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都市 恍若晨曦 2018-06-20 收藏

她,没心没肺,没才没貌,随心所欲的飞往全世界各地,世界上除了是她不想要的宝贝,否则没有她得不到的东西。 他,帅气多金,有才有貌,低调却赫赫有名,没有人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更没有人知道他的财富有多大。 她,对于感兴趣的东西都偷,但是,就算她偷东偷西,也没想过要偷他的心,偏偏他一口咬定非她不可。 他,宠她宠得外人看得都眼红,天都嫉妒下起了红雨,而他却浑然不觉,恨不得把天上的月亮都摘下来给她。掏心掏肺的宠她爱她,结果却把她吓跑了。 可惜她满世界的跑,前脚刚到东京,他后脚就跟来,再飞西西里,他同样紧追不舍的随来 在这场爱情的追逐里,终究谁输谁赢?

【四神集团】系列之一:

冰冷的大床.上,她与他夜夜抵死缠.绵。

她是他的奴,他将她像奴隶一样拴着,囚禁在冰冷的豪宅中。

“我只想要自由,简单,平静的生活,想上你.床的女人多得是,为什么非要囚着我不可!”她如愤怒的囚兽,在他怀里抵死挣扎着。

“因为我还没玩腻。”男人露出一抹邪魅的笑,那双凤眼勾魂,薄唇摄魄,修长的手指抚着她的唇,就像一张无形的网,将她死死的禁锢。

难道这一生,她都摆脱不掉这个恶魔吗?

为了自由,她想尽一切办法摆脱这个男人,可是那张网勒的她愈发的紧,无法呼吸。

“冷少辰,如果你死,可以换回我的自由,那么我就让你不得好死。”

可是,誓言终究无法实现,明知这男人是毒,不能爱,她还是爱上了,爱得体无完肤直到他说,“童若,我玩够你了。”

然后扔给她一张红的刺眼的请柬。

她带着伤痕离开,伤未抚平,却瞪着那张令人目眩的俊美脸庞,眼睁睁的看着他中枪落海,空气中,永远少了他的味道。

原本向往的自由在这时,却显得不那么苍白,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一颗心已经随着那恶魔一起下了地狱。

五年后,恶魔卷土重来,用枪抵着她的额,用着近乎魅惑的声音,在她耳边低喃出可怕的誓言。

“若若,我来拉你一起下地狱。”

★★★

五年,他重生归来,却见她右手牵着俊俏的男孩,左手挽着他同母异父的弟弟。

“若若,五年的平静生活,似乎让你忘了过去。”他邪笑着看着她。

她血色尽退,紧紧地抓着儿子的手。

“妈咪,这个拽的二五八万的男人是谁?”儿子酷酷的问。

妈咪?他嘲讽的挑眉,五年没有他,她倒是过得很好,连儿子都有了。

“他是谁的种?”男人不悦的说,越觉得儿子的眉眼和她身边的男人很像。

“爹地,我要吃KFC。”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上她身边男人的身上。

男人双拳紧握,指尖泛白,冷冷一笑,“靳言诺,没想到你这么愿意捡人剩下的,当年,她是我玩够的,现在,我还要继续玩。就算是我冷少辰不要的女人,也不是别人能碰的。”

纠缠不休,缠绵缱绻,两个人的爱情,三个人的盅。

引子

    “我不要打掉他,你们谁也不准动我的孩子!谁也不准动!”童若紧紧地护着自己的小腹,像只受惊的野兽一样看着不断靠近的医生。

    “抱歉,这是辰少的吩咐。”医生冷冷的说,不带一点情绪,这种事,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眼前的女人,不是第一个为了辰少打胎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冷少辰呢?让他来见我!我要见他!否则你们谁也别想打掉我的孩子!”童若固执的说,手上拿着一把手术刀,不大,却够锋利。

    “辰少正在与靳小姐的订婚宴上,现在没空来看你。”一个男人冷冰冰的说道,“辰少吩咐过,童小姐你若是还想留在他身边,就把孩子打掉,他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哈哈哈哈哈!”童若疯狂的大笑,眼角的泪水却也同时决堤。

    她怎么忘了,怎么忘了今天是他订婚的日子?

    她前一秒还喜滋滋的告诉他自己怀孕了,他要当爸爸了,下一秒,他就丢给她一张大红的请柬。

    订婚!

    烫金的字那么刺眼,刺的她眼泪都流了下来。

    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却是她失去宝宝的日子,为什么偏偏选在今天,多么讽刺啊!

    手腕一转,手术刀突然对准了自己的心窝。

    “给他打电话!跟他说,要么来见我,要么就给我收尸,我和宝宝同归于尽!你问他,是要看我死吗?要看我死他才会满意吗?”她歇斯底里的大叫,眼中透着失去理智的疯狂。

    “阿泰!给他打电话,我要听他的选择,要么两个一起死!要么两个一起活!”

