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白月光替身想开了 作者:墨九言

穿越 墨九言 2020-02-25 收藏

【男主】
  晋王手握重兵,权势滔天,乃当今圣上的三皇叔。
  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能听见别人的心声,数年来头疼不已。
  某日,一柔弱无骨,瑰姿艳逸的女子撞入了晋王怀中。
  一瞬间,晋王多年不愈的头疾神奇消失了,可一旦远离这女子几丈开外,头疾又会复发。
  晋王觉得,他需要娶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王妃。
  传言晋王残暴无情、孤冷寡欲、不近女色,唯有郁棠清楚,这人是有多厚颜无耻、不择手段……
  某人:“我看上的姑娘,终究只能是我的。”
  【女主】
  人人都道,郁棠天生好命,才能嫁给家世显赫、温文尔雅的年轻首辅。
  她当了半辈子的首辅夫人,同时也当了半辈子的白月光替身。
  重生回到年华正好时,将军府的真正嫡小姐(白月光)归来,她这个冒牌千金收拾包袱,准备休夫走人,从此天高任鸟飞,彻底成全前夫哥和他的白月光。
  不久之后,她不仅找到四个更强的爹,还招惹上了全京城最强的男人……
  排雷:
  本文参加“科技兴国”活动,女主拥有机关术的金手指,在古代发展农业、医疗、商业、军事等事业。
  由于女主前世憋屈,重生后彻底放飞自我。
  前夫哥会幡然醒悟,开启追妻火葬场的模式。
  前夫和现任,一山更比一山高,本文异常修罗场。
  本文又名:大龄未婚男青年,努力脱单的故事 or 白月光替身重生后的崛起日常。
  女主和前夫哥没有圆房,男女主一对一,无违规不良内容,三观无比端正。
  四个爹中,只有一个是亲生的。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棠┃ 配角:  ┃ 其它:甜文,爽文,升级流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晋王乃当今圣上的三皇叔,被人陷害,数年来头疼不已。某日,郁棠撞入了晋王怀中,瞬间晋王的头疾神奇消失了。郁棠当了半辈子的首辅夫人,也当了半辈子的白月光替身。重生到年华正好时,将军府的真正嫡小姐归来,她这个冒牌千金收拾包袱准备休夫走人,彻底成全前夫哥和他的白月光。不久之后,她不仅找到四个更强的爹,还招惹上了全京城最强的男人……
  故事循序渐进,节奏明快,文笔很稳,每个人设都有独到的地方,值得一读。本文参加“科技兴国”活动,女主拥有机关术的金手指,在古代发展农业、医疗、商业、军事等事业。随着故事的层层深入,将一步步揭开深藏其中的秘密。


