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三个大佬的宠妹日常 作者:冠滢滢

穿越 冠滢滢 2020-01-29 收藏

连翘穿进了年代文,在书里她是坏女配,至死不知自己的身份被养姐夺走,她父兄皆是名声赫赫的大人物:
大哥温润如玉,是医药界的科研新贵;
二哥睿智近妖,是餐饮业的实业巨子;
三哥酷炫狂霸,是娱乐圈的当红影星。
只要她认亲成功,就可以收获他们的万千宠爱,走上人生巅峰,但亲生母亲圣母心肠,在豪门父亲认亲时,硬是安排病弱的白莲花养姐女主代替她,从此养姐成为大佬们的心头宝,她则生生被逼成坏女配,下场凄惨。
而今,连翘穿来了,豪门父亲也来认亲了——
面对圣母母亲的请求:“连翘,你姐姐身体病弱,又是领养的,你牺牲下,学一学孔融让梨?”
连翘扬起嘴角,霸气宣言:“妈,不行哦,我自私的人设不能崩,全世界都是我的!”
所以,豪门爸爸是她的,大佬哥哥们是她的,全世界都是她的!

小剧场:
某天,一向跟她不对付的头顶留学海龟、天才外科医生、西医世家少爷等一堆光环的沈京墨这么介绍自己:“dear,你好,我是沈世界。”
连翘震惊脸:“???”
沈世界宠溺笑:“现在,我是你的了。”
连翘冷漠脸:“呵呵……”

阅读指南:
1,女主前期不知道自己穿书了
2,女主是个戏精,快意恩仇,前三章慢热。
又名《我是年代文大佬们的亲妹妹》《我在八零和哥哥们撒糖》

内容标签: 甜文 穿书 爽文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翘,沈京墨 ┃ 配角:围脖晋江冠滢滢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连翘从小流落在外面,由圣母妈抚养,却在长大后被圣母妈要求将家人和人生都让给养姐。连翘在大佬父亲前来认亲之际为自己抗争,终于跟父亲团聚,收获三个大佬哥哥和父亲的万千宠爱。男主沈京墨是西医天才,外科一把刀, 女主连翘出身中医世家,一手银针救人无数,中西医的撞碰,激起不一样的火花,两人因误会而争吵不断,却在了解中走到一起,将一段欢脱情缘徐徐道来。
     作品情节跌宕起伏,生动有趣,身负中医天赋的女主一手打造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努力振兴中医学,励志又积极向上,充满了正能量。全文苏爽甜,充斥着中医元素,语言幽默,让人会心一笑。

