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作者:香酥栗

穿越 香酥栗 2020-02-08 收藏

姜甜甜一朝穿越六零年代,
家徒四壁,一穷二白,可怜巴巴。
连相亲对象都是村里有名的懒汉,一家子还是跋扈不讲理的。

初次见面,一番鸡飞狗跳。
姜甜甜小耳朵动了动,露出小小的梨涡儿,讨喜的说:可以的!
确认过眼神,是我想嫁的人!

众人:卧槽!你瞎吗!

姜甜甜,老天爷果然还是爱我的,我竟然是女主那个拍马屁就能跟着赚钱吃肉的妯娌!
彩虹屁,我可以!!!

排雷:男女主都是别人眼中的大奇葩!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甜甜,陈清风 ┃ 配角:苏小麦,陈家甲乙丙丁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一朝苏醒,姜甜甜穿越进了发家致富年代文。这里是山清水秀的东北小乡村,姜甜甜乐观开朗的适应生活,很快获得大家的喜爱。她与一见钟情的陈小六结为连理,嗑嗑瓜子儿看看戏,如鱼得水,在原女主陈家五嫂的带领下,奔向热闹富裕的新生活。
     文章轻松有趣,热闹活泼,人物性格鲜明,温馨自然,讲述了六零年代末一大家子的家长里短,嬉笑日常。


穿越

    “轰隆隆!”

    “轰隆隆隆!”

    雷声一阵又一阵,不绝于耳。

    瓢泼的大雨打的房顶啪啪作响,此时屋外下着大雨,而屋里就下着小雨,滴答滴答的声音响个不停。雨点汇聚成了小水流儿,淌到了炕头抱膝呆坐的小少女的裤腿儿。凉凉的水气沾在脚踝,飕飕的冷直往骨头里钻。

    这个时候,姜甜甜终于眨巴大眼睛,回过了神。

    她从清晨天蒙蒙亮清醒过来就意识到自己穿越了。但是她坐了一天,从早到晚,也没有等到穿越小说里常常出现的套路。没有出现任何可以为她解惑的人;她的脑子里,没有平白的多出来任何有关原主儿的记忆。

    完全,没有!

    从早到晚,屁都没有。

    “咕噜咕噜咕噜。”姜甜甜的肚子叫个不停,她的肚子也叫了一天了,可是姜甜甜生怕自己动一下就错过了可能会“传输”过来的记忆,因此动也不敢动。

    事实证明,穿越小说误我!

    她什么也没有等到,还白白饿了一天。

    姜甜甜扫一眼家徒四壁的破屋,认命的起身准备找点吃的,只是刚一动,就觉得脑瓜壳子一阵眩晕,她立刻顺手扶住了土墙,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甚至觉得自己这么用力一扶,墙都摇晃了一下。

    真是一个风雨飘摇的破屋啊!

    屋子不大,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翻了个遍。

    什!么!都!没!有!

    姜甜甜觉得自己更加飘摇了一点,也更饿了一点。她现在有理由怀疑,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儿,八成是饿死的。屋里的“小雨”下的更厉害了一点。

    姜甜甜看着炕上的水越来越多,去外屋找了一个盆接水。

    她,姜甜甜在被车撞死之后,很可能再次面临饿死。肚子的咕噜声更加的厉害,姜甜甜捂着肚子,琢磨这家里是不是就剩她自己了。要不然,怎么天都要黑了,还没一个人回来呢!

    不想做个饿死鬼的姜甜甜不死心的再次打起精神,这一次,她开始抠缝儿了。

    边边角角什么的,总得用心啊!

    好在,皇天不负苦心人!

    姜甜甜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找到了!

    他们家的外屋,竟然有个小地窖,说是小地窖,其实就是个坑!半米见方一个小坑,上面盖着一块石头板子,姜甜甜气喘吁吁的挪开石头板子就看到里面放着几个不大的袋子。

    姜甜甜有幸在里面找到了点地瓜和一点黄中透着黑的粮食。

    鉴于她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所以压根不认识这玩意儿是个啥。不过姜甜甜倒是认识地瓜的,找到屋里剩下的火柴,姜甜甜赶紧给自己烤了三个地瓜。

    三个地瓜下肚儿,姜甜甜觉得整个人好了不少。

    果然,人只有吃饱了才能思考。

    首先,姜甜甜想的是自己的那场车祸,没有任何疑问,姜甜甜知道一定是故意的。就不知道,是她哪个弟弟的亲妈下手了。她爸就是典型的凤凰男与白眼狼的代言人。凭借自己出色的皮囊坑骗了她老妈,某大厂长的独生女。

    后来她外公外婆去世后,她那亲爹就露出了獠牙,独占了厂子。再后来,她就有了二三四五六七八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她妈她从不觉得自己一开始看错了人,坚定认为姜甜甜是个女孩子,所以她才有这样的结果。就这样,开始了日常打孩子。小甜甜挨了半年的揍。终于,被发现了!

