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哥哥们的玩物 作者:准拟佳期

都市 准拟佳期 2018-07-02 收藏

爱,才是目的
性,不过是载体
                     ——谋导演手札
这篇文讲述的是一个孤女成为千金小姐,又沦落为玩物!


第一卷玩物

第一章你是谁的天使1

 

           你看,那金灿灿的该是阳光吧?
           你感觉的到吗?那东西真的是温暖的?
           可为何,这里永远都感受不到?无论是烈日炎炎,还是阴天下雨,这里都还是一样,只有寒冷。不是周边的寒冷,而是从内心里渗透出来的寒冷。
           一样也都是孩子吧,不过那些眼睛从未纯净过。那天真烂漫,乖巧可爱,只有在好心人士来观看的时候才会有。他们像是一群跳梁小丑,卖弄着自己的乖巧迎合大人们的喜好,种种的讨好,无非只是想要有人领养,离开这毫无温暖可言的孤儿院。
          只可惜,来领养的人,并不多,所以想要出去,只能将其他人踩下去,你必须是最出色的,不然人家凭什么要你?
          在这里,大概从未有过童真,虽然也是孩子,他们需要的是更加坚硬的皮囊,最好是刀枪不入,轻轻松松的解决了所有的对手。
          有朋友吗?如果你的朋友明天可能就是你前程的绊脚石,那么谁还要朋友呢?电视里讲的,从来都是骗人。这里是阳光都照射不进来的黑屋。
          一群小孩子叽叽喳喳的,女孩们梳理着长发,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漂亮可爱,男孩也在偷偷地搭理,或者对着镜子练习微笑,想着待会儿要怎么去讨好,今天要来领养孩子的好心人。
         “听说了吗?今天是田家的人要来领养!”
         “田家?”
         “你不知道田家?”
         “很厉害?”
         “当然厉害!”
         “会比上次领养妞妞的那家人还厉害?那家的爸爸可是公安局的局长呢!”
         “那算什么!田家的人跺跺脚,整个中国都得抖一抖!”
         “有这么夸张?!”
         “那当然了啊!谁要是能被田家人领养,那可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哦!”
          两个小女孩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虽然是十一二岁的模样,可这八卦的精神,却已经像是中年妇女了。
          有一个女孩一直站在角落里,她身上的百褶裙已经很短,款式很老旧,前几年的样式了,裙子洗的很白,边缘已经有破碎的痕迹。女孩很瘦弱,细细高高的,就像是一根木棍,立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呆呆的看着窗外,又或许,她什么都没看。
          方才聊天的两个小女孩不屑的瞥了那百褶裙女孩一样,嘲讽的开口,“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真像个傻瓜!天天只知道发呆,你瞧瞧她那个样子!哪家人会喜欢她都出鬼了!冷冰冰的!”
         “就是就是,难怪都十四岁了,还没有人领养,再过几年放出去了,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子!”
         “管她呢!喂喂喂!田家的人来了!我们快去!”
          两个小女孩手牵着手飞速的奔跑而去,脚步声里都带着欢快喜悦。
          站在船前的百褶裙女孩无声的笑了,无尽的鄙夷,你们去了也是多余,谁又看得上你们呢?
          女孩似乎一点都不着急,早晚有一天会离开这里,她熬了四年了,不在乎在熬上四年,只要年满十八岁,那么她就真的自由了。被人领养就好吗?不见得,被领养的孩子,那个不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养父母不喜欢,那么活着太累。
          已经在孤儿院这样的地方了,若再不活的顺心一些,她岂不是要憋死?
         “发什么呆!赶紧到前厅去!傻头傻脑的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傻子!”数学老师路过吼了一声,百褶裙女孩吓了一跳,惊落了手里的流沙。
          她回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蹲下身,捡起那个流沙,金灿灿的,因为密封的好,已经这些年了,还是没有褪色。若是这人生也能十年如一日,那该多好?
          女孩没有名字,老师们也都懒得给她起名字。至于她原来叫什么,也不记得了,来的那一天,就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真的像个傻子一样。你问她什么,她都不说。若不是半夜里听她哭喊叫妈妈,还真以为是个哑巴。

 

 

 


第二章你是谁的天使2

 

 

