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 作者:伊人睽睽

穿越 伊人睽睽 2020-02-14 收藏

沙雕,非典型快穿:
  鹿呦和蒲士泽相亲认识,相亲虽失败,但机缘巧合下两人一起穿入不同的小说:
  (1)《二进宫后发现我居然是暴君的白月光》。“二进宫后发现我居然是暴君的白月光,但是暴君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2)《我和我前夫的距离》。“我和我前夫的距离,就是我破产后,他大肆嘲笑我,说可以包.养多少个我。那我就让他包.养我试试呗。”破产后的白天鹅黑心小公主和超有钱前夫;
  (3)《琉璃醉梦红尘泪》。原配对是亡国公主和擅长灭国的新朝皇帝。女主和病弱国师私奔了;
  (4)《古穿今之我的武林盟主》。“我是娱乐圈小花,我同公司师哥是古代的武林盟主,非说我是他的大师姐。我想拍古偶戏当漂亮花旦,但是我每天都被师哥押着练武功。他就是这么对待大师姐的么”;
  (5)《剑鸣千山》。原配对是剑神和与他互为宿敌的魔女。男主和不事生产的废物仙二代私奔了;
  (6)《嫁入豪门老公死后》。和小叔的二三事;
  (7)《嫡女谋》。原配是嫡女和穷书生状元郎。女主和假扮庶妹的女装大佬私奔了……
  内容标签: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鹿呦,蒲士泽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二进宫后发现我居然是暴君的白月光,但是暴君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王爷的白月光》
  --
  佑平五年。
  白呦入长安参加选秀。
  多年前白家败落后,白呦去扶风府投靠舅舅一家。之后她大约落了水,丧失了记忆。然那不重要,这次进宫选秀,是舅舅一家送她来的。
  白呦没什么不满。
  甚至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她只愿选入一宫女,在后宫挨到二十五岁,主子发点钱财放她离宫,之后她自己做点儿小生意就好了。
  白呦因为一点旧事,并不想选入皇帝的后宫。为此,她进宫后,怀着忐忑的心,给管教她们这些秀女的嬷嬷塞了荷包。嬷嬷瞥了她两眼没说话,于是她放心地给自己化了点儿妆。
  只是将脸涂得黑了点。
  再把眉毛画粗点。
  务必要既普通,又不丑。既不招人眼,又不惹人讨厌。
  --
  这一切,进行得十分顺利。
  选秀一路往上,每个嬷嬷看她那黑黄的脸一眼,都怔一下。白呦趁机悄悄跟嬷嬷说:“韩嬷嬷是我干娘,韩嬷嬷可怜我。”
  那个韩嬷嬷,就是她塞了荷包的嬷嬷。
  大概白呦求帮忙的那个韩嬷嬷在宫里确实有些脸面,每个人听了她这么说后,都耷拉下眼皮,低声说:“奴婢去请问上边一声。”
  白呦忐忑半晌,回来后,她多半被嬷嬷用古怪又复杂又同情的眼神看一眼,便能选入下一拨程序了。
  白呦初时有些茫然事情未免太顺利,但是顺利也没什么不好。
  只是这几日白呦和秀女们在一起时,听到了些八卦,让她心里犯嘀咕。年轻漂亮的宫女们围在一起,宫中主子就那么点儿人,她们八卦的自然也就那么几个——
  “陛下昨夜宿在陈美人宫里,奴婢夜里听到好大的尖叫。第二天,陈美人的尸体就被偷偷运出去了。太可怕了!”
  “这算什么?上个月张婕妤只是在御花园吊吊嗓子,谁知被陛下碰上了。陛下嫌婕妤太吵,直接一碗毒药喂了下去,当天婕妤的嗓子就坏了。太可怜了!”
  白呦躲在一棵树后,本是散步,她的同伴秀女听了宫女的话后,吓得面色惨白,顾不上和白呦寒暄,同伴就白着脸回去了。而白呦怔忡,有些发呆。怀疑宫女们说的人,和自己记忆中的不是一个人。
  记忆中的那个人,明明是个脾气极好极温和的小仙男……莫非做了皇帝的人,性格都会大变?
  她想不清楚,那几个多嘴的宫女从树荫后走出,冷不丁看到了她,一个个慌张地低头行了个礼,露出僵硬的笑:“娘子不必惊慌,我们胡说的。我们陛下还是很好相处的。”
  白呦:“……”
  --
  算了。
  和她什么关系呢。
  她只要混过五年,出宫就行了。
  当夜白呦和一众神情不安的秀女们睡在一起,趁大家睡后,她才偷偷端了水洗脸。将脸洗干净,白呦望着水盆中倒映出的美人脸发了一会儿呆。
  她自己可真好看啊,唇红齿白的,说花容月貌、沉鱼落雁也不为过了……她这么好看,才不要便宜臭男人。
  白呦镇定地,为自己重新上了妆。
  爬上铺子睡觉。
  --
  事情慢慢的,开始脱离了白呦的控制。
  当白呦跪在地上,等着上面撂牌子时,那坐在高位的良妃盯着她看了许久。良妃说:“就她吧,看着便是温柔娴雅的美人,陛下一定会喜欢的。”
  白呦低着头。
  殿中格外寂静,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
  旁边有宫女小声的:“娘子!娘子?娘娘和你说话呢!”
