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重生之假纯姑娘 作者:烛霄

穿越 烛霄 2018-08-14 收藏

肉文写手穿越进了自己设定的言情小说,成了文中单纯无知的小白花女主。
甲醇姑娘高声唱起来:

竹马在哪里呀,大叔在哪里,他们都在作者的创作里

这里有正太啊,这里有御姐,还有那H无能的伪萝莉

谨以此文献给包括我在内的所有甲醇姑娘,
假纯≠装纯,我们只是猥琐得很含蓄。
新文新气象,求收藏,求鲜花,求捧场!
皮埃斯:
此文经不起考据党推敲,纯粹是小烛的YY之作,如有不喜请直接点叉退出。
小烛有颗易碎的玻 璃心,拍砖劳烦手下留情。
 

☆、chapter 1

  贾淳是个网络写手,是个专门写肉文的网络写手,是个专门写肉文却又H无能的网络写手。
  这件事看上去挺矛盾的,既然H戏写不好又怎么算得上是肉文呢?可是,关键就在于这个可是。你瞧,贾淳童鞋又在摩拳擦掌写H啦。
  男猪脚向女猪脚表白了……
  女猪脚羞射地同意了……
  男猪脚眼冒狼光地问偶可以吻你嘛……
  女猪脚又羞射地同意了……
  男猪脚吻着吻着一发不可收拾,小DD硬了顶上女猪脚的小MM了……
  女猪脚眨巴着天真的大眼睛问你裤裤藏了棍子么,小嫩爪子摸上去了……
  男猪脚大叫这是你自找的……
  男猪脚开始袭胸了……
  男猪脚开始脱女猪脚衣服了……
  男猪脚开始吻遍女猪脚全身了……
  女猪脚彻底羞了,男猪随后射了……
  这年头,无肉不欢,一篇满满当当从头到尾的清水文下来未必就能留得住多少读者,除非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否则无法激荡得起广大如狼似虎的女同胞们那颗奸强猥琐的心。女神和吊丝的区别就在于,当一本前面只谈感情和剧情的小说里忽然出现了十八禁的H情节,女神的脸会滴出血来,心跳得像是要蹿出嗓子眼,而女吊就会忍不住抱怨,卧槽,怎么现在才挖出这么点肉末,说好的全肉大餐呢!
  贾淳是介于女神与女吊之间的假正经,正如她自己的这个名字一样,假纯。贾爸贾妈真是有先见之明,打这孩子还在肚子里靠羊水供给营养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她此后的心性定会猥琐得很含蓄。
  贾淳在肉文网上的笔名叫做甲醇,专栏名为“跟着我有肉肉吃”。当众位筒子们小小地膜拜了一下她的大作之后,贾淳被摆在了茶几上成了杯具——她被狠狠地拍砖了。
  筒子甲说:“你比甲醇还多了个CH2,酒精喝多了吧,傻×!”
  筒子乙说:“跟着你有肉肉吃?我呸!被你喷了一脸狗血!”
  ……
  贾淳姑娘不但节操碎了一地,就连一颗极度渴望获得伯乐赏识的玻璃心也刺啦刺啦地裂开了一道道口子。
  她是肉文写手好不好,肉文写手不会写H是种耻辱好不好!
  跑去X□站下了几部□肉搏动作大片,正看得兴高采烈快要福至心灵的时候,笔记本由于中毒太深,很丢面子地罢工下岗了。风风火火地送去电脑维修店,那个负责接待她的小伙子见着一水嫩嫩的美女出现在眼前,俩绿豆小眼笑眯成了两条直线。等到看了她的本本之后,那眼神立马就变了味,掺上了点吃惊和猥琐的味道。贾淳虎躯一震,千万只草泥马从心中咆哮而过,怎么地咧,只准你们男吊丝寂寞空虚冷,就不准俺这个H无能写手看X片找找灵感么!!!
  这肉文既要写得活色生香,又要肥而不腻,对于贾淳来说简直就是难上了天。没有电脑的日子里,她吃饭的时候在琢磨,睡觉的时候也在思量,满脑子都是肉肉飘香四溢地飞来飞去。
  等到一个星期之后,终于从维修店里抱回了笔记本,她定了定神,登陆网站,进入后台,又开始挖坑了。于是,以上那篇女猪脚羞来羞去,男猪脚射进射出的甲醇式风格肉文便横空出世鸟。
  很不幸地,男女猪脚互诉衷肠之后的OOXX并不能赢得筒子们的满堂彩,此坑才开不到一天,贾淳又被狠狠批斗了。
  嘿,敢情那帮子人是咬着她的文不放了,评论里居然都是一群熟悉的id。
  筒子甲说:“我说甲醇JJ,都这么长时间了你怎么还没酒醒啊,醉醺醺地开什么新文?”
  筒子乙说:“是不是连肉带渣都被你偷吃了,所以就只剩下这一摊子狗血了?”
  ……
  贾淳要哭了,事实上她是怒极反哭,自己灭了无数脑细胞写出来的文那就等于是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崽啊,这崽子才刚被她拉出来没多久,还热乎着呢就夭折了,你说她能不哭么?
  眼睛里噼里啪啦地掉着泪的同时,手指头噼里啪啦地打着字。她给筒子们统一回复了一句话。
