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嫁给男主聋哑哥哥[穿书] 作者:三日成晶

穿越 三日成晶 2020-02-13 收藏

君月月看了一本书,书中女配爱男主成痴,不惜嫁给男主的聋哑哥哥,只为了接近男主,简直丧心病狂。
君月月穿成了那个丧病女配,正端着一碗汤,站在男主门口献殷勤。
门开了,男主极其讽刺的看着她:想害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君月月还没被人这么鄙视过,一急眼,把汤自己干了,转身就走!
只是她没预料到,汤里……有药。
第二天一早,看着浑身满是斑驳牙印的聋哑丈夫……
君月月:我现在说离婚,会被雷劈吗?

【阅读指南】
女主末世穿越,有点爷们,介意的谨慎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月月 ┃ 配角:

 

第1章 人干事?
  君月月醒过来的时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一截白皙修长,却布满了各种青紫和咬痕的脖子,短短的一截,战况之惨烈,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抓痕叠加着牙印,有些地方流了血,一夜过去,已经成了斑斑血痂,可见下手下口的人昨晚上多么的疯狂,堪称毫无人性。
  君月月清醒一点点,视线顺着背对着她的人这瘢痕遍布的脖子朝下看,忍不住呼吸顿了一秒。脖子上面看上去已经够惨了,却没想到,后背更是血痕遍布,纵横交错。
  再朝下,便是线条微微凹陷的腰,伤痕少了,总算是能窥见这人的皮肤如何细腻柔软,尤其是这后腰线条简直绝了,掩盖在松松垮垮的被子下面,已经见腰窝,却没见一丁点的布料,可以想象被子下面,肯定是不挂一丝,只要稍微掀开一些就能够……
  突然,背对着她的人小幅度动了动。
  君月月立马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生怕吵醒身边的人,幸好这人很快停住,君月月憋得脸通红,半晌才缓缓吁出一口气。
  这么一闹,倒是及时掐断了想要伸手去掀被子的冲动。
  君月月一口长气呼出去,昨晚上的记忆彻底回笼,限制级画面轮番在眼前演播,君月月顿时脑袋里嗡嗡作响,里面有百十个小人在其中敲锣打鼓似的,震得她彻底清醒了。
  她想起来了,身边这人身上都是她干的。
  妈啊这是人干的事儿吗?!他可是个残疾人!还是书中的男配啊!
  君月月对于自己的道德深深质疑谴责了一番,而后发现,她在末世挣扎五年,道德早就当饭吃了。
  就在昨天晚上,她莫名其妙地穿越到书里,震惊之余,却也迅速地接受了这种离奇的事情。
  毕竟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好,末世挣扎求生五年,被至亲抛弃,被朋友背叛,亲眼见着死人还能行走吃人,见证自己变异成了个比大猩猩还壮的金刚芭比,一拳能把一个成年壮汉脑袋打凹,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她无法接受?
  死了穿个书而已,有什么稀奇,书里多好哇,没有吃人的丧尸啊!
  不过说来这书,也是她实在无聊,才在同队里的一个大姐强烈安利下看的,末世之后,文明倒退,没了各种电子产品,到处都是吃人的丧尸,仅存的娱乐除了最原始快乐的为爱鼓掌,其他的也真的不多,再说人们本来求生就很难,吃不饱哪有劲儿搞什么体力娱乐,看书,其实都是一种十分奢侈的消遣了。
  君月月是在一次出任务回来之后,腿受了伤,队长让她在屋子里面休息,她疼得厉害,实在想要找个东西分散精力,这才勉为其难地摸起了这本名为《豪门残疾少女逆袭记》的小说,忍着牙酸看的。
  不过人类的本质就是真香,剧情泼天狗血转折能把人甩到脱肛,还因为稀缺珍贵导致缺页,剧情都不连贯,却出人意料的十分上头,君月月看得欲生欲死,跟着剧情里面男主女的爱情心潮澎湃,她虽然是个金刚芭比,虽然一拳一个小朋友,但是她也有死去的少女心啊!
  就是里面死得最惨的女配叫君悦,和她的名字同音不太美丽。
  不过这不影响她入迷,熬夜两天,就把这已经掉页的书看完了,伤还没好,书还没还,再次出任务,这一次她因为腿伤,不慎落队,被丧尸大哥大姐们给啃了个干净。
  结果一睁眼,她不在阎王殿,却来到了这本书里,君月月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搞清楚自己穿书了。
  因为她穿越这剧情节点,实在是太经典太狗血酸爽,正是痴恋男主的恶毒女配,穿着女鬼一样的白裙子,半夜三更骚气冲天地去给男主送汤献殷勤的名场面!
  要知道这剧情里她穿越的这个名字同音的恶毒女配君悦,可是为了接近男主方安宴,不惜嫁给了男主聋哑人哥哥方安虞,名义上可是男主方安宴的嫂子!
  如此丧心病狂的嫂子文学它不香吗?!所以这一段,君月月记得尤其清楚。
  刚巧她就穿越在这个剧情点上,脑子里疯狂捋顺剧情,迷迷糊糊地就被保姆在手里塞了汤,端着走到了方安宴所在的房间门口。
