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 作者:嘘知

穿越 嘘知 2020-02-11 收藏

第一次重生。
宣采薇重生成了她大伯随身挂的玉佩,结果发现对外形象“专一深情”大伯在外养了一房外室。
第二次重生。
宣采薇重生成了她未婚夫的束发玉冠,结果发现口口声声说爱她一生一世的未婚夫竟然早已同她的庶妹暗通款曲。
……
第N次重生。
宣采薇重生成了京城第一美男+高岭之花的淮安郡王“秦隐”挂在书房暗门的一幅画,结果发现秦隐密谋造反不说,特喵地还暗恋她。
因为,那幅画就是她本人的画像。
*
传闻镇国公府上的三小姐宣采薇整整昏迷了三个月,病入膏肓,外界都在开盘赌她的死期。
谁料宣采薇在三个月后竟然悠然转醒。
醒来后的宣采薇看谁都是一副“哼,我知道你的小秘密”的眼神。
自此,各方势力发现对镇国公府的计谋手段全然不奏效,仿佛被人提前知晓了一般,惊得毛骨悚然。
而一贯以娇弱美人着称的宣采薇,见着京城第一美男秦隐竟然拔腿就跑,健步如飞,丝毫不见病气。
宣采薇:开玩笑,被这种阴鸷造反党喜欢,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
-全文架空,勿考据-苏爽甜文-谢绝扒榜-微.博@嘘知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爽文 魔法幻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宣采薇,秦隐

作品简评
     女主宣采薇病重昏迷离魂穿越到各种不同的物件身上,从而发现了许多人的小秘密,通过这些秘密护佑了自身和家族,同男主秦隐互相治愈,收获美满爱情,并将女子围棋推向最高点,成为第一个古代女棋圣,为天下女子正名。
     本文视角新颖,剧情反转不断,脑洞大开,感情线真挚细腻。女主从一位病弱闺阁女子成长为一代棋圣,同时剖析自身,最终找到了属于自己人生的意义。

 


