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如果蜗牛有爱情 作者:丁墨

都市 丁墨 2018-07-15 收藏

讲述了讲诉高冷刑警队长季白在与警界新人许诩的合作中,逐渐产生好感,遗憾的是这个天才少女在情感上有如“蜗牛”一样慢半拍的故事。

世上最美好的一种感情,就是两情相悦,心有灵犀。

某天,例行谈完工作,男人话锋一转:“追了你这么久,有什么想法?”

许诩诧异:“你在追我?”

男人忍耐的点了根烟,黑眸紧盯着她:“每天陪你晨练、手把手教你射击、整个警队的人叫你嫂子……你以为我在干什么?”

许诩沉默片刻:“哦……不用追。”

男人心头一沉,语气冷下来:“什么意思?”
“我也喜欢你,所以不用追。”

“……”

她喜欢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桀骜又毒舌,实际上性感又爷们儿。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高干 制服情缘 欢喜冤家

作者简介
丁墨:超人气作家,其作品文思巧妙大胆,以独特的甜宠悬爱风格自成一脉,被读者赞誉:“又甜又刺激,又萌又感动”、“开创了全新的言情小说模式”。
其所著作品多次横扫女性网络文学网站年度排行榜冠军、销售金榜冠军,并被多家知名读者论坛票选为年度十佳言情小说冠军。已出版十余本言情小说,输出多种语言版本。
 

1  人小鬼大

霖市位于碧波江畔。每至春日,整座城仿佛笼罩在微凉的水汽里,潮湿而清新。

    在这个最普通不过的阴天,市警察局里,却有一丝不同寻常的躁动。

    因为刑警大队来了两个年轻的见习女警。

    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然而两个女孩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就引来不少警员在门外探头。

    因为她们看起来很特别。

    年轻刑警赵寒,是这次的实习联络人。此刻,他也跟其他同僚一样,看着面前的两个女孩,有点发愣。

    一个很美,一个……很怪。

    坐在左边的叫姚檬,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研究生。长发大眼,穿着简单的白衬衣牛仔裤,也像青春杂志上走出来的模特。她的简历上还有一大堆荣誉:级奖学金、优秀学生干部、校电视台明星主播、演讲比赛十佳选手……

    赵寒预感,她会毫无悬念的成为霖市新的警花。

    而另一个叫许诩的……

    从简历看,许诩的成绩很出色,年年稳居全院第一。

    可赵寒很怀疑,她是怎么考上警校的。她有一米六吗?那么瘦小一个,即使端坐在椅子里,也像个未成年少女。而且皮肤苍白得没有血色,五官也长得很“轻描淡写”。乍一眼望去,像……对了,像美剧里的吸血小僵尸。可她偏偏穿了非常正式的黑色长风衣,衣服的下摆都到了脚踝,跟稚嫩的长相一点都不搭,令她看起来有点怪,又有点可笑。

    还有她的名字,许诩,是念xuxu吧?

    嘘嘘?

    赵寒有点想笑,但他一向是个腼腆厚道的年轻人。于是保持温和的表情,把目光从许诩身上移开。

    刚要说话,许诩却抬头望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赵寒微微有点发愣。

    之前聊了几分钟,大多数时候是姚檬跟他在说话,许诩一直沉默着,甚至好像没有正眼瞧过他这位前辈。

    可现在他才发觉,她的瞳仁特别的黑,黑得有点渗人,眼神非常平静,不卑不亢。

    那感觉……仿佛她已经洞悉了他的想法,他心中对她的评判。

    然而一转眼,她又微垂着头,还是那副苍白恹恹的样子。

    赵寒轻咳一声:“季队这几天请假不在,等他回来后,会确定你们俩的见习老师。”

    姚檬眼睛一亮:“是整个大西南区,破案率最高的季白前辈?”

    赵寒笑着点头。

    “他会是我们的老师吗?”许诩忽然插嘴,她连声音都是弱弱的细细的。

    赵寒:“这个要季队回来定。”

    年轻女警们私下有个说法——季白看起来温文尔雅,可相处久了才知道,他人长得有多帅,心肠就有多硬,无论是对罪犯,还是对心仪他的女性。

    所以,尽管局长口头交代过,要让这两位高材生,跟着刑警队副大队长季白,和另一位资深警察实习。但赵寒了解季白的性格,他怎么可能有耐心带见习生?还是柔弱的女见习生?

    “我是你们的实习联络人,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我。”赵寒说,“这是一份《实习须知》。”

    两人接过,都看得很专心,眉宇间的书卷气倒是同样的明显。赵寒等了一会儿,见她们没有疑问,就好奇的问:“聊句题外话,你们是学这个的,觉得心理分析在破案中用处大吗?”