    虽说渣爹是个凤凰男与白眼狼,可他倒是受不了甜妈打孩子。

    所以姜甜甜五岁开始就在姑姑家生活,这一住就是十多年。虽然渣爹日常不跟她见面,祥林嫂妈一见面必是问她要钱加疯狂骂人口吐芬芳,坚定重申她是大房不离婚!总的来说姜甜甜的日子过得还是很轻松的。

    可是谁曾想,三个月前她那渣爹诊断出了癌症。

    据说,这老哥儿的遗嘱是所有财产都留给她。二三四五六七八弟弟统统没有份儿,一毛钱都没有。姜甜甜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不过她却知道,渣爹还没挂,她倒是因为这份遗嘱先挂了。

    她不知道她的死会不会让渣爹和祥林嫂亲妈难受,不过她自己倒是不太难受的。渣爹很少见她,最后又给她送了一道催命符;祥林嫂妈……她虽然知道她妈妈的遭遇很惨,可是打小儿被她虐待过,又早早分离。所以,也真的是没有什么感情的。

    虽然这里穷的老鼠都没看见一只,但是姜甜甜竟然有种十分轻松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

    如果非要说,大概就是……摆脱了吧!

    终于,摆脱了那些人!

    既然穿越了,姜甜甜也不想“上辈子”的事儿了,反正,跟她没关系了。

    他们给了她性命,她也交回去了。

    现在的她,跟他们总归没有关系了。

    真,轻松啊!

    就在姜甜甜发呆的时候,外面的雨竟然慢慢的停了下来。姜甜甜往门外看了看,此时天已经蒙蒙擦黑了,她起身出了门。刚一出门,就感觉到一阵冷风寒彻骨。

    姜甜甜果断的缩回了屋子里,她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儿,毫不夸张,她估计自己撑死了七十来斤。虽然外面很冷,但是她却没有放弃出门的打算,她迫切的想要感受一下新生活的气息!

    她刚才翻箱倒柜的时候看到柜子里有一套打着好些个补丁的棉衣棉裤,姜甜甜果断的换上了,再一看自己脚上的草鞋。缩了缩小脚丫子。

    不过大概是换了厚衣服吧,虽然还是穿着草鞋,但是到没有那么冷了。

    此时大概家家户户都在做饭,不少屋子里都冒着炊烟。姜甜甜顺着墙根儿走,还没几步,就听到女人说话的声音。

    “娘,姜甜甜今天一天没出门儿,咱要不要过去看看?”

    姜甜甜立刻停下了脚步,竖起了耳朵,她觉得,这个“姜甜甜”就是自己。毕竟,名字都一样咧。

    “不用,等她自己想通了就好了,你看这孩子平时跟个闷葫芦似的。这还能做出绝食阻止徐翠花改嫁的事儿。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她也不想想,她老娘死了,老爹也死了。人家徐翠花一个后娘,干嘛守着她这个没啥关系的继女过啊!再说了,他们娘两个平时关系也不咋地。徐翠花为了摆脱她这个拖油瓶,跟大队长写了切结书,连姜老二的房子都不要的。”

    姜甜甜接收到这些信息,索性蹲在了墙角儿偷听。

    敢情,原主儿是饿死的,但是不是因为缺粮食饿死的,是“自杀”?

    “那倒是,不过娘,你真的答应徐翠花帮她说媒啊。咱们屯子谁不知道姜甜甜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外面活儿不能干,家里活儿也干不好的。再说都十七岁的姑娘了,干巴巴的像是麻杆儿,瞅着就也不好生养。谁家能愿意啊!”

    顿了一下,她又补充:“这丫头性子还独,出门少,见人也不说话儿。一个相好的小姐妹都没有,我都怀疑,她是不是能认全屯子里的人。”

    这声音,倒不是笑话人,而是带着愁的。

    给这样一个姑娘介绍对象,搁谁谁不愁啊!

    一阵风吹来,凉意更深,姜甜甜把两只手抄在了衣袖里,耳朵都贴在了墙上。

    这一次,两个人又掰扯起来屯子里的小伙子,这个那个,那个这个的……反正,说来说去,院子里这娘俩儿似乎也很愁了,他们收了徐翠花一块红布,但是姜甜甜似乎很容易砸在手里。

    这个活儿,不容易。

    终于,两个人结束了话题。

    他们似乎是进门了。

    姜甜甜听了一耳朵的八卦。她动了动有点僵硬的腿,站了起来。刚一站起来,就感觉到有人看她,她立刻四下张望,没有人。

TAG标签: 甜文穿越时空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