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科研大佬的娇气小蚌精 作者:舒书书

都市 舒书书 2019-10-23 收藏

井珩养了一只每天只知道埋头刨沙子钻沙子的大河蚌,有一天大河蚌变成了娇萌小仙女,他就从单身精英直接晋升为了“超级奶爸”——教走路、教认图、教识字、教背诗、教打酱油、教看电视……
最后,教成了小媳妇……

井珩是科研界的颜值担当,样貌英俊比过当红流量,实则却是个不苟言笑作风老派的“老古董”。

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认为,他会把自己的一生全部奉献给科学研究和祖国的教育事业,让所有喜欢他的女生仰望幻想而得不到。

直到有一天,大家看到他蹲在学校综合楼下的花坛边,很正经地给一个脸蛋嫩得能掐出水的女孩子揉脚……
*
然后,
校园论坛炸了……
井珩的个人微博评论区也炸了……
学校所有女生的芳心以及少女心,全炸了……

内容标签: 甜文 爽文 都市异闻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珠珠、井珩 ┃ 配角:专栏接档文《穿成冒充白月光的恶女配》 ┃ 其它:晋江舒书书


1第001章

    井珩又一次被鬼压床了。

    清晰的意识被困在身体那个黑盒子里,挣扎着想醒,却醒不过来。

    等到意识冲破束缚猛地睁开眼后,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他身上并没有压着什么东西。除了灰白色的被褥枕头,其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下意识松口气,井珩从床上坐起来,抬手扶上额头,缓了一会。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被鬼压床了,每次都感觉身上压了个人,不是很重,软得像浸水面团儿,但真的醒过来的时候,又发现什么都没有。

    井珩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认为世界的本质是物质,坚信世界上先有物质,后有意识,物质决定意识。所以,他不相信有鬼神这些东西的存在。

    不去多想,他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轻甩一下脑袋去洗漱。

    进了洗漱间,站在洗漱台前挤好牙膏。带着微微盹意往镜子里稍微看一眼,他又眼尖地发现,自己脖子里隐约有一处半小拇指大的紫色淤痕。

    这又是怎么来的?

    抬手摸了摸,发现那一块还湿乎乎的,好像……

    好像刚被人舔过咬过不久一样……

    是虫子吗?

    手指在淤痕上擦两下,指尖弥散开清新的香味,像雨后初荷。

    下意识的,他低头揪起睡衣的领子闻一下,发现睡衣上也带满了这样的香味。

    这个味道不是他身上的,他皱皱眉,一边刷牙一边思考到底怎么回事。

    刷完牙也没想出什么,转身去淋浴间打开花洒。

    算了,还是冲个澡吧。

    他想,他肯定是因为实验项目上的事,最近压力太大了。

    井珩在淋浴间冲澡,水声哗哗。

    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一只大河蚌,在阳光房的水池里,正专心致志在水底刨沙子钻沙子玩。

    她没什么其他娱乐活动,不是水里泡澡,就是水里刨沙子钻沙子。

    养老般的蚌生,你值得拥有。

    大河蚌虽然悠闲,但她是个好学又有上进心的大河蚌,一边刨水钻沙子一边还不忘修行,最近学有所成,刚学会化成人形不久,隔三岔五便挑个夜间出来活动。

    大河蚌喜欢井珩身上的味道,喜欢程度可以形容成猫见了腥、狗见了肉,奥特曼见了小怪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走不动道,有时候就直接往他身上一趴,忍不住了还会舔一舔啃一啃。

    啃的时候她会想——人能吃吗?

    然后她用自己仅有的一点灵识再想想,就算人可以吃,她也不能吃自己的主人啊。

    她告诉自己,她是个有人性的蚌。

    虽然才只有一点点人性。

    大河蚌成功钻进了沙子里,只留了一个屁股在外面。

    井珩洗漱完从洗手间出来。

    他换好衣服到卧室,拿起床头柜上的手表放到手腕上,往手腕上扣的时候,目光不经意扫到枕头,看到枕头上也有一滩水渍。

    戴表的动作慢下来,井珩皱着眉头不情不愿地想——他睡觉流口水了???所以脖子里湿乎乎的,也是自己把口水流下去了???

    这么想着便想翻白眼闭气——他绝对接受不了自己睡觉流口水。

    可是如果这不是口水,那是什么?

