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反派大佬的小秘书 作者:蘑菇队长

穿越 蘑菇队长 2020-02-13 收藏

许栗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成了一本书里的同名女配。
  小说里,她被哥哥蛊惑,送到了反派总裁身边当秘书,
  实则为商业间谍,被抓到后锒铛入狱,下场凄惨。
  许栗笙穿过来的时候,正是大半夜。
  她拿着公司最新的计划书,正巧被总裁霍川当场抓获。
  栗笙欲哭无泪:“虽然你可能不信,其实我暗恋你很久了,所以想写一封情书夹在这里面……
  我也知道我这样的行为是不对的,我不应该对您有非分之想!我这就麻溜的滚蛋,明天就交辞职报告!”
  谁知道霍川一点也不按常理出牌,在她身边坐下了:“写。”
  栗笙以为他是要辞职报告,麻溜地写了一份,恭恭敬敬地交给他。
  本以为自己可以顺利退场,却没想到霍川皱着眉,把辞职报告给打了回来:
  “我是让你写情书。”
  栗笙:“……”
  磕磕绊绊咬着笔头写了五百字给他。
  霍川:“情感丰富感情到位,我同意了。”
  栗笙:???
  【甜爽文,没逻辑,金手指超大勿考究】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栗笙,霍川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轰隆——”
  闪电伴着惊雷,偌大的办公室亮了一瞬,很快屋内又恢复了灰暗。
  栗笙迷茫地站着,因为恐惧,眼睛拼命地眨动着,手脚像是灌了铅似的,动弹不得。
  蓝牙耳机里还响着男人急切的声音,“怎么样?笙笙,找到了吗?哥的身家可全寄托在你身上了啊!”
  栗笙茫然地想:
  找什么?
  这又是哪里?
  为什么她的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夹?
  豆大的雨点打在窗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像是密集的鼓点,耳机里的男人在不断的催促着,“拿到了吗?拿到了就赶紧走!记住,千万别留下什么破绽!”
  这是谁?
  “喂,听得见吗?”
  “笙笙!说话!”
  无数疑问盘旋在栗笙心中,她僵硬地站着,还有些没回过神来,支吾地应了一声。
  那头的语气比刚刚急促很多:“你特么的倒是说话啊!到底拿到没有?!”
  栗笙刚想说话,“啪嗒”一声——
  头顶的白炽灯应声亮起,悬挂于头顶的八盏灯将办公室照亮如白昼,忽如其来的刺眼光线让栗笙的眼前一片花白。
  “你在做什么?”
  相较于耳机里急切又粗噶的男声,这一个声音明显要好听很多。
  栗笙眯着眼,向着他那个方向望过去。
  男人穿一身剪裁得体的白衬衫,扣子一丝不苟的扣到领口最上方,冷白的灯光洒在他脸上。
  他戴一副金丝边眼镜,眼镜下的眼眸黝黑深沉,鼻梁很挺,薄唇微抿。脸部轮廓线条深刻,此时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几乎同时,窗外又是一声突兀的惊雷骤响,耳机里的男声开始咆哮:“你他妈哑巴了吗?问你话呢!”
  拔高的音调自耳机里传过来,震的栗笙的耳膜刺刺的痒,她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径直把那蓝牙耳机给摘了下来。
  低头的时候,才注意到自己手里那份打开的文件夹的扉页上,印着十一个工整的宋体字——
  《川行集团下半年企划书》
  ——川行集团?!
  这不是她昨天看的小说中的大反派的公司吗?
  而那本小说中,有个女炮灰和她同名,也叫许栗笙!
  女配许栗笙自小没了爹妈,跟着爷爷生活在大山里。
  山人淳朴,许栗笙也心思单纯,快快乐乐地跟着爷爷生活了数十年。
  直到十六岁时,爷爷年事已高,无法照顾栗笙,只得进了城苦苦哀求栗笙的大伯一家收养栗笙,栗笙这才被大伯接出了大山。
  因着栗笙样貌绝美,再加上一开始有着几分不谙世事的天真,大伯想把她培养成“扬州瘦马”。
  在接回她后,找了老师教她学仪态,给她提供非常优渥的吃穿用度,教她怎么挑选奢侈品,怎么使唤佣人,怎么参加名媛聚会。
  许栗笙在山里呆了十六年,哪里见过这么奢侈的排场,当即对大伯一家死心塌地,觉得大伯一家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
  许栗笙也慢慢从一开始的胆怯变成了习以为常,在众人的放任下,养成了大小姐一样的娇气习惯。
  许栗笙被养到十八岁时,堂哥许力洋接替了大伯的公司。可许力洋是个出了名的纨绔,哪会管理什么公司?偏偏对家公司川行集团又势头强劲,这思来想去,便把栗笙安排到了川行集团的总裁霍川身边当实习秘书,原本是想靠美人计,勾引霍川,但霍川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许栗笙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到霍川,最后兄妹俩一合计,决定让栗笙想办法拿到总裁办公室的钥匙,在夜深人静之时,去偷窃川行集团的最高机密。
  在小说里,今夜就是原主的被抓之夜。原主被抓时毫无惧意,还傻傻的表示自己堂哥一定会救她出去,诅咒霍川的公司破产,最终被霍川以商业盗窃罪的罪名把原主告上了法庭。
  但堂哥并没有如她所想那般来救她,事发后,堂哥的公司不仅和她撇的干干净净,表示这都是她的自发行为,且在她被审讯的那天,堂哥一家没有任何人到场,迅速地和她划清关系。
  判决书很快下来,原主锒铛入狱,即将面对五年的牢狱生涯,她绝望至极,一头撞死在冰冷的监狱里。
  想到这儿,栗笙如遭雷击,哆嗦了一下后,懵逼地抬起眼,对上了门口男人冷沉的视线。
  这是川行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那么站在门口正一脸冷漠地看着她的人,就是这书里最大的反派大佬——
  霍川!
