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霸王花的古代探案生活 作者:米粒小酒窝

穿越 米粒小酒窝 2020-05-22 收藏

颜末是蝉联三届的全国散打冠军,是警中霸王花,一次出任务,带着自己一身装备,意外穿到古代,阴差阳错之下,被误认为男人,成了一名捕头。
  为了保住铁饭碗,颜末只能拼命捂住自己的马甲,生怕暴露自己女人的身份。
  本想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但在一次次命案中,为求真相,缉拿真凶,颜末每次都会挺身而出,不惧危险。
  小小身板,却有巨力
  一力降十会,一巧破千斤
  自从有了颜末,破案率直线上升,引起了大理寺卿的关注。
  大理寺卿:很可以,来我手下办事吧。
  传闻大理寺卿眼神毒辣,任何谎言和假象在他面前都如薄纸般脆弱……而且此人狠辣无情,最擅长不给人留余地,眼里容不了沙子……
  最最重要的是,大理寺卿极其厌烦身边出现女人!每次碰到靠近的女人,都如秋风扫落叶般冷酷无情!
  颜末:……请问我有权利拒绝吗
  大理寺卿:你可以试试。
  颜末:……
  内容标签: 强强 穿越时空 女强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末、邢陌言 ┃ 配角:  ┃ 其它:打脸,爽文,1v1
  一句话简介:女扮男装捂紧小马甲的探案生活


