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全京城都等我出新色号 作者:不配南

穿越 不配南 2020-02-15 收藏

李元元一觉醒来魂穿了,别人可都是穿越到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主身上,但她的宿主却有着200斤的重量级体重?
  不过幸好,脑中出现个可以靠讲土味情话迅速减重的系统,根据对方的魅力值高低,决定减体重的多寡。
  “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姑娘此言何意?”
  “否则我见你一次,喜欢你一次!”
  李元元在街上拉着一英俊青年说完此番话,连忙捂脸羞涩跑得没影儿了~
  此时脑中传来系统的声音,“恭喜完成任务,奖励减掉三斤肥肉。”
  直到李元元在宫宴中才发现,那英俊青年,竟是刚打了胜仗归京,人称“铁面阎王”,阴鸷嗜杀的将军轩辕宸?
  李元元脖子一缩,只觉得万万不可再招惹此人。
  于是为了变瘦变美,李元元迅速转移目标,向他人说着土味情话,
  直到有一天,轩辕宸拔剑出鞘,默默用衣襟擦拭着剑锋,冷面道,“原来你竟还对别人有意。你可知薄情女子,自古以来是何下场?”
  李元元双手抱住自己,惊恐道:“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敢!”
  食用指南:
  1,女主是真的有200斤重,不是虚的,但是绝对会慢慢变美。
  2,大抵是个1V1的沙雕小甜饼,中间可能虐,但绝对HE。
  3,一切为了脑洞,剧情服务,私设多,请勿考究。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云芷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把口红换成小钱钱
  春日里阳光正好,闺阁的小姐夫人们,像是在冬天蛰伏的毛毛虫,瞬间变成了挥翅的彩蝶,穿着五光十色的衣裳,打点好妆面,纷纷相约聚会,购物,踏青。
  当今圣上指导有方,百姓安居乐业,河清海晏,时和岁丰,各个产业蒸蒸日上,民风也开放,不少女子妇人,也并不甘心在府第方寸之间,签死契给人做丫鬟婢女,有不少女子妇人都在外,做些小买卖养家糊口。
  长安街上,人流熙熙攘攘,络绎不绝,小贩热情的叫卖声好像永远不会累。
  京城城南最著名的女人街街口,抬来了一顶小轿子。那轿子的木材一看便知不是什么名贵的,用做垂缨的红缎也已经褪色了许多。
  丫鬟春柳待轿落时,去掀起垂缨,轿子上走下一沉鱼落雁的女子。小小的圆形鹅蛋脸,肌肤宛若凝脂,天生的好眉形,无可挑剔的开扇型双眼皮,小巧挺翘的鼻梁,连鼻峰都高耸得恰到好处,最赏心悦目的,还是这完美的M字唇形,唇峰明显,唇珠微凸,不点而红,让这张可爱稚嫩的脸庞,显得明艳而大气。
  白云芷落了轿,抓着丫鬟的手紧了紧,“春柳,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成不成就差这一招了,加油!”
  春柳也是坚韧地点点头,“小姐,一定可以的!加油!”顺便熟练地朝白云芷比了一个握拳头的姿势。
  白云芷今天的目的,是要在女人街的胭脂店里头,把自己穿越过来之后,自制的60个唇脂全都卖出去!
  这个朝代,其他产业蒸蒸日上,可偏偏这美妆产业,实在是落后到让人想哭。
  画眉,还在用竹炭。
  粉底,用的是面粉和大豆粉。
  唇脂,用的是朱砂。并且这个朝代的唇脂,只有三个颜色,紫色,肉色,朱色。
  她作为一个现代的业余美妆博主,一下子穿越到美妆产业的起步阶段,着实接受不了。好在在现代时,白云芷就DIY过口红,且这个架空朝代做口红的材料也不难找,加上和她一起穿越带过来的24色色粉,试验过几次以后,倒也马上便把口红做出了。也得亏了这一点,让自己找到了一些些致富的商机。
  自古以来什么钱最好赚?女人的钱啊!
  于是白云芷马不跌按照记忆中的流行色号,反复试验,用色粉调出了一款西柚色的唇脂,指望能在今天卖个好价钱!
