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嫁给宠妻教科书 作者:蜜雨恬言

都市 蜜雨恬言 2018-06-08 收藏

大龄剩女陶溪参加同学聚会,已婚女同学纷纷劝她别嫁了,“与其去受已婚妇女四不幸“当妈式择偶、保姆式妻子、丧偶式育儿、守寡式婚姻”,还不如一个人自由自在。”
她不听劝,在28岁生日那天嫁给了璟畅。
婚后,璟畅饭不让她做、地不让她拖、衣服不让她晾。他错了,他哄她,她错了,还是他哄她。宝贝儿子出生了,他跟孩子说的第一句话是:“以后要跟我一起好好宠妈妈。”
陶溪觉得自己结了个假婚,她从小到大的愿望——我要做个贤妻良母,也要落空了。

宠妻狂魔霸道总裁VS大龄剩女灰姑娘,婚后甜文,赶紧收一个啦!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溪、璟畅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嫁给宠妻教科书》
  文/蜜雨恬言
  2018.3.2独家
  陶溪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一推看门,就瞧见叶振家跟张柔梅正在看电视。叶彩曼跟叶彩雪不在,不知是出去了还是窝在卧室。
  她轻轻喊了声“舅舅、舅母”,叶振家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正当她想收回目光,却跟张柔梅犀利的眼神撞了个正着。
  她的心“咯噔”了一下。
  下一刻,张柔梅就发难了,“你真以为自己交了两千块的伙食费就是大爷了,每天拿加班当借口不做饭。”
  陶溪垂下眼帘,并没有多解释什么。
  这样的无理取闹她实在经历了太多,已经麻木到不想再多争执一句。
  她想悄悄溜回卧室,却被叶振家给叫住了:“陶溪,快过年了,你机构有没有年货发呀?我们今天去超市逛了一圈,年货贵得跟不要钱似的,我们都没敢买。怕一买,伙食就差了。”
  陶溪还没出声,张柔梅就一脸不屑地说:“她那机构又不是公家单位,能有什么福利?会读书有什么用?名牌大学毕业又怎样?还不是连个普通的公办学校都进不了。现在人都讲条件,就她那样的还东挑西拣的,过了年就28了,难不成还想赖在这里一辈子。”
  陶溪想张嘴说些什么,最后也只是掏出手机,找到张柔梅的微信,给她转了1000块过去,“舅母,刚给你转了些钱买年货。”
  “叮”的一声,张柔梅立刻掏出手机,把钱收下之后,抬头朝陶溪笑得谄媚,好像刚才那个满脸鄙夷的女人压根儿不是她那样。
  “陶溪就是懂事,我给你留了饭,在厨房,赶紧去吃吧。”张柔梅摆了摆手,听到叶彩曼在卧室喊她,她起身往卧室去。
  陶溪是见过“世面”的人,对于刚才的场面已经司空见惯。
  她转身进了厨房,暗自下定决心,最近晚上下班之后抓紧看房,争取年后就搬出去。
  毫无意外的,厨房里只有冷饭跟鸡头鸡脖子鸡屁股。
  她轻皱了下眉头,但还是拿出碗筷,和着开水把残羹冷炙弄热,然后吃进肚子里。伙食费都交了,她不吃张柔梅也不会退她钱。
  她毕业到现在六年了,在一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当英语老师,虽然有些辛苦,但收入还不错。
  她不是没钱到外面租房子,但在叶子市租个相对安全的单身公寓,加上伙食费水电费之类的,每月至少支出五千。所以,她还是忍辱负重待在叶家,多省几个钱买房子。
  当然,她的忍耐也迎来了春天,目前的存款,给个小公寓的首付已经没有问题了。
  只要想到即将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她的心情就变得豁然开朗,即使啃着鸡脖子,她的唇角还是忍不住上翘。
  她站在厨房慢慢地吃着,旁边主卧传来叶家三母女的声音。
  叶彩曼:“哎呦,妈,你想勒死我吗?”
  张柔梅:“别嚷嚷,谁让你的胸不争气,不勒紧一点,能勾/引得了男人吗?”
  叶彩雪:“妈,我这样可以吗?”
  叶彩曼:“叶彩雪,你要不要这么骚呀?”
