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国师直播算卦就超神(下) 作者:一世凡尘

穿越 一世凡尘 2020-01-13 收藏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国师称霸现代(万字更)

    看着陈悦雨拿出一捆小红绳,男鬼眼睛恍惚下, 很快又极重注意看着陈悦雨, 有些怀疑的语气说, “你刚刚说什么?你说你有办法出去?”

    陈悦雨手指尖拿着红绳子, 面部表情轻松, 男鬼眉头深锁,至从在地铁里面看见陈悦雨, 陈悦雨的表情一直都很从容淡定, 和他之前杀害的那些女主播完全不一样, 那些女主播瞅见男鬼从布袋里拿出杀猪刀, 吓得一个个尖叫, 吵得男鬼耳膜都要刺穿了。

    陈悦雨却超乎常人的冷静,此时此刻看着陈悦雨,男鬼甚至不相信陈悦雨是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女生,她的胆识果敢比很多男人都要坚定,特别是那双看着干净黑润的眼睛, 像是触手可及, 有像是深潭, 完全叫你捉摸不透。

    “你撒谎!”男鬼目光聚焦, 十分火热,“没有人能从安息地铁站里面或者出去!”激动得白皙脖颈上的青筋度爆显出来。

    顾景峰和上百万观众一样, 都很想知道陈悦雨拿一捆小红绳出来,是想到了什么逃出安息地铁站的方法。

    网友们好奇心很强,已经纷纷发弹幕在猜测了。

    “肯定是用红绳子逃出去!”

    “楼上, 你但我们智商欠费吗?国师大大都拿红绳出来了,肯定是要用的啊!”

    “我的天!我想不出来!安息地铁站被埋在地底下,而且四面不透风,可以说被困在里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也不会管你的那种,基本等同于被活\\埋了吧!!”

    “整个地铁站都被埋了,人在地铁里面就相当于地铁站是棺材啊,国师大大和顾处长在地铁站里面,真的很像是躺在棺材里面。”

    “呸呸呸!我呸!国师大大和顾处长是进去安息地铁站直播见鬼的,和厉鬼猛鬼面对面,肯定少不了去一些很诡异,普通人去不到的地方的,这有什么!再说了,我们要相信国师大大!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对对对!广场舞跳起来!”

    “额……我的面膜再一次掉了,楼上你的弹幕有声音,嘤嘤嘤……”

    孙毅展听见陈悦雨说可以出去安息地铁站,他扯扯发干的嘴角,“陈悦雨,你真是承包了我今年冷笑话的笑点,整个地铁站都被埋在地底下了,你说你还能爬出来?唬小孩呢!”

    “你要认清事实,现在你的情况和被人活埋了没两样,你说的轻巧,拿出一捆小红绳就能逃出去,真当自己是神仙了啊!我就坐等你怎么作死,到时候你咽气了,我可怜你给你烧点纸钱冥币过去,同是道门中人,不能看你走的太惨兮兮不是。”

    孙毅展这句话刚说完,很快脸就被狠狠抽了一巴掌。

    在爪机摄像头前,陈悦雨当着一百五十多万的观众的面,叫顾景峰把廊道垃圾桶附近的那个黑梭梭的老鼠抓来。

    顾景峰愣了愣,回过神来,立马知道陈悦雨为何要抓老鼠了,赶紧走过去,动作迅速抓了地上的那只黑老鼠。

    “吱吱吱”被掐住脖子的老鼠不停挣\\扎,四只爪子上下摆动着,本来就小的眼睛用力眯着。

    “你,你抓只老鼠来做啥?”男鬼脑子不怎么转的过来。

    陈悦雨没有回答他,大拇指和食指捏住红绳子一头拉出来一小截,又从布袋子里面拿出来一枚五帝铜钱,在小绳子的一头系着一枚五帝铜钱。

    在所有人都注视着陈悦雨下一步会做什么的时候,陈悦雨又拉长了些红绳子,然后用手扯断绳子,踱步走到顾景峰身边,伸手过去,轻手轻脚把红绳子的另一头绑在老鼠的嘴巴尖上。

    有的网友很聪明,看到这里的时候已经知道陈悦雨抓老鼠来做什么了,老鼠是最机敏的动物,天生对危险的判断力极强,哪里有危险,老鼠也会第一时间搬家。

    眼下安息地铁站里面有活的老鼠,说明这里面肯定有通道是通往外面的,陈悦雨和顾景峰是普通人,一时半会儿没办法找到那个出口位置,可老鼠就不一样了,它们天生异乎常人的机警,在发现危险的时候,肯定会第一时间往逃生通道跑。

    陈悦雨对着爪机摄像头,跟看直播的网友解释,很快网友们的弹幕爆\\炸性刷起来了!

