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惜你如命 作者:张小素

都市 张小素 2018-10-26 收藏

【帅气逼人武力值爆棚富二代刑侦大队长 x 外冷内热美艳女法医】
言情版文案:
刑侦队长纪尧下班回家,敲了敲对面新邻居家的门:“医生,我手指破了个皮,好疼!”
韩惜:“对不起这位警官,法医只看死人。”
纪尧靠在门边:“我死了。”
韩惜静静瞧着他演戏:“死因?”
纪尧嬉皮笑脸:“被某个大美人给美死的。”
韩惜砰地一声关上门:“滚!”
许久之后的一天,他挡在她前面,砰地一声,一颗子弹打在他胸前。
他气息微弱,笑容却温柔:“不疼,也死不了,你别哭。”
——
剧情版文案:
市局刑警队长与精英女法医携手并肩,在侦破一个一个案件的同时,一起横跨十九年的是非过往也终于浮出了水面。
她又冷又饿,周围没有光也没有星星,很黑,她以为自己要死在这无尽的孤独和黑暗中了。
他伸出手来对她说:“小惜,别怕。”

作品简评:vip强推奖章
   市局刑侦队长纪尧和法医韩惜联手侦破一起起案件的同时,韩惜的身世和十九年前被掩盖的真相逐渐浮出了水面,谱写了一曲爱情与亲情,责任与道义的赞歌。
   文章剧情线和感情线齐头并进,人物性格活泼鲜明,案情环环相扣,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作者语言风格幽默,制造紧张悬念的同时,又能令人轻松一笑,是一部值得阅读的佳作。

第 1 章 ...
  夕阳透过厚厚的云层缝隙铺撒开来,染红了半边天。镀着银边的平安小区示范牌像是被水洗过一般,折射出淡淡橙色的光晕。
  “韩小姐。”
  韩惜踩着晚霞回家,正准备上楼,听见有人叫她。
  女人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盒子:“我做了点饼干,送来给你尝尝。”
  是住在同一小区的邻居,有一回她在门口喂流浪狗被咬伤,韩惜帮着做了紧急处理。肖瑜一直记着这个恩,经常送一些小点心过来。
  韩惜礼貌道谢,微微弯起的嘴角像是被一条看不见的线提起来的一般,有一种不甚真实的感觉。
  肖瑜笑了笑,这位韩小姐已经搬来半年多了,一向都是独来独往,也不见她跟什么人亲密,周身不沾一丝烟火气,像是不愿意融入这人间。
  可偏偏那双眼睛生得如一汪清泉似的水盈深邃,天生带着情。
  韩惜回到家,将饼干盒子放在桌上,用柠檬味的洗手液仔细洗了个手,打开所有房间的灯,泡了杯柠檬茶。
  家里没人,养父母在她读高中的时候就去世了,之后她就一直一个人生活,因为习惯,倒也不觉得冷清,非工作时间里她喜欢一个人待着。
  韩惜看了一眼手机,大学老师发来一条消息。
  “韩惜啊,六院的老院长到现在都还在跟我念叨你,他们医院缺人才,问你愿意去吗?”
  韩惜毫不犹豫地回道:“谢谢老师,我更喜欢当法医。”
  老师一直有点遗憾,这个优秀的学生原本可以在医学界大展宏图的。
  且医生职业安稳,法医则天天跟一堆尸体打交道,经常还要出现场,提着十来公斤重的工具箱,跟刑警们满街满坡地跑,无论是大半夜还是烈日当空。

