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成了男配黑粉后 作者:米茜

穿越 米茜 2020-01-30 收藏

一朝穿越,成了娱乐圈言情文里的粉着男主,黑着男配的女炮灰。
为了不崩剧情,但又不能得罪那位暴脾气纨绔男配何熹年,丁芒夏只好小心翼翼地进行着自己的黑粉事业。
-
某次,丁芒夏暗戳戳点赞了一条黑何熹年的微博,想着隔天就取消,没想到很快就被发现了。
何熹年:“???”
丁芒夏立刻痛哭流涕抱他大腿:“爸爸我错了,我就是一时手滑,你别告我呜呜呜!”
何熹年:“……”
再某次,男主周述安和何熹年一起受邀参加一场晚会,丁芒夏敬业地做个举灯牌的小粉丝。晚会结束后,何熹年拦住还没来得及扔灯牌的丁芒夏,黑着脸:“不是来看我的吗?为什么拿周述安的灯牌?”
丁芒夏一脸无辜:“啊呀,怎么变成周述安的灯牌了?!肯定是隔壁那女生跟我拿错了!”
何熹年:“……”

文案二
有天,丁芒夏点赞“何熹年出轨幽会嫩模”被炒上了热搜,吃瓜群众搬好了小板凳等回应。
何熹年:我老婆说她手滑,散了吧。
丁芒夏跟着附和:是的是的,手滑,那都是假新闻,散了吧。
晚上,何熹年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松开两颗衬衫纽扣,似笑非笑地对丁芒夏说:“说吧,这次又要怎么赔罪,嫩模?”
丁芒夏:……