    阿泰冰冷的神色有了松动,叹出一口气,拨通了冷少辰的电话,还特意打开了手机的扬声器。

    “什么事?”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不用阿泰开口,童若便叫道:“冷少辰!你好狠的心!你若是要了我宝宝的命,我就下去一起陪他!”

    “随你的便。”冷,不含感情,甚至是厌恶。

    “哈哈哈哈!冷少辰!是你逼死我的!是你逼的,就算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我要咒你不得好死!哈哈哈哈!”她疯了,抬头看着天花板,疯狂的大笑,泪水却是那么苦涩。

    手术刀扬起,泛着寒光。

    “噗嗤!”

    手术刀深深地没入了胸口,在胸口散开腥红的花。

    冷少辰,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

    新文上传,请亲们多多支持啊~好看就收了吧~

   

001 误闯

    “哗——”

    水龙头开到最大,水“哗哗”的流着,童若捧着水,拼命的往脸上拍打,抬起头来,水珠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镜中的脸庞很稚嫩,还没经受过社会的洗礼。

    她双眼迷蒙,整张脸都通红通红的,这就是不胜酒力的结果。

    洗手间刚关上不久的门又被打开,走进两个女人,妆不是很浓,却很妖冶,再加上一身露到不能再露的洋装,很容易就猜出了她们的身份。

    童若并不惊讶,“情惑”酒吧作为T市最大的酒吧,打着酒吧的名头,做的却是夜总会的行当。

    听说涉猎的方小说西很广,陪酒,出台,毒书,一样不缺,城中的富豪都很喜欢到这里来,来了少不得就要找小姐作陪。

    “听说今晚辰少来了?”

    “来了,就在皇字一号房,你跑过来补妆不就是想让辰少看上你吗?还装得和不知道似的。”

    “你可别说你没抱着这种想法,咱们这种人不指望人家能看上自己,可是陪辰少出去一晚上都有一百万,有这机会谁不争取?”

    “哼!一百万?看够了那些恶心的老头子,辰少这种年轻又帅的,不给我钱我都愿意跟出去。”

    一阵香风飘过,两人已经走出了洗手间。

    童若甩甩昏沉的头,她扶着墙走出洗手间,眼前有点花,记得公司今晚包下的房间是直走左拐第二间。

    她摸索着墙往前走——

    “啊!”

    也没看清,就觉得眼前突然黑了一下,身子被人结结实实的撞上,打了个转跌倒在地上。

    “怎么搞的?走路也不会小心点!”一个女声刻薄的响起来,鄙视的看了她一眼,就不再停留,匆匆的离开。

    “真是,撞到人也不道个歉!”童若揉着屁股爬起来,扶着墙继续往前走,没发现自己走的其实是与刚才完全相反的方向。

    “左拐第二间……”童若数着房门,数到第二个,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开门进去了。

    一推门,童若直接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酒意瞬间清醒。

    房间内昏暗的灯光闪烁,每个人怀里都搂着一个女人,怀中的女人衣衫不整,任由男人的大手探进自己的衣衫,肆意的抚摸,娇.喘连连。

    房间中烟雾弥漫,熏得她眼睛痛,都流出了眼泪。

    “咳!”她被呛得忍不住咳出了声。

    “嗯?这是‘情惑’的新花招?角色扮演?”一个正埋首于女人胸前的男人眯着眼睛看着她,嘴角勾起了一抹兴味。

    ---------------------------------------------------

    亲们要多多收藏啊~

   

002 什么意思?

    “嗯?这是‘情惑’的新花招?角色扮演?”一个正埋首于女人胸前的男人眯着眼睛看着她,嘴角勾起了一抹兴味。

    不得不说童若的打扮和这个房间真的是格格不入,至少和那些女人差异极大。

    她只是穿了一件普通的圆领T恤和一条牛仔裤,实在是普通的很。

    “对不起,我……好像走错房间了。”童若红着脸说道。

    因为刚才那个男人说话的时候,其他人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甚至直接把怀中的女人压在身.下,开始进入正题。

    再也不敢看下去,她怀疑若是再在这里待下去,一定会脑充血而亡,狼狈的转身要走,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站住!”

    童若身子一僵,诧异的回头,循着声音,才发现角落的阴影中还坐着一个男人。

    他怀中的女人正卖力的忙碌着,男人黑色的衬衫,扣子已经开到了腹部,露出结实的胸膛,而女人的手,正在不规矩的摸向他的下腹。

    “滚开,否则剁了你的手。”男人不耐烦的说,眸中闪过寒意。

    女人吓得一哆嗦,一双手硬生生地停住,再也不敢往下摸,悻悻的坐好。

    “请问有什么事?”童若强作镇定,不过因为酒意而通红的脸早已变得苍白不已。

    “过来。”男人勾勾手指。

    童若皱眉,这是什么意思,以为勾勾手指,她就要过去?他当自己是谁?