  张柔梅:“男人就喜欢这么骚的,你好好跟你妹学学。”
  叶彩雪:“姐,你嫌骚就别穿低/胸/露/背的,反正这样我也少一个竞争对手。”
  叶彩曼:“你想得美,只要是我看上的男人,即使你是我亲妹妹,我也不会让。”
  张柔梅:“好了,你俩都别吵了。何家在叶子市是叫得上号的家族,周六的婚礼肯定有很多有钱的男人,你俩给我好好抓住机会。”
  陶溪对于这样的对话已经见怪不怪了,收拾好碗筷就去浴室洗澡,然后回她那间十平不到的卧室备课,一直忙到快十二点才睡觉。
  第二天上班,一进机构就看到学生毛毛跟他的妈妈坐在休息等候区。
  毛毛看到她立刻从座位上弹起来,然后跑到她跟前来。
  “毛毛,今天怎么这么早呀?”陶溪弯下身,摸了摸他的脑袋瓜,浅笑道。
  毛毛小脸一红,低下了头。正当陶溪不明所以的时候,他又梗着脖子抬起头来对她说:“miss tao,等我长大了就娶你,你别着急相亲嫁人。”他昨天又听到校长跟其他老师说要帮miss tao介绍男朋友了。
  陶溪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毛毛,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可爱的小男生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毛毛,别整天把娶miss tao挂在嘴边,等你长大了,miss tao就老了。”
  “miss tao即使老了也是我的女神……”
  “……”
  两个九岁的小孩为了陶溪吵得面红耳赤的,最后还是他们的妈妈一边把两人拉开一边跟陶溪说“抱歉”。
  看着妈妈们无奈又好笑的表情,陶溪笑着说“没关系”,然后进了办公室。
  一大早就被表白,陶溪心情美美的。谁说她大龄剩女就一定被人挑,这不,她的小迷弟还在上小学呢!
  寒假到了,陶溪的搭档正在坐月子,一天下来她的课排得满满当当的。她今天让同事帮自己替了一节课,七点钟下班,约了地产经纪去看房。
  按照她目前的存款跟工资,只能在叶子市买一套三四十平方的小公寓。大概是对未来房子的期盼太高,看了好几天都没有看到满意的。
  这天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意外的,张柔梅还在客厅看电视。最近天气冷,按照往常,她早去睡觉了,今天这样,明显是有话跟她说。
  果然,张柔梅皮笑肉不笑地把她喊了过去,陶溪最怕看到她这样笑,准没好事儿。
  但碍于目前还是处于寄人篱下的状态,她只能走过去应酬。
  “陶溪,过了年,你就28了,再耽搁下去就真嫁不出去。我今天一朋友说给你介绍个对象,今年30岁,自己做生意,条件很不错。”张柔梅宛若一个为小辈操心的长辈一样。
  陶溪其实长得很不错,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皮肤白皙,小脸蛋大眼睛,笑起来有个浅浅的酒窝,能甜到人心里去。
  从高中开始,追她的人就没断过,但她讲究感觉,看不对眼的,绝不会因为对方条件好而妥协,这也是她为什么到了28岁还没嫁出去的原因。
  张柔梅给陶溪介绍过几个男人,但每次都是有苦说不出。有了前车之鉴,她还是忍不住问:“有对方的照片吗?”
  “照片?”张柔梅顿了一下,说:“我今天在朋友的手机里面看过,长得跟明星似的,你就放心去看吧,能嫁过去,你这辈子都不愁吃穿了。以后当了阔太太,别忘了舅舅舅母啊。”
  陶溪:“……那好吧。”房子还没有着落,她还不能随意逆张柔梅的麟。
  见面约在陶溪的休息日,大概对方真的挺有钱,地点定在叶子国际大酒店的旋转西餐厅,比以往普通的咖啡馆高了几个档次。
  但是,当陶溪看到对方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跳。张柔梅说得没错,他长得的确很想明星……八两金。
  “你以后跟了我,就安心在家里做少奶奶,我喜欢小孩,到时候生三四个都没问题,我的字典里没有计划生育政策这几个字。”郝富贵挑着眉,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
  陶溪看着他的冬菇头、大项链、超宽眼距、塞得下拳头的嘴巴,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愿意跟他生孩子。
  心里嫌弃,但面上还得做做样子。她强挤出个笑容,“郝先生,我想我们不是很适合,我劳碌命,不工作就浑身不自在。”
  郝富贵一听,脸色就沉了,“你什么意思?看不上我?”多少女人想跟他他都不要,眼前这个长得很温婉,让他忍不住动心。没料到,她却瞧不上自己,他的自尊心不允许。
  陶溪被他盯得心里打颤,但还是强装镇定地说:“这事情只有合适不合适的说法,没有看得上看不上的意思。”
  郝富贵冷哼了一声,下一刻就站起身来去拉陶溪的手,“不合适是吧?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别墅,你就觉得合适了。”
  “郝先生,请你放尊重一点。”陶溪说话都哆嗦了。她想甩开他的手,却被他牢牢抓住往前拉。
  她慌乱之中抓住了桌角,郝富贵拉不动她,伸手就想去抱她。
  眼看着他要抱住自己了,陶溪满腔都是恐惧跟恶心,还没来得及大喊求救,身前的人突然面露痛苦,“呀呀呀”地叫着。
  紧接着,被抓住的手松开了。
  陶溪惊魂未定地看向站在她前侧的男人,下一刻,郝富贵的拳头就朝男人挥去,“你他妈敢多管闲事……”
  陶溪吓得花容失色,可男人却一脸镇定地伸出右手,直接截住了郝富贵的拳头。郝富贵拳头被禁锢得动弹不得,他恼羞成怒地抡起另外一只拳头,却被男人直接过肩摔,甩在了地上。
  “报警,给我报警。”郝富贵被摔得满地找牙,嚷嚷着要报警。
  报警?陶溪没想到相个亲会闹成这样,吓得腿都软了,身子一歪,幸好旁边的男人眼捷手快地扶住了她。
  她抬眸,犹如一只惊弓之鸟地看着他,他却勾起了浅浅的唇角,轻声道:“别怕,有我在!”