  毕竟买唇脂材料,已经花去了自己从小到大所有的私房钱了,今日一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不打无准备的仗。口红做出来之后,白云芷倒是并没有着急去胭脂店售卖,而是先让自己府里的几个侍女,涂上西柚色的唇脂,去京城各大胭脂店问询,只说这款唇脂是偶然得来,觉得颜色特别,显色度高,滋润度好,比起目前的唇脂来说,还更持久,问胭脂店有没有同款唇脂。
  这一举动不仅引来了售货女郎的惊奇,连在旁购物的贵家小姐们,也纷纷表示对这唇脂的极大感兴趣。
  这就达到了推销唇脂的第一步:先给自己的产品蒙上了一层神秘感,好口碑先传出去了。
  且早在今日出门前,白云芷就针对京城各大胭脂店做了细致的了解。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京城里的胭脂店也是按照高中低档来划分。
  最高档的胭脂店:紫云香。在脂粉行业一骑绝尘,专门招待王公贵族,天皇贵胄。据说连皇宫里的后妃娘娘们,也经常托亲眷采购入宫。自然这要价也是不菲,有“紫云香唇脂,价值一克金”的说法。
  白云芷最想合作的,便是这紫云香了。也相信自制的口红绝对能让那些挥金如土的贵小姐满意。
  可惜,紫云香门槛高,架子大。连上门买购,采用的都是会员推荐制,需要在紫云香的会员簿登记在册,且发了定制的贵人牌,才能入内。
  白云芷的父亲,只是当朝的一个七品小官,这样的家世在京城那是一抓一大把,丝毫不起眼,谈不上权贵。
  并且白云芷的生母在她十岁时早逝,父亲在以后六年间并没有续弦,也没有人带她在京城的交际圈中长袖歌舞,活络交流,就更谈不上认识紫云香的会员贵小姐了。所以,紫云香那是够不上了。
  中高档的胭脂店,才是此次白云芷的目标。共有三家。馥翠坊,采蝶轩,宝香斋。
  馥翠坊是在扬州起家之后,大受市场好评,于是在扬州权贵势力的支持下,把店开进了京城。
  采蝶轩。这家脂粉店,说来和紫云香有些渊源。采蝶本是紫云香的一女侍,因为极其喜爱脂粉,在紫云香做工的同时,自己研究出一套脂粉,并且给紫云香的掌柜试用,但并没有得到紫云香掌柜的认可,于是采蝶便离开了紫云香,自立门户,创立了采蝶轩,短短几年,便在脂粉业有了名号,直接跻身进了中高档脂粉店。京城人士谈起采蝶轩时,大加赞赏,颇有些励志的意味。
  宝香斋。是一家传的脂粉店,传到这代掌柜手里,已经是第五代了。靠着家传的手艺,在京城中倒也颇有口碑。能够在京城的商海中,大浪淘沙到今天,必定是有过人之处的。
  至于女人街上那些其他中档或者低档的胭脂店,白云芷就丝毫不考虑了。
  女人街一如往常热闹非凡。白云芷走在街上,本就容貌出众,再加上涂着西柚色的唇脂,在一堆肉色,朱色,紫色唇脂的衬托下,更是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还有极个别小姐,遣女侍过来,大方询问白云芷唇脂是在何处所得。让白云芷把唇脂推销出去的信心大增。
  白云芷盘算着,“春柳,你觉得这三家,哪家最有几率买我的唇脂?”
  “咱的唇脂质量这么好,三家肯定都愿意,但奴婢估计,还是采蝶轩几率最高。”
  白云芷深以为然,“我也这么觉得。采蝶轩的掌柜,自己就是个白手起家的厉害人物,对自制的唇脂,按理来说应该也不怎么排斥。”
  心中有些期盼,又有一丝着急,赶紧卖出去吧,卖出去了就能给祖母买药了。
  *
  虽说已经过了春节好一阵了,可有些惫懒的店家把那过节的红灯笼,还没有换下。随着习习春风,那灰扑扑有些破败的灯笼绕了一个又一个圈。
  白云芷坐在路边的小铺里,用筷子搅着那碗清汤寡水的光头面,想起刚才的情形,有些泄气。
  第一家去的是馥翠坊,售货女郎们倒是一个个客气,且对这唇脂啧啧称奇,但是可惜馥翠坊的掌柜正好去外地采购原材料,要过七日以后才能回来,白云芷扑了个空。
  第二家,去的是采蝶轩。见到了传说中的传奇老板采蝶,只不过,采蝶话里话外都带着些高高在上。明明这么好的东西,在采蝶的话语中,却好像这满京城,只有采蝶轩愿意买下这唇脂,隐隐有压价的意思,实在是让白云芷觉得相当不愉快。
  看着有些沮丧的白云芷,春柳安慰道,“实在没想到采蝶老板是个这样厉害的人物,小姐不必慌张,还有一家宝香斋还没去呢,大不了,就等七日之后再去馥翠坊也行。”
  “采蝶轩短短几年如日中天,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肯定是靠着做掌柜的经营筹谋,采蝶这么做倒也无可厚非,只不过落在咱们头上,的确有点不舒服。”
  “馥翠坊是不必等了,等他家掌柜回来了,愿不愿意见我,价格是否合理还两说呢,变数实在太多了。只有去宝香斋试一试了。”
  到宝香斋时,已是未时。白云芷开门见山,便很快见到了宝香斋的女掌柜,惜玉。
  白云芷坐在雅间,看着桌上杯盏里泡着的上好龙井茶,且下人们一看就是严格训导过的,守礼有节,心里便给了宝香斋一个好评。
  比起在采蝶轩说了许久,下人连水都给一杯,接人待物,高下立见。
  惜玉作为宝香斋的掌柜不久,刚刚在母亲的指导下掌事,今年不过才十八岁,性格倒很烂漫爽利。见白云芷生的如此好看,妆容又细致讲究,举止落落大方,心中便生了几分好感。
  主座上的惜玉,由于商业的敏感度,立马被白云芷嘴上的唇脂吸引了,笑道,“前阵子就听说,有手艺精巧的娘子,自制了上好的唇脂在外售卖,今日一见,真真是唇脂好,人也好!”
  在采蝶轩遭受些小波折之后,在宝香斋听到惜玉这客气的夸赞,白云芷的确如沐春风,“宝香斋名声在外,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相互吹捧谁不会呢,只不过这一句,白云芷的确带了几分真心。
  惜玉开门见山问道,“听侍女说,娘子是想把这唇脂放在宝香斋售卖?”
  白云芷让春柳从袖口中,拿出一个普通的贝壳唇盒递上去,“是的,掌柜大可先查看一番。”
  惜玉打开贝壳之后,见了那唇脂便心中惊奇,这个颜色的唇脂竟以前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并且市面上的唇脂,大多都是由朱砂制作,干巴巴地,上嘴虽有些颜色,可是上嘴时非常干涩,惜玉取刷子在手上试了试,竟异常顺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