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破镜重圆 作者:erryg

都市 erryg 2018-06-23 收藏

本该是一段幸福的婚姻,却变成如今这样两两相望。

他爱她,她也爱他,可他们之间有着无法磨合的隔阂。

每当你抱着我说爱我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你曾近在家里,在这张床上抱了我最好的朋友。——宁法茵

不论你是仇视我,还是打骂我,甚至让我亲吻你的脚趾我都甘之如饴,因为我的心里从来就只有你。——庞励威

嫂嫂,我一直在你身后。——庞励欲

☆、001

  要属娱乐圈如今风头最劲的莫过於邓紫歆了,拍了几部大导演的电影,在噶别电影节上走红毯,还被提名了最佳女主角,遗憾的是最终没获奖,不过这已是非常难得。
  当她一飞回国内,就有无数的记者围住她,问这趟噶别电影节之旅怎麽样,她笑着回应,说很难得的经历。
  不少人还对她和庞氏大少庞励威的绯闻感兴趣,问他们是不是真的在一起。她大方地笑着说威少是有妻室的人,她不会破坏别人家庭。
  为了抢头版,又冒出了一些尖锐的问题,比如威芮大厦是庞氏旗下刚开盘的楼房,听说有一套办好手续就是给你的,还有杜导的女主角本来是邵美琳,因为威少是投资方,临时换了你上来,有这一回事吗?
  邓紫歆脸上依旧摆着笑,不过不再对问题做回应,颇有心虚的成分在里面,经纪人眼看不对头,连忙出来打圆场:紫馨很累了,要回家休息,麻烦记者朋友让一下。
  保镖挡开锲而不舍的记者,护着邓紫歆突出重围,一上车她就表扬了经纪人,“那几个记者不错。”
  摆脱了尾随的记者,经纪人把邓紫歆送到了B市的一片别墅区,这里不但地段好,而且环境优雅,是富人区的代表。
  “威少说要替你庆祝。”
  邓紫歆脸上立即浮现得意的表情,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走进那幢熟悉的房子,这里是庞励威特意买来给她的,要知道这里的一幢别墅价值八位数。
  她和庞励威相识在一场酒宴上,那时候她平平无奇,要知道娱乐圈最多的就是俊男靓女,没有厚实的靠山,很难在这一行打拼出头,於是她主动找上了庞励威。
  她事先打听过,庞励威和她妻子感情并不好,结婚五年还没有一个孩子,他一个月只回家几次,都是重要节日,就像完成任务。
  她可以知道庞励威对她很满意,当晚就送她回家,还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她有什麽需要尽管找他,自此她慢慢上位,挤掉了不少当红女星,有了如今的地位。
  邓紫歆进门时,看到庞励威端着一杯红酒,看着电视上她的新闻,正是她在机场被记者拦住的那段,衬衫扣子被他解了几个,袖子上卷,依旧充满着男性味道。
  “威少。”邓紫歆恭敬地叫道。
  “坐。”他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继续望着电视,“下次再有不识趣的记者问你这些问题,你别做回应,我自会处理。”
  “是。”
  他关掉电视,看着一脸局促的邓紫歆,笑着说:“怎麽了?以为我生气了?”
  “我本来不想回答的,是…”
  庞励威用手指点住她的嘴唇,“嘘…不说扫兴的事,这次去趟F国感觉怎麽样?”
