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男人们的滋味(一女N男,辣文)

都市 曼隐 2018-08-08 收藏


  楔子

  肮脏的世界。
  肮脏的身体。
  过往的一切,厚厚的积压在她的眼前。
  它们凋谢、流逝,永远无法阻挡、不可抗衡,在苍茫中的时光中逆流成河,像光的拓片一样在身边蔓延……
  她不是天使,她无法拯救他们暗黑的灵魂。

  Chapter 01 噩梦

  这个世界充满了诱惑。那些用血浸泡过,用火打烙过生成的记忆永远不会随著时间的消逝而模糊一分一毫。
  ────────────────
  女孩向後挪了一步,室内明亮的光线让她的脸越发显得苍白。女孩五指紧紧抓住睡衣的衣角,懵懂的眼睛不安的望著面前的男人。
  空气中弥漫著沈重而又缓慢的喘息声。
  “念哥……”女孩咬紧下唇,怯生生的开口:“我明天还要上课……所以……”
  “所以……不想让我碰你?”
  肖念的声音明明很温柔,可是却让女孩身体一抖。
  女孩犹豫的点了头,睁大水灵灵的眼睛,眼中饱含著期待:“念哥,求你……”
  肖念盯著女孩发抖的身体低低的笑著。
  女孩浑身抖得更厉害了,低下头,眼睛不知该看向何处,不安的转动著。
  “一次,”肖念拉过女孩的身体,呼出的气刚好打在女孩的脸上:“今晚做一次就放过你。”
  女孩一声惊呼,轻飘飘的身体已经被抛到床上,下一刻,男人压了下来。
  “不要!”女孩挣扎著想从男人身下逃出:“念哥,求求你,放过我吧。”
  “茵茵,如果你想把肖余招来,就尽管大声叫,反正我不见意和他一起来。不过……”肖念捂住女孩的嘴,眼带笑意:“恐怕明天你就起不来了。”
  女孩眼中露出惊恐,她怎麽能忘记,隔壁的房间还住著另一个魔鬼!
  俯下身亲吻著女孩的脖颈,一股淡淡的奶香充斥肖念鼻间,那是属於唐茵的味道。闻多了浓烈的花香,她身上清新的味道令他著迷。
  双手也没有闲著,肖念扒开她身上的睡衣,让她娇小赤裸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
  肖念开始用看一件艺术品的眼神打量著面前的身体。
  明明是尚未发育完全的身体,明明是青涩毫无技巧的身体,可是却有诱惑人的本事。
  羞耻感令唐茵瞬间涨红了脸,故意别开了头,眼睛紧闭,可是颤抖的睫毛却出卖了她的紧张。
  拉开唐茵白皙的双腿,肖念将自己挤在她两腿之间。
  伸出手指,刺入那紧闭的花蕊,肆意的挑逗著。
  饱尝情欲滋味的身体哪禁得起这样的挑逗,唐茵全身颤抖著,身体染上了薄薄一层粉红。