第001章
  “大人…请善待奴家一些。”温柔小意的声音从嫣红檀口中缓缓而出,男人心头微微犯痒。
  “这是…自然。”一道沉稳持重的声音回应着,眉眼快速扫了下眼前的娇羞女子,滚烫的手藏着压抑的情感。
  与此同时,纤细如葱白的手指正准备为男子宽衣,眼神却停在男子白布衣裳,燃火的眼,忽而注入一道清明,身形下意识颤抖后缩了下道。
  “大人,这段时日恐不宜行此事?不若过些时日……”
  “啊——”
  女子话还没说完,一下子又被男子揽住,男子大手贴在女子发间,语气却依旧没什么起伏地贴在女子耳边道。
  “及时行乐,何须顾忌,不过一个蠢人而已。”
  “可是那人不是大人您的……”
  女子话语未尽,只因男子在听到女子的话后,正经古板的眉眼一下子冷了下来。
  女子是从扬州府被带出来的,从小在四方院子里除了学习琴棋书画,便是学习伺候男人和讨好男人欢心的本事。
  男子眼神一冷,女子立马知趣,脸庞也亲昵地凑近。
  没过多会,女子感受到了男子对她的宠爱,一颗心才算回落。
  女子眉眼弯弯,笑盈盈地准备迎接接下来的美妙夜晚。
  而不论女子还是男子,此刻皆是听不到有一道声音,打从男子一进入这间屋子,女子迎面亲昵挽着男子的手臂起,就开始震惊得断断续续出声。
  【大伯…您…您如此行径,如何对得起大伯母?】
  这是宣采薇愣怔一刻钟后,思虑再三,艰难抉择下“说”出的话。
  毕竟对她这样一个从小知礼守礼的闺阁女子而言,“直面指责长辈”这般大胆的事,她过往十几年从未做过,若是被母亲得知,定会难得板着脸说她“不合规矩”。
  想想那个画面,即使宣采薇如今没了身体,也下意识地颤了颤。
  宣采薇的身世极为显赫,父亲是镇国公,母亲是内阁首辅家的嫡长女,在京师的名门贵女中,是站在塔尖尖的那位,该是能够风靡虏获万千少男心,京师贵女唯其马首是瞻。
  当然,这是按常理来说,可偏生宣采薇的人生跟“常理”半枚铜钱的关系都没有。
  原因很简单——
  宣采薇天生极其体弱,寒疾早早侵入内腑,下床都呆不得一个时辰。
  更别说稍稍遇点风吹日晒,落雨沾雪,便极有可能酿成大病一场,在生死边缘徘徊。这般身子,如何能从容去赴那一场场贵女争彩宴。
  而以镇国公府的权势而言,名医不是寻不得,便是太医,也被请了过来为宣采薇诊治。
  可不论是名满天下的“神医圣手”,还是当朝的“首席御医”,在替宣采薇悬丝诊脉后,皆是摇了摇头,只道她寒疾已然侵入五脏六腑,病入膏肓,活不过十五岁。
  就连大魏朝皇帝都敬重在意的“六爻门”里的大师,也卜算出宣采薇十五那年必有生死之劫。
  所以,“宣采薇活不过十五”的消息,虽然大家嘴上不提,但整个宣府,乃至京师上上下下都传了个遍。
  宣采薇自己也知道,即便大家再怎么瞒得严实,但总有那么几句闲言碎语钻了空子,溜进了她的耳朵里。
  不过,宣采薇这姑娘跟正常人还不太一样,当知道自己活不过十五之后,她只是愣了一下,连个悲伤的表情都没有,接着该如何便如何过日子。
  在旁人眼中,许是认为宣采薇自己也明白,如今她身子衰败成这样,还不如死了利索。
  但只有宣采薇自己知道——
  她不想死,她想好好活着。
  不求活得光芒万丈,她只是想,能有一日,可以踏着雪,亲自去闻闻院里的梅花香。
  而没有坦然地显露自己的情绪,只是不想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心罢了。
  比如,她的母亲,她的祖母。
  十五这年,宣采薇想过自己会因为何事一命呜呜,却未曾想竟是那般宛如重击的缘由。
  思及缘由,如今已然脱离身体的宣采薇,心头顿停了几息,无法言喻的窒息感再次包裹住了她,让她喘不上气来。
  就像她生前一样。
  是的,那一瞬间的极致痛苦,虽让宣采薇意识一下子黑沉开来,但她记得在阖眼之前,胸腔气血涌动,腥味在嘴里诞开,一滴滴扎眼的鲜血顺着嘴角,滴在了她的胸前衣衫上的红梅图案上。
  宣采薇眼神接触红梅的一瞬,再次一缩,彻底没了意识。
  宣采薇了解自己的身体,她记忆里的最后一幕,身体情况俨然糟糕透顶,再加上眼下脱离身体这般奇异的情况。
  宣采薇想,她应该已经死了。
  不过,宣采薇脱离身体后,并没有等到话本里说的开满曼殊沙华的黄泉路或是勾人魂魄的黑白无常,倒是诡异地一睁眼,就看见了一贯正经严肃,连自家父亲都会忍不住感叹竟比他看着还凶的大伯。
  而且……
  角度清奇。
  一开始,宣采薇并没有弄清自己现在的处境,脑海大概混沌了几息,怀疑自己是否在做梦,可便是做梦,也不该梦到完全没什么交集的大伯才对。
  宣采薇张口想问问大伯这是怎么回事,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口不能言,她一愣,垂眸眼神下移。
  不能说话的她,心头猛然翻起惊涛骇浪。
  ***
  宣采薇的大伯,虽然是宣采薇父亲的哥哥,可镇国公这个位置,绝不可能落在他头上。
  因为宣采薇的大伯是庶出的。
  可宣采薇的大伯也争气,生生从科举中杀出一条血路,摘了那届的探花郎。
  一时,镇国公府又是锦上添花了不少,且宣采薇大伯的名字也终于第一次在京师的上流世家子弟中排上了名号,出了不小的风头。
  探花郎虽每一届都有,但想在眼高于顶的京师上流世家子弟中排上名号,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宣采薇大伯文采厉害自是一方面原因,另一个原因便是,宣家世袭至今的功勋爵位,可是宣家的老祖宗跟着大魏朝的开国皇帝,在马背上打下来的。
  换言之,宣家是从戎世家,将军元帅是出过不少,可这探花郎,宣采薇大伯算是拿了宣家的头一份。
  所以,“从戎世家”镇国公府出了个探花郎,当年可是引了不少稀奇,就连宣采薇这些小辈都有所耳闻。
  而宣采薇大伯还有另外一件出名的事,可以比肩探花郎一事。
  那就是——
  专情。
  宣采薇的大伯娶得是其青梅竹马的表妹,据说两人相识多年,早已情愫暗生,将对方视为一生良伴,非卿不娶,非君不嫁,就连圣上当年看中了宣采薇大伯的容颜,想替他指一门婚事,也被宣采薇大伯以心中早有心悦之人之由婉拒。
  婚后二人更是伉俪情深,宣采薇的大伯连个小妾通房都没有,在外人眼里,过得就是一世一双人的神仙日子。
  京师里好些官家夫人,暗中皆是羡慕宣采薇的大伯母好命。
  可当宣采薇跟在大伯身边好几日,开始稍稍能接受自己现在的处境后,却发现自家大伯竟然找了个借口欺骗大伯母,偷偷溜到了京师中一个偏远巷子的院落里,私会另一位女子。
  这是宣采薇重生以来第二回 震惊,第一回便是重生一事。
  对外“专一深情”的大伯,竟然养了一房外室?!
  不过,宣采薇“说”了那句话后,她也就闭了嘴,虽然她知道大伯听不见,但她只是想把她能做的事做了。
  这算来算去还是大伯的家事,她方才虽忍不住脱口而出,想替活在幸福假象的大伯母讨个说法,但之后冷静下来,下意识看看自己现在的“身体”,也只得乖乖闭嘴,心头划过几分无奈。
  现在的她,什么都做不了。
  可后来……
  当看到大伯要同那女子准备共赴巫山之时,本是沉默了许久的宣采薇忽地开始拔高声调用意识说话。
  【大伯!您怎可在这个时期做出这般放浪之事?!】
  【这…这可是在——】
  【守孝期。】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