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七零极品小姑子 作者:心无栖息地

穿越 心无栖息地 2020-02-15 收藏

乔若烟病重时,在绿JJ看到一本气的她肝疼的小说。
  那书里的极品女配,女主的小姑子有着和她一样的名字,长着一张盛世美颜,却为了和女主对着干,做尽了蠢事坏事,最后沦落到惨死的地步,乔若烟越看越气,最后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咽气了。
  当她醒来发现自己成了书中女主那个又蠢又毒的小姑子时,麻溜儿表示:哥哥嫂子,你们谈你们的恋爱,请当我不存在。
  可是那个反派你是怎么回事?天天给我送糖吃是什么意思?
  反派谢泽笑眯眯:“烟烟,吃糖吗?”
  乔若烟:“不吃!”
  反派谢泽:“不吃我亲你了哦~”
  乔若烟:吃……
  ------
  谁都知道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姑娘是乔若烟,谁都想娶她,说媒的从临山村排到了县城。
  只是乔大美人却把那些求亲的全都拒绝了,包括县里某个万元户家的儿子。
  人人都酸乔若烟不识好歹,这么好的条件还不嫁,难不成是想做一辈子老姑娘哦。
  直到某一天,一排挂着京城牌照的小汽车开进了临山村,车上下来一个俊美非凡、长身如玉的男子……
  “烟烟,我来娶你了。”
  内容标签:随身空间 甜文 穿书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若烟┃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昏暗的光线照射在不算逼仄的房间里,空荡荡的只让人心慌。
  一张略微破旧的书桌,书桌上放着一个白底红色牡丹花纹的搪瓷杯,桌上还有几本摊开的书,书本的角落已经磨边。
  桌上还有一些杂物,靠窗的位置放了个罐头瓶,瓶里放了一束花,开得正艳,那大概是……杜鹃?
  角落里叠加着两口红色的木箱,上面都落了锁。
  青砖墙上没有刮白,一眼看去就是砖墙,墙上还挂着一副伟人的画像,除此之外房间里就什么都没有了。
  乔若烟又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感受到疼痛之后,不得不相信。
  她确实是穿越了。
  乔若烟有些恍惚,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喜的是她本来就已经是癌症晚期了,剩下的生命已经没几天了,此时能以另一种方式再次活下来也是她想不到的。
  在医生告诉她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之后,乔若烟就放飞了自我,不再积极配合治疗,而是背上背包去到处旅游了三个月,然后回到医院默默等死。
  乔若烟父母去世的早,她是个独生女,也没什么牵挂,把奋斗了几年的几十万存款和房子车子都捐了后,她也不再往外跑,回到医院默默等待那不知道何时到来的死亡,忍受着胃部钻心钻肺的疼痛。
  死亡对于她来说是解脱,只是没想到她还能迎来新生。
  忧的是她穿越的这个身体原主,似乎是她刚看过的那本里的女配。
  书中男主的亲妹妹,女主的小姑子。
  她感受着昏昏涨涨的脑子,伸出手来揉了揉,脑海里原主的记忆一波一波涌来,让她实在有些吃不消。
  回想起她躺在病床上时在绿**看到的剧情,乔若烟现在还觉得气得肝疼,主要是这女配极品就极品吧,还是顶着和她一样的名字。
  这让她有一种特别的代入感,导致她每一次看到女配作妖的时候都恨得牙痒痒。
  乔若烟穿的这个姑娘,是真的没有丝毫是非观念,结合脑海里的记忆和她看的那本,她都不得不感叹一句,这样极品的小姑子,作为女配真委屈了她,应该把她列为反派才对!
  不过她随即想到书中真正的反派,身体颤抖了一下,心想小姑子虽坏,但破坏力比起那位反派确实还差点儿。
  她现在脑海一阵一阵的疼痛,原主记忆和书本记忆正一点点融合到一起,乔若烟也被迫又回忆了一番剧情。
  她穿越的这本,是一本叫做《七零锦鲤娇妻》的年代文,女主姜云宝天生就是个福气包,运气贼好。
  上个山都有野兔撞晕在她眼前那种好运,她全家都很疼爱她,虽然是在这个年代,但女主愣是没吃一点苦的长大了。
  在她年纪差不多的时候,她家里人给她安排了相亲,相的是他们隔壁临山村生产队大队长的儿子,乔奕钦,也就是男主。
  两家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了,女主爹是临水村的生产队大队长,男主爹是临山村生产队大队长,家庭条件相当,两个孩子又都年纪、样貌、性子处处合适,两家经媒人一撮合就成了亲家。
  这俩人还有一起上高中的情意,只是后来停了高考,他们就都回了家,如今结为夫妻自然是恩爱两不疑。
  可惜年代文中总是不缺极品的,男主他娘和他妹,全都是极品中的极品。
  他娘特别看不惯女主,女主一进门就想拿捏女主,和女主斗了一辈子,战斗力格外旺盛强大。
  她的丰功伟绩再多,还是比不上男主妹妹乔若烟的。
