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娇妻(NP) 作者:迦南

都市 迦南 2018-09-04 收藏

有个性能力强的老公什么体验?
林玉:大姨妈来了合不拢嘴,大姨妈走了合不拢腿。

作品標籤:喜劇、甜文、爽文
==================

被卖

  “妹妹,要找兼职吗?”

  林玉站在学校布告栏面前,垫起脚尖,伸长了脖子去看贴在最上面的兼职信息。听见声音回过头来,见一个长得颇为憨厚朴实的中年女人站在旁边,一脸热切地看着自己。

  “嗯,我在看兼职。”虽然是个陌生人,但林玉也不好意思不搭理,想着又是在学校,就点点头应了。

  “看妹妹的样子应该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吧?是这样的,我有个六岁的外孙,刚上小学没多久,跟不太上学校的课程,老师叫家长多辅导,妳说我一个从农村来的老婆子会啥?女儿女婿又忙着上班没时间管,他俩就让我来学校给孩子找个家教。妹妹妳愿不愿意做这个兼职啊?”

  林玉今年刚上大一,早年父母就双双因病去世,后来她跟着奶奶吃住在大伯家,大伯娘整天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看她不顺眼。奶奶去世后,更是变本加厉。好不容易熬到高中毕业考上大学,大伯娘却死活不愿意再给她掏学费和生活费。好在村长是个热心肠,出面给她东拼西凑借来了第一学期的学费。但这以后的学费和生活费就得林玉自己想办法了。

  林玉已经找了一份给一家饭店送外卖的兼职,但为了多赚钱,她还想找一份。

  所以一听中年女人的要求,立马就应承下来:“阿姨,我是这个学校的学生,非常愿意做这份兼职。您如果不放心的话,可以先听我给孩子上几节课。”

  “妹妹一看就是好人,我哪裏有什麽不放心的呢?那妳跟我来吧,我领妳去认认路。”中年女人异常开心地说道。

  再次醒来的时候,林玉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辆颠簸的车厢裏。她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只记得那个中年女人带着她七拐八弯穿过几条巷子,最后进了一间平房。中年女人给她倒了一杯饮料,她喝下去一会儿后就头脑发晕,特别想睡觉,最后就什麽都不知道了。

  刚醒过来,头部还有些晕眩,胃裏也不好受。她躺在角落裏,默不作声地观察着周围。

  她发现,满车厢横七竖八躺着七八个年轻女孩子,有几个衣衫淩乱,搂在一起呜呜地哭,声音小而压抑。

  再想想自己的遭遇,林玉心裏一乱,完了,估计遇上人贩子了!

  车子颠簸得厉害,应该是在山路上。人贩子这是要把她们卖到山裏去?想起以前在书裏和电视上看到的被拐卖的妇女在山裏的情况,林玉害怕得浑身发抖。这可怎麽办啊?她也要被卖给那样的地方供一群人糟蹋吗?

  林玉正心如乱麻,车却突然停下来了。外面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突然,两个又高又壮的男人打开车厢门翻了进来。

  林玉根本不敢抬头看那两个男人的脸,只尽量偷偷把身子往角落裏缩,祈求上天不要让这两个男人注意到自己。

  结果,头皮上突然一疼,林玉被迫抬起头,眼前出现一张满脸横肉的丑脸。

被买

  那男人不待林玉反应,已经一巴掌把她扇到一边,“呸,瘦得跟个鬼一样,浑身没二两肉,败兴!”

  最后,两个男人挑了两个丰乳肥臀的女孩子,拖到外面去压在草地上尽兴。

  听着两个女孩子不堪蹂躏的哭叫声和两个男人禽兽一样的粗喘声,林玉从来没像现在一样感谢过自己的大伯娘。要不是她苛待自己,不给她吃饱穿暖,还让她洗衣做饭干农活,她也不可能长成现在这样头发枯黄,全身干瘪的样子。

  不然今天就逃不掉被当众凌辱的命运了。想到这里,林玉又将自己的脸贴着车厢地板蹭了蹭,想着再丑一点,让那些人彻底忽略了自己才好。

  一个多小时后,那两个男人才把两个女孩扔回车厢。两个浑身精赤的女孩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地板上,已经昏迷了过去。全身都是青紫的掐痕,两个乳头被咬得血淋淋的,下身糊满腥臭的精液,鲜血一小股一小股地流出来……林玉不忍再看,转过头,身体抖得像筛糠一样。

  一路上走走停停,那两个男人只要一停下来就上来拉两个女孩子下去发泄兽欲。七八个女孩子里面但凡有点姿色的被两人糟蹋了个遍。

  五六天时间里,几个女孩子就靠着一顿一个冷馒头和一点清水吊着命。林玉原本就没什么肉的身体更瘦了,躺在地上像几块柴火拼在一起披了一张人皮。

  不过,林玉一点都不难过,即使饿也极力忍着,每顿都只吃半个馒头,喝一点点水,只期望自己再瘦一点,要是瘦得最后没人买,被两个男人扔掉就好了。

  第七天的时候,车开进一个村子,两个男人将林玉她们带下车,往村子里走。

  等走到一棵大黄桷树下的时候,周围已经围满了闻讯而来的村民。

  两个男人和村民讨价还价,谈成一个就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从卖出去的顺序看,那种丰乳肥臀的明显很走俏,基本上砍价不到一会儿就被领走了。

  林玉全身都在哆嗦,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面对什么。尽管满心害怕,但逃走的心思是一点不敢起的,都饿得快没力气了,如何跑得过这两个健壮如牛的男人?更何况人生地不熟的,她都不识路,能往哪儿逃?

