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原著杀我 作者:扶桑知我

穿越 扶桑知我 2020-05-22 收藏

傅绾穿成修仙文中的恶毒女二,得了“不按原剧情走就会死”的病。
  原书女主是清纯高傲的门派大师姐,一路开挂升级走上人生巅峰。
  傅绾认真当一个恶毒小师妹,负责作死作死再作死。
  她从小嘲讽大师姐是搓衣板身材,在给大师姐捅刀的反派之路上策马奔腾。
  傅绾嫉妒大师姐天资聪颖,心生恶念,于是在她丹药中投毒。
  没想到大师姐面不改色吞下丹药,摸着傅绾的头说还是小师妹最关心我。
  傅绾见大师姐得了绝世功法,又羡又妒,使出毒计将功法抢夺。
  没想到大师姐把功法本子在她面前一丢,捧着傅绾的脸说小师妹要啥我再去给你抢。
  某日,她被大师姐按到墙上,低哑磁性的嗓音回响耳畔:“小师妹要什么我都给了,现在可否收点利息?”
  傅绾摸着他的平坦胸膛,差点没晕过去,妈的原著杀我,现在谁能告诉她为啥大师姐是个男的?
  PS【高亮】男主女装,不娘,原因文中解释。
  一句话简介:恶毒小师妹被宠日常
  内容标签: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绾,宁蘅 ┃ 配角:没有一个正经人 ┃ 其它:
  ==================
  作品简评:征文活动优秀作品奖章
  古代组主题征文“新穿越新气象”优秀作品