  “这麽快就湿了……”肖念调笑著,抽出手指,按住她的双丘,将自己坚挺的炙热对准她湿润的水蜜:“进去喽!”
  没给她准备的时间,肖念挺身而入。
  “嗯啊!”唐茵身子猛地一颤,下意识的收紧了花蕊,却让水蜜更加紧致。
  猛烈的冲撞,肖念的坚挺不断摩擦著花蕊深处的嫩肉,让唐茵娇喘连连。
  “不要……唔……不要了……”
  “茵茵不乖哦,明明身体很想要的!”肖念双手握住她胸前因他的冲撞而晃动的两团粉红,往中间挤去。
  “唔!”唐茵身体不断扭动著,下身酥酥麻麻的,热流不断冲击著她的神经。
  “跟念哥说,舒服吗?”肖念轻咬著唐茵的耳垂,感到身下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调笑著说:“茵茵的身体还真是敏感……”
  “舒……呼……舒服……”最初隐忍的喘息早已脱口而出,意乱情迷的双眸朦胧的睁开。唐茵这副楚楚可人的样子让肖念下体又硬了几分。
  “茵茵想不想要念哥?”肖念忍住欲望,故意从唐茵身体中退了出来。
  冰冷的空气从绽放的花蕊涌进,无法比拟的空虚感席卷了唐茵的全身。
  泪水从那双纯真的大眼睛中流出,唐茵哽咽著,双腿主动缠到肖念的腰间:“给我……念哥!我要……”
  “念哥最疼茵茵了,这可是茵茵想要的哦!”肖念低笑著,用力挺进,瞬间柔软的嫩肉完完整整的包裹住自己,肖念满足的叹一声。
  肖念动作越发的粗暴,唐茵感觉自己骨头几乎都要散了架,泪不断从眼里流下,可是她不敢挣扎,因为挣扎是要受到惩罚的……
  ……
  一年前,自从她最爱的两个哥哥在浴室里将她强暴後,这样的噩梦就从未间断。
  那一年,她十七岁,肖念二十五岁,肖余二十三岁。
  明明是她最爱的哥哥们啊!明明是一直照顾她的哥哥们啊!竟霸道的夺走了她的处女之身。
  她哭她喊,却换来更粗暴的对待,两个哥哥化身恶魔,令她摆出各种屈辱的姿势,狠狠的贯穿她,手指在花蕊反复进出,用肮脏的体液灼伤她。
  一切都因为她是养女吗?一切都因为她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一个学长吗?囚禁她,永无止境的强暴,漆黑的小屋,急促的喘息,都是她想忘也忘不掉的噩梦。
  可是他们是她唯一的亲人啊……
  重见光明的时候,她已经丢掉了尊严,瘦弱的身体学会了如何承受男人炙热的欲望,身体变得异常敏感,明明心里是那样抗拒,身体却只能被摆布,在欲望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
  她只有把泪水吞进肚子。
  那之後,她也再没见过那个学长,更不敢问他去了哪里。每天强迫性的性爱游戏早已让她筋疲力尽。

