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春色撩人 作者:绿妞妞

都市 绿妞妞 2019-11-18 收藏

在江彦初严谨自律的人生里,唯一有过的冲动,便是与许沐的那一晚。
可笑的是,第二日,对方便跑得无影无踪,让他至今都无法释怀。
五年后,两人再次相遇,他将她堵在家门口,紧紧地捏住她的下巴,攫住她的唇,发狠似地吻,换气间,恶狠狠地道,“有种你再跑?”
她挑眉,冷言反击,“呵……还真有。不过,也是你的种。”
看着平时那从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脸上那堪比调色盘般的精彩变化,许沐顿觉解气极了。
只是,不等她得意多久,对方第二天就带着身份证、户口本,声称要对她和孩子负责,与她登记结婚?
许沐:???
这剧情貌似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文案二:
江彦初与圈子里那些风流做派的富家子弟截然不同:严谨自律,洁身自好到近乎苛刻的地步。
好友们担心他这木桩子似的个性,一定会万年单身下去。
于是召集各色美女,特意为他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相亲宴。
江彦初不明真相,还真就被忽悠去了。
只是,谁曾想到,这场相亲宴刚开始没多久,一个半大点的小萝卜头突然冲了进来,抱住江彦初的大腿就喊爸爸。
好友只当萌娃认错了人,刚准备出言化解尴尬,只见当事人温柔抱起小萌娃,语不惊人死不休,“抱歉,我还得回家哄儿子睡觉,就先撤了。”
众人:???!!!
这他妈恋爱都没见你谈过,儿子怎么就这么大了?

男强女强势均力敌,内有小包子出没,萌翻人心。
禁欲系霸总VS冷艳白富美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沐,江彦初 ┃ 配角: ┃ 其它:
==================

