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坤宁(上) 作者:时镜

穿越 时镜 2020-03-27 收藏

前世,姜雪宁是个标准的玛丽苏,为了皇后宝座,到处勾搭,瞎他喵搞。
  和皇帝谈恋爱时,反贼是备胎;
  和学生谈恋爱时,先生是备胎;
  和上司谈恋爱时,下属是备胎;
  和女人谈恋爱时,男人是备胎……?
  每天都是修罗场!(误)
  反正不管谁当皇帝,她就要当皇后!
  男人们以为走进了傻白甜的心房,没想到是走进了渣女的鱼塘,而且这女人还兼职海王。
  后来宫变了。
  她死了。
  上天给了她一个重来的机会。
  她发誓痛改前非。
  万万没想到,偏偏重生回【已经】开始瞎搞的时候,根本来不及再改!!!
  姜雪宁愤怒了:贼老天溜人玩!姑奶奶天生八条腿!信不信我暴脾气上来[哔――]
  上天心肌梗塞:万一又翻船怎么办?
  姜雪宁冷漠脸:凉拌。
  好吧,都是嘴炮。
  怎样才能在不得罪大佬们的前提下安全分手?
  好难QAQ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穿越时空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雪宁 谢危
  一句话简介:如何同大佬们提分手?重生心好累
  作品简评:姜雪宁处心积虑当了皇后,却因此与青梅竹马的小侯爷反目,曾受她救命之恩的当朝帝师后来竟逼宫谋反。大厦一朝倾覆,皇帝死了,她真正亏欠在意的清正良臣,却因她身陷囹圄。一朝身死,重归韶华,幡然悔悟的姜雪宁有了重来的机会。故事旨在挽救遗憾、重拾本真。剧情构造颇有悬念,人物塑造甚为出色,小侯爷燕临少年赤诚,帝师谢危深沉隐秘,良臣张遮清冷严苛,诙谐时使人忍俊不禁,动情处又使人心怀感动。


