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总裁的替身白月光 作者:天气决定心情

穿越 天气决定心情 2019-11-04 收藏

宋潇穿到一本总裁文小说里,书里她的戏份,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是仅出场两章就领盒饭的180线“炮灰路人”
是长相和男主初恋七分相似的“白月光替身”
是被迫接管负债累累烂摊子公司的“破产千金”
更是被反派玩弄于股掌间的“无脑棋子”
**
宋潇怒而掀桌(╯°□°)╯︵ ┻━┻,“炮灰也想拥有今日份的人权!”
所以一切由她亲手改变:
破产?天真。
替身?笑话
棋子?不存在的
炮灰逆袭女主X宠妻狂魔反派
**
彼时,走投无路的小可怜宋潇,面对掌控全局绝对权力的反派季云司,
哆哆嗦嗦的后退,“救救我…我不想死…”
反派不动声色的笑,慢条斯理解开衬衣扣子,“好啊,先验验货。”
于是,她没死,还靠着自己的聪(盛)明(世)才(美)智(颜)逆袭成为人人仰慕的金融大佬。
以上她都不意外,可是反派把她捧在手里宠上天是什么操作?
(o ‵-′)ノ?停下,我们明明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喂!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反派⊙﹏⊙
#反派太撩人怎么办##我到底是他圈养金丝雀还是替身白月光#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穿越时空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潇季云司 ┃ 配角:陆飞宇江沐阳 ┃ 其它:

第1章穿越

    宋潇比指定时间提前二十分钟到达咖啡厅,看见对面空空的座位,她如往常般坐在藤椅上耐心等待,专注搅拌着咖啡消磨时间。

    然而墙上的钟表时针划过半圈,对面的人依旧没来,她的心情开始变的微微浮躁。守时的概念,对于一向严律克己的她来说,是根深蒂固刻在骨子里的。

    她紧张的拿起手机飞速发了条短信,而后抬起头,目光意外的锁定在店门口进来的男子,身材高挑,仪容得体,精英派头,更重要的是,男子也正朝她的方向张望。

    宋潇直觉到这位就是她今天要见的人,连忙站起身,礼貌的鞠上一躬,做着请的手势,把来人迎到座位,“刘先生,你好。”

    叫刘先生的男人也客客气气的寒暄一番,和宋潇做了自我介绍,后解释几句,“不好意思宋小姐,来的路上堵车,耽误了些时间,望您不要介意。”

    “没关系,多等几分钟而已,应该的,”宋潇笑笑,“贵公司业务繁忙,抽出时间和我谈合约已经实属难得。”

    刘先生是创元公司的总经理助理,跟随陈家混迹生意场上多年,公关做的一流。他长话短说,直入主题,拿出文件袋里的文件,摊在桌上,“陈总托我带给您的,里面的融资情况都有详细涉及介绍。您没有意见的话就可以签字了。”

    宋潇郑重接过文件,仔细翻阅查看了一遍,最后握着笔的手隐隐发着抖,又是一本强盗合约!这个月来,由于宋氏企业的债务危机,她一直东奔西跑,到处放低姿态求于人。光是几家大公司就已经面见了好几次,然而无一例外,这些公司当然不是慈善家,他们面对夕阳企业宋氏公司,对于宋潇抛出求合作的橄榄枝,不是拒绝,就是想方设法的压榨,定下欺凌的霸王条款。

    可是宋潇不签不行。她急切需要这笔钱,这是拯救公司债务危机的救命钱。然而这么拖下去,拿到手的钱只是杯水车薪,签订下的霸王条约却会毒蚀宋氏很多年。

    刘助理看出宋潇的犹豫和走神,试探问道,“宋小姐?”

    宋潇抬起头,嘴边挂着牵强的微笑,“刘先生,合约上说的六|四分,是我六你四?”

    “不,您误会了,”刘先生后靠椅背,“你四我六。”

    “”宋潇深吸口气,强作镇定。

    “怎么了宋小姐?要反悔么?”刘助理偏偏头,故意问道。

    “没有,”宋潇心里冷笑一声,快速签下名字,递还给刘助理,先行一步站起身,直截了当的问道,“所以贵公司什么时候能注入资金?”