  不得不说,当时君月月还是有些激动的,毕竟这书她看了,还挺喜欢男主角的人设,这也算是磕到真人了。
  于是怀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心情,君月月敲响了方安宴的房门,没想着怎么样,就纯粹地看看他。
  但是门一开,方安宴阴沉着脸站斜靠在门口,用眼角夹了她一眼之后,嘴角挂着书里描写的凉薄又迷人的冷笑,张口就是,“你他妈的有完没完了!”
  君月月听到心中咔吧一声,别误会,不是心碎,是她磕真人把牙崩了。
  这还不算,接下来方安宴冷嘲热讽,话里话外指桑骂槐地说她这样找他是不守妇道,君月月看文看得多么酸爽,身临其境就多么操蛋,别的都忍了,不守妇道这种说法?
  妈的男主角是活在大清吗?!
  再说她一个黄花大闺女,拉男人小手都是救队友的时候,纯洁得比单饼还透亮,怎么就不守妇道了!
  于是愤怒的君月月,当着方安宴的面,一仰脖,把手里端着的汤自己干了,她决定真人不磕了,在方安宴错愕的视线中,抹了抹嘴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到这里一切还很正常,正直,善良,积极,友爱,和谐……
  可是君月月没料到,这汤里……有药,还贼烈。
  她犯药儿的时候,在心中狂吼,怎么是这种药!这么狗血酸爽的剧情,书里可没写!
  后来都开始解药的时候,舒坦了理智才回归一些,想起来了,妈的,这块儿是缺页的,她当时名场面没接上,还专门去找过借她书的大姐要缺页来着。
  她当时脑补缺页的剧情是一场赤果的勾引,没想到她脑子果然还是太很纯洁了,这是小说经典必备下药梗!
  至于怎么解的药——看看身边这一身斑驳不堪,太阳已经晒屁股,闭眼都知道是大中午却还没能爬起来的,男主方安宴的聋哑哥哥方安虞就知道了。
  君月月悄悄地捂住脸,有些忧愁地从指缝里面观察方安虞,越看他身上的伤越觉得自己不是人,越看越觉得……昨晚上其实真挺爽的。
  咳,想跑题了。
  不过对于君月月来说纵使她没有和谁睡过,是个实打实的黄花大闺女,可对她来说,睡一次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其程度就和……吃一顿饭差不多。
  在末世的时候,不变异的女人和身体不好的男人,大多都处于弱势,没有办法生活,多得是出卖自己的,睡一觉换一顿饱饭太过正常,末世两年后还活着,又不是变异人的,一个比一个想得开,只要能换吃喝的,自身有什么用什么,还能让人有所图,就是活下去的本钱。
  君月月倒是个变异的,勉强能吃饱,是个肌肉虬结的金刚芭比,所有男人没有人把她当女人,毕竟美丽的且比一个土豆还廉价的男人女人,遍地都是勾勾手指头就来,谁会脑子有病对着个金刚有欲望。
  倒是也有出卖自己的男人,不过君月月身为低级变异人,自己挣来的吃的时常不够,没工夫搞花里胡哨的,再者她自己照了两次镜子,没变异之前她好歹算个清秀的小姑娘,变异之后脸上的皮肤凸起青色血管,除了脑袋,其余地方平均增大四倍,看着属实是吓人,且她不太擅长控制力度,变异人要是来劲儿了,怕是要出人命,且那玩意都说搞一次就有瘾,她总不能睡一次换一个男人,这样不光费粮食,也太费男人了。
  她就算没有拯救人类的伟大志愿,也没圣母玛利亚的博爱情怀,但是她总不能丧心病狂地为了搞那点事,就残杀同类。
  所以到如今为止,她还是第一次睡人。
  君月月有点心虚,躺在床上想着待会要怎么办,毕竟昨晚上她记忆中,方安虞似乎大概可能不是怎么情愿……因为君月月的记忆里,她一直是上位。
  而且这里不是末世,方安虞就算是个聋哑人,也是个正儿八经的豪门大少爷,很显然睡这一次,一个土豆是肯定解决不了的。
  好在她这个恶毒女配的身份,也是个豪门,给钱?送东西?
  君月月琢磨了一会,索性不想了,话说回来,穿越过来,君月月还没见过方安虞长什么模样,昨晚上太乱,她光顾着搞,没注意看他的模样,只记着身材是挺好,那也够可观够带劲……
  正想着,方安虞似乎是醒了,又吭哧着翻身,君月月下意识想要起身,但是想了想总不能完事就跑,这不符合她的风格,她一般都是,遇到事情先解决,解决不了就弄死,弄不死再跑。
  于是君月月侧过头看他,方安虞皱着眉,有些艰难地翻了个身,人看上去还没彻底醒过来,不过转了个身之后,倒是正面对着君月月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君月月和方安虞第一次见,她看过了太多的丧尸,各种烂脸突牙脑袋半拉肠子流满地,对于人类长相的诉求,其实已经落到了最低。
  但是真的看清方安虞,君月月还是惊讶了。


第2章 你挺带劲的
  当然不是因为方安虞长得丑,而是就算只看到了方安虞盖在卷发下的大半张脸,还闭着眼,也已经超出了太多预期。
  帅男人君月月也见过不少,在末世长相这东西,交换中是最廉价的筹码,到后来男人甚至还以伤疤多为美,证明自己经常出任务,可靠。
  很显然末世里,没有方安虞这样的人。
  这样让人看上一眼,就觉得干净得像一张白纸的人。
  他没有睁眼,可睫毛很长,不算浓密,却还是在眼下映出了小扇子的阴影,皮肤真的干净到除了君月月昨晚粗暴的产物之外,没有什么显眼的瑕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