    他话音刚落,姚檬就答了:“我觉得有用啊。不过我们只掌握些理论,实际运用还差得远呢。所以今后还要多多请教赵警官你。到时候别嫌麻烦。”

    赵寒顿时笑了:“别客气,咱们互相学习。”

    他又看向许诩,可她只淡淡点头:“我同意。”

    然后就闭嘴了,好像不愿多讲一句废话。

    赵寒有些无奈,暗想这姑娘还真不会来事儿,今后工作中只怕会碰壁。

    一旁的姚檬还是微笑着,像是已经习惯了许诩的冷漠,只是望向赵寒的目光,透出些无奈的歉意。

    不过赵寒也没太在意,半开玩笑说:“你们分析分析我,看说得准不准?”

    普通人总是把心理分析,看成跟算命一样玄乎的东西,这位性格略为鸡婆的年轻警官,也不能例外。

    姚檬眨了眨眼:“赵哥,这是个考题吗?”

    “就当是你们见习期间的第一个考题。”

    队里其他人都开会或者外出了,只有他们三个。午后蜜色的阳光从窗户射进来,办公室里明亮又空旷。

    赵寒被她俩上上下下打量着,不禁有些局促。

    许诩的目光首先回到他脸上,清清冷冷的。赵寒以为她要开口了,谁知她依旧沉默着,只将手搭上了膝盖,仿佛习惯性的、轻轻的一下下敲着。

    小小的个子,却做着大男人的动作。且那手指格外纤细苍白,仿佛随时会断掉,让赵寒有点说不出的不舒服。

    过了一会儿,姚檬的视线也回到他脸上,跃跃欲试的样子。

    “谁先说?”他问。

    就在这时,许诩看了姚檬一眼,淡淡的样子。

    姚檬似乎并没注意到,只看着赵寒:“要不我先来吧。”

    赵寒看到这个细节,有点奇怪——大家第一次见面,能从他身上分析出来的东西,肯定有限。先说的人,自然占了优势。

    她们虽然是同系学生,但看起来关系并不亲密。许诩有意让姚檬先说,为什么?

    这时姚檬开口了:“首先,你是个看似随意,实则有条理的人。你的桌面很凌乱,但仔细看,会发现所有文件是按时间顺序排列,再按案件类别排列;还有你给我们的那些文件,也整理得相当清楚;

    其次,你很好相处、并且很能为对方着想。这一点不光从你的言行举止看出来,我还注意到,你给我们的这份《实习须知》,不是官方文件,而是你专门为我们撰写准备的。因为里面用到很多口语,而且特意标明了女生宿舍、饭店,甚至还有购物商场的位置……”

    她说到这里,赵寒已经笑了,愉悦明朗的笑。

    姚檬仿佛受到鼓励,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第三,你有个女朋友,因为你戴了条很漂亮的项链。刚才跟我们说话的时候,你无意识的摸过几次,并且表情变得明显柔和;

    第四,你很好学,虽然你让我们分析你是出于兴趣,但当我开始讲的时候,你听得很专注,眼球转速也明显加快,说明你在思考;最后……“

    姚檬从桌上拿起一个相框,笑容灿烂:“你很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并且敬业度很高。这几张警队团队活动的合影,整齐放在桌上最醒目的位置。暂时只能分析这么多。说得不对的地方,你别见怪啊。”

    赵寒笑:“我没你说得那么好。但是你分析得很精彩。”

    姚檬的笑容更甜了,端起茶喝了一口,两人同时看向一直沉默的许诩。

    许诩还是一副老僧入定模样,没有任何表情波动。只是手指停止了敲膝盖,平平稳稳的放了下来。

    赵寒莫名的随着她这个动作,松了口气。但他很好奇,现在姚檬说得又全面又准确,许诩还能说出些什么?

    难道又来一句,我同意她的观点?

    他很疑惑,这姑娘到底是不爱表现,还是肚子里其实没货?

    像是要印证赵寒心中所想,许诩开口了:“我同意她的观点。”

    赵寒顿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谁知这时许诩继续说:“我再补充几点。”

    赵寒还没回神,就望见那双冷冰冰黑漆漆的眼睛,抬起看着自己。

    只是,她似乎有点不太习惯跟人长时间对视,很快又垂下眼,避开赵寒的直视。不过她的语气很沉静,听起来倒是有种与众不同的低柔,颇为悦耳。

    “你的确有女朋友,但是确立关系不超过三个月。

    今天是她的生日,你送她的礼物,就放在右边第一个抽屉里;

    你的右臂近期受过伤;

    你有个姐姐,长得不错……”

    听到这里,赵寒已经愣住了,脑子里忽然冒出个念头——难道她调查过他?