    “哇塞!国师大大好聪明啊!这么危急的时候,居然会想到利用动物天生的长处,真是太厉害了吧!”

    “国师大大,你的思维真的好厉害啊,小弟佩服佩服!一枚深水鱼雷送给你,别傻乐了,快快进行直播!哈哈哈哈哈太赞了!”

    “好好看啊!那个红眼男鬼要被气的魂飞魄散了吧!精心布局的死亡地铁站,居然被国师大大用一只老鼠逃出生天!哈哈哈哈会气死的吧!”

    “国师大大能把摄像头给一下那个穿橘色工作服的男鬼吗?我想看看他被起扭曲的脸,哈哈哈哈哈之前多么得意,现在就是多么痛苦了吧!”

    “+1想看男鬼委屈屈的嘴脸。”

    “+2”

    “+3”

    “+π”

    陈悦雨没看到广大网友的弹幕,她拿出一道黄符用打火机点着,然后拿到老鼠的眼前熏了熏,然后叫顾景峰放老鼠到地面上。

    松手后,老鼠立即竖起尖尖耳朵,四下瞅了瞅,身子颤颤巍巍地挪动一下,随着它往廊道一头走去,尾巴拖着红绳子移动很快拉直了。

    “叮铃铃”老鼠往前走了一会儿,很快听见“叮铃铃”响声,它警惕四下看了看,没看见什么危险,又往前走两步,有听见“叮铃铃”响声。

    老鼠胆子小是出了名的,它很快知道附近有危险,赶紧撒开爪子往前跑,跑得越快,身后尾巴拖着的五帝铜钱响的越大声,越跑越快。

    看见老鼠朝着生门跑去,男鬼郁结于心,最后一口黑血吐出来,浑身的怨煞顿时褪得干干净净,魂魄近乎透明,要魂飞魄散了。

    在魂飞魄散前一瞬,他还赤红着眼睛说,“我要杀了你,我要你们给我陪葬!啊!为什么!为什么要有老鼠……”

    陈悦雨回看他一眼,“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杀了这么多的人,今天的魂飞魄散,是你自己种的因,怪不得任何人。”

    男鬼轻笑摇头,想说话,却一阵风似的灰飞烟灭,黑森清冷的廊道里在没有男鬼的身影。

    陈悦雨转过身,抬眼看面前悠长漆黑的廊道,地铁站里面很大,老鼠已经跑了,陈悦雨也不能在这里耗太多时间,顾景峰抱着钱美诗和她一起往廊道尽头跑去。

    安静的廊道里传来五帝铜钱“叮铃铃”的声音,循着声音,陈悦雨和顾景峰一路追过去,跑过两条廊道,然后顺着一条楼梯下到负一层。

    地铁站里面很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完全是看不见老鼠的,音乐智能听到“叮铃铃”响声。

    顾景峰带着陈悦雨继续往前跑,跑了一会儿,突然没听见声音了。

    “没……没声了。”钱美诗说。

    顾景峰说,“铜钱不发出响声了,老鼠应该是停下来不移动了。”

    陈悦雨伸手进黄色布袋子里面拿出来一个小手电筒,大拇指摁住开棺往上一推,很快喷\\射出来一道白色光柱。

    “声音来到这里就中断了,老鼠应该就在这附近。”陈悦雨很冷静。

    顾景峰也用爪机手电筒照着四周,两个人开始寻找老鼠,找了约莫五分钟左右,顾景峰忽然看见墙角那有根颜色鲜红的小绳子。

    “悦雨,在这里。”顾景峰吧声音压的很低,陈悦雨几乎都听不见的那种。

    陈悦雨转眼看过来,放慢脚步走过来,确实看见一小段红绳子,而且绳子尾端系着一枚五帝铜钱。

    老鼠应该是爬到墙的另一边了。

    顾景峰伸手指去轻敲墙面。

    “咚。”

    “咚咚。”

    “咚咚咚咚。”

    “是空心的。”顾景峰好看的黑眸亮了亮。

    陈悦雨嘴角扬起一个悦人弧度,她推算不错的话,墙壁的另一面应该是外面的世界了。

    小洞外面明显有空气漏进来,很稀薄,可陈悦雨和顾景峰还有钱美诗的呼吸都没之前那么困难了。

    陈悦雨伸手进黄布袋里面摸出一个亮银色铁锤,顾景峰看过来,“给我,我来砸开这道墙。”

    陈悦雨递锤子给顾景峰,顾景峰右手抓着锤子手柄,对准白色墙壁,用力砸了下去。

    “砰!”

    “砰砰砰!”

    铁锤子击打墙面的声音回荡在地铁站里的每一个角落,顾景峰用力锤了快有十分钟,坚硬的墙壁“咚”一声砸出来一个小洞。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