第1章 女扮男装
  年关将至,京城出了一件大事,国子监的一位学生被分尸,在猪舍被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经残缺不堪。大瀚朝文启帝震怒,下令大理寺协同刑部一起查案,七天之内必须给出结果。
  ......
  国子监敬字号宿舍
  颜末抱着足有半人高的木桶,跟在小司后面,去收宿舍门前被挂出来的待洗衣物。
  “咱们国子监浣衣舍只收敬字号监生的衣服,博字号和修字号那些监生大人们,他们的衣服从来都不用我们洗。”
  啪叽,又有两件衣服不客气的扔进了木桶里。
  颜末用腿将木桶往上蹭了蹭,蹭到只露出一双杏仁眼的高度,不耻下问:“为什么?”
  小司啧啧两声,语气微微上扬,“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也对,你才来不久,不知道也正常,咳,那我告诉你,国子监博字号宿舍是给皇族子弟住的地方,修字号是给官僚子弟住的地方,不过他们基本不住这里,这两个宿舍常年都是空的,至于敬字号住的监生,都是从各地选拔进来的......”
  听听这未尽之意,颜末懂了:“平民?”
  “那可不。”小司左右看了看,凑近颜末,小声提醒:“博字号和修字号那些监生大人们都有专人伺候,用不着我们,所以我们浣衣舍就专门伺候敬字号住的监生,不过你可别小瞧他们,能进国子监的平民,才华学问,哪个不是顶尖的,未来前途不可限量。而且人家虽说是平民,有的可是富甲一方呢,就冲这个,博字号和修字号那些监生大人们,也和这些人玩的不错。”
  “那家境贫寒的呢?”颜末想着这两天搜集的信息,试探道:“会不会被欺负?”
  宿舍划分都如此阶级分明,才华学问在这里顶尖又有什么用,没背景还冒出头,不就是个活靶子吗。
  “那肯定会被欺负,没权没势的,在这里可不就得......”小司反应过来,自知失言,连忙停顿下来,敲敲颜末抱着的大木桶:“你问这个干嘛,和你又没关系,不过话说回来,你一直抱着这么大的木桶,不累吗?”
  “不累,我力气大。”颜末双手抱着木桶,又往上提了提,“小司哥,郭宾鸿家境并不好,他平日里没少受欺负吧。”
  小司狠狠吸了一口气,瞪大眼睛看着颜末,脸色都白了一度:“你突然说起......说起他干什么!”
  “我觉得他挺可怜的。”颜末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如果他没有被人分尸,成绩那么拔尖,未来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小司明显忌讳这个话题,“人都死了,还死的那么惨......”
  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明显朝着敬字号宿舍而来,小司连忙扯着颜末走向角落。
  圆形拱门进来三个人。
  “这里就是敬字号宿舍。”说话之人是国子监祭酒夏敏,五十多的年纪,脸色看起来有些憔悴,国子监出了如此耸人听闻的大事,他难辞其咎,“陆大人,钟大人,郭宾鸿的宿舍就在前面。”
  陆鸿飞点点头,往旁边看了一眼,“那两人是谁?”
  钟诚均顺着陆鸿飞的视线看过去,挑了挑眉,“嚯,好一个小矮子,力气竟然这么大。”
  颜末脸黑了。
  大木桶挡着颜末大半个身体,只露出半个脑袋和半截小腿,远远看去,活像个木桶人。
  这副造型,想不惹人注意都难。
  夏敏皱着眉,沉声道:“你们二人过来说话。”
  小司何曾与这些大人物说过话,吓得腿肚子都软了,情不自禁捏住颜末的袖子,被颜末带着走了几步,这才反应过来,偷偷看了颜末一眼,见他木桶后的脸一点慌乱都没有,不免有些佩服。
  这小身板,不仅力气大的惊人,胆子竟也很大,小司突然觉得颜末好可靠一男的。
  ......
  如果让他知道颜末其实是个女的,估计就不会这样想了。
  颜末不清楚小司的心理活动,她一番心思都在前面三个人身上。
  这是颜末穿到大瀚朝之后,第一次正儿八经和朝廷官员有所交集,国子监祭酒夏敏,她认得,远远看过一次,夏敏旁边两个年轻男人,她没见过,但对两人的身份,能猜出一二。
  如今国子监被禁严,案件未查明之前,监生不得无故外出,外人自然也不能随意进来。
  在这么敏感的时候,突然出现两个生面孔,还要看死者郭宾鸿的宿舍,那肯定是过来查案的,所以这两人大概率上应该是大理寺或者刑部的人。
  而且看夏敏对这两人略微小心翼翼的态度,就知道这两人身份绝对不低。
  走近之后,颜末咚的一声放下手中的大木桶,和小司一起行礼。
  钟诚均挥挥手,让两人起来,他有些好奇的伸手捏住木桶边缘,往上提了提,感受到沉甸甸的分量,不由得啧啧称奇:“还以为这木桶也就看着重,没想到还真是实心的,你天生力气这么大?”
  “回大人的话,吃得多,力气就大。”颜末垂眸答道,更下定决心不能暴露自己是女人的事实。
  “你们二人是浣衣舍的人?”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陆鸿飞打量着颜末,沉声道:“是谁让你们来这里收衣服的?郭宾鸿的宿舍在这里,若有什么线索被破坏,你们二人逃脱不了干系。”
  “大人饶命啊!”小司吓得立即跪了下去,“今天是给各位监生收衣服的日子,小人们只是按规矩办事,绝对不是想破坏什么线索。”
  夏敏开口呵斥:“这不是你想不想破坏的事情,我不是已经下令关闭敬字号?连敬字号的监生们都暂时搬到了其他宿舍,你们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这...这......”小司犹豫的看了眼颜末,咬了咬牙,低头回答道:“是......是我们看敬字号各宿舍外面仍旧挂出了待洗的衣物,所以才......”
  “大人,是我让小司哥过来收衣服的。”小司跪下去的时候,颜末也跟着一起跪了下去,此时截断小司的话,直言不讳道:“郭监生的尸体在猪舍被发现,第一案发现场就算不是猪舍,也绝对不是他的宿舍,人多眼杂,杀人分尸动静太大,凶手若在宿舍行凶,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第一案发现场?这倒是个新奇词。”陆鸿飞清隽俊朗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但笑意却并未达到眼底:“你的意思是,敬字号和郭宾鸿的宿舍并不用在意,所以你们才无所顾忌的出现在这里?”
  “不是。”颜末摇头,“小人的意思是,第一案发现场不在这里,若从郭宾鸿宿舍下手查找线索,可能收获不大,但凶手可能出自敬字号,可从衣物上着手,因为杀人分尸,凶手身上必定会残留大量血迹,而各位监生们的衣物是统一定制,且有标号,如果有人的衣物突然少了......”
  陆鸿飞的视线挪到颜末旁边的木桶上,微挑了下眉:“所以你来这里收衣物,是为了找线索?”
  颜末在心里叹了口气,她在现代是一位人民警察,穿到这里遇到命案,实在没忍住想偷偷调查,但没想到才开个头,便被人揪到了小辫子,如今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大人,小人以为,身为国子监一份子,出了这样的大事,自然也要尽一份力。”颜末神色认真,并未有一丝敷衍:“人命关天,早日寻得真相,才能早日让死者安息。”
  陆鸿飞盯着颜末看了会儿,才继续开口问道:“那你为什么说凶手可能出自敬字号?据我所知,与郭宾鸿有恩怨的那些人,可都是修字号的。”
  夏敏小声抽了口气,心想陆鸿飞这位大人可真敢说。
  要知道与郭宾鸿有恩怨的那些人,身份可都不低,一个个还能牵扯出身份更高的人,甚至涉及皇亲国戚,所以皇上才如此震怒,下令严查,限定期限揪出凶手,就为了让案件快些解决。
  否则这次案件拖得越久,带来的动荡影响就越大。
  郭宾鸿被残忍分尸,大家最先想到和最先怀疑的,一定是与他有恩怨的那些人,但没有切实证据,谁也不会多嘴说什么,就怕引火上身。
  可这位陆大人......
  但也难怪,陆鸿飞年纪轻轻就坐上了大理寺少卿的位置,还是左相之子,后台强硬,就算在当事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估计也没人敢给这位陆大人使绊子。
  ......
  “大人,修字号的监生们,没有理由这样做。”颜末闭了闭眼睛,道出残忍的事实:“说是有恩怨,但其实是单方面的,从郭宾鸿的角度来看才算,若是从......”
  若是从那些修字号监生的角度来看,郭宾鸿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个小玩意儿罢了,根本谈不上什么恩怨,更别说用杀人分尸这样残忍的手段去对付郭宾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