  ☆、第 2 章

  陶溪有些恍惚地坐在派出所里。
  这是她乖乖女人生第一次的“出轨”。
  自从父母离婚,把她扔给外婆方玉珠,后来因为读书的原因又寄养在舅舅叶振家家里,陶溪一路走来,都是小心翼翼。
  父母都能不要她了,更何况是对她毫无义务的外婆舅舅。
  她打小就听话懂事,不仅学习拔尖,一放学回家也是先帮张柔梅煮饭做家务,完了之后才去做功课。
  即使是这样,叶振家跟张柔梅还是不满意,有气就往她身上撒。
  陶溪知道,要不是他们每个月都能收到她父母转来的抚养费,能从中谋取私利,估计早已把她赶出家门。
  叶彩曼跟叶彩雪两姐妹从来都看她不顺眼,经过她们的一番宣传,她的同学都知道她的父母不要她了。
  这惹得不少男同学对她怜惜有加,想追她保护她的络绎不绝,可对应的,女同学敌视她,在上大学之前,一个闺蜜都没有。
  好不容易上了大学,陶溪成年,父母却不再给她抚养费。张柔梅二话不说就把她赶出叶家,幸好学校提供住宿。
  她给自己申请了助学贷款交学费,别人享受自由自在的大学时光时,她每天都忙得像个陀螺一样。她要努力学习争取奖学金,她要努力兼职赚钱还学费养活自己。
  大学毕业之后,张柔梅迫于方玉珠的压力,才让她重新住进叶家。
  叶振家一辈子碌碌无为,而方玉珠退休前是小学校长,退休金可观,她要挟他们两口子,要是把陶溪赶出门,她就把所有财产都留给陶溪。
  即使有方玉珠给她撑腰,陶溪还是规规矩矩过她的人生,认真工作,半点过错都不敢犯,尽量不跟叶家人有争执。闺蜜周晓语有时恨铁不成钢地骂她怂包,她直接就认了。
  怂包就怂包,能平安度过每一天就好了。
  可现在一次相亲,却相进了派出所,她的心都在发抖,满脑子都在想,要是留下案底怎么办?要是影响她的工作怎么办?她的买房梦是不是破碎了?她努力了这么多年,难道还是逃不出叶家这个牢笼吗?
  她越想越恐惧,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璟畅虽然在一旁做着笔录,但注意力一直放在陶溪这边。看到她哭了,眉头轻皱,跟民警说了声,起身就朝她走去。
  陶溪觉得自己的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哗啦啦地往下掉,她怕被人看见,一直低着头用手去抹,却怎么抹也抹不完。
  蓦然,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块纸巾。
  她抬眸一看,只见眼前的男人蹲在她的面前,手持一块雪白的纸巾,盯着她看,“怎么爱哭的毛病就没改过?”
  他的眼神温柔又有些无奈,陶溪听到他说这话,愣住了,正想开口的时候,就听到郝富贵在大吵大闹,“凭什么我一个人在这里录口供,那对狗男女在那边谈情说爱?”