  看着那些要么瞎眼要么缺胳膊的老男人一脸激动地把钱塞进人贩子手里,然后笑眯眯地领走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林玉的心越来越下沉。

  很快,就只剩下林玉一个人了。周围男人一脸嫌弃地上下打量她,又眼巴巴地看着两个人贩子,似乎还想让他俩从车里带几个姑娘出来。

  人贩子不满的挥挥手:“就这一个了,不要可就没了。”

  周围的人不动,也没走开,继续看着。

  “我要我要,这个我要了。”远处冲出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手里举着厚厚一塌票子,一边跑一边喊。

  这么大年纪的老头买自己干嘛?一瞬间,林玉就想起电视上报道那些变态老头的事情来。这下不仅脸,连嘴唇都染上了青灰。

遭嫌

  人群里爆发出阵阵取笑声:“魏老头,你买来是当媳妇儿还是儿媳妇儿啊?”“魏老头,少做点孽,把小姑娘让给别人吧!”……

  魏老头也不理,交了钱就上来拉起林玉就走,身后传来各种嘲笑的、下流的笑声。林玉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被拐卖后,她一直憋着,连哭都是不出声的默默流泪。

  如今也许是憋到了极限,也许是终于知道了自己的悲惨命运,伤心到了极处,所以无所顾忌地哭了出来。反正都这样了,大不了被打死吧,林玉这样想。

  “闺女,别哭,你到了我家,总比跟着那些天残地缺的强。”听林玉哭得伤心,魏老头停下来安慰她。可林玉哪里听得见,只想着自己悲苦的命运,从小死了爸妈,唯一疼爱自己的奶奶也去了。如今被卖进这深山老村,还不知道以后的日子多么悲惨。

  哭着哭着竟“嗯”的一声晕厥了过去。

  林玉软着身子往地下倒,把魏老头唬了一大跳,怕刚买来的人就没了气,人财两失,连忙上前探林玉鼻息。探到还有气息,松了一大口气,这才抱起林玉往家走。

  如果晕倒以后再也醒不过来就好了,林玉如是想。可是,蜂鸣的肚子和不断泛滥的口水根本不能让她如愿。

  林玉是在阵阵浓郁的肉香中醒过来的。吃了六七天的冷馒头,一丝荤腥不见,她现在馋肉馋得要命。

  盖在身上的是一床蓝底粉花的薄棉被,被单洗得很干净,还有一股淡淡的肥皂味道。

  这个老头还挺爱干净,林玉想着,慢慢坐起身。

  “啊!!!”冷不丁看见床头坐着一个身材异常高壮的男人,林玉吓得尖叫出来。

  “醒得正好,来,闺女,吃碗鸡肉,看你瘦的。”魏老头听见林玉的叫声,端起鸡肉就奔了进来。

  等吃饱了是不是就要……林玉又害怕起来。可是,她实在是太饿了。那两个人贩子今天连冷馒头都没给她们一个。

  要死就死吧,是之前也不要做个饿死鬼!林玉壮士断腕一般接过碗,夹了一块鸡肉塞进嘴里,又“哈西哈西”地吐了出来,太烫了!

  等她吃完一碗,魏老头立刻接过碗:“我再去给你舀一碗,锅里还多得很。”

  林玉意犹未尽地舔舔唇上沾染上的油,她的确没吃饱。

  吃第二碗鸡肉时,林玉明显没了吃第一碗时的急切,这下终于能尝出鸡肉的滋味了,里面还有一些蘑菇,入口嫩滑无比。

  魏老头笑眯眯看了一会儿林玉吃鸡肉,期期艾艾开了口:“闺女,这是我儿子魏大刚,我带你回来说想让你给俺做儿媳妇的。”

  “啪嗒”一声,林玉手里的筷子掉在了地上,看着眼前这黑塔一般的男人,要是可以选的话,她还不如选老头呢。起码看这老头的身板,她估计能活久一点。

  魏大刚皱紧浓眉,一脸的嫌弃:“爹,这也太瘦太小了!哪当得了媳妇儿啊!”

  魏老头满脸悔恨:“爹去得晚了啊!胖的都被挑完了。要是再晚点,连这个都轮不上了。”

  “不过不用担心。看这闺女胃口这么好,咱们家伙食这么好,总能胖起来。”魏老头安慰着极度不满意的儿子。

  听魏老头这么一说,林玉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禁不住诱惑吃这两碗鸡肉了。她想,以后再也不吃了。

洗澡

  山里的天黑的早,也没什么娱乐,为了节约电和煤油,家家基本上都是天一黑就关门睡觉了。

  除了偶尔传来的狗吠和虫鸣,村里安静得如无人之境。然而,此时的林玉却静不下来,心跳得像擂鼓一样。因为吃过晚饭后,魏老头回了房间,魏大刚却进了自己这个房间。

  他不是嫌弃自己吗?为什么还要进来?难道说今晚就要……

  魏大刚站在床边,看着面前这个低着头,身子抖得像犯羊角风的小女人,心里一阵气闷。离得近了,又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