戏精上身
雨,滴答答的下,屋内一片昏暗,一滴雨珠落在屋内昏迷不醒的少女额头,带来一丝清凉。
少女幽幽醒来,睁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黑亮如葡萄,五官立马生动起来。
狭窄拥挤的土屋,昏暗的光线,屋内到处漏雨,这是哪里?连翘呆呆的看着这一个破屋子,如被雷劈过,整个人都木掉了。
她,21世纪中医世家的传人,从小就锦衣玉食,接受最好的教育,家住别墅,出行豪车,走到哪里都受尊重,哪见过这样的破屋。
靠窗的床是用木头搭的,一个缺腿歪歪扭扭的桌子,角落里堆满了东西,又乱又简陋。
她的脑袋一阵抽痛,脑海里多了一些零散的记忆,属于一个叫乔二莲的女孩子,生在偏僻的小山村,十八岁,刚高中毕业,没有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估计是没考上。
这是八零年代?怪不得还有这么破烂的土屋。
她从小没有父亲,家里只有一母一姐,母,乔美华,亲生的,传说中的圣母,世人眼里的好母亲典范,真是可歌可泣。
一个弱质女流硬是靠自己一手拉拨大了一双女儿,还供她们上到高中,任凭村里人怎么劝,都没有让女儿们辍学。
家里是穷的叮当响,一穷二白,三天两头跟人借粮。
咦,乔美华这名字有点熟悉呀,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不过,转眼一想,这年头叫美华的人到处都是。
姐姐,乔一莲,领养的,也是十八岁,刚刚拿到医护专科的录取通知书,是村里第一个考上大专的女娃娃,引发轰动。
这下子村里人去医院看病就不怕了,他们也有自己人了,村里人开心的不得了。
忽然,胃一阵绞痛,她条件反射般搭上脉搏,不禁啼笑皆非,这是饿的!
门开了,一个面色憔悴的妇女走进来,是乔美华,原身的亲生母亲,她第一件事就是拿出瓶瓶罐罐接水。
“二妹,你醒了?”她的眼睛一亮,随即又皱起眉头轻斥,“二妹,你要听话,不要再闹什么绝食抗议,你姐姐跟赵海军是真心相爱的,他们才是天生一对,你平时喜欢抢你姐姐的东西,但这一次不行,那是你姐夫。”
绝食抗议?连翘心底泛起一丝酸涩,但很快挥去。
乔美华一脸的失望,“你们姐妹虽然不同父不同母,但从小一起长大,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相处?为什么就不能多让让她?”
连翘惊呆了,这论调真是绝了,“让让她?”
就算同父同母的亲姐妹,也没有规定必须谁让着谁。
问题是,原身从小就被逼着让着养女姐姐,受了很多委屈。
乔美华还在哔个不停,“你姐姐一出生就被父母抛弃,从小体弱多病,非常可怜,二妹啊,你是我的亲生女儿,她是养女,凡事都让着她吧,别人也会夸你懂事的。”
连翘捂着胃,有气无力的开口,“我饿了。”
亲生女儿饿了三天,这位母亲只顾着教训,只想着维护养女的利益,真是感动世界的好养母。
“啊?”乔美华一时反应不过来。
连翘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的眼睛,“在教训我之前,能先让我吃饱吗?”
破碗盛着一碗红薯粥,大部分是红薯,粗粮没几粒,饿坏的连翘顾不上烫手,哗拉拉的喝光了。“再来一碗。”
乔美华也喝了一碗,却站着不动,“还有一碗留给你姐姐吃。”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妈,我回来了。”
一个窈窕纤细的身影走进来,长发披肩,清纯又素雅如兰,娇娇弱弱的,是村里的一枝花。
但在连翘看来,是清汤寡水的寡淡。
乔美华立马迎上去,“回来就好,衣服湿了快去换,我去给你倒热水,你泡个脚去去寒气,你身体本来就弱,不该冒雨出门的。”
她围着养女打转,满心满眼都是养女,呵护之情溢于言表。
乔一莲微微一笑,“学校老师找我,我不能推的,不管如何,我是一中出来的学生,要知恩图报。”
乔美华越发的欢喜,“你这孩子就是懂事,二妹有你一半懂事,我就心满意足了。”
乔一莲神色温柔,“二妹还小呢,慢慢教,您别急。”
听着是劝慰,但越是这么说,乔美华越生气,“小什么小,跟你一样的年纪,唉,你这么温柔体贴,二妹却暴躁乖张……”
“咳咳。”躺在床上的连翘忍不住刷一下存在感,都当她死了啊?
乔一莲的视线看过来,柔柔的说道,“二妹,你别生气,妈也是关心你,你千万不要记恨……”
这是挑拨吧?连翘嘴角勾了勾,“怎么会?亲母女哪有隔夜仇,打是亲骂是爱,不是亲生的才会哄着捧着,不一样嘛。”
乔一莲的神色僵住了,怎么回事?她居然没有暴躁的破口大骂?还学会了挤兑?
“你……”
“一莲,饿了吧,快吃晚饭,对了,我去隔壁去借点柴火和粮食,你们姐妹俩不要吵架。”
“妈,你放心吧。”乔一莲目送养母离开,转头看向坐起来的连翘,嘴角扬起一抹轻笑,“妈真是的,又给我留了一个鸡蛋,我都吃腻了,二妹,你也吃了吧?”
她哪是好心,分明是红果果的炫耀。
在乔家,乔美华永远偏着养女,生怕被人说不慈,虐待养女,乔二莲有的,乔一莲肯定有,乔二莲没有的,乔一莲也肯定有。
新衣服新书包新鞋子永远是乔一莲的,她用旧了才会给乔二莲。
每天乔一莲有一个鸡蛋补身体,乔二莲从来没吃到过。
乔美华的解释是,乔一莲身体弱,需要补,乔二莲身体好,不需要。
连翘心底涌起一股暴戾,这是被原身影响了?
妈蛋,在这样变态的家庭环境下,怪不得原身变的越来越敏感,性格越发暴躁。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沸腾的情绪压下去,咱,要以德服人。
“我们来谈谈赵海军吧。”
乔一莲精神一震,如胜利者般高高仰着脑袋,笑意盈盈的道,“我们要订亲了,你会恭喜我们的,是吗?”
以前只要一提赵海军,这个妹妹都会情绪崩溃,歇斯底里。
但,这一次出乎她的意料,“他给我写过一份情书,我想找个好日子念给村里人听听……”
乔一莲闻声色变,“你敢?你不要名声了?”
这是她第一次失态,连翘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不要了,大家一起完蛋吧。”
这是认真的!乔一莲如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来,“你清醒点,赵海军已经不喜欢你了,勉强是没有幸福的。”
连翘忽然笑了,笑的不怀好意,“其实吧,凡事都好商量,只要你出的起好价钱。”
乔一莲震惊的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连翘眉眼弯弯,说出来的话却冰冷极了,“我把他卖给你,二百块。”
一个卖字让乔一莲如五雷轰顶,感觉都不认识对方了,“不可能,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反正她要离开这个破地方了,怕什么?
什么相爱?明明是一对狗男女,连翘笑的更甜了,“我还打算给你的学校,给赵海军的学校投一份匿名信,告诉你们学校的老师同学们,你们是怎么勾搭成奸的,背信弃义,道德败坏的人不配进高等学校学习,还不如回家陪我务农吧。”
乔一莲错愕又震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这是要毁掉我的未来?我们可是一起长大的姐妹。”
抢走了妹妹的一切,如今提什么姐妹情,这不是笑话吗?
连翘看着这个虚伪又矫情的白莲花姐姐,“姐妹是拿来卖的,跟你,不谈感情只谈钱,二百块,不二价,你慢慢考虑吧。”
乔一莲要疯了,“我哪有那么多钱?你讲点道理,好吗?”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