  她说:“你们一拍砖,我下面就湿了。”
  然后,她抑郁了。
  啪的一下合上电脑,她没精打采地扑到床上,决定一睡不起!
  结果,真的就没再起来。准确地说,是处在这个时空的贾淳再也没有起来……
  当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尼玛哟,谁来告诉她,是哪个王八羔子把她从家里偷运到医院来的?
  贾淳睁着囧囧有神的大眼睛,视线从床头高高悬挂的输液瓶沿着输液管慢慢转移到自己的左手腕上,她好端端地居然被穿刺扎针了!
  胸腔上下起伏,她气得不轻。想抽出右手去拔掉针头,可是浑身酸软乏力,她竟然抬不起胳膊。
  贾淳费了好大力气终于坐了起来,恰在这时,一双高跟鞋蹬蹬地踩在地板上,从病房外越走越近。烫着波浪卷发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丝绸点缀着繁复花样的旗袍,看见贾淳瞪着眼睛一直盯着她,她将保温桶一撂下,喜出望外地奔上去:“纯纯,你终于醒了,可急死妈妈了。”
  好香啊,贾淳被女人一把抱住,半张脸陷在了她胸前软软的大波浪中,她蹭了蹭脸感受了一下,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36D?连B都没到的贾淳姑娘忍不住继续蹭了蹭,尼玛大波的弹性真好 = =
  她张开嘴呐呐地问:“老妈,你去棒子国整容了么?还隆了胸?”
  “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这孩子不会是发了场高烧把脑子给烧糊涂了吧?”
  发烧?
  难道她晚上睡觉的时候冻着了?
  贾淳脑子一震。
  ——元芳,你怎么看?
  ——贾大人,此事必有蹊跷啊。
  贾淳稳了稳心神,抬头小心翼翼地询问道:“那个……妈呀,我叫什么名字?”
  探了探她的额头,冰冰凉凉的,纳闷道:“烧退了啊,你怎么反倒说起胡话了?”
  贾淳要哭了,她家妈妈绝对没有这么温柔的,这要是换做平时,早就一巴掌拍过来了。她瘪着嘴:“我到底叫什么啊?”
  “纯纯,你姓赵,叫赵纯啊。”
  这名字怎么特么地那么耳熟呢?轰隆一声巨响,贾淳脑子里响起一阵闷雷,赵纯这个倒霉孩子不就是她刚刚开的新文里那个羞答答被射的女猪脚么?
  两滴眼泪忽然就从眼角无声无息地流了出来,她木木地问:“我爸是不是叫赵云波,我妈是不是叫云岚?”
  赵妈妈失笑,从旁边桌子上抽出一张纸巾轻柔地擦过她的眼角:“你呀,没大没小的。”
  贾淳,哦不,现在是赵纯。赵纯郁卒地想扯掉自己的头发,她的新文名叫《大叔,放开那只萝莉》,为了证明自己个极具天赋的H写手,她特地将男女猪脚滚床单的戏码放在了楔子里。在新文的大纲设定里男猪脚比女猪脚大12岁,女猪脚16岁的时候就被他吃干抹净了。
  赵纯吓得一个激灵,难道她此刻已非完璧?这下眼泪泡更加汹涌澎湃起来了。她活了二十二年还是个处呢,她还没有谈过恋爱呢,她连小手都没让除了她爸以外的异性牵过呢,怎么一觉睡醒就变成偷尝禁果的无知少女了呢?当然了,这都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她不喜欢大叔啊,她之所以会安排这个CP,并不是因为她是大叔控,而是为了迎合市场需求,满足某些筒子们的特殊癖好。
  赵纯泪眼朦胧地问她妈:“我多大了?”
  赵妈妈被她三番两次地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一下子就慌了:“纯纯,你别吓妈妈,你15了呀……”
  15?
  卧槽,有惊无险……
  赵纯破涕为笑,她现在是有多庆幸自己当时在构思大纲的时候,女猪脚的初、夜时间是依照旧诗文里的女子破瓜之年安排的,她这是未雨绸缪地自我解救啊。
  磨破了嘴皮子终于把这个娇娇弱弱的母上大人哄放心了,勉强喝了一碗稀粥,她没什么胃口,就干脆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发呆。
  赵妈妈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跟她说昨天她昏睡的时候发生的一些事,什么谁来看她了呀,什么她爸早上出差去了呀,什么隔壁家的袁阿姨等她出院后会给她做奶油布丁呀,巴拉巴拉巴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