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八零海鲜大王 作者:寒小期

穿越 寒小期 2020-05-22 收藏

锦绣龙虾帝王蟹,鲍鱼海参象拔蚌,
  佛手香螺海蛎子,乌贼海蜇大黄鱼。
  再来一道东海小白龙,齐活喽~
  【海鲜大王的深夜食堂。】
  食用指南:
  ①年代系列文之三。
  ②作者无逻辑星人,本文背景架空,不喜误入,谢绝扒榜考据。
  内容标签: 美食 爽文 市井生活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秀红 ┃ 配角: ┃ 其它:
  ==================


第001章
  “秀红啊,你这倔脾气啥时候能改改呢?”
  “当初让你想清楚了再嫁,你非说婆婆不好,但男人是你自己中意的。行吧,先前有你男人护着,现在他没了,俩孩子又那么小,往后你可怎么过啊?”
  “我给你算一笔账,就先不说你自己了,俩孩子要吃要喝要上学,长大以后还要盖新房娶媳妇,这得多少钱?要是你婆家靠谱也就算了,可他们连队里补偿的二十块钱都拿走了.你不赶紧改嫁,你还能指望什么呢?啊哟,你倒是说句话啊!你可真急死我了!”
  ……
  刘秀红目光呆滞的抱着双膝坐在床头,她真的不想说话,却架不住娘家大姐一而再再而三的逼她表态。
  又迟疑了一会儿,她才哑着嗓子开了口:“我能说什么呢?孩子是我的,他们爹没了,难不成还要让他们连妈都没了?”
  “敢情我说了这么多话,你全没听进耳里?他俩是老许家的金孙,那许老太婆还能真的撂开手不管了?你呀,就是太死心眼,现在孩子还小,等再大一些才是真的丢不开手了!”
  秀红她娘家大姐名唤刘帅红,跟她前后脚嫁到了同一个生产队里,两家隔了大半个生产队,平日里倒也不常见面,毕竟人人都要干活赚工分,谁也没空闲磨牙。
  可就在半月前,刘秀红的丈夫出了意外,人没了……
  这年头,失了家里的顶梁柱,日子是真的没法过。刘帅红是早也劝晚也劝,就想劝妹子丢下孩子回娘家改嫁去。就是再嫁是比不上头一个,可就算条件再差,也总比现在强吧?
  “这都半个月了,车轱辘一样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你就是块石头也该开窍了吧?”见妹子就是死活不松口,刘帅红简直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你婆婆、小叔子、小姑子都不是好相与的人,你要是留下来,他们铁定往死里蹉跎你!”
  “大姐,你别说了,我已经想清楚了。”刘秀红微微侧过脸来,目光里的呆滞逐渐变成了坚定,她看着娘家大姐,一字一顿的说,“我不改嫁。”
  “行,你记得以后可别找我哭!”
  刘秀红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只岔开道:“大姐,你给我带的衣服呢?不是说你们航航穿不了了?”
  “你你你……你就知道衣服!衣服衣服!我跟你说正事你听见了没?”
  “那大姐你明个儿过来时,别忘了带上衣服。”
  再一次把大姐气走后,刘秀红只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大姐的好意她心领了,可她实在是没办法狠心丢下俩年幼的孩子。
  她的俩孩子,大的五岁,小的还要再过一个月才满一周岁。叫她如何狠心丢开手?再说了,丈夫没了她是伤心,俩孩子也一样不好受。
  刘秀红起身下床,唤醒了睡在里头的小儿子,抱孩子去了外屋。
  其实,他们家统共也就内外两个屋,里头那间是全家人睡觉的地方。他们这一带地处南方,没的北方那种炕,却也没有正经的床睡,多半都是自己打两条长凳,再往上头搁几块木板,拼的简易的床睡的。床都这般将就了,旁的家舍就更别指望了,就她家而言,整个里屋就两个破木箱子,还是她当初嫁过来时,娘家爹给她打的。
  外屋比里屋稍稍好点儿,起码有桌子也有板凳,还有一口砌在窗户底下的土灶,水缸米桶碗橱也都一应俱全。
  刘秀红让小儿子乖乖坐在小板凳上,她自己打开米桶一看,米只剩下了浅浅的一层。不得已,她只能少少的舀了一点,又拿了根大红薯削皮切块。
  原先,她是真没觉得日子过得苦,丈夫是渔业队的出海队员,月月都能往家里拿八块钱的工资和四十斤粮票,每回出海归来还能带些鱼虾螃蟹,哪怕只是些半死不活的小鱼,那也能改善下家里的伙食。
  如今,丈夫才走了半个多月,家里的一切都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刘秀红一面生火煮红薯粥,一面忍不住望着灶膛里跳动的火苗发呆。
  其实,大姐说的话她都听在耳里,她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会有多艰难,也明白要是她松口改嫁日子会轻松很多,而且就像大姐说的那样,她婆婆甭管嘴上嚷嚷的再厉害,也不会真的丢开俩孩子不管的,可再怎么样,她都狠不下心来。
  红薯粥的甜香味逐渐在空气里蔓延开来,刘秀红回了神,一面将灶膛里的火拨小,一面起身拿碗筷准备盛粥:“日子再难,总该想法子熬过去。”
  这话与其说是对小儿子说的,不如说是她在给自己鼓劲儿。
  片刻后,她盛了三碗粥,两碗多是白米,另一碗乍一眼看去俱是发软的红薯块,因着天气太热了,先放在饭桌上晾着,打算放凉了再吃。
  趁着这工夫,她简单的给自己和孩子洗了脸和手,又往屋外张望了几眼,后来索性抱着孩子走到了外头,站在高处往滩涂方向喊:“豪豪!回家吃饭了!”
  相较于懵懂无知的小儿子,五岁的大儿子在这段时间的变化,才让刘秀红最为心痛。
  以往,大儿子豪豪最是淘气好动了,整日里话多的烦人,成天上蹿下跳的,跟个小皮猴儿似的。可自打大半月前丈夫出事后,豪豪一下子安静了许多,见天的往外跑,恨不得扎根在滩涂上,不到饭点不着家,有时候还要她催着才回家。
  而滩涂那块儿……
  刘秀红咽下了满嘴的苦涩,站在门前望着由远及近的大儿子,到底没忍心责怪,只淡淡的道:“先吃饭吧。”
  “嗯。”豪豪跟只穿着小肚兜的弟弟不同,他是光着上身只穿了个裤衩,头上身上都是水珠子,也不知道是海水还是汗水。
  他回了家就先将手里的竹篮往地上一放,转身就走到了饭桌前,也懒得坐下来,就站在桌子边上,大口大口的吃起了早饭。
  刘秀红瞥了眼豪豪拿回家的竹篮,见里头盛了不少鱼虾蟹贝壳海菜,乱七八糟的堆了半个篮子,心里略一盘算,便道:“中午给你们煮羹吃。”
  羹算是他们沿海这一带常见的吃法了,不拘往里头放菜还是肉,或者鱼虾蟹乱放一气,煮成糊糊状就是一道羹汤了。要是加点儿面,还能做成面羹,既当菜又当饭,还省了放油,大人小孩都吃的。
  又见儿子吃得凶,刘秀红劝他:“慢点儿吃。”
  豪豪不听:“我吃完饭还要去滩涂上呢!”
  海边长大的孩子,倒是清楚涨退潮的时间,再说滩涂边上有的是人,因此刘秀红并不担心儿子出事,却还是道:“等日头高了就回家歇着。”
  “妈,爹今天回来吗?他啥时候才回家呢?”五岁的豪豪其实不太清楚生死问题,几大口呼噜完碗里的米粥,他一抹嘴,“算了,我还是去等着吧。”
  拿上刘秀红刚腾出来的竹篮,他光着脚丫子飞一般的跑出了家门。
  刘秀红目送大儿子跑得没了人影,这才端着碗喂小儿子吃饭,等下她还要带着儿子去上工。
  丈夫没了,日子总归还得过下去。原先,她补渔网赚的工分是补贴家用,因为孩子太小的缘故,她偶尔会只上半天工,横竖工分是按照时间算的,也没人会说她。可如今不同了,她得靠这活儿养家糊口。
  喂完了小儿子,又匆匆的扒拉了一口,刘秀红背上儿子拎起板凳,就出门上工去了。
  他们生产队跟其他地界不同,又细分成了农业队和渔业队。这农业队的自然是下地干活,如今是农忙时节,农业队的人连轴转,实在是忙不过来了,还会拨渔业队的过去帮忙。当然,渔业队该出海捕鱼的还是得出海,只是剩下些老弱妇孺,留下来晒鱼补网。
  刘秀红娘家婆家都是渔业队的,不会农业队的活儿,就算眼馋那头的高工分,她也只能往晒渔场去。好在,补渔网这活儿她熟,好好干赚的工分勉强也够养活自己和俩孩子了。
  八十年代初期的小渔村,基本上家家户户都能解决最基本的温饱问题,日子过得不说有多好,起码比前些年可要好上太多了。尤其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最近两年还多了来渔村收鱼的个体户,以前那些投机倒把的活儿也变成合法的了,倒是让小渔村的日子,一天天的好了起来。
  眼瞅着晒渔场近在眼前,刘秀红调整了一下背带,让小儿子趴得舒服一些,大步流星的往前头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书啦!
  求收藏=3=