第1章
  皎洁的月亮在树梢云间悄悄露了头,若隐若现的鸟鸣声已经淡去。
  一位挽着轻纱,身姿曼妙的女子在这清幽的小院前徘徊着,时不时拿手敲一下自己的脑壳。
  这是傅绾在这处小院前徘徊的第一百零八圈。
  早在下了晚课,日垂西方之时,她就已经来到小院前了。
  傅绾觉得今天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日子。
  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准备开始走剧情,做一个恶毒女配应该做的事。
  每当想起这事,傅绾就很想吐血三升以示悲愤。
  她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她千不该万不该,看了那本大女主升级流修仙小说的。
  该书名曰《为仙》,剧情非常套路。
  大致讲的是身为天道宠儿的女主,是如何从零级开始历练,打怪升级搜罗灵宝走上人生巅峰的。
  作为一本玛丽苏小说,《为仙》中为女主痴为女主狂为女主哐哐砸大墙的优质男性角色众多,满脑子想着给女主使绊子的无脑恶毒女配也很多。
  而傅绾现在的这个身份——女主宁蘅的小师妹傅绾,就是其中最恶毒最蠢的角色。
  她身为宁蘅的同门师妹,嫉恨宁蘅天资聪颖,得天道眷顾,从小就对宁蘅恶语相向,多次暗算毒害宁蘅。
  傅绾的陷害之举如同跳梁小丑,宁蘅多次化险为夷,还发挥她的圣母本性,每次都会原谅这位小师妹。
  ——这是傅绾弃文的原因。
  因为傅绾看到《为仙》的九百九十九章,宁蘅修为已达大乘九重境,马上就要修为大圆满之时,这个与自己同名的恶毒女配竟然还没有领便当,时不时还跳出来恶心大家。
  这么恶毒还这么蠢的女配!怎么还不领便当?
  傅绾当时就怒而弃文,愤然睡去,醒来时发现自己穿到了这个女配身上。
  一想到文中那位叫“傅绾”的恶毒女人做的破事,傅绾就脑壳疼。
  她也不是没想过不按原剧情走,安分做一个门派小师妹或者是离女主远远的。
  但是一旦她有类似的念头或者是没按原剧情的大致走向做,傅绾脑海深处就传来剧痛。
  她相信,只要她敢偏离原剧情,她肯定会死。
  所以,为了保住小命,傅绾只能含泪做一个恶毒小师妹,平时没少埋汰她大师姐。
  当一个坏人当久了。
  傅绾竟然还觉得这感觉竟然该死的美妙。
  反正她看过原书,自己能至少蹦跶到九百九十九章,不是那种活不过第一集 的憨批配角。
  按凡人的寿命算,她还有几百年好活,比当一个普通人快乐多了。
  但是今天不一样。
  她傅绾,今天就要做一个恶毒女配应该做的事了!
  按照原书的剧情,她要潜入宁蘅大师姐的修炼的院子里,偷出宁蘅采了山门中灵植制成的极品灵丹,借花献佛分给门中其他弟子,以此来获得门中其他师兄妹的好感,可谓一箭双雕之计。
  当然这个愚蠢的计谋也被收到灵丹的一位小师弟识破了,他发现了这仙丹其实是宁蘅炼制的。
  傅绾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让宁蘅成了大家口中的“好师姐”。
  所以,现在的傅绾蹲在宁蘅的小院前,拍了几下自己的脑袋。
  且不论原书中傅绾的行为有多智障,她现在纠结的是……
  她该如何潜入宁蘅的院里,然后经过她的闺房,走到丹房中将仙丹偷出来?
  原书里说得倒轻松,什么“是夜,傅绾怀着心中无尽的妒火,盗取了宁蘅灵丹……”
  但要知道,在修仙的世界里,大家都是非常注重隐私的,宁蘅的院里自然下了防止闲杂人等进入的禁制。
  这可是修仙奇才的灵丹诶,岂是那么轻易能够盗取的?
  傅绾其实是知道解开宁蘅小院禁制的口诀的,但是她不想用。
  因为一旦使用口诀进入,定然会通知宁蘅。
  所以傅绾选择直接用蛮力破开围绕整个院子的禁制,其原理大概类似于用手在塑料袋上抠一个洞。
  傅绾气沉丹田,伸出手。
  她的指尖闪烁着金色的光芒,罡气缭绕,锋锐至极。
  说起来,这一招破甲术还是宁蘅教她的,可以破开其他修士的防御,当然也可以用来破开简单的禁制。
  很快,无形的波纹在傅绾的指尖激荡开,如轻纱雾帐一般的禁制缓缓董凯,来自宁蘅院中的清雅莲香沁入傅绾鼻尖。
  成功了。
  傅绾赶紧调动气息,努力将这个漏洞破开。
  没想到却遭到了反弹。
  这是宁蘅亲自下的禁制,只见在虚空之中闪过几道银光,直直朝着傅绾的双手而来。
  但此时退开已来不及,傅绾只能任由那刀光缠绕上她的右手,直接将禁制漏洞破开,身形一动,挤进了院子。
  待她收回手的时候,发现右手的手腕和手背上都有道道伤痕,鲜血淋漓。
  她是修仙之人,好歹也是筑基期的修士一枚,肉身也算得上是刀枪不入,但还是受了伤。
  傅绾管不了那么多,只能将受伤的手缩回袖子里,忍着痛,继续干正事。
  她抬眼看了一眼宁蘅睡觉的房间,没有烛火的光亮,应当是睡下了。
  丹房就在她闺房隔壁,傅绾动作很快,蹑手蹑脚地潜入丹房,将灵丹瓶子攥在没有受伤的左手里。
  就在她从丹房中走出来的时候,从隔壁的宁蘅房间里传来了一声呼唤。
  这声音低柔中带着些磁性,不似寻常女子的娇媚,如冰似雪般清冷。
  这声音说道:“绾绾。”
  傅绾:她在叫“绾绾”,跟我的名字还差了一个字,所以跟我傅绾有什么关系?
  于是她假装没听到,准备溜走。
  那声音一连唤了两声绾绾,直到傅绾即将一脚踏出小院的时候,声音加重了半分语气,一字一顿说道:“傅绾。”
  傅绾缩回踏出院门的脚,无奈转身,走进宁蘅的房间里。
  她紧张地攥着左手手心里的药瓶,推开了门。
  “阿蘅师姐,你还没睡?”傅绾尽量让自己显得若无其事。
  她抬头看着眼前的宁蘅,还是忍不住感叹一声。
  不愧是女主,宁蘅那是真他娘的好看。
  只见宁蘅坐在桌前,正轻轻抬了眼看她,长睫下的星眸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她手中正拿着一支简简单单的白玉簪,抬手将满头青丝束起,墨色长发自白颈间泻下。
  宁蘅身后的玉桌上没有旁余的装饰,仅有一盏长明灯,灯盏以七彩琉璃雕琢,在火光跳跃下,映出着如贝类内壳般的琉璃色泽来。
  这似梦似幻的七彩光芒镀在宁蘅脸颊侧边,更衬她肌肤莹润,宛如上好的白玉。
  宁蘅的脸部轮廓算不上多柔软娇媚,带着些潇洒清冷的线条弧度,似画师笔下最完美的作品。
  明明是该轻挑起来魅惑人心的薄薄笑唇,却被她抿下一条冷淡的弧线。
  此时,冷淡的弧线微微上翘,宁蘅开口:“你怎么来了?”
  “我……我……你……就……”傅绾支支吾吾了半天,想找个合理的理由解释她今晚潜入宁蘅院子的行为。
  “抬手。”宁蘅上下打量了一下傅绾,启唇冷冰冰地说了两个字。
  完了……被发现了。
  傅绾左手里还攥着从宁蘅丹房中偷来的灵丹瓶子。
  她不由自主地伸出自己的左手,里面的灵丹瓶子差点被她捏碎。
  宁蘅长眉挑起:“不是这只。”
  “哦。”傅绾长舒一口气,伸出自己因破开宁蘅院子禁制而受伤的右手。
  一道温暖柔和的触感自手心处传来,宁蘅指腹贴上傅绾的手腕内侧。
  宁蘅垂眸,指尖闪烁着治疗法术的白色暖光,她在治疗傅绾手上的伤。
  “我院里的禁制口诀你不是知道么?”宁蘅问道。
  傅绾一愣,她当然知道。
  但是她潜入宁蘅院子是要来干坏事的呀!
  这左手里的罪证还在呢。
  所以她只能一抬头,傲娇说道:“我忘了。”
  宁蘅指尖一顿,停在傅绾的手背上,修剪圆润的指尖轻轻触着她皮肤下的血管经络。
  “我生辰你都记不得?”她轻哼一声。
  我是恶毒女配啊!记你生辰做什么?
  傅绾恨不得摇晃这位给她认真治伤的师姐肩膀,让她认清现实。
  她乖乖地伸直手臂,让宁蘅给她治疗伤口,一边当白眼狼:“我自己的生辰我都记不得,怎么还记得你的?”
  “忘了就忘了,我再念一遍给你听。”宁蘅抬起眼睫,淡淡扫了一眼傅绾。

TAG标签: 甜文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