           前厅里吵杂起来,孩子们叽叽喳喳,分别展现着自己的可爱乖巧。像是一场选秀,那些孩子成了快男超女,使尽浑身解数的。
           主角终于上场,院长和一群老师陪着,走在最前面的竟然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她众星拱月一般,高傲的走着,身上的公主裙蓬蓬的,脚上一双优质的公主鞋,踩在地板上更是轻快明了。
           她走起路来,红色的大波浪一甩一甩的,她那张小脸,精致的像是雕刻而成。 她的眼睛水汪汪的,好像有无数的故事,一双薄唇,始终带着笑意。她就是一个公主,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公主,她有着无数的高傲资本。因为她是田家的掌上明珠,田老将军的宝贝孙女,田家的八小姐。
           而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少年,十八九岁的模样,出落的竟然那般美好。他穿一身黑色的休闲装,左手插在口袋里,右手搂着那女孩,似笑非笑的样子,恍然间就觉得,穿越了时空,来到了那漫画的世界,那个男孩,该是王子吧!那么他身边的,一定就是公主了!
果然是绝配呢!
          说起田家,真的没人不知道了,这举足轻重的大家庭,老爷子是开国功臣,如今虽然退了下来,可人脉还在,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下面的八个儿子,也都还算不错,八个儿子又各自的开枝散叶,田家那七公子往哪儿一站,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想当年还有人戏言过,这就是现代男版的七仙女啊!
          八小姐更是无人不知,从小就深得老爷子的喜爱,户口也是跟着爷爷的,在田家是无上的荣耀了,她说一句话,没人敢不听。被老爷子宠的不像个样子,不过这丫头也知道,恃宠而骄是个什么概念。她不会太过分高傲是因为有资本,她也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大大小小的奖项没少拿。不然老爷子也不会喜欢一个草包。
          如今,是这传说中的公主来了吗?
          孤儿院的孩子们纷纷猜测,这是什么情况,田家的公主来了,那么还要领养吗?想想也觉得奇怪,田家八个孩子,虽然哥哥们都长大成人,但是也不缺乏热闹啊,为何要领养一个呢?
          院长说了常常的一串,为了今天这选秀活动做了开场。
          小公主始终恬静的站在男孩的身边,玩着那男孩的胳膊,等院长说完了,她才在男孩的耳边说了句,“七哥你喜欢哪个?喜欢我们一起带走!”
          男孩呵呵的笑了,亲昵的跟女孩咬耳,“娆娆喜欢的我都喜欢。”
          小公主甜美的笑了,松开男孩的胳膊,对那些孤儿院的孩子朗声说道:“全部站成两排!”
          孩子们有些呆愣,可凭借着摸爬滚打的经验,迅速的调整了状态。
          小公主在他们面前来回的走着,来回的打量,接收到无数的笑容,有谄媚的,有可爱的,有羡慕的,也有赞叹的。
          只有一个人面无表情的站着,就是那穿百褶裙的女孩,她心里有些反感,自己也被当做商品了,放在这里让人挑选,是不是还要脱光了看个仔细?
          小公主忽然站定了,看着那个穿百褶裙的女孩,小巴扬了扬,“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不卑不亢的抬头看着小公主,“随便你叫。”
          小公主似乎很满意她的回答,淡淡的笑了,“好!从今天开始,你叫田九音!我是田娆,从今往后,你是我的了!”
          满座哗然,谁能料想到,一个闷葫芦,一个傻瓜,一个笨蛋,竟然被田家的公主看上了?
          就连院长也来劝说,说这孩子不适合,是不是要换一个。
          田娆一眼横过去,疏离的笑着,“院长不用麻烦了,我就喜欢九音。”
          田娆抓过那女孩的手,哦,如今她有了名字,叫田九音。她抓着她,宣告了这所有权,“九音你跟我走,什么都不要带了,从今以后,我会给你最好的一切!”
          田九音看着田娆那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由得就是一阵苦笑,她想要的,从来都只是自由。只不过,她现在没那个资本而已。
          那边站着的男孩走了过来,他高大的身躯挡住了九音面前的阳光,他淡淡的微笑着,伸出手,“你好,我叫田栖墨,以后是你七哥了!”
          “七哥?”九音怯生生的叫了,她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男孩,也从未有人这样温柔的跟她说话。一时之间,怔忪了,不知如何是好了,忘记了应该礼貌的去握住栖墨的手。
           栖墨见她愣住,手僵持着也不好,就要主动去握住她的手。突然一只手掌横空出世,打断了两个即将握住的手。
           回头正是田娆娇羞的脸,“七哥,九音是我的,你不许有歪念头。”
           “我能有什么歪念头?”
           “你那张床虽然软得很,可我家九音不会喜欢的!七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人!”
           “你就这么说你的哥哥?”
           “我那七位哥哥,绝无善类!”
            栖墨无可奈何的笑,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们这些高大光辉的好哥哥形象,已经没有了吗?
            田娆拉过九音,皱了皱眉,“把身上的这裙子脱掉!我不喜欢!”
            是命令的口吻,不容反抗的。九音咬了咬唇,有些迟疑,这裙子是妈妈最后留给她的吧。可田娆那的人,她是没有资格去反抗的。
            抓紧了手上的流沙,胳膊背后,拉开拉链,迅速的将裙子脱了下来,当众的丢在了地上。她舍不得,可却不再去看一眼。
            盛夏的风吹在这赤裸的女孩身上,她孤零零的,却毫不畏惧。身上只剩下白色的底裤,她用手捂住自己刚刚发育的胸部,那小巧的蓓蕾似乎也在瑟瑟发抖。
            所有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只有田家的那两个妖孽平静如常。
            田娆满意的看了看,伸手在她的身上摸了摸,还算是光滑的,没有一丝被碰过的痕迹。她淡淡的笑了,“很好,九音你很好。”
            栖墨的眼神也停留在那女孩的身上,他打量着她,柔弱的可以,虽然个子不矮,但这身上,哪里有肉?抱着的话,该是搁人的吧!他摇了摇头,胡思乱想了?那可是娆娆的玩具,他没有惦记的道理。难道因为那眼睛?九音,太过倔强?的确倔强,跑了那么多的孤儿院,只有这双眼睛,最是动人。
            栖墨转身吩咐了一声,就有司机脱了件西装下来,栖墨将它披在了九音的身上,将她裹紧了。
            九音抬头看着那神色淡然的男孩,心头不知道第几次发紧,他为什么对自己好?目的呢?这世上应该是这样的,没有谁会无条件的对谁好。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
            很久以后九音才知道,原来很多时候是可以没有理由,而栖墨也庆幸他那时候的无心之举。