第002章
  晒渔场算是整个生产队里难得的大块地儿,这也是因为他们这儿的地少得可怜,稍微好点儿的都开垦做了农田,就连山地也满是红薯土豆。
  偏晒渔场是省不了的,天气好时成排成排的晒鱼,边角处就织网补网,以前开大会时,也会临时征用一下,等地里的收成都上来了还要兼做晒粮的地儿。
  这会儿,半个晒渔场都被腾空了,算算日子,地里的粮食也该收上来了。此时的晒渔场里,只有零星几个人站在角落里,等着妇女主任发活儿。
  刘秀红过去时,明显的感觉到那几人往自己身上多瞧了两眼,她也没说什么,只低着头上前,说要领织网的活儿。
  补渔网明显要轻松很多,但工分也低,干半天才得三个工分。织渔网就不同了,是按照多少网眼多长尺寸来算,干得好就拿得多,当然要是磨洋工的话,怕是还不如补渔网的。
  “行吧,自己去拿尼龙绳。”妇女主任看了她一眼,在手里的本子上划拉了两下,指了指旁边。
  刘秀红依言领了材料,随便寻了个空地,放下板凳就开始做活儿。这织渔网也是有技巧的,一手竹片一手梭子,不熟练的人怕是得低头凝神细看着,可干熟了的人却是动作灵巧的穿梭引线,轻轻一挑一勾,再打个转儿,一穿一拉,重复个两遍后,一个网眼就织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