  “F国很美,都怪你没时间陪我去。”
  邓紫歆见庞励威没生气,便摇着他手臂撒娇,“我还买了给你的礼物。”
  邓紫歆从行李袋里翻出精心挑选的礼物,缠着让庞励威打开看看喜不喜欢,庞励威很给面子地拆了,只是见盒子里装的是个精美的领带夹,有片刻的慌神。
  “我看你只别一个领带夹,就买了个新的给你换。”
  “很懂事。”庞励威不吝啬地赞道,只是她没发现他的烦躁。
  “今晚留下来吗?”邓紫歆期待地问道。
  “今晚还有事,你自己好好休息。”
  “好…”
  庞励威没多久就走了,只留一室的寂寥给邓紫歆,茶几上那杯没喝完的红酒印出她狰狞的面容,她拿起被他遗忘的领带夹,愤然地砸向玻璃杯,啪地一声晕开一片酒红色,乳白色的地毯上血红一块。
  庞励威极度暴躁,那个领带夹是宁法芮送给他的一周年结婚礼物,犹记得她当时的表情,羞涩中带点女人味,给他别上领带夹後,眼里闪着星光,他当时没忍住就在桌子上要了她,他们激情缠绵,水乳交融…
  庞励威被美好的回忆扼住了脖子,明明像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为什麽他和宁法芮却形同陌路了?甚至每次见面,她眼里都是厌恶,刺得他想剖心止痛。
  他手抖得厉害,怎麽也拿不牢响了许久的手机,数次掉在副驾驶上,他一生就一个罩门,只要一想起来,身体就不受控制颤抖,难过得喘不过气。
  来电是他的弟弟庞励裕,知会他不要忘了去机场接父母和宁法芮,语气里全是不耐烦。
  自小他们兄弟感情就很好,他比庞励裕足足大了九岁,又事事突出能干,自然而然地弟弟就把哥哥当成人生的偶像,直到他和宁法芮结婚,因为他抢了弟弟的女朋友。
  他父母很喜欢宁法芮这个儿媳,即使他们结婚五年未有一个孩子,依旧疼她,这次两老带着媳妇去了泰国拜佛,旨在为他们求个一儿半女,他们不知道的是宁法芮根本不想要孩子,正确的说是不想有庞励威的孩子。
  今天的局面是他一手造成的,所以他不怨,甚至已经破罐子破摔,只要宁法芮还冠着庞太太的名号,他於愿足矣。宁法芮再不喜欢他,还是很孝顺他的父母,看在两位老人家的份上,她给他做足面子,有时候他会怀疑宁法芮到底有没有心,可以无动於衷成那样。
  庞励威到机场的时候,庞励裕已经探头探脑地看着通道出口了,这画面深深刺痛了他,仿佛他们才是一家人。
  宁法芮大学读的法律,那时候她在图书馆帮忙,而庞励裕为找一本工商管理的参考书,找上了她,本该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基於一本书的缘分,开始了来往,庞励裕是个翩翩君子,礼节上都循规蹈矩,跟他大哥完全不同,那时候庞励威已经嚣张跋扈。
  在宁法芮答应他追求的当天,庞励裕就约了自己大哥出来,让他见见自己的女朋友,只是他不会想到就这一面,让庞励威深深迷上了宁法芮。
  走出通道的只有庞励威的父母,庞励裕没忍住,直接问道:“大嫂呢?”
  庞母责怪地瞪了庞励威一眼,“她说想多留几天。”
  庞励威没说话,他和宁法芮已经很久没见了,以为这次可以看看她,心里少不了失落,庞母不客气地说,“你再这样混下去,法芮如果想离婚,我们不会多加阻止,你自己看着办吧。”
作家的话:
手贱挖个新坑,之前在围脖上看到个小三抢了人家的丈夫还要抢她肚子里的孩子,恶心的一逼,想写个贱三被狂虐的文,不知道能不能写好,不知道会不会坑,所以还是那句:慎入!