  这姑娘从小就不喜欢女主,因为女主长的没她好看,他爹也比女主爹有文化,起的名字都比女主有文化,一开始家庭条件也不如她家好,但女主家全家就是把女主当成心肝宝贝来疼。
  要说原身的爹妈和她两个哥哥一个大姐对她也挺好,但原身就是嫉妒女主,她嫉妒女主可以去念高中,嫉妒女主家里的布票全都紧着给女主做衣服,嫉妒女主不用下地干活赚工分。
  说来说去都是小女生的嫉妒心作祟,所以女主嫁到她家后,她就处处看女主不顺眼,找女主的茬儿。还天天挑拨离间,让她妈也就是女主婆婆骂女主。
  还把一直爱慕她哥男主的一个女同学带回家来膈应人家,就为了那个女配答应她给她安排到县里供销社工作。
  但女主就是女主,她的计划不但没成功,还被女主的锦鲤运给反噬了,出门一趟腿也给摔断了。
  后来恢复高考,男主和女主一起去高考,男主考上了,女主没考上。
  没考上的原因就是原身在高考前泼了女主一身冷水,导致女主发烧没发挥好落榜了。
  其实乔若烟当时看这个剧情的时候觉得有些违和的,既然女主是锦鲤人设,怎么会在高考这么重要的关头让小姑子搅和成功了呢?
  后来她又想,可能是作者为了让女主走发家致富这条路,也就没再多想。
  说回剧情,当时考完试回来后,女主气得直言要和男主离婚,男主也气,有个这样的极品妹妹和妈,他每天两头受气就算了,可他也没理由让老婆天天受婆婆和小姑子的气啊。
  再加上当时女主已经怀孕了,发烧去医院检查出来的,男主更是气她这个妹妹做事不知分寸,当时就打了原身一巴掌,直言要和她断绝关系。
  哦豁,这下更是捅了原身这个大蚂蜂窝,她本身就因为总是找女主麻烦,被女主的锦鲤运反噬得倒霉连连。这下再被亲哥这么一教训,更是发誓和女主势不两立。
  她趁着男主还没开学,撺掇母亲和女主大战两百回合,把整个家里搅得乌烟瘴气,还和反派合作,诬陷女主搞破鞋,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男主的,是村里有名的赖子的。
  这样的罪名,原身是奔着把女主搞去坐牢的,其心之恶毒,真的让人胆寒。
  接下来又是女主自证清白,打脸恶毒小姑子和反派的剧情,还气得怀着孕回了娘家,再也不登婆家的门。
  也幸亏当时反派兜了原身一把,不然原身也得去坐牢。
  男主去念大学后,放假都只是回家看他爹一趟,其余时间就和女主待在女主娘家不挪窝了,彻底远离了他妈和妹妹这俩极品。
  后面女主开始发家致富的剧情,原身又开始作死,她见人家女主做生意做得有声有色,学着人女主也做小生意,赔了个底朝天。
  她的极品思维不认为自己有错,反倒怪女主不教她,也不知道她哪来的脸,找上女主的娘家大肆撒泼。
  后来她见女主家越混越好,还试图嫁给女主的弟弟,再次被打脸,彻底失尽颜面。
  原身在老家名声坏了,嫁不出去,高不成低不就的,就这么硬生生拖成了老姑娘。
  眼看着女主家过得红红火火,她不甘心女主混得这么好,就趁着改革开放的大潮,去了南方打工,结果她受不了诱惑,被人给骗了,进了鸡窝。
  她那张脸让她很快混得风生水起,被一个混得还算不错的包工头给包了,可惜好景不长,她和包工头老婆抓奸在床,引以为傲的脸也给抓花毁容了。
  那包工头也受够他老婆了,刚好原身当时怀孕了,他便和老婆离了婚,跟原身结婚了。
  原身一开始还挺抖,觉得自己混出头了,回老家去炫耀,直到她接二连三的生了四个女儿,那包工头一家都重男轻女,原身受尽嗟磨后被赶出了家门,精神出了问题,成了个疯婆子,在路上流浪的时候被车给撞死了。
  当时看到这一段的时候,乔若烟既觉得解气又觉得别扭,毕竟这恶毒小姑子顶着跟她一样的名字,实在是别扭。
  她还特意点开了评论来看,评论里全都是死的好的话,还有人说女主太憋屈了,这么个极品还是她自己作死的,女主都没有动手虐过她,真是便宜她了。
  乔若烟当时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转念想想女主那个娇气软糯福气包人设,下不了手也是正常,光锦鲤反噬就把女配反成这样,也很厉害了。
  这些剧情都是乔若烟配合着原剧情和原身记忆结合来看的,其实在原书里原身占的篇幅只有前半段,后面基本上都在写男女主甜甜蜜蜜和奋斗养娃了,基本没她什么戏。
  而她此时所在的时间点,正是剧情一开始,男女主刚刚结婚的时候。
  昨天男女主结婚,人家洞房花烛夜之际,她摔摔打打,用搪瓷盆弄出了巨大的声响,表示她对这个新嫂子的不满。
  临睡前还决定等天亮要给女主好看,谁知起床的时候摔了一跤,脑袋砸在了地板上,当时就昏过去了。
  这一昏,乔若烟就穿了过来,也不知原身去哪儿了。
  乔若烟正想着呢,门被直接推开了,一道略带尖利的声音响起。
  “闺女,你咋样了?头还疼不疼?要不娘送你去卫生院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第一篇言情,大家收藏一下下呗(小手绢揽客.jpg)
  宝贝们如果也看**的话,可以点进作者专栏收藏一下作者其他的文哦~


第2章
  乔若烟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穿着一身深蓝色宽松衣服的中年女人走进来,长相还可以,就是看上去略微有些尖刻,眼神里也都是精光,一看就不是个好相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