  韩惜却认为,跟死人打交道比跟活人自在,活人狡诈会撒谎且具有攻击和危险性,而尸体永远都是最诚实的。
  大学毕业到现在,她已经做了两年法医了,并且因为表现突出,被调到了市局。
  周一早八点半,市局大楼。
  纪尧踩着点,一手捏着喝了一半的香蕉牛奶,一手踹在兜里,优哉游哉地踱进了刑侦办公室。
  “老大,早上好。”女警周莉咬了口莲蓉面包,抬头看了看,“穿这么骚,啊不,帅,又有相亲?”
  市局第一刑侦队大队长纪尧,今天穿着一件浅紫色绣暗纹的衬衫。领带系地一丝不苟,外面罩着件黑色风衣,脚上的意大利手工皮鞋映出掉了一块墙皮的天花板。
  纪尧靠在办公桌边上,长腿交叠,吸了口牛奶,无奈道:“可不是吗,家里老太太催地紧。”生怕他哪天执行任务出了意外,亿万家产没人继承,死活让他先留个后。
  不接受相亲就得被逼着辞职回家继承家产。
  而他喜欢当警察,并愿意为之奋斗一辈子。
  周莉饶有兴致地八卦道:“老大,今天相的是哪家千金小姐,明星,还是咱们警队的小师妹?”说完捂着嘴偷偷乐。
  事实上,包括周莉自己在内,市局每一位单身适龄女青年都跟这位刑侦队长相过亲,还是组织上亲自给安排的。
  周莉一边乐呵一边拆了包薯片:“听说今天局里要来一位女法医。”又道,“总之老大你做好准备吧,估计不出下个月蔡局就会给您安排上。”
  这时,局长秘书探了个头进来,敲了敲门,笑着说道:“纪队,蔡局找您。”
  纪尧一看他这微笑中带着同情,同情中还带着点幸灾乐祸的样就知道,准没好事。
  他将手上空了的香蕉牛奶盒子以三分灌篮的风骚姿态扔进墙角垃圾桶,随手拿起桌上不知谁的豁了一角的小镜子照了照,到四楼局长办公室去了。
  蔡局从眼镜后面看了一眼,将手上的文件往纪尧身上一砸,劈头盖脸地骂了过来:“你看看你干的什么好事,都被人投诉到市委了!”
  愤怒的声音响彻整个市局大楼,路过的同事听见了倒也不怪,要是哪天这位纪队不挨骂了,才叫怪。
  纪尧捡起地上的文件,瞟了一眼,明显不服气地说道:“这人投诉咱们市局服务态度不好,暴力执法。啧,那孙子,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
  蔡局喝了口茶,将茶杯往桌上一放,指了指纪尧:“给我好好说话,注意措辞。”
  上周三傍晚,一个女人从自家小区楼顶跳下来,当场死亡,死者丈夫被叫来问话,纪尧审的。
  纪尧蹲下来将几张文件整理好,放在蔡局桌上:“死者身上有不同程度的淤青,深浅不一,邻居的口供也证实了死者近半年来经常遭到家暴。人刚没,尸体都还没凉透,这位丈夫就开始跟保险公司索要赔偿,简直人渣。”
  他顿了一下又道,“我也就审讯的时候嗓门大了点,碰都没碰他一下,不信您看监控。”
  他虽然平常看起来有点吊儿郎当的,涉及到工作上的问题,从来都是认真严谨的。而且他身上带着一股十分难得的侠气,并能很好地在工作纪律和是非公道之间博取一个平衡。
  蔡局捏了两颗红枣放进茶杯里搅着。这个案子其实已经结了,死者确实是自杀。
  纪尧往转椅上一坐,单脚一蹬,原地转了两个圈:“绿茶泡红枣,蔡局您是真精致。”
  蔡局抬了抬眼皮子,声音又提高了几分:“你爸昨天打电话,请我对你严格要求,抓到工作失误就从严从重处理,最好开除,所以别给我惹事。”
  喊完觉得喉咙有点疼,低头喝了一大杯水。
  谈完了工作,骂完人,蔡局继续说道:“老刑上周五正式退休,今天新法医到,女的,适龄,下个月看情况给你安排一下。”
  纪尧是他看着长大的,是他的领导,也是半个长辈,一直操心着他的终身大事。
  纪尧捏着下巴,陷入沉思,然后十分欠扁地阐述了自己的思考成果:“法医,制服,我看行。”
  蔡局一开始没听懂,反应了一下,抬起手上的杯子作势就要砸过去:“给我正经点!”又把杯子放下,无奈道:“算了,当我没说。”
  还是别祸害人家小姑娘了。
  纪尧站起来:“那最好。”相亲是一个不断重复且无聊的过程。
  蔡局摆摆手,心说赶紧滚。
  韩惜站在虚掩的局长办公室门口,听见里面的对话,从表情到内心没有一丝波动,仿佛刚才被谈论的不是她。
  纪尧一抬头,看见一个窈窕的身影。
  女人穿着一身白大褂,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多余的装饰,长长的马尾自然垂下,扫落在肩头,衬地肌肤比那孤山白雪还要晶莹几分。
  一双饱满的樱唇,应该是涂了唇釉,泛着浅淡黏连的光泽,像微微化开的草莓糖,让人忍不住想要舔一口。
  纪尧抬起手来,露出一个一本正经又热情灿烂的微笑:“同志你好,欢迎加入南泉市局。”
  要不是刚才在门口听见里面关于制服的对段对话,还真容易被这样光伟正的笑容骗到。
  韩惜垂眼看了看对面伸过来的一只手,职业使然,她十分敏感地看到他虎口有一处白色水滴状污渍,应该是牛奶,但也可能是其他不明成分的液体。
  轻微洁癖的她点了下头,算是应下。
  纪尧晃了晃自己的手,勾起唇角笑了笑:“怎么,不给面子?”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眼角却像是要飞起来,一把撕掉了方才伪装出来的正经。
  韩惜没说话,这个人的言行远远超出了她对正常人类的认知。亦正亦痞的气质完美地糅杂在了同一个人身上,却又丝毫不显矛盾。
  纪尧收回手,似笑非笑:“行,这个梁子咱俩算是结上了,回头我就带领兄弟们……”
  忍无可忍的蔡局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呵斥道:“要造反!”
  纪尧笑着接上方才的话:“给你接风。”
  他个子高,站在她面前像是一堵密不透风的墙,韩惜抬头看了着眼前的男人,猝不及防之下,险些被那双深邃的眼睛吸了进去。
  他弯起唇角,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我眼里有星星,你要摘吗?”
  这句话就像一句魔咒,她竟真在那双眼睛里看见了星空,
  他很会诱导人,应该是个谈判和审讯高手。
  韩惜回过神来,保持着面上的无波无澜,轻巧错开他,闪进局长办公室,转身把门一关,整个世界安静了。
  韩惜跟蔡局报道完,临走时瞥见桌角透明文件袋里的一张照片。
  照片中女人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暗红色的血流了一地。她脸色青灰,被唇角那颗深棕色的美人痣一点,竟呈现出一种苍凉诡异的美感。
  韩惜眼前骤然闪现出那个提着饼干盒子,笑容比晚霞还要灿烂的女人。
  可这样一个人怎么会自杀呢?

第 2 章 ...
  刑侦一队办公室里的小崽们就跟打了兴奋剂的驴子似的,一会溜出去一趟,一会溜出去一趟,一个回来了,另一个马上接着出去。
  队长纪尧察觉到异动,从一叠资料里抬起头来,捏起桌上的粉笔头甩手往门口一扔,闲散开口:“周美丽,干什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