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好想吻你哦[娱乐圈] 作者:一霍

都市 一霍 2019-12-03 收藏

娇蛮元气小公主X清冷淡漠大明星
沈晏刚从深山老林拍完戏回到学校,就亲耳听到一个学妹跟朋友在讨论他,“学长好帅啊!我一定要追他!”
然后沈晏就等啊等,却始终没等来学妹的追求。
最终还是他坐不住,逮着学妹将人抵在墙上,鼻尖相抵,声音低沉惑人的问她,“怎么没来追我?”
早把自己立下的flag抛到九霄云外的赵柠乐被这个冷漠禁欲的学长吓得一头雾水,便信口胡诌,“啊?学长风姿特秀,龙章凤姿,我高攀不起啊!”
沈晏闻言轻笑,神色也越发勾人,“你可以,我等你。”
年少成名,诸多质疑,却也无数光环加身。面对鲜花和追捧,外界都说沈晏宠辱不惊,气度沉稳,可只有他自己知道,阴暗病态才是他的本色,而这一切,唯有赵柠乐能治愈。

小剧场:直播时间,赵柠乐对着镜头打招呼,“哈喽,大家好。很长时间没见面,这是我最近新入手的包包...”话没说完,就听到房间门被敲响。
过去开门后,她没来得及开口,站在门口的沈晏直接走进来。
他最近生病,还发着低烧,恹恹儿的在床沿坐下。见赵柠乐不动,沈晏把人拉过来抱到怀里,嘟哝着声音,“你不想追我算了,换我追你好吗?你不喜欢我,我心里难受…”
吃瓜网友:酸了,在线围观沈影帝表白,今天我们都是柠檬女孩!
阅读指南:
1,一切设定为剧情服务,多为作者的私设,不考据
2,互宠甜文
3,玛丽苏,杰克苏
4,不合口味就点×,不用特意告知,心平气和看文谢谢
5,日更,特殊情况会请假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柠乐,沈晏 ┃ 配角:接档文:《心尖刺》,《饲养皇帝陛下》求收藏 ┃ 其它:
======================
  ☆、一次