☆、002

  庞父庞母坐了庞励裕的车子,剩下庞励威一个人,他的车上空荡荡,冷清得让人发怵,系好安全带,天空就飘了小雨,他摇上车窗,望着外面匆忙的行人发呆。
  有一次宁法芮在大雨中奔跑,差点撞上他的车,那时候她还是庞励裕的女朋友,他让她上车,被冻得不停颤抖的她,哆嗦地跟他说谢谢大哥。大哥两个字突然刺激到了他的神经,不由分说地吻了她,她被困在他和座椅之间瑟瑟发抖,生涩地任他为所欲为。他把宁法芮送到学校,让她和庞励裕分手,来做他女朋友,事後虽然宁法芮和庞励裕分了手,可是完全不理他。
  他早该知道宁法芮绝强的个性,她是容不下一点瑕疵的人,而他却让她的婚姻染上了那麽大的污点。
  宁法芮是坐同一班机回来的,她只是不想看到庞励威,等他们都离开了,她才拖着行李箱出来,机场的电视上又在放着邓紫歆的新闻,她就像看笑话一样看着她回答记者的问题。
  威芮大厦一听名字就是取自他们夫妻两个,是宁法芮一次心血来潮跟庞励威提的,没想到他第二天就叫人做了计划书,献宝似的拿来给宁法芮看,就像个讨糖吃的孩子。
  现在终於竣工了,可惜的是他们的婚姻也快走到尽头了,如果他敢让邓紫歆住进去,她不知能否控制得住不上门泼油漆。
  外面雨势越来越大,又赶上出租车交班,根本拦不到车,不禁有些後悔,看见的几辆车都被别人截走了,她感到一丝丝冷意,再不行只能叫庞励裕回来接她了。
  庞励威看着宁法芮站在机场门口哆嗦打颤,撑着伞拦了辆要赶去交班的出租车,付了几倍的钱,让他去接宁法芮。
  直到宁法芮坐车离开,庞励威才小心地跟在後面,路上庞励裕打来电话问他是不是要回家,庞励威说不了。这个家是庞父庞母的家,庞励威和庞励裕都已经搬出来住了,看着前面的出租车往庞父庞母的家去,庞励威悄悄尾随着。
  到了家门口,出租车司机说有人付过钱了,宁法芮没表现出吃惊,站在门口,等着庞励威的车,倒是庞励威看到宁法芮似乎在等着他而略微惊讶。
  “来了就一起进去吧。”
  庞励威受宠若惊,高兴得不知所措,频频点头,接过宁法芮手上的行李,一起推门进去,屋内的几个人看到他们夫妻进来,全是吞了鸡蛋一样张着嘴。
  “好好,就该这样。”
  宁法芮并没给庞励威好脸色看,席间她给庞父庞母夹菜,让庞励裕多吃鱼肉,才能负荷得了高强度的工作。
  庞励威很知足,能跟她同桌吃饭实属不易,让阿姨多拿了双筷子,给宁法芮夹菜,他怕她嫌弃他的筷子脏,让他高兴的是,宁法芮没将他夹的菜丢出去。
  因为刚回国,所以吃完饭没多打扰庞父庞母,宁法芮要庞励裕送她回家,庞励威脸色很难看,可是不敢出声说什麽,庞励裕见这情势,借口说有事。
  看到弟弟很识趣,庞励威决定少布置点事让他做,可以有时间去找个女朋友,不用担心他们会旧情复燃。
  宁法芮坐在後座,不发一语,庞励威只能从後视镜偷看她,看得没注意到前面亮起了红灯,差点撞到人,宁法芮责怪地说道,“你小心点,我不想陪你送命。”
  庞励威全是苦涩,她就像把利剑,总刺在最疼的地方,即使死,也不愿意和他一起。
  “威芮大楼已经完全竣工了,你要不要抽空去看看?”
  “没什麽好看的。”
  “毕竟当初…”
  “还有什麽意义?”宁法芮面无表情地发问。
  呛得他不知该做什麽回应,宁法芮闭目养神,庞励威看着心疼,“很累吗?”
  宁法芮没有回答,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不想理他,庞励威把车停在一旁,拿出毛毯盖在她身上,专注地望着她的睡颜,想要抚平她微蹙的眉头,可是伸出的手却不敢上前触碰,有那麽一刻,他想时间就这麽停住也未尝不可。
  车开到家门口刚熄火,宁法芮就醒过来了,她眼神迷离,眯着眼看庞励威,大抵确定了这是现实,推车下门,庞励威踟蹰着该不该进门,这本是他们的家…
  最後他还是跟了进去,宁法芮几乎把他当透明的,当着他的面关上了房门,他只能狼狈地进了客房,要说客房,不如说是他的房间,只要回家,他必定是住这个房间,宁法芮杜绝他的一切沾染她的房间。
  他们的结婚照被宁法芮丢弃了,他趁着她不注意又捡了回来,放置在了衣柜里,他抚摸着照片的人,一笔笔勾勒着。
  看着看着就情难自制,放出腿间的巨龙,迅速套弄起来,肉柱不断在手中涨大,他头往後仰,嘴里不停念着老婆,呼吸越来越急促,撸动的频率越来越快,手心一股湿热,一滴滴白浊落下来。
  宁法芮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去叫庞励威滚出去,有他在,她觉得空气都变得污浊,停驻在门口时,听到他急喘的声音,边自慰边喊着她,让她燥热不堪。
  忍下叫他滚的冲动,回到房间把自己重重摔在床上,只是那股燥热始终去不了,她空虚的小穴瘙痒不止,伸手按压突出的那点,咬唇呻吟,却怎麽也不能尽兴,重捶了下床,嘴里大骂混蛋。

 


