的照片。突然之间,她统计数人数时,发现所有人几乎都举起了手,这才好奇地抬起头。
  二十楼的窗外依然暴雨倾盆,像高潮的架子鼓点越来越激烈,洞穿了冰冷的大厦玻璃,裹挟着山河湖海的全部雨水呼啸着落到游枝的眼睛里,浸没她的眼、耳、口、鼻、四肢、心脏。
  赤道的草原震裂,南极的冰川融化,海啸淹没了一座小岛。平静无比的会议室里空调依旧呼呼地吹,没有人知道看到照片的这一秒,游枝古井无波的世界历经了毁灭性的浩劫,足以令她目眩神迷,停滞呼吸,浑身战栗。
  照片里的男生抱着吉他坐在稀稀落落的巴士上,夜色迷蒙,他困倦地睁着眼睛,随意一瞥镜头,眼神璀璨地像少年时代归家路上见过的夜空,明明是锋利的眼窝,却因这份澄澈变得柔软。后脑勺压在座位上翘起来几根头发,泄露了一丝彰显人间的烟火气息。
  按捺不住的女同事们已经交头接耳起来,纷纷在问知不知道这人是谁,还是哪个新晋网红?
  “……邱漓江。”
  游枝恍恍惚惚,声音先于意识开口,惹得众人把目光再一次聚焦到她身上,但她却无暇顾及这么多了。
  六年了,这个名字在她的世界里已经尘封六年了。
  一直到策划会结束,游枝都恍恍惚惚。散会后秦缪就把游枝单独叫进了办公室,把邱漓江的照片调出来,看着游枝的眼睛问她:“你认识?”
  游枝浅浅地呼吸了一口气,刻意低下头躲过秦缪的眼神:“他是我们高中的校草,女孩子们都认识他……但我和他没有私交。”
  “这样……”秦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老同学嘛,也算能攀得上一点交情。那就麻烦你和小美一起去把他挖到节目里来。这个是他目前工作的地方,他在那里驻唱。”
  秦缪把一个定位发送到游枝的手机上,是一个开在大学周边的酒吧。游枝握着手机踌躇,秦缪似乎看出了她的犹豫:“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游枝纠结了一下:“他可能不太好搞定。”
  “为什么这么说?”
  “他是个比较冷感和克制的人,我估计他不会对这种恋爱综艺有兴趣。”
  “那就是你的工作了,我相信你可以完成。这次网综如果顺利推进,我可以向领导申请给你提前转正。”秦缪恩威并施道,让游枝没有再回绝的理由。
  “……谢谢秦总。”
  她压下心底的那份惶惑不安应了下来。
  秦缪并不理解这一瞬间她脑海中过了什么念头,只当她是嫌麻烦不想跑。游枝沉默地回到工位,身体已经先行麻痹地发抖。
  太突然了,她根本没有做好准备。一个消失了快六年的人像座五指山一般横空降临,饶是齐天大圣都会慌张地抖三抖,更别说她只是一个巡山头的小钻风。
  虽然这几年里,小钻风巡着这山,可心里一直挂念的是那座五指山。只是事到临头,近乡情怯。人总是那么奇怪。
  游枝告诉自己,她已经是一个有担当的成年人了,不能被一些旁枝末节分心工作,该面对的就得去面对。她想得挺好,结果和小美走到酒吧门口时,脚愣是被502胶水粘在了地上,迈不动一步。她忙掏出口罩戴上,小美夸张道:“请问你是做了半永久口罩吗?这半夜三更的在酒吧你干嘛也戴啊!?”
  她只好此地无银地解释:“早上淋雨感冒了。”
  两人走进门,从走道里就听见了歌声,很动听,但不是邱漓江的声音。他少年时代的声音像湿漉漉的湖水,又像春风吹过原野上的麦浪,淅淅索索的,缓慢,又夹杂着一丝丝砂砾,音节分明,特别耐听。
  在池子里演唱的人果然不是邱漓江,小美拉着游枝找了个空位坐下等待。不多时酒吧门口又涌进一群人,有男有女,把场子搞得闹哄哄。游枝好奇地瞥了一眼,被人群拥簇在中心的是一个女生,个子很高,穿着露脐的细吊带背心和热裤,后背裸露的腰臀线处隐约是一块水蜜桃的刺青。
  这群人呼啦啦地坐下,与游枝就隔了一桌,能清楚地听到他们的闲聊。从对话里游枝判断出高个女生叫孟晚桃。
  “桃子,你的绯闻男友呢?不管你啊?”一个男生殷勤地倒了一杯酒递给孟晚桃,她仰头干掉,随意地擦擦嘴:“你说林川啊,我和他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你想什么呢?”
  “哈哈哈,我们桃子的‘好兄弟’都快把紫禁城围满一圈了。”
  孟晚桃翻了个白眼:“林川可真不是,我都空窗一礼拜了。”
  “那不然你今晚翻我牌嘛。”
  “滚啊,我恐骚。”那桌笑嘻嘻成一团,小美八卦地和游枝对视一眼,悄咪咪地对她耳语:“这女的可真浪。”
  此时音乐终于停了,歌手向台下鞠躬,换另一人走进舞池,坐上中央的高脚凳。
  比起六年前更加清瘦,头发长了些,低头调试吉他的时候前额的发丝懒懒地垂下来,挡住了极致的眉眼。
  “是邱漓江!他终于出来唱了!哇塞,比照片里还帅出一个新高度!”小美激动地仿佛一个追星少女,叽里呱啦地花痴。
  游枝闭上眼,心跳到二百码,再睁开,眼前依然是艳色和轰鸣。
  真好,不再是梦。
  舞池的灯光暗了,台上的人惬意地吹响前奏的口哨,振手拨弦,一束追光亮在他的头顶,如一座沉寂了上千年的休眠火山爆发。他的嗓音比起六年前更成熟,纵情开嗓时仿佛有大把大把的火山灰落下,带着最原始的野性,铺天盖地掩埋住台下的所有感官。
  除了看着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的眼神似有若无地扫向台下,有人以为被他注视,发出轻轻的抽气。
  可游枝知道邱漓江根本什么都没有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