    井珩戴好手表轻吸口气,弯腰把枕头上的枕套扒下来,拿着枕头一起丢进洗衣篓里。

    大河蚌听力好,即便身在阳光房,把自己埋进了沙子里,也还是能听到家里的所有动静。听到金属表链散坠,金属扣子咬合的声音,听到扒枕套的声音,听到枕套枕头落进衣篓的声音……

    当然,她都不知道这些声音是什么……

    也就不知道井珩在干什么……

    关门声她听得最懂,在门锁合上后,她埋在沙子里想——出门了。

    一会又默默地想——早点回来哦。

    井珩走后,家里便陷入了安静之中。

    井珩没有养其他宠物,养的唯一一个活物便是大河蚌。这种习性的宠物,完全可以当作不存在,养了跟没养没啥区别,反正她就会钻沙子,还钻得一点动静都没有。

    大河蚌也不是井珩自己买回来养的,而是他妈妈送来的。

    井妈妈就是嫌他一个人住这里太冷清没人味儿,自己不能给他强塞个女朋友,于是就琢磨着给他买了个宠物。知道他不喜欢闹腾,井妈妈把猫啊狗啊的都排除了。

    本来想买只老乌龟,但想到乌龟也会乱爬,想要养得好还得带出门牵绳遛弯,于是也放弃了。

    在宠物市场挑来选去,她就选了这么个大河蚌。

    又是活的,又省事安静,完美。

    大河蚌确实省事,至少她白天懒懒的,不想出来,就钻在沙子里。

    钻饿了,再刨开沙子出来,沉在水底觅点吃的。

    大河蚌在水底呆了小半天没出来,然后安静了小半天的家里随着开门声又有了动静。她不用去看,听脚步声就能听出来,进来的是尤阿姨。

    尤阿姨是井妈妈给井珩找的家政阿姨,负责收拾打扫等一些事务。她进屋换了鞋以后,和平时一样,先把衣篓里要洗的东西都拿去洗,再收拾其他的,擦擦灰尘浇浇花。

    在从衣篓里拿起枕套的时候,尤阿姨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不自觉神经一紧,只觉得像是女孩身上的味道。鼻尖凑近枕套,味道更明显了一点,清新淡雅的味道,还挺好闻。

    尤阿姨心里嘀咕,心想她家井先生不会交女朋友了吧,这还带家里过夜来了?但井先生一向洁身自好,一副“老古董”的正经作风做派,照理说不该做出带女孩回家过夜这种事才是。

    尤阿姨一边收拾的时候一边还在想,她本来想等和井先生再熟上一点,利用在他家干活方便,让他认识一下自己闺女的,说不定她家闺女命好,能被井先生看上呢?如果真交了女朋友,那可就没机会了。

    尤阿姨嘀嘀咕咕的,干着活仍继续想,嘴里不自觉念出来,“如果井先生真交女朋友了,不知道交个了什么样的?他那样优秀又俊的一个人,不知道眼光高不高,找的姑娘能不能配上他……”

    大河蚌钻在沙子里听着她念,听得似懂非懂。

    她自从离开上一任主人后,就再也没和人类在一起生活过,对人类的语言并不是非常精通。原本就只能听懂大概,在经历那么长时间的世事变更后,人类说话用词都变了很多,口音也完全不一样,她更是不懂了。

    因为到了井珩这里,耳濡目染多学了一些,现在倒也能听懂一些词。

    比如——女朋友。

    这个词在井珩的妈妈嘴里出现的频率比较高,每次来都会提到。大河蚌这便默默地想,井珩有女朋友了?那她以后是不是就有两个主人一起养她了?不过,她怎么没见过井珩的女朋友呢?

    这么想着的时候,尤阿姨进了阳光房。

    她在水池周围收拾一通,最后来给水池换水,一边换水一边嘀咕:“那个大河蚌呢?又钻沙里了?养乌龟我见过,养河蚌还是头一次见,难道是为了取珍珠吃蚌肉?”

    大河蚌:“!!”

    吓得往沙子里再钻深点。

    尤阿姨还在自言自语,“河蚌营养价值挺高的,蚌肉也真好吃,又滑又嫩又香。就是处理起来有点麻烦,先要放进清水盆中,撒点盐养个两三天,让蚌把沙吐干净了,然后,用小刀刺进蚌壳……”

    大河蚌:“!!!”

    努力再往里钻一钻,直接把屁股也钻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