    这时许诩却伸手,手指滑过桌面最左侧的一个相框,停在旁边的打火机上。低头凝视了一会儿,似乎有了一丝笑意:

    “放在你桌上最醒目位置的,不是相框,而是这个限量版Zippo打火机。

    你跟季队的私交不错,你非常的尊敬他。这个打火机是他送你的。也许是你的生日,也许是你的某次晋升。

    后来,你找了个机会,回赠给他一双价值不菲的球鞋。”

    说完这些,她抬眼看着赵寒:“赵警官,心理分析研究的是可能性。这些是我认为可能性最大的一些结论。”

    她的语气依旧平淡冷静,但望向赵寒的目光,还是流露出隐隐的期待和急切。仿佛在期盼赵寒揭晓答案的此刻,终于还是透出了几分学生的青涩。

    赵寒瞪大眼:“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一旁的姚檬一直端着茶杯,这才轻轻放下,笑着说:“赵哥,许诩很棒的。“

    这时,许诩却露出了浅浅的笑。原本老气横秋的眼睛里,仿佛忽然生出些湛湛的波光。苍白的脸颊,也染上一抹晕红。

    而赵寒望着她今天第一个笑容,脑海里忽然闪过个念头——难怪她刚才让姚檬先说。因为她很清楚,自己若先开口了,姚檬才会无话可说。

    ***

    下班铃响的时候,赵寒独自坐在会议室里沉思。

    若说姚檬的那些推断有据可依,许诩的结论就完全是天马行空了。可她偏偏都说对了,只除了一样,他没有亲姐姐,只有个堂姐。堂姐确实漂亮,而且跟他关系很亲近,跟亲姐姐差不多了。

    后来,许诩详细解释了分析过程,赵寒的心情又有点无法形容——因为她的推断过程竟然如此简单。

    平复了一下心情,赵寒拨通了季白的手机:“头儿。”

    季白是北京人,这次是回家探亲。约摸是在外头,电话那头有很多人声。过了一会儿,季白含笑的声音才传来:“说。”

    “队里分来两个见习生,我今天见了,都特别优秀。已经把简历发给你了。对了,局长说,让你带一个。“

    季白声音里的笑意更深了,可他的回答却凉薄得让赵寒郁闷:“我很闲吗?没兴趣。”

=============================================================
2  季白其人

    赵寒打来电话时,季白正跟一帮朋友小聚。

    浓浓的暮色从雕花窗棂透进来,北京城苍茫而灯火辉煌。房间里每个人皆是衣冠楚楚,谈笑风生,像一幅昂贵又空洞的画。季白把手里的牌给身旁人,含着根烟,拿起手机推门出去。

    他在走道里一处沙发坐下。脚下是柔软的羊毛毯,眼前是一排青翠的室内绿植,环绕着流水淙淙的白玉假山。立刻有会所服务人员迎过来,细声细语的问是否需要服务。见他摇头,立刻无声的走开。

    掸了掸烟灰,那头的赵寒还在憨憨的汇报:“局长说了,您必须带一个见习生,记入您的年终考核……”

    季白往沙发一靠,闭上眼笑了:“也成。”

    赵寒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他慢悠悠的说:“赵儿,重新安排一下你今年的工作重点。好好带见习生,记入你的年终考核。”

    赵寒那叫一个郁闷,连忙说:“我带不了,真带不了。她俩是专家,绝对只有你能驾驭啊!”

    为了证明这一点,赵寒向季白说了许诩的推理过程。

    一、赵寒几次无意识的摸女朋友送的项链,不仅表情变得柔和,还用手指调整了项链的位置。这既表现出对项链的不适应,也表现出内心情绪的外泄*;这些表现,都更多出现在情侣热恋之初;

    二、赵寒的目光几次落在右侧第一个抽屉上,表情亦是温和的。由于是新交的女朋友,今天不会是纪念日,也不是任何节日,所以更可能是生日礼物;

    三、右臂受伤,是因为他写字惯用右手,但是几次拿东西时,动作有短暂停顿,换成了左手;

    四、他的上衣是纪梵希新款休闲男装,下身穿的却是一条美特斯邦威的牛仔裤。一个自己会买纪梵希的男人,是绝对不会这么搭配穿着的。所以上衣不是自己买的。

    新女友赠送的是海盗船银饰项链,既然相处时间还不长,不太会赠送纪梵希这么昂贵的男装,所以可能是其他女性赠送的。

    与姐姐一起长大的男人,性格和行为大多会表现出一些共性。与异性相处时,他们会比普通男人更自然、随便,也更细致。而赵寒身上恰好表现出这些特点。

    “另外,你看到姚檬美女,并没有像其他警员,流露出应有的惊艳和兴奋。你非常的平和。”许诩说,“所以这个给你买纪梵希的姐姐,形象气质应该不错,甚至很漂亮。”

    五、Zippo限量版火机,更可能是年轻朋友赠送。而赵寒没有把它随手丢在桌上,或者放在更容易拿到的手边,而是放在距离较远的、跟相框平齐的位置,潜意识里反映出对此人的尊敬。警队里年轻又让赵寒尊敬的人,最可能是季白。

    而按照赵寒表现出的良好教养和实诚的性格,接受了如此昂贵的礼物,必定会找机会回赠。赵寒虽然穿了条美特斯邦威牛仔裤,脚下却是一双价值不菲的户外运动鞋,放在一旁的背包,也是同一户外品牌。显然他是这一品牌的热衷者(不会是姐姐送的,姐姐要送也是送意大利手工皮鞋)。所以他回赠给季白的礼物,很可能是他认为最有价值的、一双名牌户外鞋。

    ……

    讲完这些,赵寒信誓旦旦:“头儿,你带许诩吧,她绝对能继承你的衣钵。”

    季白淡笑:“嘘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