  一个拥有着最不幸的童年却最终变得最强大的大反派!冷酷无情又手段狠厉,是全书里最难惹的大boss!
  栗笙和霍川对视,大脑却在飞速地运转着。
  她穿书了!
  穿成了这个同名女炮灰身上,在凌晨两点钟,作为一个最外线的,没有资格进入总裁办公室的小秘书,站在总裁办公室里,拿着川行集团的最新企业规划书……
  按照原书写的,原主这会该奋勇反抗了。但原主是原主,她是她,她可才刚穿过来,不想就此发展下去去坐牢哇!
  当务之急,一定要想办法撇清嫌疑!让大佬放过她!
  她一直没有作答,霍川挑了挑眉,向她这个方向走来,“许栗笙。”
  他的声线很平缓,语气无波无澜,却像极锋利的刀片一样,让人心惊。
  栗笙一个激灵,“呃……总……总裁……”
  她头皮发麻,心跳如擂鼓般剧烈,情急之下也想不出合适的给自己开脱的理由,忽的看见桌上有个暗红色金纹的婚礼请帖。
  他渐渐走近她,那股威压感也随着距离的缩短变得越来越强烈,栗笙支吾了两声,急中生智道:“总裁!虽然你可能不信,其实我暗恋你很久了……”
  这话刚说出口,她就尬的恨不得甩自己两掌!霍川这个人心思非常缜密,那双凉薄的眼光是这样远远看着,就叫她感受到一阵不小的威慑力,而在他那样冷静的目光下,叫她的一切谎言都显得如此拙劣。
  可话已出口,她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好喜欢你,又觉得害羞,所以想写一封情书夹在这里面……”
  她乖乖举起企划书,羞红了脸,“没……没想到这么晚了,您还在公司里。”
  少女满脸绯红,脸上尽是窘迫和羞涩。
  霍川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嗯?”
  近似呢喃的鼻音,莫名让栗笙涌上一股难言的羞耻感。
  她知道自己这话没头没脑,毫无逻辑可言,涨红着脸,顺势把文件夹放在了桌上。
  “对不起霍总!我也知道我这样的行为是不对的,作为您的员工,我不应该对您有非分之想……我这就麻溜的滚蛋,明天就交辞职报告!”
  虽然她没有弄懂自己是怎么穿过来的,但既然她穿进了书里,就不能再走原主老路了!
  只要今晚大佬能放过她,不用去坐牢,她火速辞个职,再想办法脱离大伯一家,最起码,可以先摆脱被利用的命运。
  她还没来得及畅想更多的未来,霍川已经在老板椅上坐下了。
  男人身上有种不怒自威的气质,明明两人之间还隔着一人多的距离,可那一股强大的威压感还是让栗笙汗毛直立,许是因为知晓惹怒大佬后的悲惨结局,她忍不住又小小的哆嗦了一下。
  霍川:“写。”
  淡定的一个字,让栗笙的心跟着颤抖了两下。
  她飞快地拿到纸和笔,开始麻溜地写辞职报告。嘴角微扬,心里有几分窃喜,看样子,似乎大佬并不准备追究刚才的事情!
  那她写完辞职报告,岂不是可以顺利退场?!
  这样一想,栗笙难免有些心潮澎湃!
  原主仗着大伯家有钱,平日里花钱也大手大脚的,没有什么存款,但她辞职了好歹还能有一笔工资。
  川行集团怎么说也是上市大企业,即便她是最外线的秘书,也拥有着价格不菲的工资,虽然与公司内的精英没法比,但也比普通公司的员工好太多。
  她可以暂时拿着这小笔钱,租个住处。
  因着心情大好,栗笙的字也写的龙飞凤舞的,她写完辞职报告,佯装委屈地递给了霍川,在霍川接过时,还非常戏精地紧紧攥了一下才松开,表达自己对离开他的不舍之情。
  哪晓得霍川接过去看了一眼,就把辞职信递还给她,男人微微皱起眉头,声音冷冽:“我是让你写情书。”
  ???
  栗笙一哽,差点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写情书……什么情书?
  可看着霍川一脸严肃,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反倒真像是在耐心等着她给他写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