  Chapter 02 逃无可逃

  天使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天使。
  贪心的人们,将他们占有,或者,毁灭……
  ────────────────
  “啊哈!”随著一股热流涌进了身体,唐茵发出了欢愉的叫声。
  瞬间的失神,唐茵突然脸色惨白的捂住了嘴!
  该死,肖余还在隔壁!
  发现了唐茵的变化,肖念笑著说:“如果肖余真的在,之前你叫得那麽大声他早就过来了。今晚他有个酒会,不回家,我可总算等到了可以独占茵茵的机会。”
  顿时松了一口气,唐茵放下了手,无力的倒在床上。
  趁著唐茵失神,肖念再次拉开了唐茵的双腿,大大分开。
  “念哥!念哥……你答应过我的……”唐茵睁大了双眼,声音中带著恐惧的颤抖。
  “放心,”肖念露出令人如沐春风般的微笑:“我答应过茵茵的事哪次没有做到?”
  悬著的一颗心虽放下,可唐茵不明白肖念还想做什麽。
  “真是好景致呢,”肖念眼睛紧紧盯著唐茵的下体,赞叹的说道。
  突然意识到什麽,唐茵立刻的收拢双腿,却被肖念重重拉开,甚至比原来拉得更开。
  被疼爱过的水蜜缓缓收缩著,颜色鲜豔仿佛要渗出血,而肖念留下的白浊正从花蕊中流出,弄脏了整片床单。
  “啊!不要看……”唐茵乞求著:“念哥……”
  “茵茵明天不是还要上课吗?”肖念放下了唐茵的双腿,将被子盖到她赤裸的身体上:“睡吧,念哥看著你睡。”
  “可是……”唐茵小声请求:“我可不可以去洗个澡?”
  下身黏黏的,一想到那是男人的浊液,唐茵就感到阵阵恶心。
  “怎麽?”肖念挑挑眉:“不喜欢它们留在你身体里?又不会怀孕。”
  唐茵连忙摇头,生怕惹怒肖念,那样她明天真的就没办法上课了。
  而肖念口中的不会怀孕,是因为考虑到唐茵年纪还小,他们允许她服用避孕药。
  “我……这就睡,”唐茵轻声说。
  “乖孩子……”
  ……
  漆黑的房间。
  连细微的声响都被无限的放大。
  “茵茵,你不是说最喜欢余哥的吗?你怎麽可以喜欢别人?”肖余温柔的摸著唐茵的发,五指骤然收拢。
  “啊!好痛!余哥放手!”女孩吃痛大叫。
  “茵茵,余哥爱你,你答应过余哥的,会永远和余哥在一起,你怎麽可以反悔……”肖余语气眼中充满了忧伤。
  “不……”
  ……
  “念哥……余哥……”女孩颤抖著身体,眼中泪光连连。
  “大哥,开始吧,”肖余冷冷下著命令:“我要看著你上她。”
  “不要!”女孩疯狂的扭动身躯,紧缚手腕的绳子在皮肤上留下一道道红痕。
  肖余起身冷冷看著床上的泪眼婆娑依然清丽可人的女孩:“茵茵,你对我们残忍,我们会对你更残忍。宠你,爱你,可是你给我们了什麽?只有背叛!”
  “不!啊!”女孩撕心裂肺的惨叫在屋内突兀的响起……
  ……
  “呼……”唐茵掀开被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身体似乎还有些颤抖,口中喃喃低语:“怎麽又做了噩梦……”
  是啊,肖念、肖余给她的只有噩梦。
  唐茵蜷缩起身体,靠在床边,脸色有些苍白的微微喘息著,平复著刚刚的心悸。
  铃声突兀的在房间内响起。
  唐茵身体一僵,下意识的往後挪,却发现已到了尽头。
  手指微微伸向手机,唐茵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放在耳边。
  “茵茵?”电话那头传来男人磁性的声音:“就知道你还没睡。”
  听到这声音,唐茵吐出一口气,苍白的脸上终於露出淡淡的微笑,心也慢慢平静下来。是啊,自己不是在三年前就脱离了他们的魔掌,不用再过担惊受怕的日子?
  “睡不著呢,”唐茵淡淡的回答。
  “明天还要上班,如果再迟到,我可是要扣奖金的!”电话那头的男子故意放低声音。
  “好啦好啦,我的大老板,我哪敢违抗您的命令?!”唐茵笑著说。
  “嗯,听话就最好了。明早我去接你!”男人没等唐茵回答就挂了电话。
  盯著电话,唐茵眼角浮上了淡淡的笑意。
  “谢谢你,圣轩……”
  如果不是林圣轩,此刻的她恐怕还在受肖念肖余的折磨吧……
  他救了她,他另她重生。
  这个充满魅惑的出色男子,带给她太多惊喜。
  只是……肖念肖余真的找不到这里吗……
  唐茵摇了摇头,逼自己甩开莫名的念头,钻进被子。

