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不见面的男朋友 作者:山栀子

穿越 山栀子 2020-01-21 收藏

谢桃交了一个男朋友。
他们从未见面。
他会给她寄来很多东西,她从没吃过的零食,一看就很贵的金银首饰,初雪酿成的酒,梅花露水煮过的茶,还有她从未读过的志怪趣书。
她可以想象,他的生活该是怎样的如(老)诗(干)如(部)画。
因为他,谢桃的生活发生了本质上的改变,不用再打好几份工,因为他说不允许。
她的生活也不再拮据,因为他总是送来真金白银。
可她并不知道,她发给他的每一条微信,都会转化成封好的信件,送去另一个时空。
而那里,是一个王权更迭的混乱年代。
她爱上的他,是此间一抹最惊艳的留白。
有一天,谢桃鼓起勇气跟她的男朋友视频了。
???
我男朋友长得好好看呜呜呜!!
眼睛好漂亮!睫毛好长!皮肤好白!
但是等等?他怎么穿着古代人的衣袍还留着古代人的发髻?!
彼时,她手机屏幕里的那个锦衣如绯,金冠玉带,长发乌浓的年轻公子眼瞳如珀,弯唇浅笑,唤她,“桃桃。”
——
现代软萌贫穷莫得钱女主X古代拿着权谋剧本的美,强,富国师大人
山栀子甜度保证!不甜打我!

内容标签: 时代奇缘 豪门世家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桃,卫韫(延尘) ┃ 配角:都是小可爱呀 ┃ 其它:


  ☆、神秘光幕(有修改)

  天气渐渐暖了起来。
  
  小镇石桥边的杨柳抽了条,枝枝嫩绿,映照着桥下河水清透动人。
  
  谢桃收拾好手边的模具,戴了手套把烤箱里的香味浓郁的蛋糕端了出来,转身时,不小心被窗外洒进来的夕阳余晖给刺了眼睛。
  
  她眯了一下眼睛。
  
  “小桃,今天还有没得酥心糖?”
  
  大门口忽然出现了一位中年女人。
  
  她穿得很素净,打理得干净周正,笑着的时候,眼尾泛起一道深深的褶痕。
  
  她算是福家蛋糕店里的常客。
  
  “钱阿姨,您来晚啦,今天的酥心糖都卖完了!”
  
  谢桃把蛋糕放在桌上,摘了手套,回答道。
  
  “哎哟!今天去买菜耽搁咧!”姓钱的女人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谢桃笑了笑,“我明天给您留一份吧,您记得早点过来拿。”
  
  “花生的对吗?”谢桃拿了旁边的小本子,打算记下来。
  
  “对对对!”刚刚还皱着眉头的女人这会儿又笑起来,“谢谢你了啊小桃!”
  
  谢桃笑着,低头拿笔记了下来。
  
  钱阿姨离开了没一会儿,就有另一个中年女人踩着小高跟走进店里。
  
  她穿着花哨的衣裳,还烫了卷发,身材有些发福,却是红光满面,笑意盈盈的。
  
  谢桃正在给烤好的蛋糕抹巧克力榛子酱,听见高跟鞋的声音,抬头就看见了那张熟悉的面孔。
  
  她就是这家福家蛋糕店的老板——福妙兰女士。
  
  “福姨,您回来啦?”
  
  谢桃原本是笑着的,但在看见跟在福妙兰身后走进来的那个身形高大的中年男人时,她脸上的笑意就渐渐僵住了,那双杏眼里盛满惊愕,就连手上的动作也顿住了。
  
  “桃桃……”
  
  直到福妙兰走过来叫了她一声,谢桃才在恍惚间勉强回过神。
  
  她抬眼时,正对上那个中年男人看向她的目光。
  
  大门外铺散的夕阳有几缕余余晖洒在了他的肩头,让他的身影看起来更加高大清瘦。
  
  在谢桃晃神的时候,男人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来,就站在柜台前,清晰又准确地叫了她的名字,“谢桃。”
  
  隔着柜台,谢桃在听见他的声音时,就已经垂下了眼帘,神色闪烁,站在那儿像是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没敢迎上他的目光。
  
  “桃桃,郑先生是来看你的,你可得跟人好好说几句话。”福妙兰从柜台另一边的小推门走进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谢桃抿着嘴唇,攥着手里的盛果酱的玻璃罐,并不似福妙兰平日里见惯的活泼模样。
  
  片刻后,她才动了动嘴唇,“郑叔叔……”
  
  她的声音有点微弱。
  
  “谢桃,出去谈谈吧。”郑文弘说。
  
  谢桃垂着眼帘,像是犹豫了一会儿,才放下手里的东西,摘掉手套和袖套,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然后拿了旁边的外套,走了出去。
  