  ☆、春色


  酒店内,一片昏暗,男人斜倚在床头,宽肩窄腰,顺延而下的八块腹肌尤为明显。
  许沐睁着眼,想努力看清男人的脸,总统套房内的一切却突然变得模糊起来,只剩下地板上两人散落的衣物,隐晦暗示着刚刚发生了什么。
  她眼睁睁地望着男人那本就模糊的脸,最终变成了一个白点,直至彻底消失不见。
  许沐吓得全身一个颤抖,猛然从梦中惊醒。
  睁开眼的那瞬,她仍旧剧烈喘息,心头残存的余悸,让她烦躁得恨不得爆一句粗口。
  又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春梦!
  最近还真是见鬼了!
  整整一个星期,她每晚都会做着相同的梦,梦里的男人她总也看不清面庞,但等她醒来后,男人的那张脸却会神奇地,与她记忆中的那个人牢牢重合。
  每每此时,许沐都会吓出一身冷汗。
  这样的梦做多了,甚至令她一度怀疑,这一切的原因,归其根本,就是因为她单身太久,从而导致内分泌严重失调。
  许沐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
  这时,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却是突兀地响起。
  她本是有些失神的意识,瞬间被拉了回来。
  “喂。”她的嗓音带着刚起床的暗哑。
  “许姐,不好了!出大事了!”电话那头的苏怡心急如焚。
  许沐的眉心微微蹙起,“发生了什么事?”
  “季羽最近不知得罪了什么人,就在几分钟前被爆劈腿,与多名女艺人有染,甚至还家暴,你快赶去机场看看吧。他今天回国,飞机还有四十分钟抵达A市,待会儿肯定要被一帮记者堵在机场,你也知道他那个暴脾气,要是再传出殴打记者,那肯定得玩完!”
  “我知道了。”
  许沐挂断电话后,便以最快的速度,洗漱打扮完毕,迅速赶往A市机场。
  ——
  江彦初在机场送走了好友,便驱车准备离去。
  此时,天色渐沉,乌云遮住了天幕,黑压压的连成一片,仿若下一秒,便能从空中直直坠下。
  不稍片刻,电闪雷鸣,豆大的雨滴,兜头而下。
  车窗被雨水砸得噼啪作响,他静静地坐在车内,也不急着离开,反倒是怔怔地望着那好似被蒙上了一层雾的车窗,不由得陷入了某种回忆里。
  他记得,曾经有个女人和他说过,她最讨厌下雨天。
  因为,会滞闷地,压抑地叫她透不过气来。
  五年了……也不知她那厌恶下雨天的性子,究竟有没有变?
  不一会儿,空中又是一阵响雷,终于将他彻底拉回了现实。
  意识回笼的瞬间,他扯了扯唇,自嘲一笑。
  整理好思绪,他刚准备发动车子离去,便见机场门口一阵人群涌动。
  人群大致分为两波:记者与粉丝。
  粉丝们整齐划一地呐喊着自家爱豆的名字,“戚季羽,戚季羽……”
  数十名记者,有的早有准备,身着雨衣,撑着伞护住同伴手中或背,或扛的各种摄影设备;有的干脆冒雨前行,不放过一丝机会地向着人群中央挤去。
  他们正一窝蜂地围着正中央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即便雨势如此之大,他们的语速仍旧快得犹如倒豆子般,丝毫不受影响。
  “戚季羽,据知情者爆料,您成名后,便抛弃初恋女友,迅速与一线女艺人打得火热。拍戏期间,更是与多名女艺人发生不正当关系,对此,您有何解释?”
  “戚季羽,网传你成名前曾隐婚,甚至家暴你的妻子,此传闻到底是真是假?”
  “戚先生,您能否针对以上内容说几句?”
  ……
  男人始终压低帽檐,不言不语,他身边的两名保安为他在夹缝中开出了一条道。
  粉丝们心有不甘,立刻回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现在黑人都不用成本了吗?这种天方夜谭、捕风捉影的爆料居然也有人信?是没脑子吗?”
  很显然,这群记者也不愿就此作罢。
  这时,不知是哪名记者压低声音说了句,“这种人也配做艺人?居然还有粉丝来接机?我看就是群脑残粉”,但他不知道的是,戚季羽向来耳力极好,将他的话一字不落地听进了心里。
  粉丝向来就是他的底线,他出道三年,不论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踏出的每一步都是这群粉丝陪他一路走来的。
  其他的他都能忍,唯独这不行!
  因此,被触碰底线的男人紧握双拳,剧烈起伏的胸膛显露了他此刻的愤怒,忍无可忍之下,他陡然摘下了墨镜,修长的食指指向了方才低声说话的记者,厉声问道,“你是哪家的记者?”
  记者们向来都是见缝插针,“请问戚先生,您这是心虚了吗?”
  戚季羽闻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那本就火爆的脾气,扯住对方的衣领,就欲挥拳。
  只是,他的拳头还未落下,一声清脆的女音便已响起,“针对网上对戚先生的不实报道,本公司决定以法律途径维护公司艺人的权益。届时官司胜诉,各位记者朋友们也别忘了赏脸来我们的发布会现场,将我们的季羽拍得好看点。”
  闻言,所有人的视线齐齐向后望去——
  只见一名女子,身材高挑,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哪怕没有阳光的衬托,仍旧白得发光。
  她那一头奶茶色的大长波浪卷,犹如海藻般倾泻在肩头。手持一把红伞,与她今日装扮下那唯一高调的妖艳红唇相得益彰。
  她的脸很小,大部分五官已被鼻梁上的墨镜给遮盖住了,却仍旧能看出,她露出的皮肤吹弹可破。
  至于服装搭配,却是极其简单:白T配短裤。可明明就是这再平常不过的打扮,竟被她穿出了一种时尚名模范儿。
  到底是见惯了名人的娱记们,有眼尖之人,一瞬便认出了她,不由惊呼,“许沐!”
  许沐是谁?
  国内顶级娱乐公司旗下的金牌经纪人。
  入行以来,捧出了两大影帝,一大视后,其余不是一线大咖,就是顶级流量巨星。
  关于她的传奇故事,简直是比这些明星艺人的八卦新闻,更为精彩。
  而现在接受采访的便是她手底下的艺人——如今娱乐圈的顶级流量戚季羽。
  如果有人细听她刚刚的那段话,便不难发现,那是极富公关技巧的。
  先是给了众人一个下马威,用法律途径保护自家艺人的清誉,再次肯定了这些网上所谓的爆料,均为不实报道;后是风趣幽默且情商极高地缓解了此刻戚季羽和记者们之间那剑拔弩张的氛围。
  她摘下墨镜,露出了一张过分好看的脸,众人忍不住惊叹:这颜值不知道吊打了当今娱乐圈多少流量巨星,做经纪人真是白瞎了她这“美而不妖,媚而不俗”的长相。
  片刻后,她朝着戚季羽缓缓走来,冰冷的眼神落在了他举起的拳头上,上一秒还如同发怒的狮子般的男人,这一秒就变为了温顺的绵羊,泄了气般垂下了手,放开了扯住记者的手,甚至心虚地瞥了许沐好几眼,看样子是怕极了她。
  很快,两人仅隔一人的距离,许沐最终扔下一句,“抱歉,麻烦各位记者朋友们让一让,季羽待会儿还要赶通告,暂时就没空配合各位的采访了。三日后,我们季羽的新作《回归》新闻发布会上见。”
  说完,不等众人反应,用眼神示意身旁的保安,强行开出了一条道。
  戚季羽这才得以自由,迅速钻入了几米开外的保姆车内。
  许沐是最后一个上车的。
  临走之前,她的眼波流转间,视线无意间落到了某一点——
  只见不远处的宝马轿车内坐着一名男子,深蓝色西装搭配蓝灰色领带,一双深邃的眸子,看着你时,好似能将人的魂魄都一同吸了进去。他的侧脸轮廓分明,鼻梁挺直,配合着他那张薄唇,竟与她记忆中的那个人牢牢重叠……
  她脚步微顿,眼睫颤动,故作镇定地深吸了一口气。
  她失神的瞬间,戚季羽身边的助理将脑袋自车门处凑了出来,开始小声催促,“许姐,快上车吧。”
  待她意识回笼,想要再次看清那个男人时,宝马车却是迅速绝尘而去,徒留下她一人,站立在原地。尔后,她扯了扯唇角,勾起了一丝自嘲的笑意。
  她想,定是她最近忙糊涂了,不然,又怎么会以为刚刚坐在车里的那个男人,就是她记忆中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