第1章
  痛……
  她分不清是身子骨在痛,还是心在痛。
  大红的绡金盖头刺的郁棠睁不眼来。
  耳边是远处传来的喧闹与声乐,隔着朦胧的光线,她隐约看见烧的正旺的大红火烛。
  “姑娘……哦不,婢子如今该唤“夫人”了。夫人与首辅大人打小就要好,这些年风风雨雨走来,夫人一直都在首辅身边,这一切婢子皆是亲眼看见的。纵使兰姑娘回来了,也改变不了夫人已经嫁给首辅的事实,夫人可千万不要多想了。”
  贴身丫鬟侍月的声音传入了郁棠的耳中。
  她一下就辨出了这道声音,但与此同时,这声音比她印象中的要年轻了许多。
  郁棠伸手掀开了红盖头,眼前是一副熟悉,却又陌生的画面。
  这是一间喜房,入眼是满目的庆红,龙凤火烛被窗棂的风吹的一晃一晃的……
  她猛然惊觉自己又回到了十五年前,那天她如愿以偿的嫁给了陆一鸣,也正是那一天,她从云端跌落尘埃,所有梦境碎成了粉末。
  她有多喜欢陆一鸣,就被伤的有多痛。
  因为郁大将军府真正的嫡小姐回来了,而她这个养女从头到尾不过只是一个替代品。
  郁将军将她当做女儿的替身,养大她不过是对失去爱女的慰/藉。
  而陆一鸣,他从一开始接近她,对她好,也无非只是因为她长的与郁卿兰有些相似。
  侍月被郁棠掀盖头的动作吓到了,忙道:“夫人呐,首辅他就在前厅待客,一会就该过来了,夫人这般是作何?”
  侍月很焦急,认为郁棠自己掀盖头很不吉利。
  但郁棠知道,陆一鸣今晚是不会回来的,更不会替她掀开盖头。
  郁卿兰回来了,她郁棠又算个什么呢?
  郁棠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回到了十五年前,莫不是上天怜悯她上辈子死的太冤,又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他不会来了。”郁棠嗓音干涩,听着声音像是历经沧桑。
  上辈子的今晚,她便是顶着红盖头,枯等了一宿。
  ……
  郁棠至今记得初次见到陆一鸣的时候。
  那年四月,海棠初绽,那少年一身白衣胜雪,他比她年长了五岁,清隽的面容略显清瘦,但纵然仅此十来岁的少年,也已经是清雅绝尘了。
  晌午的春光微热,因不适应将军府的规矩,郁棠一人躲在后花园的假山后面偷哭,虽然她成了将军府的小姐,但那些嬷嬷下人还是在背地里数落她的不是。
  诸如,“假的就是假的,穿着再好看的衣裙,也比不上真正的大小姐。”
  “瞧她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大字都不识一个。”
  “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被将军赶出去的!”
  郁棠怕极了。
  没有来郁家之前,她是一个流浪街头的孤女,别说是能吃饱饭了,她就连名字也没有。只记得和她一起乞讨的小伙伴喊她“糖糖”。
  所以,郁将军给她取名,叫郁棠。
  那时的她才将将八岁,若是被将军府驱赶,她不知道能活到几时。
  故此,她拼了命的去学好,去讨旁人欢心,她以为只要自己会认字、擅女红、可抚琴,郁家就能一直留下她。
  可事实上,这些事对她而言太难了。从一个孤女到大家闺秀,她需要比旁人付出多十倍的努力。
  她不知道陆一鸣站在旁边看了多久,直至他喊了一声,她才知道假山后面不止她一人。
  陆一鸣逆着光走来,颀长清瘦的身段挡住了她面前的日光,他看着她,眼中有种异样的情愫流转,在郁棠紧张的注视下,他半晌才倏然一笑,“你休惧,我是将军府的常客,按着辈份,你还要唤我一声表哥。”
  郁棠从来见过这般俊逸的少年。
  他目如朗星、长身玉立,唇角含笑,虽然他的笑容不达眼底,可郁棠还是记住了他。
  不久之后,她知道这位表哥名叫陆一鸣,是承恩伯府陆家的三公子。
  而他另一重身份,是郁家走失的嫡小姐--郁卿兰的未婚夫。
  ……
  两年之后,陆家为了维持郁、陆两家的姻亲,就向将军府提出,两家婚事不变,既然嫡小姐丢了,那就用郁棠代替。
  对此,郁将军犹豫了几日还是答应了下来。
  郁棠并没有因此而窃喜,她虽然名义上是郁家的姑娘,但她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为了能配得上陆一鸣,她不要命的去学。
  陆一鸣文采极佳,郁棠就日夜勤习琴棋书画,不出几年,手心就磨出了茧子。
  又听闻郁卿兰是个得体大方的姑娘,郁棠就处处向京城贵女学习,看见郁将军和陆一鸣眼中的惊艳,郁棠对自己付出的一切都甘之如饴。
  可久而久之,她自己原先是什么模样,就连她自己都不记得了。
  人人都道郁棠天生好命,能嫁给陆一鸣那样温文尔雅的夫君。
  可陆一鸣对她的好是真的,可这人的冷漠也是真的。
  陆一鸣金榜题名之后就去了山西历练,这期间他二人时常互通书信,郁棠以为这些年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最起码在陆一鸣眼中,她已经不是那个流落街头的小乞儿。
  那日初秋,渡口烟雨朦胧,陆一鸣从山西回京,郁棠带着贴身丫鬟去渡口接风。
  陆一鸣喜欢碧色,她就穿着一身碧色衣裙,还特意带上了两人定情的二十四骨的油纸伞。
  那是他赠给她的,她一直舍不得用。
  这一年的郁棠已经出落的人比花娇,在侯府学了几年的规矩,她身上再也没有了当年初来侯府的穷酸气。
  京城的人都道她容貌清媚脱俗,她以为,陆一鸣看见了及笄后的她,也一定会喜欢。
  可就在她看着船只靠近,看见那个风清朗月的男子出现时,他脸上一瞬间闪过的厌恶,让郁棠一时间不知道怎么了。
  她站着没动。
  陆一鸣大步的走来,隔着一层薄薄的雨帘,她看见那个昔日温文尔雅的陆一鸣,他的眼神是冰寒彻骨的。
  “你做什么?!谁让你动用这把雨伞的!”
  他低喝着,从郁棠手里夺了伞,也不管秋雨多凉,任她在雨中吹着了冷风。
  侍月给她撑着雨伞,告诉她,“姑娘,这把伞……曾是兰姑娘的。”
  郁棠呆了呆,伞是他赠的,他并没有告诉她不能用。
  只见不远处的陆一鸣将油纸伞收好,又用衣袖擦了擦,动作无比轻柔怜惜,就好像那根本不是一把伞,而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
  他上了陆家的马车就直接离开,不曾回头看上一眼。
  郁棠永远也忘不掉那日站在雨中的后怕与绝望。
  回到将军府后,她就大病了一场。
  从那起,她和陆一鸣之间再也回不去以前,他每次看见她,总是眼神躲闪,即便偶尔对她笑,笑意也从来不达眼底。
  郁棠终于忍不住,在私底下见过陆一鸣,对他说,“你若是不愿意,咱们可以取消婚约。”
  别人的东西,她再喜欢也不想去抢。
  可陆一鸣却说,“你想多了,既然已经定下婚事,就没有解除的道理。”
  原先,郁棠以为,陆一鸣对自己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喜欢的,可她上辈子嫁到陆家那日,郁卿兰就回来了,她才彻底明白,陆一鸣不取消婚事无非只是为了这门姻亲。
  他大约怎么也没想到郁卿兰还会回来吧……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