  Chapter 02 磨难的开始

  到底要用多久,要多用力,才能忘记从前的自己。
  ────────────────
  风光迷人的小城,人不多,却让唐茵有种家的感觉。
  打开家门,唐茵一眼就看到路边林圣轩的车。
  “早啊!”林圣轩从里面推开车门,笑著跟唐茵打招呼。
  “早,”唐茵在副驾驶座位坐下。
  车子缓缓启动,林圣轩从後座拿出一个袋子递给唐茵。
  唐茵微笑著接过,打开袋子。
  “今天是豆浆和面包哦,我喜欢,”唐茵抬头看林圣轩:“谢谢你,圣轩。”
  林圣轩伸出一只手,揉了揉唐茵柔软的长发:“就知道你不会吃早餐。”
  “因为有你在啊,圣轩……”唐茵委屈的说:“我都被你宠坏了!”
  “茵茵,这世上能让我宠的,只有你,”林圣轩淡笑著,脸上露出浅浅的酒窝。
  唐茵甜甜的笑著,漂亮的脸颊染上一层绯红,也许是为了遮掩,唐茵慢慢低下头。
  他们之间有一种心照不宣的温暖情愫,无声无息,却又恣意倔强的蔓延生长。
  林圣轩透过车镜看著身边有著干净笑容的女人,似乎无法与记忆中浑身是伤,如孤立无援的小兽般的女孩对应上。
  三年前一个下雪的夜,他在街口遇到了她。
  那时的她将身体缩成一团,不住的颤抖著,身上只穿著睡衣,雪落在她的头发、肩头,抱著一丝好奇心,他靠近了她。
  碰巧她抬起了头。
  四目交汇,他被那双清冽的眼深深吸引。
  “愿意跟我走吗?”他很诧异自己竟鬼使神差的对一个陌生女孩问出这样的话。
  不过依他的性格,既然话已问出,便不能收回。
  短暂的沈默,就当他想转身离开时,女孩突然用冻得发紫的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角。
  “我跟你走,”她说。
  他微笑:“好。”
  於是,她跟他天南地北的穿过一座又一座城。
  後来他继承了家族庞大的企业,忙得没有时间照顾她。
  所以她说她累了,她想在这个风景优美的小城安定下来。
  他在小城买下一间公司,当起了老板,而她当起了他的小职员。
  他将公司交给她打理,即使再忙,也会固定每晚给她打电话。
  虽然他一年中只有几天待在她身边,她却感觉他从未离开。
  几年的记忆似乎少得可怜,可是那种从心底蔓延的满足感,让她再一次肯定了自己的存在。
  “茵茵,我明天的飞机,”林圣轩突然开口。
  “哦,”唐茵声音听不出一丝波澜,这短短几日的相处似乎又到了尽头。
  “茵茵,不如……跟我回家吧?”林圣轩如同往年一样发出邀请。
  唐茵摇了摇头,给了三年都不变的答案:“不了。”
  林圣轩没再问什麽,唐茵也没再说什麽。
  她知道他不是简单的人,他有他的世界,而她怕,她融不进他的世界……
  ……
  林圣轩离开的日子,一如往常的平静。
  只是唐茵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那是女人的直觉。
  於是,她在看到肖念的一瞬间,竟没有感到过多的诧异,只是身体微微颤抖──它记得面前的男人曾带给它的痛楚。
  “茵茵,跟我回去,我们找你都快找疯了,”肖念冷著脸开口。
  唐茵很想逃,可是双腿不听话的僵住,她怕他,她怕得想尖叫。
  煞白了脸色,唐茵轻声拒绝:“对不起,念哥,我不能和你回去。”
  肖念冷笑著,声音稍稍严厉:“茵茵,别任性了。”
  唐茵不住的摇头,身体颤抖得只有靠著墙才能使自己不倒下。
  “念哥,求你,别逼我,”唐茵发出恳求。
  “茵茵,这麽多年,你依然这麽胆小,”肖念调笑著:“不要逼我说第二次。”
  唐茵咬紧下唇,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念哥,够了,过去的事情我们都忘了好不好?我曾经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们,可是那种喜欢,终究不是情人间的喜欢……”
  “闭嘴!”肖念突然厉声打断。
  唐茵吓得一哆嗦,却倔强的接著说下去:“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能跟你回去……”
  “我说够了你听不懂吗?!”肖念一拳砸向唐茵。
  反射性的立刻闭上双眼,可是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唐茵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肖念带著怒气的如毒蛇一般深邃的眼。
  肖念这一拳砸向了唐茵身後的墙,可是他却丝毫不感觉痛般,紧紧盯著唐茵慌乱的眼,一字一字说:“茵茵,你知不知道,为了找你,肖余废了一只手!”
  “怎……怎麽会……”唐茵不可置信的喃喃低语。
  “那晚你跑出家,肖余追了出去,可是却找不到你的身影,後来他远远看到一个女孩被一群流氓围住,他以为那女孩是你!”肖念自嘲的大笑:“他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没想到那群流氓手里有刀,肖余身体被刺了六刀!整整六刀!其中一刀挑断了他左手手筋!”
  “不!不要说了!”唐茵捂住耳朵,痛苦的弯下身子,哀求的说:“念哥……不要说了……”
  “茵茵,你知道医生怎麽说吗?他说,肖余能活下来真是奇迹!”肖念粗暴的抓住唐茵的手腕:“茵茵,你欠我们太多。”
  低低的啜泣断断续续的响起,颤抖的身体陷入肖念的怀抱。
  肖念的声音突然变得好温柔,好温柔:“茵茵,跟我回去吧。我们都很想你。”
  仿佛被催眠,唐茵差一点就将“好”字脱口而出。
  被握紧的手腕传来的痛感另唐茵瞬间清醒过来。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余哥……”唐茵泪如泉涌:“就当我欠你们,放过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