  栖镇东头的茶楼就立在护城河的边儿上,河边的树树杨柳正好抽了条,嫩绿的纸条随风飘飞时,如果坐在茶馆二楼的窗边,一伸手,就能折下一枝嫩柳来。
  
  谢桃和郑文弘对坐在茶馆二楼的桌边,两个人手里都捧着一杯热茶,但一开始,却都是出奇的沉默。
  
  郑文弘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孩儿。
  
  或许是因为早春时节,黄昏后栖镇的天有些凉,女孩儿穿着一件薄毛衣,外面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单薄外套,那张白皙的面庞还带着些婴儿肥,一双杏眼澄澈干净,身量看起来娇娇小小的,好像和一年前出走时的模样没有什么差别。
  
  郑文弘很清楚,这个看起来乖巧柔软的女孩儿,实则有着一颗倔强的心。
  
  最终,还是郑文弘先开了口,“这一年,你……过得还好吗?”
  
  “挺好的。”谢桃捧着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带着几分清香的味道微烫过喉咙,有些暖暖的。
  
  郑文弘似乎是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他只点了点头,“那就好……”
  
  一年多前,她刚来栖镇的时候,苏玲华从谢桃出走的那天就开始担心女儿一个人在外面,但她的那份懦弱与害怕心理的又让她觉得无法面对,于是只能让郑文弘就来这里找到谢桃,带她回去。
  
  但被谢桃给果断地拒绝了。
  
  从那以后,谢桃拒绝再和他们联系。
  
  而一年的不曾联系,更让他和她之间,连说话都成了难题。
  
  谢桃却在对面这个男人低着眼帘,陷入沉默的时候,把他打量了一番。
  
  纵然郑文弘已经人到中年,眉宇间早已染上了几分风霜的痕迹,但也不难看出他年轻时五官的端正俊逸。
  
  但谢桃细细看了两眼,就发现,相比于她记忆里一年前这位郑叔叔的模样,似乎又多添了几分沧桑疲态。
  
  一年前的许多事涌上心头,母亲的面容在她的脑海里似乎也从未减淡过半分。
  “谢桃,跟我回去吧。”
  
  郑文弘终于说出了这一句话。
  
  彼时,窗外有风吹过,杨柳枝叶的簌簌声在周遭的静谧中显得更加清晰。
  
  “郑叔叔,我在这里过得很好。”谢桃捧着茶杯,说。
  
  “谢桃,难道你真的打算要一辈子待在这里?”郑文弘试图劝说她,“你现在还是该上学的年纪……栖镇没有高中,你总要为自己的人生打算。”
  
  谢桃点了点头,“郑叔叔我知道您想说些什么,我也没有要放弃上学的意思,我会复学的,但不是现在。”
  
  她抽屉里的那张银行卡里,还没有存够复学后三年的学费。
  
  至于郑文弘和苏玲华陆陆续续打到她卡里的钱,她一分都没有用。
  
  “谢桃,你还未成年,学费的事情本来就不该是你担心的事情,我和你母亲会为你解决好一切……”
  
  “郑叔叔,我不想回南市。”
  
  郑文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谢桃打断。
  
  一年前的那个夜里,从她背着书包,坐上回到栖镇的火车开始,谢桃就没有打算再回到南市。
  
  那是一个对她来讲,从没有过任何美好回忆的地方。
  
  她从不留恋。
  
  “看来,你还在怪你妈妈……”
  
  郑文弘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叹了一口气。
  
  关于谢桃和她母亲苏玲华之间的事情,郑文弘也是多少知道一些的。
  
  郑文弘想起妻子有时躲在房里偷偷抹泪的样子,他又说,“这一年来,她夜里总是睡不安稳,有时睡着了,还会在梦里念着你的名字,重复着说,她不该打你……”
  
  没错,苏玲华打过谢桃,不止一次。
  
  就在谢桃艰难地在父母之间做出选择之后,就在谢桃的父亲谢正源一声不响地离开之后,苏玲华带着谢桃,到了南市。
  
  那段时间,苏玲华整个人都变得很暴躁。
  
  谢桃不止一次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挨打。
  
  有时候是因为学习成绩,有时候又是因为其它的一些小事情。
  
  她变成了谢桃最陌生的样子。
  
  一个对失败的婚姻耿耿于怀,自怨自弃,甚至歇斯底里的女人。
  
  有一段时间,谢桃甚至觉得,当她的妈妈看向她的时候,那双时常红肿的眼睛里有爱,却也藏着恨。
  
  那恨,是对那个男人的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