  “狗男女”跟“谈情说爱”这两个词让陶溪的脸瞬间红了,她又是羞又是怒,却不知如何反驳。但她眼前的男人却仍旧淡定自如地把纸巾塞进她的手里,轻声说了句“别哭了,没事的”。
  男人低沉又温柔的声音从耳朵一直萦绕到陶溪的心里,没由来的,她的心就安稳下来。
  璟畅站起来,扫了郝富贵一眼,仅仅一眼就让他的心在哆嗦,好像前一刻对陶溪温柔无比的男人只是一种错觉。
  在派出所一直折腾到十点半才结束,虽然郝富贵一直声称自己认识哪个局长哪个所长,但民警同志一概不理,反倒对璟畅很客气。
  因为有监控跟酒店员工作证,郝富贵理亏,璟畅属于正当防卫,办完手续之后就带着陶溪离开了。
  陶溪亦步亦趋地跟着后面,一走出派出所的大门,扑面而来就是刺骨的北风,她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
  她忽然感到头顶暗了下来,抬头一看,男人就已经站在她身前,然后背后一暖,他的大衣已经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脸一热,正想拒绝的时候又打了一个喷嚏。她害羞地低下头,轻声说了句“谢谢”。
  “走吧,送你回家。”璟畅说完,已经率先迈了出去。
  陶溪哪好意思再麻烦他,连忙跟上去,走到他身侧,指着不远处的公交车站,说:“我坐公交回去就行。”似是怕他不放心,她又补充道:“你放心,有一路车直达我住的小区。”
  璟畅欲想再开口,一辆812正在靠站,陶溪一边跑一边跟他说:“我先走了,再见。”
  他来不及阻止,她已经跳上车,公交车缓缓离开。
  璟畅看着移动的公交车摇头失笑,却突然看到车尾的窗户伸出一个脑袋,然后听到陶溪朝他大喊:“今天谢谢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说完又想起自己身上还穿着他的大衣,一脸生无可恋地说:“哎呀,怎么办,你的衣服还在我身上。”
  看着她一惊一乍的,璟畅笑了,连眉眼都弯了起来,他朝她挥了挥手,“下次见面再说。”然后又嘀咕了一句:“没良心的家伙。”
  公交车驶入主道,速度越来越快,陶溪看着男人渐渐变小,只是耳中重复播放着他的那句“下次见面再说”。
  下次见面?会吗?叶子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别说联系方式了,两人连对方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得多大的缘分才能再次偶遇啊?
  窗外的冷风又吹了进来,陶溪把窗户关上,拢了拢身上的大衣,鼻腔里面充斥着好闻的薄荷味,她有些贪婪地吸了吸鼻子。
  好奇怪,明明现在只有5度,怎么她的脸有些热,好像心跳也有些快了?
  临近下车,陶溪的心又紧张起来了。
  这次相亲闹成这样,回去之后肯定少不了被张柔梅一顿骂。
  幸好,她走到楼下的时候,发现家里的灯没亮,估计张柔梅还不知道这件事。能躲一天是一天,她开门的时候都小心翼翼,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闹出半点动静。
  可当她刚洗完澡,一拉开门就看到张柔梅凶神恶煞地站在洗手间门口,看到她就是破口大骂:“陶溪,你现在能耐了是吧?相个亲还能把人家打了,还进了派出所。”
  张柔梅八点多看陶溪还没回来,觉得这次有戏了,两人肯定是吃完饭去看个电影什么的。天气又冷,她就先睡觉去了。谁知道刚才内急起来,顺便刷了下微信,就看到陶溪把人弄进派出所的信息。
  “舅母,你听我解释,是那人强行把我带走,有个好心人路过帮了我一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陶溪试图解释,可张柔梅根本不买她的账,她“呵”了一声,满脸嘲讽地开口,“你现在是跟我炫耀你魅力无法挡,随随便便就把一路人勾得魂都没了,为了你还能把人打一顿?”
  张柔梅满嘴歪理,陶溪觉得多说无用,转身就想回卧室。
  她生怕被张柔梅抓住,甚至小跑起来,一躲进卧室就顺手把门给锁了。
  这还是陶溪第一次这么“大逆不道”,以前张柔梅骂她,她都是“洗耳恭听”,随她骂到口干舌燥,自觉没趣停下来。
  “你造反了是吧?”张柔梅正想追上去,却被叶振家给拉住了,“大半夜的吵什么吵,等会邻居都要投诉了。”
  “投诉就投诉,我正好借这个机会,让大家看清楚她陶溪这只骚狐狸的真面目。”张柔梅的火气根本压不住,最后还是叶振家瞪了她一眼,作势要打她才把她唬住,然后把人拉回卧室。
  “叶振家,你要是想护着你的好外甥女,你就别想着要我这个老婆了。”张柔梅气得快要哭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