第1章 晴阳覆雪
  “很小的时候,婉娘告诉我,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是皇后,皇后居住的宫殿就叫做‘坤宁宫’。我就问婉娘,坤宁宫是什么样。”
  “婉娘说,她也不知道。
  “我坐在乡间漏雨的屋檐下,便想,如果能变作那天上飞过的鸿雁,能飞去繁华的京师,飞到那紫禁城里,看一看坤宁宫是什么样,该有多好?”
  宫门幽闭,仅左侧一扇窗虚开。
  天空阴沉,光线昏暗。
  往日热闹的坤宁宫里,此刻一个宫人也看不见了。
  只剩下姜雪宁长身跪坐于案前,用白皙纤细的手指执了香箸,在案上那端端摆着的错金博山炉里轻轻拨弄,丝缕般的烟气自孔隙中悠悠上浮,她织金锈凤的衣袂长长地铺展在身后,繁复的云纹在幽暗中隐约游动着点点光辉。
  “后来,我果然到了京师。老天爷跟我开了个大玩笑,给了我一颗不该有的妄心,却让我在乡野田间长大,没养出那一身京中名媛、世家淑女的气度,还偏把我放到这繁华地、争斗场,仅施舍予我一副好皮囊……”
  姜雪宁的容貌是极明艳的,灼若芙蕖。
  蛾眉婉转,眼尾微挑,檀唇点朱,自是一股浑然天成的妩媚,又因着这些年来执掌凤印、身在高位,养出了三分难得的雍容端庄。
  低眉敛目间,便能叫人怦然心动。
  尤芳吟在她侧后方静立良久,听着她那渺似尘烟的声音,想起她在世人眼中机关算尽、争名逐利的一生,忽然便有些恍惚起来。
  竟有一种悲哀从心头生起。
  她们都知道,她已经逃不过了。
  姜雪宁忽然就笑了一下:“芳吟,这段时间,我总是在想,我果真错了吗?”
  小时候,她被婉娘养大,不知自己身世,在庄子外的田园山水里撒野,是一只谁也管不住的鸟儿,只有婉娘的胭脂水粉能让她回家。
  婉娘出身瘦马,是女人中的女人。
  她说,天下是男人的天下,只有男人能征服;而女人,只需征服男人,便也征服了天下。
  辗转回京后,她认识了勇毅侯府的小侯爷燕临,他带她女扮男装,在京城里肆意玩闹,连她爹娘也不敢管教太多,颇有几分竹马青梅之意。
  后来勇毅侯府牵连进平南王谋反案。
  燕临一家被流放千里。
  那尚未及冠的少年在夜里,翻了姜府的高墙来找她,沙哑着嗓音,用力地攥着她的手:“宁宁,等我,我一定会回来娶你。”
  姜雪宁却对他说:“我要嫁给沈玠,我想当皇后。”
  犹记得,那少年时的燕临,用一种锥心的目光望着她,像是一头挣扎的困兽,红了眼眶,咬紧了牙关。
  那一晚少年褪去了所有的青涩,放开了她的手,转身遁入黑暗。
  五年后,她已是沈玠的皇后。
  登上后位的路并没有那么顺利,所以在她短暂的生命里,像燕临这样的人还有不少。
  比如吏部侍郎萧定非。
  比如锦衣卫都指挥使周寅之。
  甚至,是后来殒身夷狄的乐阳长公主沈芷衣……
  只是,谁也没想到,昔日少年会有卷土重来的一日。在边关立下战功后,燕临投了谢危,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披甲归来,率军围了京城,控制了整座紫禁城,也将她软禁。
  沈玠被人下了毒,缠绵病榻,不理朝政。
  他便堂而皇之地出入她宫廷,每每来时屏退宫人。
  朝堂内外,无人敢言。
  人人都知道,他是谢危的左膀右臂。
  谢危屠了半座皇宫的时候,是他带兵守住了各处宫门,防止有人逃走;谢危抄斩萧氏九族的时候,是他率人撞开了紧闭的府门,把男女老幼抓出……
  如今,他便与那一位昔日的帝师谢危,站在她宫门外。
  沈玠已经驾崩,留下诏书命她垂帘听政。
  然而从宗室过继来的储君,尚未扶立登基,便在赶来京师的途中,被起义的天教乱党割下头颅,悬在城门。
  现在,轮到她了。
  姜雪宁轻轻眨了眨眼,浓长卷翘的眼睫在眼睑下投落一片淡淡的阴影,让她此刻的神情带上了几分世事变幻难测的苍凉。
  尤芳吟有些怅然地望着她。
  她却已搁下了香箸,盖上香炉,取过了案上那四四方方的大锦盒,打开来。里面端端地放着传国玉玺,和一封她一个时辰前写好也盖了印的懿旨。
  懿旨里写,她自愿为先帝殉葬,请太子太师谢危匡扶社稷,辅佐朝政,擢选贤君继位。
  姜雪宁忽然抬首向窗外看了一眼。
  不知什么时候,下了一夜的雪已经停了。
  耀眼的阳光从阴沉的云缝里透出来,照进这阴惨宫廷的窗内,投下一束明亮的光线。
  她呢喃了一声:“若早知是今日结局,何苦一番汲汲营营?还不如去行万里路,看那万里河山,当我自由自在的鸟儿去。这辈子,终不过是误入宫墙,繁华作茧……”
  尤芳吟默然无言。
  姜雪宁便问:“芳吟,若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还会来吗?”
  尤芳吟是姜雪宁认识过的所有人里,最奇怪的那一个。
  她本是个伯府庶女,笨拙可怜,一朝跌进水里竟然大变了性情,从此抛头露面、经商致富,开票号、立商会,短短几年间便成了江宁府首屈一指的大商人。
  叫她“尤半城”也不为过。
  只是她运气不好,在这一场宫廷朝堂的争斗中,先站错了队,后来虽也投诚了谢危,可这些日子以来也被防着,软禁在这宫中。
  两人惨到一块儿,倒成了无话不说的知己。
  姜雪宁听她讲她白手起家的经历,好多都是新奇的话儿,还听抱怨她经商时去过的海外夷国,连蒸汽机都没出现。
  蒸汽机是什么,姜雪宁不知道。
  但尤芳吟总说自己并不是这儿的人,而是来自一个很远的、已经回不去的地方。
  她还说,前朝有一个巨大的秘密,如果知道了它,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在这一场争斗中行差踏错。
  只是可惜,她知道得晚了。
  尤芳吟幽幽地叹了口气,苦涩地一笑:“这鸟不拉屎还净受气的时代,谁爱穿谁穿去!”
  姜雪宁好久没听过这么粗鄙的话了,恍惚了一下,却想起时辰来,只忽然扬声喊道:“谢大人!”
  朱红的宫墙上,覆盖着皑皑的白雪。
  宫门外黑压压一片人。
  燕临按剑在侧。
  为首之人长身而立,闻言却并不回答。
  姜雪宁知道他能听到。
  这是整个大乾朝心机最深重的人。
  圣人皮囊,魔鬼心肠。
  两朝帝师,太子太师,多少人敬他、重他、仰慕他?却不知,这一副疏风朗月似的高洁外表下,藏着的是一颗戾气横生、覆满杀戮的心:天子所赐的尚方剑下,沾满了皇族的鲜血,杀得护城河水飘了红;抚琴执笔的一双手里,紧扣着萧氏满门的性命,受牵连者的尸体堆叠如山。
  这是唯一一个她穷尽浑身解数也无法讨好的人。
  “您杀皇族,诛萧氏,灭天教,是手握权柄、也手握我性命之人,按理说,我没有资格与您讲条件。”姜雪宁眼底,突地坠下一滴泪来,烙在她手背上,“我这一生,利用过很多人,可仔细算来,我负燕临,燕临亦报复了我;我用萧定非、周寅之,他们亦借我上位;我算计沈玠,如今也要为他殉葬,共赴黄泉。我不欠他们……”
  一生飘摇跌宕的命迹,便这般划过。
  匕首便在她袖中。
  她轻轻将其拔出,寒光闪烁的刃面,倒映着她的眼和鬓边那一支华美的金步摇。
  姜雪宁的身体颤抖起来,声音也颤抖起来,眼底蓄满了泪,可她也没资格去哭,只一字一句,泣血般道:“可唯独有一人,一生清正,本严明治律,是我胁之迫之,害他误入歧途,污他半世清誉。他是个好官,诚望谢大人顾念在当年上京途中,雪宁对您喂血之恩,以我一命,换他一命,放他一条生路……”
  谁能料得到,薄情冷情仿佛没有心的皇后娘娘,如今会有一日,以己之命,换区区一刑部侍郎?
  究竟是她没心,还是旁人没能将这一颗心焐热呢?
  宫门外那人久立未动。
  过了好久,才听得平淡的一字:“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