    “很抱歉打扰了各位的雅兴,我走了。”童若说着就转身,心中隐隐觉得如果再待下去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砰!”站在门边,状似保镖的男人砰地一声把门关上,还很顺便的将门锁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童若回身,脸上已经染了怒色。

    “过来。”男人口气又阴冷了几分。

    “哟,看来辰少看上这个小美人儿了?”刚才第一个开口出声的男人轻佻的说,“那咱们可不敢抢了。”

    辰少?童若皱起眉,难道是刚才在洗手间里,那两个女人谈论的辰少?

    “我不是这里的员工,没必要听你的吩咐,把门打开,我要离开!”童若冷下脸来,敢情这帮人把她当成随便的女人了。

    话一出口,冷少辰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

    童若正暗自警觉着,身后突然有人用力推了一把,她整个人不自觉的往前踉跄了几步,没有站稳,硬生生的扑倒在地上,脸磕在沙发上,额头突然有个硬物顶住,传来阵阵滚烫。

    ---------------------------------------------------

    觉得好看就收藏吧~

003

    童若正暗自警觉着,身后突然有人用力推了一把,她整个人不自觉的往前踉跄了几步,没有站稳,硬生生的扑倒在地上,脸磕在沙发上,额头突然有个硬物顶住,传来阵阵滚烫。

    她诧异的抬头,这才发现自己的姿势有多么暧.昧,冷少辰修长的双腿就这么大咧咧的敞开着,而她,正好置于其间,一抬眼,就对上他下腹高高突起的帐篷。

    “唰!”

    童若脸瞬间爆红,大脑处于当机中,竟然忘了移开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帐篷,而帐篷很大方的在她的目光下,一点点的变得更大。

    刚才滚烫的热源,就是来自它吧!

    瞬间,童若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冷少辰丝毫没有遮掩的意思,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看着他。

    性.感的薄唇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冷冷的说:“怎么,已经这么迫不及待了?”

    四周口哨声此起彼伏,刚才那个轻佻的声音又想起来:“哟,看来又是一个拜倒在辰少西装裤下的女人。”

    童若脸火辣辣的,一想到他的那个方小说西刚才就放在她的脸上,就感觉自己的脸像要爆炸似的。

    现在又听到四周嘲讽又戏谑的声音,脸色立即变得一阵青一阵白。

    冷少辰微微倾身,低头看着她,一张俊美的脸便从阴影中显露出来。

    挑染成棕色的细碎短发散落在额前,几缕发丝落在眼前,配上妖.冶的琥珀色眸子,显得放.荡不羁。

    不得不说,他真是个好看的男人,好看到要用美来形容,那双琥珀色的双瞳似乎有蛊惑人心的作用,竟让她看的发直。

    直到感觉胸前一凉,她才反应过来。

    冷少辰的手竟然探进她的衣领,一叠厚纸塞进她的内衣,她知道,那应该是钱。

    男人的手顺势在她的丰.盈上摸了一把,引得丰.盈上生出战栗的鸡皮。

    “手感不错,有弹性,不是假的。”男人肆无忌惮的说,又引来周围一片不怀好意的笑声。

    “留下来陪本少喝酒,一万块钱就是你的。”

    一万块钱?可是她半年的工资,对于她这种工薪族来说是不少。

    她嘲讽的撇唇,眼中闪过厌恶,突然觉得塞在胸口的钱热的烫人,手毫不犹豫的伸进衣领,将钱取出,站起身的同时将那一厚摞钱用力的甩到男人的脸上,动作一气呵成,若非时机不对,还真保不准会有人为她叫好。

    ---------------------------------------------------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004 疯子

    她嘲讽的撇唇,眼中闪过厌恶,突然觉得塞在胸口的钱热的烫人,手毫不犹豫的伸进衣领,将钱取出,站起身的同时将那一厚摞钱用力的甩到男人的脸上,动作一气呵成,若非时机不对,还真保不准会有人为她叫好。

    “有钱就去找别人,别在这儿恶心我!”她一脸的厌恶,毫不客气的冷声讽刺。

    “嘶——”屋里所有人都齐齐的倒抽一口凉气,谁也顾不得怀中的女人了,纷纷将目光对准童若。

    这女人疯了,一定是疯了,居然敢跟辰少这么说话!

    静,诡异的静。

    童若这才发现不对,感觉这些人的眼睛就像聚光灯一样,太闪耀了。

    冷少辰眼睛眯了起来,散发出凛冽的光。

    “啊——!”

    童若手腕突然被人攫住,然后就是一阵天昏地暗,周围的一切统统旋转了起来,紧接着身上便压着一个让她动弹不得的重量。

    “妈.的不识抬举,到这种地方来玩还跟本少装什么清高!”冷少辰手捏着她的下巴,简直要将她的下巴生生捏碎。

TAG标签: 都市情缘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