☆、003

  邓紫歆机场的一席话占据了大多数杂志的头版,更有好事人士猜测她即将要嫁入庞家做少奶奶,对於外界的猜想,邓紫歆方面并未作出回应。
  还是庞父打了电话去教训庞励威,“少让那些不入流的小明星拿着我们家做噱头,你快四十的人,做事有点脑子。”
  这些天庞励威每天厚着脸皮回家,和宁法芮坐在同一张桌上吃饭,感觉得到她越来越不耐烦,估计今天就会叫他滚了,庞励威叹气。
  庞励威让秘书请了邵美琳做他的女伴,去参加晚上的慈善晚会,邵美琳是杜导指定的女主角,根本不会换她,庞励威作为投资方,是完全尊重导演的意思。
  先开始的是慈善拍卖,捐款所得将会全部捐给山区儿童,庞励威到的时候,拍卖已经开始,问了邵美琳有没有看中的东西,邵美琳客气地说没有。
  庞励威拿了今天拍卖手册,随意翻着,看到最後一页时身体僵硬,黑色礼服配上闪闪发光的钻石项链,再熟悉不过的组合,是他送给宁法芮结婚一周年的礼物,他特意叫意大利大师为她量身打造的。
  他亲自帮她穿上,最後又亲自帮她脱下,现在被她捐出去当拍卖品了,庞励威的喉咙发痛,眼睛酸涩,她的狠心他领教过,还是轻易被她伤得体无完肤。
  “现在台上的这件礼服是意大利大师全手工制作,上面的饰品也是大师一生珍藏,世上仅此一件,而这条钻石项链是大师的同门师弟所制作,钻石雕工细致,没有一点瑕疵,这绝妙的组合最适合送给心意的女性,在场的男嘉宾心动不如行动。”
  场下一片哗然,争先恐後地睁着竞拍,庞励威没有出价,只等着最後的报价,邵美琳身为女人,自然为台上的组合倾倒,不过她看得出来庞励威特别在乎这件宝贝,这麽大手笔的东西拥有者必然是非富即贵。
  “500万一次,还有没有高於500万的。”
  “800万。”所有人纷纷看向庞励威,再珍贵也不值800万。
  “900万。”之前出价500万的人不死心又叫了次价。
  “1000万。”庞励威再次出价。
  主持人擦了擦额头的汗水,“1000万一次,还有没有高於1000万的。”
  台下安静一篇,主持人又说:“1000万两次,1000万三次,成交。”
  一锤定音,自此拍卖会结束,而转入旁边的大厅,开始今晚的酒宴,跟他争夺的是庞氏多年来的死对头顾氏的副总裁顾炎,那人也只为斗一口气,叫了900万,故意抬高价格让庞励威买。
  顾炎端着杯酒过来,“威少真大方,我先谢谢你捐了1000万给山区儿童。”
  “做善事嘛。”
  “不过说来还挺好笑的,庞太太捐了件物品出来拍卖,而威少你花了1000万买回了太太的东西,这是你们夫妻俩做好事,还是事先没知会过对方啊?”顾炎笑得肆无忌惮。
  “顾副总对别人夫妻的事这麽感兴趣,还不如趁早娶个妻子,让顾老可以安享晚年。”
  “我娶妻是迟早的事,不过我崇尚两情相悦,可不想娶个老婆回来两看相厌,你说是不是啊威少?”
  “那我就等着顾副总的好消息了。”
  庞励威再没心情留在这里,吩咐司机送邵美琳回去,自己去门口打车,微凉的晚风吹在烫热的脸上很是舒服,他是个喝酒很容易上脸的人,一般人都不清楚他的酒量。
  有次也是喝了点酒,满脸通红,一身酒气,他跑到学校去找宁法芮,她以为他喝多了,搀着他往自己租房走,给他擦脸扇风,扶着他喝水,他就像个无赖缠着人又抱又亲,吃尽豆腐,那时候的宁法芮不像现在这样全身是刺,她既温柔又乖顺,由着他胡作非为。
  他趁着酒意给宁法芮打电话,对方不接,他不死心地又打,较真得像个孩子,最後宁法芮关机了,他就往家里打电话,宁法芮被逼得没办法,没好气地吼他想干嘛。
  “老婆,你来接我好不好?我喝多了回不了家。”
  “庞励威别再做这种幼稚的事了,我很了解你的酒量。”
  “我没骗你,你来接我吧。”庞励威低声下气地说道。
  “我要睡觉了,你想回来自己回来,还有我明天会叫锁匠来家里换锁。”
  宁法芮很利落地挂了电话,庞励威看着已经黯淡的屏幕发呆,他只是试试而已,不敢奢望宁法芮真会来接他,按住湿热的眼睛,在这黑夜里,他特别难受,她说明天会找人来换锁,那就意味着他不再被允许进入那套房子了。
  宁法芮带着手套擦拭着家具,只要被庞励威碰过的东西,她都觉得该擦一擦,她想今晚他应该不会回来了,等到明天换了锁,这里的一切都将恢复如新。
  在宁法芮跪着擦地板的时候,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庞励威一进门就看到穿着一席长衬衫,露出圆润的臀部,而白皙柔嫩的臀肉只被紧小的内裤包住一点,没猜错的话,她身上的衬衫还是他的,这样的画面无疑让他血脉喷张。
  宁法芮无时无刻不表现得庞励威就是个臭气熏天的垃圾,可是又矛盾地穿着他的衣服,贴身地包着她的肌肤,庞励威不知她在想些什麽。
  宁法芮继续擦着地板,她半包的臀部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清楚感觉到不争气的肉棒在渐渐变硬,想要扒开那条碍眼的内裤,狠命地捅进去,在里面全力冲刺。
  更要命的是他看到她半开的领口下没有任何遮蔽物,那对饱满的美乳若隐若现,庞励威全身的血液都在翻江倒海地涌动,西装裤无法挡住凸起的硬物,他必须马上离开这个容易引发他犯罪的现场。
  宁法芮没想过庞励威会突然回来,她只是辗转睡不着,所以起来做家务,这条衬衫是她平时常在家里穿的,既宽松又舒服,是庞励威很早前穿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