内容标签: 娱乐圈 打脸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熹年,丁芒夏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嘈杂的影视基地里,到处都是人和机器。天气本就闷热,在这样的环境里待着,分分钟闷到透不过气。
  “女乞丐呢?怎么还不就位?开机了听不见吗!”
  “马上马上,我去叫。”
  赵南擦了擦脸上的汗,找了半天,终于在一处树荫下找到了正在睡觉的“女乞丐”。
  “嘿,醒醒,你还演不演?不演换人了啊。”
  丁芒夏幽幽地睁开眼,茫然地看着面前这个打扰了她美梦的男青年。慢悠悠地坐起来,揉揉眼睛:“到我的戏了吗?”
  “是是是,你赶紧的吧,导演发火了都。”不耐烦地道,拽着丁芒夏破破烂烂的衣袖往拍摄场地走。
  “你那个脸,再弄花一点儿。一会儿你跟其他乞丐一起抢馒头,你长得漂亮,会多给你两个镜头,你自己好好把握。”赵南碎碎念叨着,“要不是亚姐让我关照关照你,就你这懒散的态度,早给你换下去了。”
  丁芒夏往自个儿脸上又抹了几道黑印子,笑呵呵地道:“谢谢南哥关照了。”
  随着场记拍板,丁芒夏一秒入戏,混在一群难民乞丐中,步履蹒跚地走着。这场戏是这群难民迁移到了另一座城,已经饿了许久了。
  踏入城门后,不远处有施粥的小摊,是宫人在行善事。
  这群难民都是饿了许久饥不择食的人,看见吃的哪里还有理智可言,纷纷上去一通哄抢,馒头瞬间没有了。
  丁芒夏抢到了两个馒头,迫不及待地往嘴里塞,即便这样狼狈的场景,也能依稀看得出她清丽的面孔,还有纯澈眼神中对生的向往。
  “咔!”
  丁芒夏拍了拍胸口,好不容易把馒头咽下去,差点儿没给憋死。一边捂着胸口一边去找自己的水杯,赵南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面前,递给她一瓶矿泉水:“先喝这个吧。”
  丁芒夏愣了愣,接过水甜甜地道了声谢。
  “演得不错啊,刚刚看了,那么多人,就你一个是真把那道具馒头吃下去了。别说,你这姑娘懒散是懒散了点儿,演起来还是挺敬业的。”赵南赞赏地拍了下她肩膀,“那馒头放了两天了,你能吃得下去,说明你没那么娇气。”
  丁芒夏:“……???”
  “两天?”
  卧槽,难怪她总觉得有股怪味儿,谁说她不娇气的,她并不知道这馒头是放了两天的馊馒头啊!
  “嗯呐。”赵南瞥见她有些古怪的脸色,狐疑道,“怎么了?这就吃坏肚子了?”
  丁芒夏摇摇头,“我去上个洗手间。”
  抱着马桶催吐了好一会儿,喝了大半瓶水,丁芒夏才感觉那股子膈应感下去了些。重新回到片场,找到赵南:“我今天还有戏份吗?”
  “还有一场,拍完就没你的事儿了。”
  “好嘞。”
  丁芒夏找了个阴凉的角落坐着等,旁边有几个群演小姑娘在围着聊天。
  “诶诶诶,何熹年上热搜了!”
  “什么热搜啊?”
  “好像是对那个黑他的网友发出律师函警告了。”
  “我看看……是不是那个网名‘就要吃芒果’的人?”
  “对对对,就是她。她之前不是爆了何熹年的黑料吗,我们年年要反击了!”
  听到这儿,丁芒夏一心里一个咯噔。
  连忙掏出手机登上微博,‘就要吃芒果’这个网友,就是她啊!!
  又打开热搜,何熹年的官微果然发了律师函警告。大致就是说‘就要吃芒果’这个人散播不实传言,给何熹年造成了各种损失云云。
  这有没有搞错啊,她这才刚来,就要面对律师函警告?那这个命怎么续下去啊?
  丁芒夏苦恼地撑着头,思绪飘散。
  她其实已经“死”过了,在原来的世界里,她是一个21岁的表演系学生,奈何病魔找上她,最终还是没撑过去。
  当她变成“阿飘”看着自己的尸体一脸茫然的时候,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不明物体。那不明物体还能说话,说能给她再活一次的机会,问丁芒夏想不想要。
  她想着自己已经是阿飘了,还怕别的生物不成?于是兴致勃勃地跟它说当然想啊。
  然后她面前就出现了一本书,那不明物体告诉她,这书里有个和她同名的人,这个同名人在这本书里就是个炮灰,最后下场凄惨倾家荡产母亲病逝自己跳楼。
  丁芒夏听得云里雾里:“所以呢?”
  “你有一个机会,可以取代她。你可以用你的方式改变命运,但不能崩坏原书剧情,只要你能避开厄运,就能好好地完整地活一次。”
  “那要是避不开呢?”
  “那你就只能继续当只阿飘,等待轮回。”
  丁芒夏不想当阿飘,她想当个活生生的人,能被看见的人,她才21岁,远远没活够呢。于是没多犹豫就答应了。
  见她答应,那不明物体发出一声尖利的声音,像是在笑,很是瘆人。继而丁芒夏脑子里就快速地过完了那本书的全部内容。
  唉。
  捡了根小树枝垂头丧气地戳自己的影子。她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一周多了,这里面的丁芒夏和她名字一样长得也一样,不同的是这个丁芒夏身体很健康。这对她来说太难得了,从小丁芒夏身子就弱,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乍然拥有了这么健康的体魄,可以熬个三天三夜不睡觉都没有问题。
  然而高兴的日子没持续太久,忘了她终究只是书里的一个炮灰。
  也不知这作者怎么想的,要安排这么一个人物在里面。原书中她就是因为三番两次黑里面的男配何熹年,最后被打击报复了,何熹年一纸诉状告了她,赔偿巨额款项不说,还将她在圈内封杀了。
  这一下变得债务缠身,又是无业游民,何熹年的粉丝天天人肉她,母亲得知之后心脏病发,最后没救得回来,原书里的丁芒夏最终承受不了压力郁郁自杀。
  你说这姑娘为什么要费尽心思黑何熹年呢?原来是因为她的爱豆是书里的男主周述安,那简直就是周述安的脑残粉,一直把何熹年当成爱豆事业上的绊脚石,所以千方百计想给别人使绊子,让自家爱豆前途光明。
  消化完这些内容的时候,丁芒夏一句“傻逼”憋着没骂出口。就算它剧情再怎么脑残,丁芒夏也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还指着能在这里好好的活上一回。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是何熹年对她的第一次“律师函警告”,应该还有得挽救。
  丁芒夏点开何熹年的微博私信,非常陈恳地打出一段话:
  何先生您好,对之前我传播的关于您的不实黑料我已经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为表歉意,我可以发文公开向您致歉,希望您能海涵我这次的行为。
  发完这条私信,丁芒夏又发了一条向何熹年致歉的微博。做完这些后,正好轮到她的最后一场戏份开拍。丁芒夏放好手机,投入到工作中。
  晚上收工后,在路上买了一把烤串边走边吃,摸出手机看了看,忽略掉那醒目的未读消息的红点儿,不用看都知道是何熹年粉丝骂她的。
  点开和何熹年私信的对话框,她发的那段话对方已经看过了,而且还给她回复了。
  何熹年:海涵?不,海涵不了。
  丁芒夏脑子一懵,连忙打字回道:为什么呀?都是误会嘛,说开就好了呀,不至于闹大吧?
  丁芒夏忐忑地啃着串儿,眼睛一错不错地关注着消息。
  过了大概五分钟,对面回复道:你造谣别的我也就算了,你偏偏造谣我是被男人包养了,这个我就真的忍不了了。
  丁芒夏无语地望天默了半晌,这他妈让她怎么搞?只能厚着脸皮求原谅咯。
  丁芒夏:真的很抱歉何先生,我是真的一时冲动,希望您能给我一个机会,我也会在网上澄清您没有被包养的!
  过了好一会儿,那头回:你是“就要吃芒果”本人?
  丁芒夏:是啊。
  何熹年:行,知道了。
  丁芒夏:???
  发出去的消息是已阅的状态,但再没有回复。丁芒夏忧伤地望着手里的烤串儿,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啊?
  回到酒店,丁芒夏自觉地发了一篇忏悔地长微博,还@了何熹年。
  摆弄手机的时候,丁芒夏才发现她是有两个微博号的,一个就是‘就要吃芒果’,是一个很活跃的粉丝号。另一个是她的本名,认证演员,还有八万粉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