 

 

 


第三章你是谁的天使3

 

         手续办得很成功,院长看着九音是喜忧参半。
         原因是显而易见,她也不喜欢这个冷漠的女孩,那女孩冷的像是一块寒冰,从未见她对谁笑过,那样的一张冷脸,看着都会不舒服的吧!所以能让九音提前离开,她心里是欢喜的。
         可又有着浓郁的担忧,田家是什么样的家庭?这孩子去了,要是不讨喜,在犯了什么错误,那岂不是要连累整个孤儿院?他们就是有一千个胆子,也得罪不起田家啊!
         也不知道田家那小公主,看上九音哪里了。这世上怪胎也来越多。
         田娆比九音差不多高,九音虽然小她两岁,但是她细高的,比一般的孩子长得都高,像是麻杆一样,瘦弱的不赢一握。
         加长林肯里,九音蜷缩在一角,她有种莫名的恐惧,这是要去哪里?是田家。她去田家做什么?田家不是没女儿啊,要她去做什么呢?
         车里的冷气开得很低,田娆一直怕热,所以风吹过来,皮肤是有些凉意的。
         九音缩在那儿,原本就几乎赤裸的身体,被着冷风一吹,忍不住就开始颤抖。田娆坐在她的旁边,时不时的打量着九音,她饶有兴趣的,像是在看一件商品。
         田栖墨一直不动声色的,那似笑非笑的样子,他指尖夹了一杯黑方,慢慢的品着,好像是在看她们,又似乎什么都没看,那悠闲地样子,让人看得好生嫉妒。
         “九音,你在想什么?”田娆忽然开口,打破了这沉寂,她靠在九音的身上,似乎很惬意。

TAG标签: 都市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