  白呦愕然抬头,见跪了一地的五个秀女,其他四个都低着头,而她抬头,正看到良妃娘娘对着她笑得非常和善。
  良妃是个娇俏的女子,见她愣住,良妃捂着帕子咯咯咯笑:“以后都是自家人了。”
  白呦不死心,指着自己鼻子:“娘娘,您指的是我么?我长得如此普通,浓眉大眼……”
  良妃娘娘:“陛下就喜欢浓眉大眼的。”
  白呦故意粗着声音:“我说话声音也难听,粗如男儿!”
  良妃道:“陛下就喜欢声粗如雷的。”
  白呦无言以对。
  她还要再辩解时,旁边嬷嬷不满地小声:“娘子,还不快谢恩?”
  白呦白着脸,心如死灰地磕头谢恩。
  --
  不。
  也许还有转机。
  良妃娘娘只是把她留入宫了,等皇后娘娘定名分的时候,她还有被撂牌子的可能啊。
  白呦低迷了一阵子后,重新振作起来。但她唯一忐忑的,是到了这一步,最终定名号的时候,一般情况下,皇帝陛下也会在。
  她怕皇帝陛下找她麻烦。
  之后,为了能够躲避选秀,白呦努力作死。例如装病,例如在庆宴上顶撞位高的娘娘,例如装出一副蠢笨粗俗的模样……但不管她什么样子,所有娘娘们都望着她和善地笑:“妹妹不要慌。妹妹你是太紧张了,陛下一定会喜欢你的。”
  白呦:“……”
  她觉得这宫里的娘娘们,都有点奇奇怪怪的。有新秀女来,她们应该担心失宠啊。但是她们现在却是一副高兴的样子,好像恨不得新来的妃子能够抓住皇帝的心……
  --
  庆宴后。
  皇后娘娘、贵妃、无数妃嫔,无一例外,全都给秀女们赏了礼。
  每个妃子派来的宫女见到白呦,都要和气地提点两句:“娘子,你要和陛下多说说话啊。”
  “娘子,这盒人参是我们娘娘送的!百年人参,得来不易!你日后得了圣宠,千万要帮衬我们贵妃啊!”
  白呦不可思议。
  她指着自己到现在都伪装得很普通的脸,艰难地问:“你们真觉得……我这样的脸,能得圣宠?”
  宫女们飞快地看她一眼。
  白呦普通至极、黄蜡蜡的脸倒映在宫女们的眼睛里。
  而宫女们仿佛集体瞎了眼般,非常肯定地回答她:“娘子,你不要妄自菲薄。你一定会得圣宠的。”
  --
  发生了什么事。
  她只是五年没进皇宫而已,这宫里的女人们都集体疯了么?
  还集体瞎了眼。
  集体脑子出了问题。
  --
  白呦本以为自己受到所有娘娘们的眷顾,那些娘娘们肯定会派宫女们为她重新梳洗换衣。她这伪装得很普通的一张脸,娘娘们肯定会帮她洗干净。
  但让她意外的是,那些娘娘们只是动嘴夸夸她,根本不管她穿什么、梳什么样的发饰。她喜欢浓眉大眼,娘娘们闭着眼睛夸“美”。她穿上男儿装,娘娘们也夸“俊”。她试探地装出病西施模样,娘娘们捂着嘴咯咯笑:“妹妹就是巧思不断,陛下肯定爱死妹妹了。”
  白呦:“……”
  她被这些娘娘们弄得都有点害怕了。
  一个个都疯得不正常了吧?
  或者是她孤陋寡闻,已经适应不了长安皇宫的繁华和潮流了?
  --
  白呦现在心情有些复杂。陛下亲自定位份的那一日到了,她想装病躲过去,但是宫里娘娘们天天派御医来,就快住在她这里了。白呦根本躲不过。
  她咬咬牙,心里祈祷记忆中的那个人眼瘸,认不出她。早上梳洗时,白呦一狠心,往脸上涂了厚厚的一层粉。整张脸白如鬼,她自己睁开眼看镜子,都要被自己的形象吓一跳。
  白呦和其他留下的秀女去拜见皇后娘娘,她的脸涂得粉太多,走一路掉一路粉,同行的秀女时不时投来鄙夷的眼神。
  然到了皇后宫殿,皇后娘娘盯着她的脸看了半天,如以往一样闭着眼睛吹:“小娘子就是好看,天生丽质。”
  白呦习惯了皇后娘娘的吹捧,非常淡定地行礼:“殿下谬赞,小女惭愧。”
  同行秀女们立刻向白呦投来不可思议的目光:这种白如鬼、连眼睛眉毛都看不清的脸,好看在哪里?皇后娘娘为什么夸?
  正是这般气氛微妙时,太监在外唱道:“陛下驾到——”
  白呦被太监尖锐的嗓音吓得一个哆嗦,跪到了地上。旁边的秀女们看到她跪得这么殷勤,暗恼此女心机,却也连忙跟着一起跪。
  黑色皂靴毫不停留地进屋,带来了外面的冷风。
  白呦低着头,听皇后娘娘似绷着声音对一个人说:“陛下,白妹妹对陛下的恭敬心,连臣妾都敬佩。妹妹一听到陛下的脚步声就跪了,陛下应该赏妹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