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阿飘的反派饲养日常 作者:偶尔不做梦

穿越 偶尔不做梦 2020-02-15 收藏

咸鱼了小半辈子,胸无大志,只想抱着铁饭碗混吃等死的姜梨,因为熬夜看了本小说而心抽抽,眼睛一闭,一睁,穿书了。
  姜梨:不……不慌,我还能咸!
  恐怖的是,姜梨发现,这个世界人人都看不见她!
  姜梨慌了……
  幽暗巷角,刚刚结束了战局的瘦小男孩儿满身狼狈,侧头吐出一口血沫,一抬眼,见着不远处的姜梨时,满目的警觉与狠戾。
  姜梨:等等,他为什么能够看见我!
  系统:恭喜宿主触发阻止男配黑化任务,任务完成即可回归现实世界哦~
  **
  宗岘八岁时,很开心只有自己能够看见姜梨,因为那样她便只属于他。
  宗岘十八岁时,开始不满自己仅能看着姜梨,天知道他多想触碰她温热的脸颊,亲吻她柔软的双唇。
  不过没关系,宗岘虚虚捧起姜梨的手,目光偏执而虔诚,“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对不对?”
  系统:姜梨,可以回去了,二十四小时倒计时开始。
  努力营业咸阿飘vs一身逆骨小狼狗
  注:1.女主前期是阿飘状态,只能触碰非生命体。
  2.私设多,勿考究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都市异闻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梨、宗岘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傍晚,夜色渐浓。
  街边路灯应和着无声的号令,整齐亮起。此时正是下班的点儿,一路上人头攒动。
  人群中,一道白色身影穿梭而来,步伐稍显踉跄。
  十二月的天,寒风冽冽,旁人尽是厚衣大袄,独她一人,一身荷叶边翻领的奶白色睡裙,怪模怪样。
  女孩儿看起来年纪不大,两颊还有着些婴儿肥的饱满,下巴小巧又精致。碎薄刘海下,一双杏眸清亮透彻,只是此刻却写满了茫然失措。
  “完蛋了。”
  女孩儿目光怔然着四顾打量,粉唇微微张合,低声嘟囔,“出大事了。”
  趿拉着脚下的毛绒绒拖鞋,女孩儿无力的走到绿化带边,坐下。
  她再一次举起手机看了看,依旧没信号。
  “你什么时候到哇,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吗?!”
  裹着黑色羽绒服的女生打着电话走近,口中吐出的白雾随着她愤懑的语气而翻腾。
  “我告诉你,要是十分钟之内再赶不过来,你特么就一个人过去吧!”
  她挂断电话,气呼呼的将手机往包里一揣,几个大步便走到绿化带边。
  姜梨刚被这女声吵回过神,便见到一黑色身影大剌剌地向自己坐下来。
  “欸!”
  她急切地伸出手,想要挡住泰山般压下来的圆润屁股,却没想到自己的手竟直直穿过了这人的身体!
  愣了两秒,姜梨“啊”的一声尖叫着站起身子。
  她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那不动如山的人,咽了咽喉咙。
  不......不会是见鬼了吧!
  这么一想,原本就分外白皙的小脸更是煞白了几分,她脚尖一抬,一溜风儿似的逃离了此处。
  再次停下来时身边人迹已少,姜梨左右看了看周边的环境,确定自己不认识这地方。
  说起来大概没人会相信,她不过是睡了一觉,醒来时竟发现自己呆愣愣地伫立于一条陌生大街。并且就在几分钟前,她还遇见了那疑似阿飘的东西!
  这,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恰逢一个牵着小孩儿的阿姨走过,姜梨开口叫住她,“阿姨,请问一下,这里是哪儿啊?”
  阿姨置若罔闻,弯下身子揉了揉小孩儿的发顶,“今天给小曼做糖醋排骨,喜不喜欢?”
  “喜欢喜欢,太好啦!”小孩儿仰起头,笑出一排小糯牙。
  见她没听见自己的问话,姜梨跟在她身后走了两步,“阿姨,请问一......”
  她瞳孔一缩,嘴里的话随着伸出的手顿住,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穿过面前这人肩膀的手掌。
  眼皮跳了跳,一个不太好的念头闪过。
  姜梨转身,踏向往这边走来的另一人,那是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儿,十五六岁的模样。
  “同学......”
  男孩儿径直走过,穿过她的身体。
  姜梨一哆嗦。
  终究还是不死心,她又走向一边。
  几分钟下来,尝试了数次,姜梨终于颤巍巍地确认,这个地方,没有人能看见她。
  她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看起来这么冷的天,她一身单薄睡裙,却连一丝寒意也没感受到。
  一阵风刮来,吹起她披在肩头的长发。
  糊了她一脸。
  姜梨打了个寒噤,默默吐出嘴里的发丝,心冷。
  原来,是她自己成了阿飘。
  意识到这一事实,姜梨大受打击,犹如霜打的茄子,瞬间耷拉了肩膀。
  她恍恍惚惚地走到路边,如蘑菇般蹲下。
  无意识地咬住了蜷起的食指关节,她开始细细回忆,自己是如何嗝屁的。
  记忆中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她躺在床上看着一本无意中发现的小说......