  立冬刚过,赵柠乐就拖着行李从“秋尽江南草未凋”的吴城回到已经“北风卷地百草折”的蓟城。
  九月份时,她作为蓟城大学的新生连学校的地皮儿都还没踩热呢,就不小心在迎新晚会上把右腿给摔骨折了,然后火速被爸妈拎回吴城休养了将近两月。
  赵柠乐的外祖父母是蓟城人,她这座城市度过了整个童年时期。因而下午才刚到学校,她那些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发小就给她组局接风洗尘,在酒店吃吃喝喝完又闹着要换地方续摊。虽然大半个月前就已经拆了石膏,但是却还不能立即走路,所以她拄着拐杖奔波也是折腾的够呛。
  将近九点钟的光景,繁华的蓟城老城区褪去了白日里的喧嚣,变得沉静而又平和。
  寒风瑟瑟,街边路灯的暖黄灯光都带着些许清冷,沉默的无声的笼罩着脚下的方寸土地。
  车窗外是光影阑珊的街景,赵柠乐越看越觉得有熟悉之感,她回头问坐在驾驶座掌着方向盘的白钰,“我们现在是去哪儿来着?”
  “‘原色’啊。”白钰随口答。
  “啊?”赵柠乐瞅着不是很乐意的模样,“一点都不好玩。”
  都是自小一块儿长大的,说起来话自然格外随意,白钰闻言横了赵柠乐一眼,“刚那会儿吃饭的时候大家提议去酒吧,你忙不迭的跟着附和,临了要到了你又变卦,诚心玩我呢?”
  白钰的五官生得张扬凌厉,加之他又是火爆易怒的脾气,往往眉毛一抬就让人觉得他有生气的趋势,他抬眼从后视镜看赵柠乐,那圆圆的带水的杏眼也正在毫不示弱的回瞪他。
  只须臾,赵柠乐恍然,便捂着嘴不好意思的笑,眼睛都弯成好看的月牙,“我想起来了!”
  “大家商量那会儿我在走神呢,没注意你们在说什么哈哈。”
  而后她又补充道:“可是我真的觉得‘原色’很没意思啊。”她又不爱喝酒,也不爱蹦迪。
  “嘿,你这丫头是存心跟我唱反调是吧?”
  这时,因为吃饭时喝多了酒,上车后就靠着座椅假寐的许清嘉幽幽转醒。
  她伸手撩了撩有些凌乱的长发,那双明媚清艳的眸子里还有些迷蒙,脑子的思绪却是很明晰,她对白钰淡声开口,“柠乐不愿去就不去,你当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似的进酒吧跟回自己家差不多。”
  赵柠乐适时插嘴,“哪里是回家?我明明记得他以前每次去酒吧都会被白澄哥哥给逮着。”
  “得,”白钰憋着气,“你们就合起伙来挤兑我吧,连我哥都搬出来了。”没多想,他最终还是认命地对赵柠乐道,“现在这地儿是单行道,到下个路口我再掉头送你回去行吗祖宗?”
  可赵柠乐一会一个样的,觉得这么早就回家没意思,所以变卦道:“还是算了,我和你们一块儿,到时我找地儿坐着玩游戏就行。”
  白钰一口气没出出来,又给生生咽了下去,他不住的给自己洗脑说不早就习惯了这丫头的德性了吗,犯不着跟她计较,嗯。
  “原色”所在的位置是以前蓟城的中心商业区,不当街而是背靠商厦在树影葱茏的小街区里,周边还有好几个在蓟城有些年头,却仍然保持着优越地位的酒吧会所。
  是以这一带商铺虽然大部分经营远不比以前辉煌,可一到晚上就由于前来酒吧消费的客人往来不绝,而导致狭窄的街道车多人多极其拥堵。
  白钰在“原色”门口把赵柠乐和许清嘉放下,然后自己驾车去附近找合适的车位。
  没下车前还不觉得有多冷,下来之后那冷风就直往脖子里灌。
  赵柠乐赶紧把围巾拢了拢,又扶好头上险些被风掀翻的帽子,“蓟城的冬天怎么越来越冷了?去年来的时候还不觉得。”
  “我觉得没什么变化。”许清嘉说。
  “你都不怕冷啊,所以才没多少感觉。”
  蓟城入冬后,每天的平均气温只有7℃,而许清嘉这个狠人居然只穿了薄薄的打底裤然后踩着及膝高筒靴,上衣也就是内搭羊毛衫和外罩一件看着不太厚的羊绒大衣。当然了,许清嘉盘靓条顺,这样打扮是很美没错,可是怕冷星人赵柠乐看着却不得不默默裹紧自己的羊羔绒外套。
  太冷了。
  街道两边划出的停车位都停的满满当当,想着白钰一时半会儿还不会过来,赵柠乐两人就想着先进酒吧去跟其他朋友汇合。
  他们刚才来的路上遇到小车祸被堵了会儿,其他人估计早就玩开了。
  “原色”在蓟城的名气很大,虽说是老牌酒吧了,但是在品牌定位上从不过时,就连店面的装潢也是固定年限就会重装一次,每次的风格也不尽相同。
  现在的民国复古怀旧风是前不久才改的。
  没有“百乐门”那样灯红酒绿的纸醉金迷之感,而是整体色调偏暗,带着时代的沉淀感和厚重的气息。
  店门右侧放置了一台老旧的电话亭,上面油漆斑驳,一盏绿罩子的白炽灯在它的顶上摇摇晃晃,正巧灯下有个身穿棒球服外套的身形高挑的少年,背靠电话亭的一侧在低头吸烟,现代与怀旧结合在一起,竟然相得益彰。
  “是他!”
  赵柠乐定睛一看,肯定眼前的人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所以她赶紧拉住许清嘉把人指给她看。
  她一脸花痴的表情让许清嘉不明所以,“谁啊?”
  “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我在飞机上偶遇的男生!”
  许清嘉闻言只微微往右瞥了一眼,很是意兴阑珊。
  下午那会儿她去机场接赵柠乐,这丫头一坐上车就忙不迭的拿着一张在飞机上偷拍的照片问她认不认识。
  照片里的人戴着帽子和口罩,鬼才能分辨出是谁!
  赵柠乐向来都是三分钟热度,过后也没听她再提,许清嘉还以为这事儿翻片儿了呢,结果又来?
  “你看看吧,好帅好帅的!”
  “真的,清嘉我敢保证你不看一定会后悔!帅裂苍穹的那种!”
  赵柠乐长得又乖又甜,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极有迷惑性,加上她嚷嚷着死缠不休,许清嘉这才又认真看过去。
  被赵柠乐形容得天上有地下无的人此刻正微微垂着头,额发被吹得凌乱。路边的法国梧桐躯干高大,枝桠丛生,延伸到整个人行道上。那白炽灯光透过光秃的树桠,影影绰绰的打在他的脸上,让五官时隐时现,又清冷至极,像是在上演□□十年代的香港文艺片。
  少年似是有心事,因为他抬手将香烟递到唇边却没有下一步动作,目光也虚虚的投射在不远处,没有焦点。
  风住,飘飘渺渺的白烟升腾而上将他萦绕,让那张本就惊为天人的脸似梦似幻。
  “沈晏?”
  许清嘉一向记忆力过人,乍然没认出对方,眼下仔细盯着瞧了好久,很快就从脑海里提取出相关信息。
  “你真的认识啊?!”赵柠乐闻言惊喜不已,如果她腿脚是好的,只怕当下就得抓着许清嘉开心的一蹦三尺高。
  谁知许清嘉却摇头道:“不认识,就是知道他而已。”
  “他是高我一个年级的学长,现在也在蓟大。”她话音未落,就忽然察觉到赵柠乐跃跃欲试的动作,她赶紧将人拉住,“你干什么去?”
  “我去认识他呀!加个微信什么的。”
  在飞机上时,赵柠乐碍于头一回对人一见钟情而有些拉不下面子,所以她没敢主动搭讪,事后悔得肠子都青了,现下又遇到了自然要抓住机会。
  她俩拉拉扯扯的动作挺大,而且距离沈晏也不是很远,所以对方自然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沈晏重又把鸭舌帽戴上,随后将烟头在垃圾桶上的烟灰缸里摁熄。
  提步离开之前,他突然抬眼看了那拄着拐杖的小姑娘一眼,心下有些哂然,又是她?下午在飞机上就明目张胆的他看了好长时间,没想到这会儿又遇到了。
  她的杏眼圆圆的,鼻子和嘴巴都生得玲珑秀致,尤其是鼻梁上那一点小痣更是点睛之笔,不仅让她乖巧漂亮又明媚精致,不过也不难判断她的年龄比自己只小不大。一头羊毛卷的长发看着暖融融的,她显然是个怕冷的,不仅头顶罩着厚实的针织线帽,而且那羊羔绒外套也极为保暖,整个人圆滚滚的,配上她手里的那根拐杖,真是又滑稽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