    “下周。”刘助理整理收好文件,很快的回答,最后公事公办的伸出手,“合作愉快。”

    宋潇没有回握,她快速站起来,将椅子推回原位,微微欠身,带着高岭之花生人勿近的气质,点头算是告别,踩着高跟鞋快步离开那个令人窒息的场所。

    在路上宋潇想:对方公司没有高层出面,只派一个助理来接洽,还故意选在咖啡厅这种不正式的场合,可见创元公司对宋氏企业是怎样的冷落态度。她心里早该有个明镜,对方开出这种合约,不意外。

    ――――――――――――――――

    她回到别墅后,一进门,保姆王姨便迎上她嘘寒问暖,问她午饭想吃什么。宋潇丧丧的摆手,说没心情,什么也不吃,便直接上去了二楼卧室。

    卧室里她倒在书桌上,回忆起自己人生这段时间里光怪陆离的经历,唏嘘不已。

    宋潇,原本只是a大经济系普普通通的大三女生,一次偶尔事件,逛街时过马路被车撞倒昏迷重伤。醒来后便发现自己穿越到这个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

    不得不承认,这个宋潇长的很漂亮,光看脸是单纯无害的甜美长相,称得上校花级别人物。但身体却严重营养不良,瘦弱不说,胳膊和腿上还有一些深深浅浅的刀痕。

    宋潇起初很疑惑,自己为什么无缘无故的变成另外一个人,这个人的身体上又为什么会有许多伤。等她冷静的把一切都调查清楚,才发现这里发生的所有一切,都源自她高中看过的一本小说。

    书名太久远记不太清。只记得大概情节,书里的宋潇是个180线的炮灰,宋氏企业独生女,父亲赌|博酗酒,母亲早亡,家族原本经营的公司负债累累,倒闭前被几个地头蛇追债,她走投无路选择跳河轻生,却意外被书中的大反派救下,反派利用她和男主初恋长得七分像,用她设计加害书中男女主,最后她被识破送进监|狱,只出场两章戏份就挂掉的炮灰小酱油

    而宋潇身上的伤,在多次疑惑揣摩中,她询问了唯一信任的身边人,王姨。王姨终于吞吞吐吐给出了解释:以前的宋潇性格胆小怯弱,心里有什么委屈都不说,每次都选择自残的方式,光是王姨就救过她不下四次。

    宋潇佩服自己的命数,原来这幅身体不仅体质差,心理还有抑郁自残倾向,怪不得是全书炮灰里下线最早的一个。

    她记不清现实和书中具体情节有多大出入,只知道如果什么也不做,坐以待毙的话,那第一个挂掉的就是她,毫无疑问。

    现在情节刚进行到公司股票被人设计,欠下不少债务,她父亲还未染上赌瘾,所以一切还来得及。她要努力,改变自己被炮灰的命运。

    刚想完这些,王姨端着饭上来敲门,“潇潇,给你做了最爱吃的鳗鱼寿司。”

    宋潇整理好情绪,走去打开门,看到王姨担忧的神情,她接到手里的餐盘,笑着说,“王姨,辛苦您了。”

    “不辛苦不辛苦。”王姨摇着头,“唉,就是看你可怜,一天天东跑西跑的劳累,又不吃饭,眼看都瘦成皮包骨了”

    “我会吃的,放心吧。”宋潇看着鳗鱼饭,心里很不是滋味,像是自言自语般给自己鼓励,“会越来越好的”

    中午宋潇把鳗鱼饭吃光,简单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后,她又有了力气,紧接着马不停蹄地出门,赶往宋氏企业总经理办公室,查账单。

    她在大学学的经济知识,现在才发现是九牛一毛,根本不够用的。所以她聪明的把大数据处理交给技术部,等汇总比对结果出来后,她拿着报告开始研究分析。

    研究了一下午的账单报告,她累的直接睡在电脑桌上,等员工大楼都快关门了她才从睡梦中惊醒。宋潇慌忙收拾着东西跑下电梯,门口的警卫一看她从出口跑走来,惊讶的问,“宋小姐,您您还在啊?”

    “嗯,刚加完班。”她抬手看了看腕表,晚上十点半。

    “那您真是太敬业了。”门警保安的语气不是在吹捧,是真心实意的佩服。他甚至心直口快的说漏嘴,“宋董事长倒是一周都没来公司了,他的车在公司楼对面停着都没挪过地方。”

    “”宋潇心里叹了口气,难道剧情已经进行到父亲赌|博成瘾的情节了?但她表面依然不动声色,严厉的瞥了警卫一眼,“做好你本分工作。少说话。”

    警卫脸色一变,立刻低头说是是是,走到一旁再不敢说话了。

    宋潇走出公司大门,由于下午来匆忙,没有找到车位,她那时便把车停在五百米外的小广场附近。

    等她走着去找车的时候,办公楼区附近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了,这一地带处于高开区,远离市中心,来往车辆更是稀少。四周一片漆黑,她有些害怕,只好打开手机光源,一步步的朝车位摸索去。

    几秒后,路上一道紧急刹车声,宋潇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再睁开,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机车道上,而那辆车急刹后正停在她前面不到半米处。

    “你谁啊?不看路的?!”司机显然是个暴脾气的,宋潇自认理亏,低低的说了声对不起,准备离开。