  她有睡前看一会儿小说的习惯,那天也是如往常一样打开了常用的小说软件,眼神不经意地一瞄,在临时书架里发现了一本《高冷校草爱上我》......
  这羞耻古早又带着浓浓玛丽苏意味的名字让她一下子想到了早十几年前风靡的霸道总裁爱上我!
  抱着些许猎奇的心态,她顺手将它点开了。
  啧,老套的杉菜和道明寺人设故事。
  姜梨边看吐槽,直到心脏突然猛地突突了几下。
  她回过神,抬眼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午夜两点多!
  就这么槽点满满的一本小说,竟让她不知不觉的看了三个多小时!
  明明想好了十二点之前睡觉的!
  几点了还不睡?等着猝死吧你.jpg
  想到这应景的表情包,姜梨咽了咽唾沫,利落的关掉手机,睡下。
  却没想到,她真的猝死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想通了来龙去脉,姜梨抱着头欲哭无泪。
  “我不想死啊……”
  “我还那么年轻,连载的漫画坑底还有小天使嗷嗷待哺,月底马上又会有房租到账,爱豆下个月就要发新专辑,冰箱里还有新买的慕斯蛋糕......”
  昏黄路灯下,一身白裙的女生蹲在路边哀声嚎啕,黑发在双手揉搓下变得凌乱,而边上来来往往的三两路人对此却视若无睹,画面无比诡异。
  嗷了一阵子后,顶着一头乱发,姜梨站起身子,崩溃的大脑开始重新缓缓运作。
  就算她真的英年早逝,又怎么会跑到了这么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呢?
  毕竟这地儿,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天堂或地狱啊……
  此刻这情形完全超出了她人生这二十二年来的认知,姜梨抬头看了看渐浓的夜色,满心底的无助。
  她是谁?她在哪儿?要做啥?
  唉声叹气之际,一阵细碎的吵架声随风飘过她的耳际。
  “小杂种!跪下叫爷爷!”
  “还敢咬我?小杂种他咬我了,快把他摁住,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
  那一口一个小杂种的男声听起来年纪不大,只是语气顽劣,一股子蛮横味道。
  姜梨顺着声音走了走,行至一处巷道口。
  小巷里没有路灯,比起外面昏暗了许多,不过渗着大街上的灯光,隐约可见那巷子深处,三四个孩子正在热火朝天地干架。
  再细细一瞧,是有三个小屁孩儿正将另一个小孩儿按在地上乱揍。
  那地上的小孩儿抱着头,蜷着身子躲避,但那拳头脚尖却依旧接连不断地落在他的身上。
  姜梨看不过去,大声阻止,“喂!干什么呢你们!”
  那三个打人的小孩儿你一拳我一脚打得投入,没被声音打扰分毫。
  姜梨脚步顿下,一拍额头,她又忘了,这里的人看不见她也听不见她。
  她什么也不能做。
  “啊!”
  打人的小胖子蓦地一声哀嚎,“这小杂种竟然拿石头砸我!”
  另两个也被这突发的情况吓呆住,担心被砸,立即避开地上的人几步远,“冬霸你没事儿吧?”
  “嘶,哎哟痛死我了!”小胖子捂着额头哀嚎。
  “冬霸你流血啦!”
  “我,我这就去给你妈告状,宗岘你等着挨打吧!”
  “我们走!”
  三个小孩儿一窝蜂似的朝着巷口跑来,姜梨下意识的给他们让道。随后反应过来,她如今这灵体状态,哪用得着躲开。
  三个熊孩子跑远,姜梨又看向那幽暗巷道。
  那被欺负的小孩儿已经撑着地爬了起来,满身狼狈,手里还捏着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
  想着去看看这孩子伤得重不重,姜梨抬脚朝他走过去。
  男孩儿拿着石块儿的手倏地举起,“唰”的一下侧头向她看来,满目的警觉与狠戾。
  咦???
  姜梨惊得顿住脚步,他,他这是在看自己?
  眨眨眼,姜梨连连回头看了看身后。
  也没有人啊,所以,确实是在看她?
  “你,看得见我?”
  姜梨指着自己,眼眸发亮,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
  看出她没什么攻击性,男孩儿缓缓垂下手,也没理她,侧头吐出一口血沫,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巷口走来。
  感受到她目光如炬的注视,男孩儿又向她投来戒备的一眼,手中的石头仍没扔下,捏得死紧。
  他走近,姜梨这才看清,比起刚刚那三个打人的熊孩子,这小孩儿要瘦弱许多。
  这么冷的天,他身上只穿着件破旧的棕色运动外套,因着在地上滚了几圈,满是灰扑扑的尘土。
  那头发又长又乱,遮住些眉眼。脸颊也没有小孩儿应有的饱满,颧骨与嘴角处,打架留下的青痕清晰可见。
  是个脏兮兮的小可怜儿。
  小巷狭窄,小孩儿戒备着,贴墙从姜梨身边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